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王仰頭道:「如果老天爺真有報應,我早就死了。我還活得這麼滋潤,就說明這個世界是沒有……」

「砰!」一聲槍響。

毒王瞳孔瞬間擴大,慢慢低頭看了一眼胸口的血窟窿,直接撲倒在地上絕氣而亡。

意外發生的太快,導致己經準備等死的安迪沒有反應過來。陳青雲手中也沒有槍,唐淵南昏倒在地上,那是是誰開槍幹掉毒王的。

就在這時,唐淵南從地上直起了身子,從腋窩下面將槍收了起來。

「嘿嘿,雖然沒有力氣了。但是勾動扳機的力氣還是有的。」

安迪立刻就明白了,兩人是故意演戲給毒王看啊!讓其放鬆警惕,把注意力都放到了陳青雲和他的身上,從而忽略了趴在地上的唐淵南。這小子偷偷將槍從腋窩下面對準了毒王。因為看不到,所以一直未動,在等著陳青雲給他信號。

陳青雲故意的扯開話題吸引毒王去抬頭看天,這個時候唐淵南才開槍,一槍命中。將這個老變態女人一槍結束了。

從一開始,陳青雲就已經知道自己中毒了,所以暗中就提示了唐淵南。唐淵南雖然抗藥性差一些,但是調整呼吸,想不昏倒還是沒問題。接下來,兩人就演了一齣戲給毒王看,輕鬆的秒殺了對方。

不過,付出的代價就是他們是真的不能使出太大的力道,勉強能夠走動,如果再有其他人來,他們就真的慘了。

兩人幫安迪解開繩索后,三人趕緊離開了這個地方,找了一處隱秘的地方躲藏了起來,等待藥性過去。

兩個小時過後,三人基本都恢復了正常。天色也再次的黑了下來。經過了兩撥的攻擊,三人也不敢生火了,免得吸引更多的敵人前來。

「陳哥,看來這一趟非常的兇險。這些教官都很較驕傲,容不得他人幫忙。他們來了,我們三對一還算有點優勢。可要是那些蝦兵蟹將來了,我們一旦被圍困上,就有些不好對付了。」唐淵南說道。

陳青雲問道:「那你的意思呢?」

「以後白天找地方藏起來,晚上行動。這樣對我們有利一些。」

「恩,那就這麼決定吧!我們這次來可不是來屠殺的,而是探秘的。 總裁霸愛之丫頭乖乖從了我 就按你說的辦吧!」陳青雲也覺得白天行動太過明顯了。對方不知道還好,現在已經很明顯對方盯上了他們幾個。白天行動,的確是很危險。

就這樣,三人休息了一會,到了凌晨后,三人借著月光繼續前行。快到天明的時候才找了一處藏身的地方隱藏了起來休息。

如今狼王和毒王已死,肯定還會有其他人前來。經過唐淵南的介紹,陳青雲現在最擔心的是槍王前來。對方是希望玩狙擊的,這對他們十宇的不利啊!

現如今,陳青雲算是親身體會到了天網更高層次的人物。這些教官一個比一個變態。雖然毒王的身手差,但是她用毒的手段非常的高明。如果不是他們對毒王還算有些了解,從一開始就卜心謹慎,恐怕早就死在毒王的手下了。

好在這些人畢竟是少數,他們只負責教人,不負責出去暗殺等行動。一旦他們要走出去執行任務,是何等的所向披靡。特別是狼王,對方的速度是真的讓陳青雲心悸了。他能贏得了狼王,多虧了那頭熊,說起來也算是僥倖。

