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我之前和你說過的事情,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朱帥滿懷期待的問道。 「你跟我來吧!」

聽了朱帥的話,錦凡的眼中,先是出現了一抹掙扎之色,隨後才任命般的,在前面帶起路來。

朱帥趕緊跟了上去。

順著人魚族的新建築,兩人七拐八拐的走了好久,才在一處極為隱蔽的房間之前停了下來。

錦凡從懷中取出了一把魚骨製成的鑰匙,小心的將房門打開,帶著朱帥走了進去。

房間的空間,十分的狹小,可是在這房間之中,卻整整齊齊的擺滿了一個個的玉質器皿。

這些玉質器皿的下方,是一種極寒的冰石,冰石散發出來的冷氣,將整個房間的氣溫,都控制的極低。

朱帥甚至有種想要打個寒顫的衝動。

錦凡族長,帶自己來這麼一個地方,寓意如何?

「朱帥,你現在也不是外人了,所以,有些事情,你就不要瞞著我了。」

「這次南大陸危機,是不是非常的嚴重?」

來到房間內,錦凡關上房門,這才看著朱帥,十分認真的問道。

南大陸放在光明大陸之上,或許只是微小的一隅,可是南大陸上大大小小的勢力,也足有數千個。

他們之間的關係,錯綜複雜,十分混亂,一言不合,就能大打出手。

如果不是遇到什麼危及到他們生存的重大事情,南大陸的這些勢力,絕對不可能聯合在一起,共同抗敵。

「嗯,確實比較嚴重。」

「隱匿了數百年的黑暗勢力,最近突然在南大陸出現,根據我們的暗中調查,他們的目標,是將南大陸上所有的勢力,全部剷除。」

朱帥臉色嚴肅的回答道。

「原來是這樣!那我們人魚族,會不會遭到威脅?」

錦凡繼續追問道。

「會!」

「黑暗勢力,也知道人魚族的靈孕液的重要性,所以,他們最近,也在四處尋找你們的下落。」

「那天晚上我們來人魚族之前,我和衛朔大哥,已經解決了一批前來尋找你們的黑暗勢力。」

「不過,應該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重新找到這個地方的。」

「我這次來,一方面,是尋求母親的幫助,得到一些靈孕液,另一方面,就是想和母親商量一下。」

「現在,人魚族繼續居住在這裡,已經不安全了,所以,如果母親願意的話,也帶著族人,隨我一起前往南大陸聯盟的駐地吧!」

「那裡,遠比這裡要安全的多。」

朱帥也不再隱瞞什麼,將自己此行的目的,全盤說了出來。

「呵呵,我就知道,總有一天,人類還會記起我們人魚族的重要性的。」

「既然這次的形勢,這麼的嚴峻,如果我繼續對人類保持仇恨,不能忘掉過去的話,也不能表示出我們人魚族與人類重歸於好的願望了。」

「這裡的這些玉盒之中,都盛放著我們人魚族這些年積攢的靈孕液,我一直都小心保管著,效用方面,沒有任何的問題,你有用就都拿去吧!」

錦凡指了指房間中的這些玉盒,不舍的說道。

靈孕液,是人魚族分娩時,伴隨出現的一種液體,這種液體,對於人魚族來說,雖然沒有什麼大的用處,可是在遇到族人難產的時候,這種液體,也能救它們的族人一命。

而且,錦凡族長如此用心的保管著這些靈孕液,說明在她的心中,還是希望能夠利用這些東西,改善一下人類與人魚族之間的緊張關係。

從這一點來說,錦凡族長,也真的是十分的不容易了。

「那就謝謝母親了。」

「對了,遷徙的事情,您考慮的怎麼樣了?」

朱帥最關心的,其實還是人魚族的安全問題。

如果人魚族不跟隨自己去蓮花閣,而是繼續留在這裡的話,一旦被黑暗勢力的人發現,那他們的下場,將會十分的凄慘。

