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說得,就好像他和傲雪就純粹路上認識,偶爾XX的關係。至於傲雪是否要被山賊怎麼,與他半毛錢關係也沒有。

山賊這下放心了,離傲雪最近的那個,空氣中聞到女人特有香味,加上傲雪魅惑眼神,身體頓時起了反應,伸手就想往傲雪臉上摸去。

「咔!」一聲清脆的響聲,離傲雪最近的那人立即彎下腰去,嘴裡發出殺豬般的嚎叫。

剛才這種聲音,只要會點武功的,闖蕩過幾天江湖的,都不陌生!

那是骨頭折斷的聲音!

不是脫臼,而是,硬生生將骨頭折斷,若非請到國手神醫,怕是一輩子就殘了!

沒有人看清傲雪的動作,那個女人,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依舊笑靨如花,只湖藍色的衣袂,在夜風中微微拂動。

這一刻,所有人心裡都清楚了,這個女人,絕對是殺手級別!比這幾天他們遇到的所有江湖人士都厲害!

只搞不懂的是,這些高手不都不屑於坐馬車嗎?!她怎麼……?!

眾山賊原本鬆鬆垮垮拿著武器的手頓時緊緊抓住最後的救命稻草,將武器橫在胸前,急速退去!

然而,便就在眾山賊急退的同時,傲雪一個掠身劃過,夜色中,只看得到一陣藍色殘影閃過,殘影之中,一抹銀光如絲如線,瑰麗得如一道流星。

沒有任何人反擊,每個人,只感覺脖子處一絲冰涼掠過,隨即便沒了知覺。

整個過程,不過須臾之間。

頭頂,影衛們一陣抽氣。

神啊,早聽過皇後娘娘威名,今天才知道原來她這麼厲害啊!剛才那一招絕殺,普天之下,能做到應該不超過50人!只奇怪的是,既然娘娘這麼厲害,皇上有必要叫他們來保護嗎?!

身後,莫離殤也同樣很驚訝,從前,他不過見過傲雪在戰場上遇神殺神遇佛殺佛,可那基本是招式的強悍,如今才發現,原來這個女人的內力和身形都已達到巔峰狀態。

「你用的是什麼武器?」諸葛玉朗忽然開口,剛才實在太快了,雖然他已經拼盡全力去看,可依然沒看清楚,不是刀,更不是劍。

那般細,就彷彿一根細線。而當所有山賊都倒地后,他更是沒看見傲雪收武器的動作,那一根瑰麗的銀,彷彿憑空消失了般。

「武器?什麼武器?」傲雪轉過頭,戲謔的看著諸葛玉朗,她拍了拍手,「就這幾個小蝦米,姑奶奶我動手,還需要武器么?」

她看了看那一眾連她一招都沒接住的山賊,相當之失望的搖頭,重新走進馬車:「唉,就這種級別,居然也能稱霸十多年!」

諸葛玉朗眨眨眼睛,不解的望著莫離殤:「不對,她肯定撒謊!我剛才明明看見了的!」

莫離殤笑,伸手揉了揉諸葛玉朗腦袋,諸葛玉朗沒看清楚,他可是看清楚了:「是根銀絲,在她袖子里。」

這世上,練武之人首選的兵器通常是刀是劍,或者是鐧是槍,也有用綢用斷匕的,可用銀絲的,卻是少見。

這種東西做武器,隱蔽性極高,準確度也要求最高。

通常,用於近身搏鬥。

比如,暗殺。

只是奇怪,這位沈大將軍府出生的大小姐,習得的不都應該是戰場上的殺敵之術么,怎麼會學得如此古怪。

再一個轉彎,遠遠的便看見山坳處,零星的燈火如天上的星辰。

想必,那便是山賊們的老本營了。

傲雪撩開窗帘,彷彿是對著空氣里說話般,只淡淡的一句:「叫人滅了吧!」

「是。」空氣中,隱隱彷彿有回應。

第二天夜,雁盪山盤踞多年的山賊,一夜之間被滅,據傳,滅這山賊的,竟是皇家軍隊! 激戰女神 (小樣,敢調戲我家傲雪,看我家王爺怎麼滅了你!)