就這樣過去了一天,距離訓練基地越來越近了,緊張的氣氛也就越來越弄。

「陳哥,今天晚上我們早點行動的話。應該就能趕在凌晨到達訓練基地,借著黑夜,我們正好行動。」唐淵南說道。

「那正好。對了,你們那些教官平時從來不出去嗎?」陳青雲問道。

「是的。在我的印象中,他們並沒有離開過摩羅。」

「那這麼說,裡面應該還有許多的高手在裡面。狼王和毒王的死,他們應該都知道了。這個時候一定是嚴加守護著。今天先不要進去了,等明天吧!」

這個時候是敏感期,對方一定加大了力度守護這裡。這個時候衝進去,實在是太冒險了。

然而,陳青雲的主意打得不錯。人家也是有對策的,排除了一小隊的人在叢林中搜索。而帶隊的人就是陳青雲最不願意看到了槍王。

槍王是一個歐洲的猛男,光頭,穿著迷彩服,並沒有拿著狙擊槍,而是拿著一把土狼式的手槍,帶著人在叢林中四處搜索。

「都給我仔細的搜,他們應該就在這附近一帶。看到了直接給我擊斃了。」槍王走在人群的後方吩咐道。

此刻,陳青雲三人正在不遠處的一顆茂密的大樹上,借著茂密的樹葉,將他們完全的遮擋起來。

「陳哥,槍王!」唐淵南小聲道。

陳青雲苦笑一下,道:「還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好吧!那我們就跟他們玩一次叢林戰好了。他槍王厲害,還是特種兵厲害 「這是怎麼回事?」夏振龍感到自己腳下的冰塊似乎有破碎的趨勢,大為的吃驚。

緊接著,夏振龍腳下原本被他冰封起來的冰塊開始碎裂開來。

夏振龍冷哼了一聲,拿出了那冰晶。手一凝,那塊冰晶方圓幾米內的寒氣迅速的向這塊冰晶內收縮了回來。而在同一時間。夏振龍腳下的冰塊開始迅速的融化了開來。

周圍觀戰的修鍊者此時也是很興奮的看著接下來事態的發展。

正在吸收著周圍寒氣的秦浩天,悠然,感到周圍的冰塊就好像驕陽遇到了雪一般的逐漸融化了。這讓秦浩天的心裡感到微微的驚訝。可是此時的秦浩天雖然將入侵到自己身體內的寒氣,都給吸收了大半。但是那極寒之力,讓秦浩天現在身體的肌肉和筋脈都被凍僵了,身體短時間內,根本就無法恢復過來。

看著虛空向著自己撲來的夏振龍,秦浩天的手一凝,「破玄刀」唰的一聲,離手而出,向空中的夏振龍的身上飛了過去。

「嘶!」「嘶!」「嘶!」的破空聲,捲動著可怕的氣浪。

夏振龍看著虛空向著自己身上飛來的破玄刀,覺察到秦浩天這一刀帶著可怕的力量。

「冰霜拳!」夏振龍的手一凝,一絲絲的寒氣在夏振龍的身上凝聚著,一拳對著那空中直飛來的破玄刀轟了下去。

「嗆!」的一聲,破玄刀被夏振龍虛空擊飛了出去。

秦浩天見夏振龍又繼續的向著自己撲了過來,可是此時秦浩天身體的筋脈恢復還是需要一點時間。秦浩天眯起了眼睛。驚魂鍾出現在了秦浩天的手上。秦浩天將手中的驚魂鍾向空中一拋,頓時驚魂鍾,離開了秦浩天的手,向空中飛了出去。

夏振龍感到一股凌冽的氣息迎面撲了過來,瞬間的止住了原本撲向秦浩天的身子。看著虛空漂浮的驚魂鍾,神色有些的驚疑不定的。夏振龍也不知道這漂浮在虛空中的驚魂鍾到底是什麼。

「玄寶!」夏振龍雖然不知道這漂浮在虛空中的是什麼東西,但是也看的出來這應該是一件厲害的玄寶。

驚魂鍾發出了「當!」「當!」「當!」的聲音。

邊上觀戰的修鍊者看到這個驚魂鍾,有些參加過圍剿秦浩天的修鍊者,倖存的人,都認出,這個驚魂鍾在當初的大戰當中。可是產生過非常厲害的威力,許多修鍊者都被這驚魂鍾一擊下失去了性命。所以這驚魂鍾給那些修鍊者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此時再看秦浩天祭出這法寶,確實是讓他們感到吃驚