「遷徙?這件事情,我還是再考慮一下吧!」

「你也知道,之前我們人魚族被人類無情的追殺,現在族中的許多族人,對人類都保持著極強的戒備心。」

「所以,就算我同意遷徙,族中也肯定有不少的異議,所以,這件事情,還需要從長計議,著急不來!」

錦凡略微思索了一下,開口說道。

「那好吧!母親你和族中的其他人商量商量,這些天,我和衛朔大哥會留在這裡,一來等娜美的蘇醒,二來也能在人魚族遇到危險的時候,助一臂之力。」

朱帥也馬上做了決定。

現在,炎陽盟已經步入正軌,聯盟成員之間,分工明確,配合得當,再說有蓮花等長老閣的人管理,聯盟應該也不會出現什麼大的問題。

自己就暫且留在這裡看看情況吧。

「那好,你們就放心的住下來,什麼時候想走,和我說一聲就好。」

「對了,這裡的鑰匙,你保管起來好了,這些東西,對於我們人魚族來說,用處也不大,你就都收起來吧!」

「遷徙的事情,我會和族中的其他長老們商量,有了定論,我再通知你!」

錦凡說著,將那魚骨鑰匙交給朱帥,獨自離開了房間。

待錦凡走後,朱帥先是在房間中看了一圈,大致的計算了一下那些靈孕液的數量之後,這才離開了房間。

此後,朱帥找那茲勾岩等一眾老友聯繫了一下感情,這才來到了衛朔大哥的房間之中。

衛朔大哥,現在依舊是手中捏著一隻茶杯,在品嘗著人魚族海茶的味道。

「衛朔大哥,你怎麼這麼喜歡喝茶,我看以你這癖好,說不定黑暗勢力拿出什麼珍惜的茶葉來,你就投靠他們了!」

朱帥一屁股坐在衛朔的身邊,打趣到。

「咦,這個還真的說不定,所以啊,你一定要吩咐你們聯盟的人,拿最好的茶葉,好好的招待我。」

衛朔大哥給朱帥也倒了一杯茶,笑著說道。

「哈哈,你要是敢投靠黑暗勢力,我第一個就那你開刀!」

「還好茶伺候著,你連茶葉末也喝不上!」

朱帥沒好氣的將杯中茶一飲而盡,開口說道。

「那你還得打得過我再說!」

「靠!要不要現在就試一試?」

「試試就試試,誰怕誰啊!」

「來啊!」

房間之中,頓時傳來了一陣拌嘴的聲音。

與衛朔大哥開了一陣玩笑之後,朱帥茶葉喝的差不多了,就坐在了衛朔大哥的床上,開始修鍊起來。

看著朱帥進入修鍊狀態,衛朔大哥也是心癢難耐,只可惜,這裡是遺忘之海的海底,而衛朔大哥又是一名火系法宗,所以這裡並不適合他修鍊,只好繼續品嘗著這裡的海茶。

結起手印,朱帥的呼吸,很快就平穩了下來,快速的進入到了修鍊狀態。

而進入修鍊狀態之後,朱帥才驚異的發現,自己體內的元素之力,現在又充盈了許多,特別是水系元素,已經搖搖領先於其他的四種元素。

這是什麼情況?

這些天,自己也沒有好好的修鍊啊,怎麼身體內,會憑空出現這麼多的元素之力。

不管了,反正這是好事,自己還巴不得自己的實力,現在就達到法宗級別呢。

心中如此想著,朱帥很快便開始認真的修鍊起來。

接下來數日的時間,朱帥幾乎都在修鍊之中度過。

娜美由於極陰水體開啟,而朱帥的實力,又在法皇級別,娜美一時還適應不了這種巨大的差別,所以依舊處在沉睡之中。

不過,她身體周圍的那層封印,已經越來越薄,看來蘇醒,也就是最近的事情了。

衛朔大哥連續喝了幾日的海茶,終於喝的有些不耐煩了,再加上這裡不能修鍊,所以經常跑到人魚族外面去。

用衛朔大哥的話,這是在為人魚族放哨,看看最近有沒有不開眼的人來附近搞事情。

但是朱帥清楚,衛朔大哥,這是有些耐不住寂寞了。

不過,朱帥也就隨他去了,能提前發現黑暗勢力的動態,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倒是人魚族的那些族人,在這幾天的時間裡,連續開了兩次緊張的會議。

