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好了,小淋鈴,放心吧,余寧哥會幫你出頭的。」

這幾天在路上兩人的關係越來越好。

「你們找死嗎?」

余寧一臉怒容的看著那群人。

「小子,你是什麼人,竟敢傷我東成門的弟子,難道就不怕我東成門找上門來嘛?」

看到陳師兄瞬間被眼前的這位陌生男子給斬斷了手,東成門的弟子頓時大怒。一個一個的都把自己的劍對著余寧。

「呵呵,東成門,一個人聽都沒有聽過的小門派,哪來的勇氣敢在我面前這樣放肆,如果你們今天不能給我一個合理的交代,我不介意把你們的所謂的東成門給踏平了。」

余寧大怒。

自己只不過是在快到的時候遇到了一隻強大的妖獸,所以心動了一下,想要動一下手,才讓林淋鈴一人先過來,沒想到就這麼一瞬間的事情,林淋鈴就被這些雜魚給欺負。

「好膽,你哪來的勇氣,我東成門也是你這種垃圾可以侮辱的,今天我們將嘗試一下我東成門的厲害。」

聽到余寧如此放肆的話,東成門的眾弟子一個個的對著余寧怒目而視。

不過卻是沒有一個人敢上前去,畢竟。這位神秘男子剛剛可是一擊就把陳師兄的一隻手臂給斷了。

陳師兄雖然在平時猥瑣了一點,但他的實力還是一等一的,在宗門年輕一輩當中也只是僅此幾人。

「啊,給我殺了他,快點上,給我殺了他啊,不把他碎屍萬段難解我心頭之恨,今天誰能殺了這個小子,我的破障丹就是他的。」

陳師兄一臉恨意的看著余寧。

你現在感覺自己的這隻手臂已經完全廢了,那小子的槍不知有多邪門,自己手臂周圍的元氣完全已經感受不到了。

「快上啊,你們聽不懂我說的話不成。」

「我父親可是執法長老,今天還在這……」

見到還是沒有人動手,陳師兄終於有些忍不住。

「噗……」

「聒噪。」

神夢以肉眼不可見的的速度刺入陳師兄的心臟之中。

余寧本來還在安慰林淋鈴,而這個陳師兄一直在自己面前叫囂要殺了自己。

「陳師兄,大事不好。這小子竟然敢殺陳師兄,這樣這小子絕對死定了,陳師兄可是陳長老唯一的兒子,這小子盡然敢殺他。」

眾人頓時被余寧的手段給震驚。

他們從來沒有想過余寧會這樣果斷。

「啊,誰敢動吾兒。」

就當陳師兄死後一會兒,從妖獸森林深處傳來一道怒吼。

瞬間一道人影出現在眾人面前。

「吾兒啊,吾兒。」

看著已經倒地的陳師兄,這道人影走路都有些走不穩。

「是誰,是誰,是誰敢殺吾兒。」

「啊!是誰!」

來人的臉上露出恐怖的表情。

「本座一定讓啊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是……是他,陳長老,是他殺了陳師兄。」

東成門看到陳長老如此恐怖哦面容,一個個的都顫抖不已,生怕陳長老來找他們的麻煩。

頓時都指向余寧。

「就是你殺了吾兒,放心吧,本座不會讓你輕易的死了,絕對會讓你嘗受人世間最恐怖的東西,讓你後悔來到這世上。」

陳長老雙眼通紅哦看向余寧。

…… 「陳鈺,給老夫住手。」

正當陳鈺正準備對余寧出手之時,從裡面再一次的出現了一位白衣老者。

看到陳鈺正準備對著余寧出手頓時大驚。

他那天也是去過雲華宗的人,自然看到了余寧背後的人是有多麼的恐怖。

就算他背後之人今天沒有跟來,就余寧一個人也不是陳鈺戰勝的。

陳鈺也只不過是半步元神境界的人。

但是,在雲華宗的時候,余寧也不是沒有殺過已經到達半步元神的陳靈。

「門主,你是什麼意思,你要攔我。」

見到東成門的門主親自出來阻攔自己,陳鈺頓時大怒。

「你給我住嘴,那人不是你可以得罪……」

「李成飛,我告訴你,老子忍你很久了,老子的事情你還管不著。」

陳鈺根本就沒有聽李成飛任何話語。

可以說,他這個時候根本聽不見任何人的話。

「豎子,給我死吧。」

陳鈺直接對著余寧全力出手。

「混蛋。」

現在林淋鈴還在自己的懷中,余寧現在根本不敢出手,怕傷了林淋鈴。

「砰……」

余寧為了護住林淋鈴,直接用後背抵擋陳鈺的進攻。

陳鈺的攻擊準確的打中了余寧的後背。

「余寧哥。」

林淋鈴看到余寧為了護住自己直接用後背擋住了別人的進攻頓時大驚。

