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就連全盛時期的他們都難以對付,更別說現在實力不足以前的幾十分之一了,打起來,怕是最多過兩招,便是靈氣枯竭到不能調動絲毫。

所以瑤琴藍已經是絕望了。

步翰丞則是悶哼了一聲,轉頭繼續布陣。

先前步翰丞說是要眾人給他拖延幻宗等人三分鐘用來布陣,但是現在三分鐘早已經過去了,他卻依舊沒有布陣完畢,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不過任竺大師的反應有些怪異,他的臉色先是沉重了起來,但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嘴角揚起一絲難以察覺的微笑,隨後恢復了沉重,一轉頭,看向凌羽說道。

「施主,老衲法力十不存一,最多只能在一旁協助你了。」

這話的意思差不多就是這兩頭惡鬼要讓凌羽來對付了。

凌羽淡然撇了這黃袍僧人一眼沒有多說什麼。

因為凌羽從這僧人和對方交手就已經看出來了,這僧人從一開始和幻宗等人交手的時候開始,就沒用盡過全力,更別提什麼法力十不存一。

還有一直在布陣的駝背老傢伙也是,凌羽看出在幻宗等人出現的時候,他就著手布置完成了一個簡單的陣法,只不過當時這駝背老頭並沒有幫卜天明等人攻擊幻宗,而是說了再拖三分鐘。

這是聽到自己身上有法器的緣故?

而現在三分鐘已經過去,陣法已經是加強了一層,而現在惡鬼已經現身,駝背老頭卻沒有收手而是在繼續加強。

那他的陣法布置這麼久到底是要來幹嘛的就很明顯了。

在凌羽如此想到的時候。

步翰丞卻是跳出來說了句話:「沒想到會出現兩頭半步鬼將級別的惡鬼,我必須陣法再加強一層,若是小友實在對付不了,務必拖延五分鐘!」

在步翰丞看來,凌羽方才施展了那麼大範圍的雷法,那他身體中的法力絕對不會有多少,而這種時候要一個人對付兩頭惡鬼就很困難了。

那麼他布陣,只需要繼續布置到凌羽快撐不住便足夠了……

至於任竺大師,在步翰丞看來,和幻宗等人拼了那麼久,法力也存不了多少。

再過五分鐘,即便是全盛時期的任竺大師,又豈能在他眼前翻起波瀾…… 「施主,待我們合力將這兩頭惡鬼解決掉之後,惡鬼頭頂的邪教角必定落下,屆時將邪角交付與我,老朽要將這等邪物帶回宗門凈化。」

任竺大師說道。

在他看來,應該不會有人知道這惡鬼邪角的用處,而凌羽不管是為了薛家小女還是為了自己,必定都會出手解決這兩頭惡鬼,也理所應當的會將邪教交給自己。

然而,令任竺大師沒有想到的是,在他剛說完這句話之後,凌羽並沒有答應他,反而說出了令任竺大師意外的話來。

「這東西,我要了。」

「施主萬萬不可啊,常人接觸這種邪物,不僅精神會被影響而引來邪物,更會逐漸失去自我而變得癲狂,那攝青鬼就是一個例子,像這種半人半鬼的東西,生前說不得就是收到了類似這種邪物的影響,才會落到如今這般下場。」任竺大師焦急的解釋道。

「即便是老朽修心數十載,也難以抵擋這邪教的侵蝕啊。」

最真實的謊言是什麼,那就是九成九的事實再隱藏零點零一的真話。

任竺大師這話沒有錯,但是他真的那麼好人,拼了命來這裡滅殺惡鬼,為的就是不讓邪角流出去?還是說這邪角對他來說有另外的作用?

仔細一想,任竺大師說的是要將這鬼角進行凈化,而這凈化也有著分類的,這讓凌羽想起了幾種極其低級的操作。

一種是將鬼角完全凈化,讓其變成一個普通的角,還有一個是凈化絕大部分鬼氣,剩餘一小部分鬼氣,小到身體能夠接受,身體能夠接受,也就能將鬼角的鬼氣吸入身體中,雖然能夠增長修為,但會影響到身體還有理智。

比如身體逐漸鬼化,最終變成攝青鬼那般不人不鬼的存在。

不過不管對方的目的如何,這鬼角凌羽勢在必得。

「多說無益。」

「罷了,就隨施主吧。」任竺大師見到凌羽這麼堅持,也沒有繼續勸解,而是一搖頭嘆氣一聲說道。

一旁的薛文曼一直都保持著安靜。

雖然她不是很懂兩人在聊什麼,但是她心裡卻是將邪角這個詞記在了心中,打算回頭去查一查。

因為她好奇,這邪角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能夠讓一直沉默的凌羽,堅持要拿到。

在眾人談話的時候,剛從洞穴出來的青衣攝青鬼和紅衣厲鬼它們可不會等凌羽等人談完話然後在一個回合,一個回合的打!

