「我不認輸!戰鬥的血脈在我體內流淌。」

亡靈戰士失去了武器,但是卻驚人的揮動拳頭,和有拳套的安德雷對碰。

無數馬賽克飛濺,曹魏看出萬靈戰士已經落入下風。

只要再給安德雷一丟丟時間。

就可以解決掉這個沒有武器的傢伙。

「轟!」就在曹魏以為一切都已成定局之時。

亡靈戰士既然硬生生的用拳頭擊碎掉了拳套。

「怎麼可能!」曹魏很吃驚。

場中央的安德雷在吃驚之餘,更加興奮的和亡靈戰士拚鬥起了肉身。

二者一個為擁有特殊鱗片保護的蜥蜴人,一個為擁有地獄最強肉坦血脈的亡靈戰士。

相互碰撞起來,種種「嘭嘭」聲聽的令人興奮、嚮往。 「轟!」激戰許久的兩人再次撞擊在一起。

但是從兩人的表情上看,卻並未有任何因為身上的傷口,所產生疼痛、痛苦的表情。

反而看著他們像是在享受戰鬥。

享受這種激烈中,帶著血腥的戰鬥方式。

「吼!我可憐的弟弟,你既然連一個原生種都無法擊敗,還有什麼資格成為未來的戰神。」

突然一道更加雄厚的聲音響起。

同時亡靈戰士彷彿入了魔。

更加瘋狂的對安德雷發動了死亡性的攻擊。

對此安德雷根本不怕,也是以更加瘋狂的戰鬥方式作為回應。

「死亡!終將降臨。」聲音再次響起,聲音的主人塞爾出現。

塞爾的身高三米,手中握著一柄奇怪的鐵斧頭。

胸口有個如同黑洞一樣裝置,看著彷彿能夠吸收一切。

這時吳漢林和魯斯趕到。

眼見安德雷和亡靈戰士打得火熱,並未打擾。

而是轉眼看向了塞爾。

塞爾對著幾人咆哮了聲,身體上瞬間布滿了血紅色的氣體,如同火車一般,向著幾人撞來。

吳漢林和魯斯急忙向著一邊躲去。

塞爾停頓在了兩人中央,一拳擊打在地面,激起道道撼動人心的餘震。

吳漢林和魯斯急忙將各自的武器擋在身前,想要以此來擋住餘震的威能。

「嘭!嘭!」兩道聲音同時響起。

吳漢林身為恐人,並非是什麼力量強壯的種族。

在這種強大的餘震下,瞬間被震飛數米。

魯斯更慘,身為弱小的暗精靈,瞬間被震飛老遠。

「可悲的臭蟲們,你們根本擋不住我。」塞爾的語氣中帶著不可一世的囂張。

當他看向還在戰鬥的安德雷時。

曹魏知道自己要站出來了。

如果真讓這個囂張的塞爾,摻合安德雷的戰鬥。

那自己這邊可就是全部落敗。

「你大爺個禿頭!有種SOLO。」曹魏對著塞爾喊著。

塞爾回頭看向身體矮小,但是卻長的奇帥無比的曹魏。

「你是我見過最弱小的生物。」塞爾看不起曹魏。

曹魏一邊走著,一邊扭動著脖子,發出「咔咔」的響聲。

雖說自己現在的實力才二星四級,但是自己有底牌。

在擁有高級屬性存在的情況下。

曹魏有自信越級干翻塞爾。

「我的確很弱小,但是照樣可以干翻你!」

話音剛落,曹魏體內突然湧現很多黑色的氣體。

魔功心法的「黑化全身甲」屬性立馬發動,同時加上翔龍功的「真龍圍繞」。

使得曹魏的表面實力飛速增長。

「螻蟻終究是螻蟻,不應該出來成為小丑。」塞爾大聲咆哮著,手中的斧頭,向著曹魏的頭部砍去。

曹魏手臂一伸,一隻巨大的黑色手臂將斧頭握在手中。

任由塞爾怎麼用力,都無法撼動分毫。

「我!黑暗的統治者,從現在宣判,你被捕了。」曹魏控制另外一隻手臂伸起。

另外一隻巨大的黑色手臂出現,一拳打在了塞爾的左臉。

塞爾被這麼打了一拳,感覺有點懵逼。

眼前這人明明是那麼的弱小。

可為什麼自己在他面前,卻會顯得這麼無力?