夏振龍手一凝,青色的玄氣匯聚在了拳頭上。正準備先下手為強的時候。一道激光從那玄寶上向著夏振龍的身上射了下來。

「什麼?」夏振龍看著從空中激射下來的光華,臉色微微的一變。

感到那光華有種讓自己感到戰慄的力量。想要閃避,但是那光華的速度太快了,夏振龍念頭一起的時候。那光華已到了他的近前。還來不及多想,夏振龍身上青色的護身玄氣已從他的身體上爆漲了起來。擋在了他的面前。青色的護身玄氣和那從空中射下的光華碰撞在了一起。發出了「嘶!」「嘶!」「嘶!」的震蕩聲。

夏振龍身上的護身玄氣也只是支持了數秒,但是那光華還是穿破了夏振龍的護身玄氣,射在了夏振龍的身上。

「啊!」夏振龍悶哼了一聲,整個人從虛空中倒飛了出去。

那驚魂鐘的力量,如潮水般的侵入了夏振龍的身體內。他感到受到那股力量的影響下,自己的身體都漸漸的麻痹了,不能動彈。

兩人此時都盤膝坐在地上。秦浩天是要將自己身體內的寒流完全的驅除出去。而夏振龍也在爭分奪秒的要將入侵入自己身體內的力量給驅除出去。一時之間,兩人那一戰似乎暫時的告一段落了。

不過在這個時候,秦浩天和夏振龍兩人都在爭分奪秒的恢復身體。誰先恢復,誰叫搶了先機。

雖然夏振龍也受了傷。不過作為玄師期中階的修鍊者。夏振龍的恢復力,比秦浩天還快。漸漸的,體內被入侵的那驚魂鐘的力量,漸漸的被夏振龍給壓制住了。驚魂鍾是靈魂之力,和秦浩天的吞噬之劍一般,傷害的是人的靈魂。

秦浩天也在此時將體內的寒流給驅除出了體內。

就在秦浩天剛將體內的寒氣給驅除出體外的瞬間。一股凌冽的殺機瞬間的將秦浩天全身給籠罩住了。這讓秦浩天的心裡不有的一懍。

「冰霜拳!」

夏振龍撲到了秦浩天的面前。

秦浩天倉促的一拳迎了上去。

「轟!」秦浩天悶哼了一聲。一股強大的寒氣衝擊進了秦浩天的身體內。瞬間,秦浩天整個人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整個人被凌空的擊飛了出去。

「哇!」秦浩天在空中噴出了一口鮮血。不過秦浩天感到那股寒流在衝擊進了秦浩天的身體內,就被秦浩天身體內一股無形的漩渦給吸住了。至少有三分之二的力量被那漩渦給吞噬了。讓秦浩天所受到的傷害,比實際要少的多。

難道是狂暴術?秦浩天在身體內出現了那隱形的漩渦后,秦浩天的心裡有些好奇的想道。如果真的是如此的話,那秦浩天現在確實是還有一線的勝算。

見秦浩天被自己一拳擊飛了出去。夏振龍冷哼了一聲。展開身法,從空中向著秦浩天的所在撲了過去。一股強絕的力量,已然在夏振龍的身上凝聚了起來。

秦浩天盤膝坐在地上,待自己身體內的力量被身體內那漩渦給吸收進去后。看著從空中向自己飛來的夏振龍。秦浩天張開嘴,大喝了一聲。

「虎嘯龍騰!」

這一喝,一道道無形的光暈從秦浩天的嘴中迸射而出,向著空中飛來的夏振龍沖了過去。秦浩天將所有的玄氣通過這一喝迸發了出來。所以這一次的虎嘯龍騰的威力要比秦浩天以往的那是要大了許多。