在凌羽和任竺大師談話的時候,兩頭惡鬼直接是朝著距離最近的瑤琴藍撲了過去。

站在兩頭惡鬼不到兩米距離的瑤琴藍可沒有心情聽凌羽和任竺大師的講話,而是緊繃著精神時刻緊盯著兩頭惡鬼。

此時的她緊張到忘記求救了。

瑤琴藍見到惡鬼忽然一動,兩隻惡鬼便是在原地消失了變成影子,潛入地下的時候。

瑤琴藍將法力輸入火紅色的鞭子中,精神緊張的感受著周圍的煞氣,以她多年於惡鬼戰鬥的經驗來看,哪個地方的煞氣忽然變得濃厚,那惡鬼便是在哪個地方。

「是這裡!」

瑤琴藍感受到身後的煞氣忽然變得無比的濃厚,便是一轉身將鞭子甩了出去。

就算是半步妖將級別的存在,被帶著火焰的鞭子抽到,也要受到不輕的傷勢。

但是在瑤琴藍轉頭將鞭子甩出去的時候,卻是感受到那股煞氣忽然消失了,轉而代之的是轉而過來之後,自己的背後出現的一股煞氣!

「不好!!」

瑤琴藍心中大呼一聲。

剛將甩出去的鞭子收了回來,想要轉頭過去的時候,細腰被重重的打了一掌。

「噗!」

瑤琴藍直接被打飛,同時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整個人飛著摔倒在地,翻滾了幾下剛好是滾到凌羽和任竺大師面前。

肉眼可見瑤琴藍被打中的後背,有著一個黑色的掌印。

一個照面真玄境極境的瑤琴藍就被兩頭惡鬼給廢掉了。

「那兩頭惡鬼會配合……你們要……小心」

說完這句話,瑤琴藍便昏迷了過去,此時若是有心人仔細觀察的話,必然能夠看見,在瑤琴藍的的腰部那個黑色的掌印在不斷的朝外擴大。

這種情況是因為鬼氣入侵到了瑤琴藍的身體中,正在不斷的侵蝕著她的意識和身體,若是置之不理,等鬼氣入侵到心臟,瑤琴藍便會一命嗚呼。

佛家的任竺大師,作為專門對付惡鬼的門派,自然是有辦法救瑤琴藍的。

但是他沒有,見到這一幕的任竺大師,直接是退後了好幾步說道。

「施主,我會在一旁協助你的。」

沒人注意到,退後了好幾步的任竺大師,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眼中閃過一絲惡毒,但很快就被掩蓋了下去。

講道理,所謂協助,不應該是站在身旁一起抗敵的嗎,但是任竺大師卻是和凌羽拉開了一米多的距離,這完全就是將兩頭惡鬼交給凌羽啊。

至於距離洞口處最遠的步翰丞則還是在布陣。

有一點任竺大師想的和步翰丞一模一樣,那就是凌羽剛才施展了那麼大範圍的雷法,此時身體中的法力絕對快要用完了,那等他對付一會惡鬼,法力用得七七八八的時候,就差不多輪到他登場了……

在任竺大師心裡打著小算盤的時候。

那兩頭隨手就解決了瑤琴藍的惡鬼,朝著距離他們最近的凌羽撲了過去。

強大的煞氣直接是將凌羽給籠罩在其中。

「哼!」

凌羽撇了任竺大師一眼,冷哼了一聲,這才轉頭過來說道:「煞氣么。」

煞氣這種東西,對正常人來說是比劇毒還要毒的東西,因為吸入過多會導致精神恍惚,呼吸困難,極易被鬼上身。

正常人吸入半步鬼將級別的煞氣,不到半分鐘,直接是窒息而亡,而就算是任竺大師這種專門對付惡鬼的僧人,若是不動用法力,直接吸入煞氣的話,最多不過兩分鐘就要暴斃。

不過這是對常人來說。

而對擁有九轉輪迴功的凌羽來說,這煞氣,可是堪比靈氣的存在!