會議的內容,自然是關於遷徙的事情。

不過,兩次會議之後,人魚族得出的結果,也不是十分的理想。

現在,人魚族大部分的族人,還是拒絕遷徙。

他們才剛剛戰勝深海蛟龍族,現在正是高速發展的階段,這個時候遷徙,對於人魚族來說,確實是一時接受不了。

最重要的是,此次遷徙的目的地,還是人類群居的南大陸蓮花閣,人魚族的族人也十分的擔心,萬一他們再次暴露在人類的眼中,人類還會像以前一樣,對他們展開追殺怎麼辦?

如果這一切真的發生,恐怕人魚族再也沒有迴旋的餘地了。

對於這樣的結果,朱帥十分的無奈。

畢竟,黑暗勢力現在還沒有找到人魚族,人魚族還沒有面臨真正的危機。

再者,朱帥自己現在也不確定,人類在看到人魚族之後,會不會還像以前那樣,大開殺戒。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度過。

這天,朱帥依舊在閉目修鍊著,突然,一陣劇烈的波動,從人魚族上方的海域傳來。

波動之大,令朱帥的靈魂之海,都一陣顫抖,明顯,交手的兩人,實力都十分的強悍。

發生什麼事情了?

朱帥趕緊從修鍊狀態中退了出來。 收起手印,朱帥快速的跑出了房間。

果然,人魚族的其他族人,也聽到了上方水域傳來的異樣,一個個眼神驚恐的看著上方。

而人魚族中那些士兵們,也早已握緊了手中的海戟,聚集在了周圍的那些入口之處,準備應對可能到來的戰鬥。

錦凡族長,則是幻化為了魚身,漂浮在半空中,一邊安撫著族中的那些族人,一邊指揮著戰士們的戒備。

「朱帥,你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么?你的那位朋友,現在似乎不再族中!」

朱帥出現,錦凡也是趕緊迎上來問道。

「我也不清楚,我現在去看看!」

朱帥安慰一句,身形迅速掠高。

「千萬要小心!」

錦凡有些擔心的囑咐了一聲。

朱帥點點頭,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掠去。

難道,黑暗勢力的人,再一次發現了這個地方,已經和衛朔大哥交上手了?

朱帥心急火燎的來到了上方,等快要離開水面之時,尋找了一處礁石,將自己的身體隱藏好之後,這才慢慢的朝上看去。

等朱帥看清楚眼前的一切時,心中頓時一驚。

黑暗大陸,這次還真捨得下本錢啊!

上方的天際上,足足有著四五名黑暗勢力的強者,為首的一人,身穿藍色衣袍,渾身透露著一股股凌厲氣息,正是孫家的家主,孫全!

在他身後,還站著兩名法皇強者,從他們的穿著打扮來看,也是孫家的族人。

此外,還有三名背後揮閃著元素之翼的法王高手,肯定也是孫家的人。

黑暗勢力這次,竟然派出了一名法宗,兩名法皇,以及三名法王的陣容。

看來,之前那五位法皇之死,也給黑暗勢力敲了一記警鐘,居然連法宗強者都派了出來。

不過,孫全這個傢伙,看來還是不受陰綸使者的重用啊,居然將這種任務,分配給他。

衛朔大哥的實力,在五段火系法宗級別,而孫全,則是金系三段法宗。

兩人之間,有著兩段的差距。

按理來說,兩段差距,放在法宗層次,差距已經十分的明顯了。

只可惜,今日的孫全,不知使用了何種符咒,實力突然飆升了不少,再加上他還有兩名法皇輔佐,衛朔大哥現在,竟然不佔上風。

這還真是少見的事情。

看來,剛剛的那聲巨響,也一定是兩人激烈碰撞造成的聲勢。

一名法宗,兩名實力大概在五段法皇級別的法皇強者,至於那三名法王高手,可以忽略不計。

這樣算下來的話,如果自己出手,應該還有一戰的可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