到下個鎮子的時候已是入夜時分,鎮子很靜,只除了偶爾有一兩家客棧掛著燈籠,留著一扇小門。

馬車夫將車停到離鎮門口最近的一家客棧,傲雪背著她那個奇大無比的包袱,剛要跳下車,忽然,迎面另一輛馬車呼嘯而來,「哐啷」一聲撞在傲雪這輛車上。

傲雪一個踉蹌,伸手扶在車門上,微微皺眉,她淡淡朝那邊看過一眼,只見對面馬車夫正不斷致歉。

「好了,道什麼歉?!不就是撞了一下嗎?」對面馬車內,一個相當不耐煩的女聲傳來。

顯然,對方是個刁蠻任性的小姐,傲雪也懶得說什麼,下車后就往客棧里走去,莫離殤帶著諸葛玉朗走在她旁邊。

「麻煩兩間上房。」傲雪開口。

她覺得好累,從上午聽說某人弄了那麼多女人到現在,她的腦海里便一直一團亂麻,中午午睡睡不著,晚上打山賊也沒打舒服,這會兒她只想躺到床上。

「客官好運氣,一共只有三間上房了。」掌柜的說著,便叫店小二帶傲雪和莫離殤他們上樓。

便就在此時,另外一對年輕男女從外面走了進來,那女的聲音很大,正是剛才那輛馬車裡超不耐煩的聲音,進來便喊著:「掌柜兩間上房。」

「實在對不住,小店現在只有一間上房了。」掌柜的呵呵笑著,「不過,也還有一個普通房間,要不,兩位誰將就一下?」

「將就?!怎麼可能將就,你知道我是誰嗎?!」那女的渾身上下,無不散發著傲氣。

「師妹,這一路客棧都緊張,要不你住上房,我將就一晚就好,估計這一帶客棧也不好找了,明兒個我們還要趕路。」男的聲音略小。

「那怎麼行?!」女子聲音驀然尖嘯,「別人要知道瞿譚門少門主住普通房間,還不被笑掉大牙!」女子說著,目光轉向正在上樓的傲雪和莫離殤,然後問掌柜,「他們兩個住的什麼房間?」

「他們要了兩間上房。」掌柜賠笑。這種仗著有幾分家勢,有有幾分武功的江湖女子最麻煩。

「喔!」女子卻是笑了,像是給掌柜的說,又想是給自己找註解的,「瞧他們像是一家人,要兩個房間幹嘛?!」說著,女子聲音便大了起來,朝著傲雪的背影:「喂,醜八怪!」

傲雪沒轉頭,莫離殤也沒轉頭,也許是壓根沒注意大廳里發生什麼,也許聽見了裝作沒聽見。這種跳樑小丑,理他們做甚?!

「喂,醜八怪,叫你呢!」女子聲音又大了幾分。

依然沒人理睬。

「喂,背著巨丑包袱正在上樓的醜八怪,你給我站住!」不光聲音大,連語氣的嚴厲起來。

這時,一抹冷笑劃過傲雪嘴角,她這才轉過頭,帶著幾分驚愕的:「美女,你在叫我嗎?」 ps:今天第一更!求訂閱、月票、打賞、評價!同時也求收藏、推薦、點擊等各種支持!

從理論上來說,貨幣,也就是俗稱的錢、鈔票,不但是用作交易媒介、儲藏價值和記帳單位的一種工具。

而且,其本身也是一種,專門在物資與服務交換中充當等價物品的特殊商品。它根源於商品,卻不同於普通商品。

同時,它是金錢的具體表現形式和度量單位。既包括流通貨幣,尤其是合法的通貨,也包括各種儲蓄存款。

其實在現代經濟領域,貨幣的領域只有很小的部分會以實體通貨方式顯示,即實際應用的紙幣或硬幣。

真正大規模的流通,比如那些金融投資、大額交易等等,一般都會使用支票或電子貨幣這種特殊的貨幣。

當然,從流通面上來說,紙幣和硬幣依舊還是多於支票和電子貨幣,這也是為什麼寧致遠會搞「真鈔」的原因。

如果真是想在短時間之內,搞垮某個國家的金融體系,其實,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直接讓對方的金融系統徹底崩潰。

即便是這樣做,並不能一次性將這個國家的金融體系給摧毀,但造成的損失也絕對能夠讓對方一步步走向深淵。

只要能堅持下去,隔個三五天搞上一回。要不了多久,這個國家的金融體系就算不會徹底崩潰。結果也肯定很慘。

可是,對於寧致遠來說,這麼搞卻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好處。而且,很容易牽連到一些無辜的貧苦大眾身上。