一條龍和虎的光影從秦浩天的身後咆哮而出。前面外的雪山山峰都在秦浩天這一喝下,瞬間的崩塌了。發出了轟隆隆的震蕩聲。

這一喝,讓空中的夏振龍的身子也不由的止住了去勢。感到似乎有無數根鋼針狠狠的扎進了自己的耳朵。夏振龍連忙的運轉起了護身玄氣,抵擋著秦浩天這一擊。

見夏振龍止住了勢頭。秦浩天的腳在地上狠狠的一蹬。整個身子如箭一般的向著眼前的夏振龍沖了過去。吞噬之劍向著夏振龍的身上刺了過去。

這一劍,秦浩天運用了十二層的力量。青色的劍氣凝於劍尖,帶著可怕的穿透力。

快,實在是太快了。不得不說,秦浩天這一連串的動作都如行雲流水的一般,沒有浪費任何的一點時間。他也絲毫的不給夏振龍一絲喘息的機會。

夏振龍剛剛稍微的恢復過來,秦浩天的一劍已到了他的面前。夏振龍待要閃避,依然是沒有時間了。夏振龍冷哼了一聲。身上的護身玄氣瞬間的碰撞了起來,擋在了秦浩天的面前。

秦浩天手中的吞噬之劍一凝,絲毫的沒有停頓,全力的刺出,瞬間的刺破了夏振龍的護身玄氣,吞噬之劍長驅直入的刺向了夏振龍。

「撲哧!」的一聲,那吞噬之劍剛刺入了夏振龍的身體內。就被夏振龍的手給抓住了。

秦浩天皺了皺眉頭,緊握這吞噬之劍的手一振動,卻發現手中的吞噬之劍動彈不得。

「什麼?」秦浩天的臉色微微的一變。

一道藍色的冰晶出現在了夏振龍的手上。

「咯吱!」「咯吱!」的聲音從秦浩天的吞噬之劍的劍身上傳來。

秦浩天無比驚駭的發現,一道無可阻擋的寒流從自己的吞噬之劍上向自己的身體內傳來。感受到那股寒流衝擊進自己的身體內,秦浩天的身體包過吞噬之劍都被冰封住了。

見秦浩天被冰封住了。夏振龍將全身的力量都運轉了起來。一拳對著已被冰封住的秦浩天轟了過去。

「碰!」的一聲,夏振龍的拳頭直接的轟在了冰塊上。

「晃蕩!」一聲,冰塊瞬間的碎裂開來。一道人影被直直的擊飛了出。

秦浩天在空中噴出了幾口鮮血。感到一股狂暴洶湧的力量沖入了自己的身體內。只是那股力量有一大部分都被秦浩天身體內突然出現的漩渦給吸收了。

夏振龍看著凌空倒飛出去的秦浩天,冷笑了一聲,出奇的,他並未追上去,而是拿出了一張弓。

看著夏振龍手中的那張弓,有識貨的修鍊者驚呼道:「雪魄弓!」

雪魄弓可是夏振龍一件非常可怕的玄寶,只是夏振龍很少用。但是在雪魄弓下,能逃的性命的人,卻是少之又少。看來這下秦浩天是有危險了。

在那雪魄弓出現在夏振龍手中的時候,秦浩天感到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籠罩在自己的心頭。秦浩天的心頭一懍。連忙的穩住身形。全力的運轉起了體內的玄氣。

「唰!」虛空中,一道銀白色的箭影向著秦浩天的身上飛了過來。

飛沙走石,能量震動。那銀白色的箭所過之處,一片的狼藉,顯然這一箭的力量,絕對是超乎人的想象。 第0644騙:戲耍槍王】

槍王有備而來,陳青雲三人可以說是被逼應戰的。看到對方人數眾多,也不敢硬碰硬。從樹上遁下后,立刻向後撤退準備。

待距離槍王等人遠一些了,三人停下腳步,偽裝了一下之後,化整為零,三人分別行動。

陳青雲潛伏在樹上一動不動,好像與大樹的生命結合到了一起一樣。很快的,槍王的一支搜索小組到了他所在的樹下。

盤著繩子,陳青雲大頭衝下滑落下來,將原本已經走過去的五人小組最後一人捂住了嘴巴,匕首在其脖子上狠狠一割,然後雙手按住腦袋用力往旁邊一扭,此人立刻斷氣身亡。

陳青雲無聲無息落下,竄入了旁邊的草叢中潛伏起來。

前面的四人走出去很遠了,突然發現少了一人,意識到不好,趕緊往回跑查看。所有人得注意力都在前方,這個時候一直潛伏在他們身邊不遠處的陳青雲再次跳了出來,直接擊殺了最後面的一人。

