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天君思緒如電,很快就做出了決定,嘿嘿一笑,道:「秦南道友既然開口了,那我豈能不賞臉?」

話音一落,他當即展現出來了彪悍戰力,散發出來了滾滾道意,背後一尊虛幻的古碑,懸浮而起,抗住戰神之魂和戰神虛影帶來的浩瀚威壓。

呂孤鳳也出手了,一雙眼睛驟然變的無比深邃,體內問道之法運轉,無數的輪迴之意,散發而出,演化出來了三柄輪迴之劍,傲立虛空。

秦南的萬世主臨,還有那神秘身影,的確非常恐怖,但是他和陰一、陸輕音等人不同,他已經成為了蓋世霸主,可以施展出輪迴之體的真正威力。

「各位道友們,你們還不速速一起出手?以秦南的修為,如果只是我和呂孤鳳二人,很難將他拿下!」

唐天君迅速傳去了一道道神念。

那一位位絕世天才們,都是目光閃動,權衡利弊。

「秦南,今日我要在和你分出一個高低!」

「把宗師兄還回來!」

祝焰、古風等四位絕世天才,還有幻道仙宗、極生門、三青古教的蓋世天才、天仙巔峰們,齊齊都爆開氣勢,化作一道道光芒,直衝秦南。

他們在此刻出手,有的人是想和秦南在火焰上分出勝負,有的人是想借大戰衝擊蓋世天才,也有的人是想報仇等等。

但是,最為主要的,還是秦南手上有著三顆天地妙果。

如果不是妙果建樹上,還剩下一些天地妙果,還有一個神秘之物正在孕育,江逆、孟金仙、古逍遙這些絕世天才們,恐怕也會對秦南出手。

秦南也將會成為眾矢之的。

「秦南這下麻煩大了啊!」

「我若是秦南,擊敗陰一等人之後,就會直接離去!」

「也不知道秦南想幹什麼,不過他很可能錯判了局勢,沒想到挑戰呂孤鳳和唐天君,還會遭到其他人出手!」

大山下方的一位位修士們,連連搖頭。

秦南一身戰力,的確是無比強大,非同小可,但是眼前的陣容,要比陰一等等人,不知道高出了多少。

「這個王八蛋,怎麼又折騰出來這麼多事?」

八曜魔王看的是一陣心累。

「切,一群絕世天才而已,有什麼好怕的。我們現在去幫助秦南吧,由我出手的話……」

修神良身體瑟瑟發抖,眼神卻充滿了不屑。

「幫你妹!這王八蛋自己招惹的,關我們屁事!」

八曜魔王沒好氣的拍了他一巴掌,忽然想到什麼,怪笑一聲,朝著山腳下沖了過去。

「把東西給我交出來,秦南是我兄弟,你要是敢出手,我就讓他滅了你!」

天地妙果他們肯定拿不到,可是這漫山遍野都是寶物啊。

正在這兩貨狐假虎威,招搖撞騙之時,江逆、孟金仙、古逍遙等絕世天才們爆發大戰,秦南、呂孤鳳、唐天君、祝焰等人爆發大戰。

「戰道仙典,震道刀訣!」

秦南立於戰神之魂、戰神虛影之下,斬出了無數道刀氣,攻向四面八方,無形的刀道大勢,不斷凝成。

「火祖降臨!」

「浮墓守靈獸!」

祝焰、古風等等絕世天才們,施展出驚人神通,前者身化青黑色的火焰巨人,後者召出了三頭渾身纏滿了一條條漆黑鐵鏈的古老凶獸。

其中,祝焰和呂孤鳳的光芒,最為耀眼。

「很好,機會來了!」

唐天君眼睛一亮,手中驀地結起了一門法印。

「承天之意,立碑於地,萬物之鎖,封靈道印!」

唐天君手印不斷變換,身形在虛空之中連連閃爍,看到呂孤鳳、祝焰等等人,像是四方大軍,將秦南團團圍住之時,立刻屈指一彈。

他背後的那尊虛幻古碑,當即化作了一道光點,並且以著非常不可思議的速度,沒入了秦南的識海之中。

這一招,他要將秦南的靈魂給禁錮!