遠不如弄些「真鈔」投入市場,再配合著其它方面的一些計劃,雖然速度上可能要慢一些,但效果上肯定會更好。

不過,這些事情。寧致遠可沒打算自己去操作,而是讓最新生產出來的那批,擁有著合法身份的t950去搞定。

至於寧致遠,則是在紐約這邊待了一個多星期之後,就通過《美國隊長》世界,來到了主位面的火星基地里。

做為主位面的第一個外星基地,寧致遠可是花了不少的心思。一個個大型環狀的生態圈建立在合適的地表之上。

二十層樓高的環帶。按功能的不同被分隔成了不同的區域。至於生態圈的中間,則是大面積的公園以及休閑場所。

而這一個個大型的環狀生態圈,也分成了生活區、工業區和農業區,以及軍事區四個不同的種類。

生活區以住宅、商業街、醫療、教育等功能為主,工業區以生產各種工業產品為主,農業區自然更不必多說。

以一處生活區的生態圈來說。足足可以入駐上千戶的居民,每天光是日常生活要消耗掉的食物就是個天文數字。

好在,寧致遠之前在《第五元素》里得到了食物合成技術,所以,食物這一塊的消耗。到並不是什麼問題。

不過,就算是這樣。相對於只生產生活用品的工業區來說,農業區在所有生態圈中占的數量,也要來的更多一些。

但是,就現在來說,這四種遍佈於火星表面的生態圈,也就只有最外圍的軍事區里,駐留了大量的t900。

生活區、農業區、工業區里,除了基礎的維護人員之外,別說活人了,就連t900都很少見,幾乎處於閑置狀態。

之所以,花那麼大的功夫和代價,在火星上搞出這麼多足夠上千戶居民生活、工作、學習和娛樂的生態圈。

自然不可能是拿來當擺設,而是為了配合之後在主位面的發展計劃,給那些符合移民標準的員工準備的。

至於,為什麼要把基地放在火星這麼遠的地方,到不是寧致遠有什麼被迫害妄想症,或者杞人憂天之類的想法。

而是很清楚,自己所掌握的技術,對於主位面的人類社會來說,已經不能用「肥肉」和「蛋糕」來形容了。

一旦出現問題,到時候自己勢必會面對五大流氓國家的或明或暗的武力搶奪和鎮壓,什麼合作、交易想都別想。

就算開始會採用比較柔和一點的方式,但最終還是一樣。因為沒哪個國家願意屈服在一個人或者一個勢力之下。

甚至,就算是開始會採用比較柔和的方式,也少不了會用民族大義或者為了人類進化等等之類的諸多借口。

反正,總而言之一句話,寧致遠不把高科技分享出去那肯定是大大地錯誤,用自私自利來形容都算是輕的。

至於《泰坦尼克號》世界里的滲透行動,放到科技發展要高上很多的主位面里明顯不合適,很容易被發現。

當然,有著穿越能力在手的寧致遠,也並不是沒有辦法,去解決這些在主位面發展時,勢必會遇到的種種問題。

甚至於,以寧致遠掌握的武裝力量,都用不著出動什麼星艦,直接把從扔在地球軌道上的天基武器啟動就足夠了。

這種來自於《特種部隊:眼鏡蛇的崛起》世界里的衛星武器,其實並不是幻想,在主位面里也是有著原型的。

原名稱之為上帝之杖天基動能武器系統,該系統由位於地球近地軌道的兩顆衛星平台相互配合而成。

其中一顆衛星搭載有名為「上帝之杖」的金屬棒,該金屬棒由鎢、鈦或鈾金屬製成,長條型,重量達幾噸。

這玩意兒論的攻擊能力相當強大,而且打擊的範圍也非常廣泛,最關鍵的是,這種天基動能武器比核武器還好使。

到時候,看誰不順眼就把衛星移到上空。然後扔根金屬棒下去,然後一座城市就毀了。而且還不用擔心有輻射啥的。

只不過,這樣做爽是爽了,也確實是能讓地球上的那些國家認慫,但寧致遠可不認為自己是個喪心病狂的傢伙。

所以,直接和主位面的人類社會正面對上,確實是一個很愚蠢的辦法,遠不如做幕後黑手,然後溫水煮青蛙更合適。

等什麼時候。寧致遠掌握了主位面人類社會的那些基礎民生,控制住經濟命脈,到時候想幹什麼就都簡單了。

這不,就在寧致遠視察完已經建成,就差人入住的生態圈時,地球上已經有n多的t950開始四處忙碌起來。

註冊公司的註冊公司、收購公司的收購公司、採購物資的採購物資、招募人手的招募人手,總之幹啥的都有。

甚至於。還有一批t950和t900相互配合著,出沒於利比亞、敘利亞、阿富汗、葉門、蘇丹、索馬利亞等戰亂區域。

而這些t950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不管從事得是不是什麼正當的行業,交易起來用得全都是大量的現鈔。