「等拿到古書,在裡面修行一段時間也未嘗不可。」

凌羽自顧自的呢喃一道。

這時,凌羽的身邊忽然出現了兩股強大的煞氣波動。 就在凌羽嘀咕了一聲之後,他的身邊出現了兩股強大的煞氣波動。

「左前方,還有背後么。」凌羽淡然一道,他從煞氣波動的地方感知出了兩頭惡鬼的位置。

在他話剛說完,兩頭惡鬼便是從地面上鑽了出來。

左前方的是披著青衣的攝青鬼,攝青鬼一現身,那被一團黑氣包裹著的右手便是朝著凌羽的腹部打來。

同時,他身後出現了一道紅影,那是紅衣厲鬼,紅衣厲鬼則是右手幻化成五根長達半米的銳利白堅爪,朝著凌羽的背後狠狠的刺了過去。

站在遠處,說著要協助凌羽的任竺大師,面無表情的看著,心中帶著些許的快意。

他只見過凌羽用過三種,卻為曾經見過凌羽用過瑤琴藍口中說的第四種技能。

而凌羽面臨的這種情況,他勢必只能用第四種技能了。

第一種是衡量武者,物理攻擊對惡鬼不奏效。

第二種的火焰,這個時候若是釋放火焰的話,最多只能夠逼退一隻惡鬼而受到第二隻惡鬼的攻擊。

第三種則是大範圍的雷法,現在釋放,怕是連自己都被炸了。

顯然這三種都是不合適的,所以凌羽只能施展第四種技能。

這也是任竺大師除了想要消耗凌羽的法力之外,另外一個原因。

他想看看凌羽的所有手段,免得等到時候他對凌羽出手,被凌羽打得措手不及。

「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任竺大師只是將凌羽當成對手,而完全沒有將步翰丞放在眼中,在他看來,步翰丞就在距離自己不到兩米的距離,他一個陣法師開啟一個陣法快,還是他近身殺了他快?

自然是前者……

所以步翰丞在他眼中就是一個死人,他會對凌羽出手的,誰讓凌羽要和自己搶奪鬼角呢,不過這件事他可不想讓活人知道。

遠處的薛文曼一臉擔心的看著凌羽,在見到凌羽背後還有一頭惡鬼的時候,臉色大變的大叫了一聲。

「羽先生,你背後還有一頭惡鬼!!!」

然而,她說話的速度又哪裡有紅衣厲鬼出手的速度快!

薛文曼的話還沒說完,紅衣厲鬼的的爪子便距離凌羽的後背不到五厘米了。

「桀桀桀……」

紅衣厲鬼發出了驚悚的笑聲,顯然是認為自己得手了。

實際上也確實是得手了,下一秒,紅衣厲鬼的的爪子穿透凌羽的後背,攝青鬼那裹著煞氣的枯木一般的手掌也是打中了凌羽的胸膛。

「啊!!!」

薛文曼尖叫了一聲。

被這麼銳利的爪子穿透了胸膛之後,還能夠活得下來嗎?而且是在這種沒有信號,沒有醫療設備,什麼都沒有的半山腰上,就算是凌羽成功將兩頭惡鬼擊殺了,能活下來嗎?

不可能的,流血都能夠讓凌羽流死,根本就不可能等到醫務人員來。

在薛文曼眼中,凌羽已經是救不過來了。

任竺大師則是很意外,他還以為凌羽能夠和這兩頭惡鬼交手上幾個回合呢,哪知第一個回合就直接跪了。

別看他面色和善,但現在他心裡卻是在想著。

『這就不行了嗎?簡直廢物!虧老朽還以為你修的第四種元素會讓我大吃一驚,是我想多了,不過,既然你死了的話,那也該輪到我出手了。』

這樣想的人可不止任竺大師,還有步翰丞。

『死了?看來陣法也是時候開啟了……讓我等了這麼久,你們也真的該死啊……』

此時要是有心人仔細觀察,兩鬼一人的對戰的話,定然能夠看到,紅衣厲鬼那穿透凌羽胸膛的爪子上沒有絲毫血液,而裹著煞氣右掌的攝青鬼,在打中凌羽的時候,也沒有一點實感。

下一刻,畫面突變。

被兩頭惡鬼攻擊到的凌羽,忽然原地消失了,而紅衣厲鬼那狠狠刺向凌羽的爪子順著慣性朝著前方刺了過去,『哧』的一下,直接是順著攝青鬼的手掌心插了進去,半米長的爪子就這樣穿透了攝青鬼的右臂。

「啊啊啊啊!!!」

頓時,攝青鬼慘叫了起來。

那慘叫聲和人的慘叫聲區別甚大,攝青鬼的慘叫聲像是沙子摩擦著石鍋一般的聲音,很是滲人。

紅衣厲鬼原地懵逼了一下,呆飄在半空中,顯然不知道發現了什麼。

為什麼眼前的人類忽然不見了?為什麼自己爪子會刺到攝青鬼?

薛文曼也呆了一下,那裡剛才可是站著一個大活人的,怎麼說不見就不見了?到底發生了什麼?

任竺大師和步翰丞也是懵逼了,凌羽呢?

眾人兩鬼懵逼的時候,一道熟悉又悠然的聲音響了起來。

「雷法·煌天雷劍。」

薛文曼等人紛紛是朝著聲音的源頭看去,就連布陣的步翰丞也是下意識停下了手裡的陣旗,連忙轉頭望了過去。

然後他們就更懵逼了。

因為那個人說話的人正是凌羽,但是凌羽前一秒不還是被兩頭惡鬼圍攻的嗎?

怎麼忽然會出現在老歪脖子樹旁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