頓時眼淚就流了出來。

「余寧哥,你沒事吧!」

「沒事,這點小傷還傷不了我。」

余寧對著林淋鈴笑著說道。

「你先躲好,我去解決一下這裡的事情。」

余寧笑著摸了摸林淋鈴的小腦袋。

「完了,這下全完了。」

看到陳鈺毫不猶豫的對著余寧出手,李成飛後背的冷汗頓時流了一背,一顆心臟頓時涼了半截。

他的東成門只是一個中等門派,可不是像雲華宗那樣的天下大派。

說不定,一旦惹怒了他後面的那位存在,說不定就一巴掌給他們東成門給拍的灰飛煙滅。

「小子,你找死。」

見到余寧受了自己全力一擊竟然沒有受一點事情,而且還有閑心去照顧懷中的女孩。

「放心吧,等你死了以後,我會把那個賤人送下去陪你的。」

陳鈺的年面容變的更加的猙獰。

「神夢-涅槃。」

等到林淋鈴離的有些遠了之後,余寧毫不猶豫的對著陳鈺出招。

紅色的氣息在神夢槍上不斷的閃爍。

「豎子,是誰給你的勇氣對本座出手的。」

見到余寧竟然有些自不量力的對著自己出手,陳鈺不由的更加的大怒。

這小子就應該乖乖的受死,竟然還有勇氣對自己出手,簡直是找死。

「今天一定要給你剝皮抽筋,滅魂掌。」

陳鈺的氣息頓時爆增已然達到了元神中期的境界,而他的頭髮也已肉眼可見的速度便的灰白了起來。

「混蛋了,陳鈺你個王八蛋給老子住手啊,你他娘的真的想把我東成門推入深淵不成。」

見到陳鈺竟然動用了這一招,李成飛的心更加的冷了。

這一招狠辣無比,期狠辣程度堪比魔門的三大秘法。

一旦余寧在他的手上出了一點事,哪怕只是受了一點傷,其後果李成飛根本就不敢想象。

…… 「李成飛,你個老匹夫,給本座閉嘴,本座不滿你很久了,等本座解決了這小子,本座連你一起給解決了。」

「這門主的位置也該是我坐坐了。」

陳鈺根本就不聽李成飛說的話,他現在只想著如何把才能讓余寧嘗受著更大的痛苦。」

「神夢-疾龍」

金龍繼續盤繞在神夢槍上。

隨著余寧的不斷靠近,金龍也變的越來越現實。

快要接觸到陳鈺時,金龍看起來完全和真的沒有什麼區別。

「真是不自量力啊,本座的這一招可是獻祭了本座百載壽元,豈是你這種螻蟻可以硬接的。」

雖然余寧的神夢槍已經來到了陳鈺的面前,但是他看起來卻是一點擔心都沒有。

這樣的螻蟻又怎麼可能會是自己獻祭自己大半壽元的自己的對手。

「嘗試一下魂魄被吞噬的恐懼吧。」

陳鈺的臉上便的更加的猙獰了,彷彿像從地獄當中走出的魔鬼似的。

「五星變。」

余寧的嘴臉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涅槃,疾龍,破魂,神變,吞麟。」

五個手持神夢槍的余寧的口中各說著不同的話語。

而各個手上的神夢槍也變的不同了起來。

「什麼東西。」

看到余寧突然在自己面前變成了五人,陳鈺頓時大驚,而且五個余寧手上的神夢槍的威力看起來還是和本體一模一樣。

不,是比之前更強了。

「裝神弄鬼,我管你有幾個,現在都給我死吧。」

陳鈺的氣息再一次的增加,滅魂掌的威力變的更加的大了起來。

「呵呵。」

五個余寧瞬間合為一體,神夢槍頓時出現五種不同的光芒。

余寧手持著神夢槍直接對著陳鈺刺去,完全無視了他的滅魂掌。

「噗,怎麼……怎麼可能。」

神夢槍直接無視了陳鈺的滅魂掌,直接穿透了陳鈺的胸膛。

「本座怎麼可能死在你這種螻蟻的手上。」

至始至終,陳鈺就完全沒有想過自己回栽在自認為是螻蟻的余寧手中。

「呵呵,你這種作惡多端的人,死不足惜。」

林牡給的神夢槍對於善惡極其敏感,對於大惡之人,神夢會毫不猶豫的吞噬對方的靈魂,如果是大善之人,神夢便會反噬主人。

可以說這是一把辨別世間善惡的神器。

而現在,陳鈺的靈魂被神夢吞噬的乾乾淨淨,這無不證明,陳鈺是個大奸大惡之人。

「怎麼可能……」

陳鈺的眼神不斷的變成死寂,不斷的潰散了起來。

說完最後一句話之後,陳鈺的身體緩緩的向後倒去,徹底的沒了氣息。

而他的身體也不斷變化,值至最後,徹底的變成了一具乾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