當然,如果有人覺得這些有錢的傢伙是塊「肥肉」想一口吞了的話,都不用第二天。就會徹底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這些新建立的公司,被收購的公司,還有那些採購回來的物資等等,表面上是絕對看不出半點有聯繫的跡象。

甚至就連那些一夜之間就換了主子,或者被滅了滿門的民間武裝份子。也沒人能從中看出什麼端倪來。

只不過,相對於這些來說。還有更多的t950拿著成箱的現金,遊走在各個國家的各個研究室或者學術界。

就象電影台詞說得,「21世紀什麼最重要?人才最重要!」一樣,這些t950的目標就是各個領域裡的那些人才。

只是,人才歸人才,你原本就混得很好的可不要。畢竟你已經要啥有啥了,就算被請過來,也很難會產生歸屬感。

所以,這些揮舞著鈔票不惜重金的t950們,所尋找的目標都是那些,有著過人天賦卻時運不及的「落魄才子」。

沒辦法,不管是研究界還是學術界,並不是你有才就一定能混得出頭的,那種勵志的電影也只不過是電影罷了。

就算偶爾有一些能夠出頭的,那也是因為運氣足夠好。碰上了別人沒辦法碰上的好機會,否則,一樣沒用。

而這一次招募人才的行動,可不光是局限在美國、俄羅斯、法國、英國這四個大國里,連華夏這邊也沒落下。

甚至於,考慮到這個「神奇國度」的大環境擺在那裡,這一次招募人才的側重點,還特意被放在了華夏境內。

沒辦法,寧致遠雖然以前只是個屁民,但通過網路也看到過不少,研究成果被剽竊、被署名、被代表的例子。

而且,在寧衛國退休前上班的國營單位里,就認識這麼幾位專門在化工領域搞研究工作,並且很有才華的叔叔。

可惜,卻因為沒有什麼來歷背景。又因為性格的緣故,拉不下臉來搞攻關交際,一心只知道埋頭撲在研究工作上。

雖然日常的工資待遇照比普通工人來說確實不算差,但與他們付出的心血和研究成果相比,差得何止一星半點。

特別是廠子里一有什麼三個上的成果,妥妥地都是從研究部門的領導到公司領導的功勞,沒一個落下。

而真正成果的創造者,頂多也就是隨便打發點獎金之類的。甚至於,有時候連獎金都沒有,只是口頭表揚。

而這種事,就連寧致遠的父親也遇到過。做為一個在修車方面確實很有一手,再破的車子都能修好的司機。

因為性格老實,不喜歡搞什麼逢迎拍馬的動作,所以,往往修好的車子都是被領導調配給其它的駕駛員去開。

自己則永遠是開那種不是這出了問題,就是那出了問題的破車。還美其名曰什麼能者多勞,要不就說兩句好話。

然後再把修好的車子,給那些「不能者」去開,接著又把出了問題的車子推到寧衛國的手上,繼續能者多勞。

所以,當那些分屬不同國際性獵頭公司的t950,帶著花花綠綠的鈔票找上門,並提供出足夠誘人的條件之後。

並沒有花太多的功夫,就簽下了不少只知道研究,不知道人情世故,甚至四十好幾歲都還是單身的宅男人才。

只不過,事後讓得到消息的寧致遠哭笑不得的是,招募這些人之所以這麼輕鬆,居然是因為另花的那筆「介紹費」。

剛開始的時候,t950們因為不是很清楚狀況,拿著錢也沒能招到合適的人選。結果,沒幾天有人居然找上門了。

當然,這些人可不是t950這次要找的人才,而是一些消息靈通之輩,甚至壓根就是在研究界學術界混的人。

而這些人找上門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想幫忙介紹一些合適的目標,甚至還能幫忙搞定目標退職等方面的問題。

不過,這個忙是不可能白幫的。好在,要求也很簡單,就一個字,錢!只要給錢,需要什麼人才都可以商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