哪怕禁錮不了,秦南靈魂也會受到重創,戰力大跌! 然而,今天所有競爭羅雲這個角色的人,卻都選了羅雲在看見班主任屍體那一幕的片段,這個片段確實極具戲劇張力,但卻並不是最難演的。

對於台下這些業內資深的前輩來說,演出角色的本質,讓觀眾透過演員,能真實的看到角色,才是一個合格的表演。

簡依依很聰明,她選了一個放學后和女主走在路上說話的片段。

這個片段看上去平平無奇,說的都是些無關痛癢的台詞,可簡依依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都能讓人看到劇本中那個令人覺得美好的羅雲。

清純,無暇,朝氣,光芒,以至於這麼一個無實物表演,眾人透過簡依依,彷彿都能夠看見她身旁那個根本不存在,且與其氣質完全相反的,渾身散發著陰鬱氣質的葉箏。

這一刻,簡依依就是羅雲。

伴隨著最後一個台詞落下,簡依依終是深吸一口氣,沖著台下深深的鞠了一躬。

台下幾個老師心裡不禁暗暗點頭,這一上午,終於是有一個能讓他們完全認可的新人了。

簡依依走出大門,整個人就跟做了一場夢一樣,她剛剛……在雲步謠的面前演戲。

眼眶一酸,竟是激動的哭了起來。

董傑見狀,連忙一臉擔憂的湊上前:「怎麼了依依?失誤了?」

簡依依哭著搖頭:「沒有,我就是有點感慨。」

董傑聞言,長舒一口氣:「嚇我一跳,儘力就好,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

裡面,雲步謠放下手裡的筆,笑著對其他人道:「這可不是我偏心薔薇娛樂啊,這個簡依依真的是不錯,有靈氣,身上那股若有似無的青澀稚嫩勁兒特難得。」

另一個投資方的負責人也點了點頭:「而且她還特別會討巧,你看她選的這個片段,看上去非常不起眼,可這確實是羅雲這個角色最本真的角色定位,整個電影非常多這樣的片段,可是其他人偏偏要選她看見屍體的那一幕。」

「誰都想展現自己的演技,表演一些有張力的片段,但這是很多新人的通病,因為戲劇富不富有張力,這個基礎是在劇本身上,演員即便表現的天衣無縫,也是紮實的劇本在底下托著,多多少少會搶去一些風頭。」第三個人也開口說到。

雲步謠點頭認可:「能夠表現有張力的劇情當然也是好事,但是現在這裡是試鏡,我們找的是能夠和劇本中角色合二為一的演員,他們沒有想到這點,只想著怎麼表現自己的演技,卻完全忽略了怎麼去表現角色。」

「能看到這一個也算是收穫,咱們再往下看看。」

……

李霞自從確認懷孕之後,嘴也越來越刁,且格外愛吃辣的。

這一早,李霞和王允發兩人剛收拾完店內衛生,正坐在店裡吃早餐。

一碗豆腐腦,通紅一片,全是辣椒油。

這還不算完,李霞還得拿店裡的紅椒蘸辣醬配著油條一起吃。

王允發看在眼裡,不住的皺眉,這幾天他就發現了這個問題,只是一直沒敢說。

此時終究是忍不住了,放下筷子看著李霞道:「媳婦兒,你現在這麼愛吃辣,該不會懷了個女孩吧?」 秦南彷彿什麼也沒發覺,不斷凝聚著刀道大勢,跨天一擊、萬空絕殺、大龍橫天等等術法,一一施展。

「哦?如此看來,識海和靈魂,想必有著某種寶物在鎮守了!不過,秦南啊秦南,我這一招可不是容易被擋住的——」

唐天君眉毛挑了挑,臉上笑意盪開,好像已經見到由於靈魂重創,秦南慘叫連連,口吐鮮血的模樣。

然而,就在這下一剎那,他的笑容陡然凝固。

轟!

一股無比恐怖的太古威勢,如同一場可以毀滅世界般的浩劫,朝著他洶湧而來。

唐天君一聲尖叫,心中滋生的大恐懼,讓他本能的停下了問道之法,拍出了一件件上古道器,擋在了面前。

只聽得砰砰砰的一道道炸響聲,他身體遭到一股無形之力擊中,被打飛出去。

「那……那是什麼……」

唐天君的聲音都在顫抖。

其實他的肉身,根本沒有受到什麼傷勢,但是剛才那恐怖的太古威勢,給他的意志,還有靈魂,都帶來了太大的衝擊。

再走那青 「不要對秦南動用神識、靈魂類的攻擊!」

古風等等絕世天才見此,當即大聲喝道。

秦南則是搖了搖頭,戰神之魂乃是他的第二靈魂,識海之中又有無主穹圖鎮守,這種攻擊,怎能傷的了他?