「不!我要敲碎你的意志和頭顱。」塞爾的雙眼瞬間變得血紅,原本消失的血紅色氣體再次湧現。

曹魏感覺危險逼近。

那隻原本握著斧頭的黑色手臂開始顫抖。

「黑色利刃。」曹魏心中默念一聲。

許許多多的黑色氣體,在塞爾四周開始凝固成一道道月牙形狀的黑色利刃。

塞爾毫無防禦的準備。

用力砍碎那隻黑色手臂的同時,無數利刃切割在了塞爾的肉身上。

曹魏向後躍去。

塞爾的斧頭砍在地面。

身上有大大小小几十處傷口。

每道傷口中不斷流出新鮮的血液,滴落在地面。

塞爾直視向前,血紅色的雙眼直勾勾的盯著曹魏。

不遠處的安德雷和亡靈戰士的戰鬥已經落幕。

最後雙方誰都沒有打得過誰,雙雙重傷倒地。

「你很強,不如成為我的侍衛如何?」曹魏開口詢問著。

塞爾雙手張開,對著天空大聲咆哮。

曹魏大致上明白了他的意思,身上的游龍逐漸圍繞在雙臂之上。

「龍拳!」

一道龍呤聲突然響起。

當曹魏拳頭揮出去的瞬間,一頭白色的東方神龍撲向了塞爾。

「轟!」塞爾被擊中。

無數白色的能量將其包裹在內。

等白光散去時,塞爾雙腿一軟倒在了地上。

曹魏眼見這個難纏的傢伙終於倒地。

稍微鬆了口氣,無力的坐在了地上。

「神子大人。」吳漢林在見到曹魏剛剛那一招后,對曹魏變得更加尊敬。

魯斯也看到了剛剛那招龍拳的威力。

心中對未來的暢想更加嚮往。

「漢林,其他人呢?」曹魏被吳漢林拉起來后,詢問著。

吳漢林講道:「大家都在清理殘局,不過因為這群亡靈族態度過於強硬,我們推進的速度有點慢。」

曹魏聽完,心想如果想要征服這群肉戰坦克。

暴力的確是可以解決的。

不過前提是得要控制的住力道,不能傷到他們。

但是這樣一來,手下的傷亡肯定會增加。

所以還得另尋出路。

這時,原本倒地的塞爾突然動了。

帶著全是傷口的身體,從地上爬了起來。

吳漢林和魯斯見了,急忙將武器對準了塞爾。

曹魏此時很虛弱。

體內的藍條已經見底。

在沒有任何補充品的情況下,根本不是塞爾的對手。

「大人,你先走。」魯斯很有義氣的說著。

吳漢林這時也站了出來,準備為曹魏擋住塞爾。

塞爾挪動著身軀,快要走到曹魏身前時,突然跪了下來。

「亡靈族族長塞爾,願意臣服暗黑之神。」

「什麼情況?」曹魏愣了一下。

吳漢林尋思了會,頓時明白了。

因為曹魏剛剛所顯示出的屬性「黑化全身甲」。

正是暗黑之神的招牌屬性。

再加上亡靈族崇拜強者,曹魏彰顯出了自己的實力。

讓這群頭腦簡單的傢伙,將曹魏當成了暗黑之神的化身。

「神子大人,可能這群傢伙講你當成了邪神。」吳漢林悄悄的曹魏耳邊講道。 「大邪神?」曹魏安靜的想了會。

既然塞爾將自己當成邪神,自己也可以借用這個契機,讓他徹底臣服於自己。

至於日後,會不會發現自己和邪神沒有半毛錢關係,從而背叛自己。

這都不重要。

只要在這段時間當中,對他進行好好的調教。

曹魏相信塞爾只會對自己忠心。

至於什麼狗屁邪神,讓他見鬼去吧。

「嗯,很好,既然你願意歸順於我,那本神子就大度的接受你的歸降。」曹魏看起來很勉為其難。

塞爾頭腦簡單,自然不會想到曹魏心中所想。

只知道眼前的這位邪神同意了自己的歸順。

日後自己只要跟著他,就可以被無數人稱為邪神的狗腿子。

一想到那個畫面,塞爾就露出了令人冷寒的笑容。

「咳咳咳…」安德雷在一旁劇烈的咳嗽了幾聲。

吳漢林扭頭看去,終於是發現了快要不行的安德雷。

同時塞爾也終於發現了倒在血泊當中的弟弟塞斯。

「大人,還請你救救我弟弟。」塞爾非常誠懇的懇求著。

曹魏頓時感覺,塞爾好像是個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