待三人找到了那個被歌喉的兄弟后,發現又少了一個人。這下緊張起來,三人背靠背嚴陣以待,不敢再輕易走動,擔心被人偷襲。

「通知槍王吧看來我們被人盯上了。」其中一人說道。

「好。」另外一人正準備用對講機通知。

就在這個時候,那人的動作立刻僵住了,胸口上插著一把雪亮的匕首,深入刀柄。

「撤」剩下的兩人也不敢待在這裡,趕緊向遠處跑去,一邊走一邊通過對講機報告。「報告,我這裡……啊」

兩人只顧著奔跑,沒有注意到腳下的繩索,被絆倒搞了個狗吃屎,弄了一嘴的泥巴,把要說的話也給咽了回去。

就在這個時候,陳青雲突然竄了出來,匕首快速的劃過兩人的咽喉,然後立刻抽身而去。留下兩個捂著脖子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等死的人。

五人小隊,被陳青雲用了不到20分鐘就消滅了。

在另外一邊,唐淵南和安迪的戰績也挺斐然,也各幹掉了一支小隊。

槍王帶著一支小隊坐在行動範圍的中心,等待各搜索小隊回來彙報。可是等了半天,遲遲不見什麼消息傳回來。只有剛剛說到一半就沒有消息的彙報。難道都被*掉了嗎?

槍王坐在樹樁上抽煙,眼神瞄著前方,很快回來一支只剩下三人的小隊。

「報告,我們遇到伏擊,死傷兩人。對方人數不詳。」

槍王點點頭,沒有說話,示意幾人可以休息一下,然後繼續等待其他人。相繼又回來一些人。

最後槍王清點了一下人數,帶出來三十多人,竟然只剩下11個人了。

「教官,看來他們應該是逃走了?要不我們回去多帶些人過來繼續追他們吧?」一個看似能說得上話得小兵,對槍王說道。

「也好。我們回去。」槍王並沒有反對,站起身向來時的路走去。

眾人跟在後面,已經沒有來時的那般風光了。剩下幾個受傷的蝦兵蟹將,讓槍王十分的惱火。要知道對方只有三個人啊他們居然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連個人影都沒有看到。這要是回去了,還不被其他人笑話死。

氣氛變得很壓抑,就這樣行進了半個小時,槍王突然停住了腳步,轉過身說道:「原地休息十分鐘。」

這些人都是送過來訓練的,就算目前沒有學成,但是在體能方面是絕對過硬的。別說半個小時的山路了,就算是5個小時的山路也是不成問題的,怎麼會需要休息。不過,既然槍王說出來了,眾人也沒有什麼異議,各自找地方坐下來休息。。

槍王靠著一顆大樹上把玩著手槍,嘴上叼著一根煙,看起來心情不錯。

「你們說,如果我遇到那三個傢伙,誰贏誰輸?」槍王一邊擺弄槍一邊說道。

「槍王百發百中,他們根本沒有還手之力啊」一人拍馬屁道。

「呵呵,我雖有出神入化的槍法,無奈我們尋不到他們的蹤影,一切都是白搭。」槍王輕笑了一下,繼續擺弄手槍。

「你們說他們到底藏在什麼地方,我們怎麼就找不到他們呢?」其中一人納悶的說道。

槍王停住了手,將槍在手上快速的旋轉了兩圈,說道:「之前我也一直很奇怪,為什麼找不到他們。不過,剛剛我突然想明白一個問題。都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想,他們就在最危險的地方。」

「最危險的地方。只要在叢林中就是危險的,還有比這個更加危險的嗎?」

「有,什麼地方能有在我們身邊活動更加的危險?」槍王突然冷笑一下,將槍口對準了坐在一邊默不作聲歇腳的三人。「你們膽子還真是夠大的,居然想混進我的人裡面。」

槍王居然用槍口瞄準了自己人,其他人立刻警惕的看著很老實坐在那裡的三個人,趕緊分離出去,將槍口一致對準了那三個人。

那三個人立刻傻眼了,不過倒是很淡定,連句話都沒有說。而是眼神閃爍的望著狼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