其實秦南自己也錯了,剛才唐天君遭遇的恐怖威勢,並不是來自戰神之魂和無主穹圖,而是來自他自己的靈魂深處。

「秦南,釋放出你的火焰吧!」

祝焰氣勢如虹,所化的青黑色火焰巨人,在虛空中跑動,每一個腳步落下,都將那無形的刀道大勢,給焚滅成虛無。

攻向秦南的幾位絕世天才之中,唯有他不需要藉助呂孤鳳的輪迴劍意,擋住秦南的萬世主臨,攻向秦南。

「如你所願,化道仙龍!」

所有的化道仙焰全部湧出,只是和之前不同,它們覆蓋在了秦南身上,勾勒成了一頭巨龍。

化道仙焰,和他共為一體,以前由於只是剛剛成長,火焰較小,施展的方法也比較單一,可是如今,秦南已能將它和多種術法結合。

昂!

一聲龍吟,秦南所化的火龍,猛地甩尾抽去。

隨著一道恐怖巨響聲,四面八方被火光照亮,山巔上的溫度,也是急劇升高。

兩者之間,化道仙焰更勝一籌。

「第一焰意!」

祝焰一聲長嘯,青黑色的火焰上,逐漸鍍上了一層紅色,那原本的火焰意志,也是節節攀升,竟然與化道仙焰不相上下。

他乃弄焰一族天之驕子,他可以被任何人打敗,但是絕不願意敗於非族中修士的火焰之下!

「媽蛋,諸仙傳人底蘊果然深厚,識海中竟然有如此恐怖之物鎮守!不過,唐爺我也不是吃素的。」

唐天君吐了一口口水,那尊虛幻神碑,再次浮現在他身後,並且在碑底周圍,還凝出了一個個符文。

「承天之意,裁決之劍!」

唐天君彈出一滴精血,神碑、符文等等,瞬間凝聚一起,化作了一柄漆黑古老的長劍,綻放蓋世劍芒,破空而去。

所過之處,無論是祝焰的北冥青焰,還是秦南的化道仙焰,都被斬碎開來。

不少修士都被震驚了,沒想到這個卑鄙無恥好色之徒,竟然也有如此霸氣時刻。

「冥亡!」

秦南手掌一拍,補天鼎懸浮而出。

「你小子就知道使喚本王!」

略帶不滿的厚重聲音,猶如雷霆般炸開,緊接著一對血瞳,在那鼎內睜開。

「大惡獸道!」

一隻龐大的獸爪,從鼎內探出,狠狠抓下,一股驚人的大道之力,滾滾盪開,虛無之中,更是響起了一道道獸吼聲。

那一把裁決之劍,也被強行擋住,再也無法前進絲毫。

諸多凶獸之中,它們被稱之為上古十惡,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它們都修有同一種問道之法。

「十縱十!」

「橫,輪迴!」

「劍歌!」

就在這個時候,呂孤鳳一馬當先,身後緊隨著古風等等絕世天才、蓋世天才、天仙巔峰們,像是一支古老無敵的軍隊,從天而降,壓向秦南。

他們所帶來的威勢等等,要比祝焰、唐天君兩人聯手的夾擊,足足強了五倍之多。

「好可怕的攻擊啊!」

山巔下方的修士們,都是滿臉失神。

饒是江逆、孟金仙等人,也不禁側目。

他們那裡的戰鬥,其實波動也不小,但是他們是為混戰,所以沒有這種排山倒海,摧枯拉朽的場景出現。

「一樹在此,萬法皆空!」

秦南眸光凜然,在那千鈞一髮之際,一顆奇妙的古樹,以著憾天般的姿態從他體內衝出。

轟隆!

輪迴劍歌、將墓之怒等等,應聲而碎,化作虛無。

巨大的反震之力,更是讓呂孤鳳、古風等等修士們,一臉後退了上百步,滿臉震驚之色。

不止如此,秦南這一招可謂是石破天驚,讓山巔下的修士們,還有江逆、孟金仙等等絕世天才們,也是震驚不已。

他們見識過秦南這一招,但是讓人沒有想到的是,秦南晉陞蓋世霸主之後,這一招的威力,居然增長的如此之大。

「斬!」

秦南道法之樹收回,先前揮下的刀道大勢,全部匯聚起來,徹底爆發,打在了祝焰的火焰巨人,以及唐天君的裁決之劍上。

兩人同時悶哼一聲,嘴角溢出了一道鮮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