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靈,竟然是你在幫助魔族」。葯祖摸了下嘴角的血絲,他沒想到「戰影晶台」內會是靈儂子。

「怎麼允許你來攪局,就不許我來嗎」?華儂一劍偷襲成功,心裡高興的不得了。這個靈族的叛逆抓了很久都沒抓到,沒想到在這兒遇見。

兩隻爆體的魔尊凝出魔體,分左右將靈鵲子圍住。「飛天旋骨爪」撲天蓋下。

「陰陽杖」護住身體,靈鵲子心中大罵。「神運算元,你他娘的不是說騙走了橫公泉,殿間只剩下兩隻魔尊了嗎」?

轟隆!「陰陽杖」破開骨爪,卻被「玄天九劍」震退。靈鵲子呲著牙!退了數步。被靈儂子逼到殿域一角,與三位修者游鬥起來。

「戰影晶台」內,赤霄瞪著大眼睛看著晶鼎,七色熾火形成火影大鎚,叮噹的錘擊著四指骨爪。

「這就是靈祖說的四階魔兵」?

「主人,讓我來錘」,禁識奴輪著骷髏靈錘,呲著大板牙,不屑的瞥著火影錘。

「別惹事」。赤霄拿出「寒血冰晶」。「給,送入晶鼎內」。

「主人,這點小東西不管用,還不如,我這鎚子」。禁識奴沒有接,輪著「骷髏靈錘」砸向晶鼎。

呼!一股子火氣從鼎內噴出,「骷髏靈錘」化成了煙氣。禁識奴捂著頭逃出「戰影靈台」。

「不好」!赤霄大驚失色,飛身遁近晶鼎。呼!又一股火氣飛出,赤霄瞬間化成血煙。「寒血冰晶」被捲入晶鼎。

靈鵲子與三位修者游斗,漸顯急色。心裡暗罵:「小兔崽子還在等什麼」?

靈儂子冷笑著。只要困住靈鵲子,等橫公魔主回來,必能得到靈鵲子一魄,小子想入化身境再等千年萬年吧!

「靈祖,裡面有鬼呀」!一道晶影飛出「戰影晶台」直奔殿外。

靈儂子愣了下。「寒冰識禁」!

回手抓向晶影。嗵!陰陽杖砸在戰盾上。靈儂子被震飛出去。

靈鵲子衝出戰團逃向殿外。兩隻靈尊怎麼可能放過他,閃身追出大殿。

「擋住靈士」。

橫公蘭坐在殿外,拿著畫筆描著眉。

嗖!一道晶影遁出殿域。「嘻嘻嘻!小冤家,拿這東西逗姐姐」。

骨爪一閃,飛出數百丈外的禁識奴爆成了冰氣,一顆冰晶血珠落在手心。

「什麼東西」?橫公蘭凝視手心裡的冰晶,鎖起眉頭。

嗵!后屁股重重的挨了腳,一個狗啃屎。橫公蘭蹌在空中。

「族主」?橫公蘭靈識到遁影,嚇得頭髮都立了起來。

「擋住靈士」!耳邊玄音回蕩。兩道魔影出現在殿外,卻沒有追。

橫公蘭大驚失色,一聲驚嘯。急速追向遁影。

大殿內,華儂陰著臉遁入「戰影晶台」。

「靈鵲子,老子撕了你」。華儂拿出晶珠,啪的一聲捏爆,身影瞬間消失在爆光中。

流雲異彩的天域,橫公泉騎著「遁地獸」。「娘的,沒有事,叫老子幹什麼」?

正罵著,噗!獸角上的光珠爆開。「不好」!橫公泉腦子轟的一聲,整個人都木了。此珠與晶鼎相連,一定出事了。

噗!眼前出現細小光洞,橫公泉瞬間出現在大殿內。掃眼看到虛光中一道身影。

橫公泉回手一技,將虛光打爆。「罵的,死去吧」!

遁入「戰影晶台」,橫公泉傻了眼。晶鼎凍成了冰山,華儂沒了影子。

咔嚓!冰鼎爆成了水氣。橫公泉拿出「飛天旋骨爪」,臉都氣青了。「九魂魔蟲,老子與你不死不休」。

橫公泉氣急敗壞的殺向魔蟲城。

萬裡外空域外,晴天一聲霹靂,一道靈影摔出了空域。啊噗!一股子精血噴在空中,靈者氣息漸漸萎靡。

「呀」!靈鵲子遁住身形,咧嘴樂了起來。「靈儂子,追我也不用這麼賣力吧」!

華儂轉過身,兇殘的眼神盯著靈鵲子。「老子與你沒完」。

啪啪啪!華儂靈軀爆開出五個血洞。整個人掙扎著想凝住真元,又是幾個血洞爆開,一縷魄珠落在空中。

靈鵲子拾起魄珠,回頭看向追來的橫公魔者。誰下的殺手?這麼狠?機靈打了個冷戰,想到了一魔。

靈光閃動,靈鵲子逃得無影無蹤。

魔蟲城外,「戰影晶台」內,鳩魔主看向橫公泉。真想罵它,咧咧嘴。「如今,你有幾分勝算」。

橫公泉搓著「飛天旋骨爪」,臉色陰晴不定。九魂魔主入化神境十餘萬年,雖然失去一魄,未修鍊回來。不等於戰力大減,橫公泉也沒有太多的把握。「平手吧」!

鳩魔主眼神微變,九魂魔蟲的戰力他十分清楚,平手,不足已讓其交出「乾坤令」。背著手走了幾圈,鳩魔主目光狠狠的盯著橫公泉。「九魂真夠精的,魔兵給我」。

橫公泉疑惑的看著鳩魔主,慢慢的將「飛天旋骨爪」交到其手中。

鳩魔主接過「飛天旋骨爪」從蟲袋中取出黑色的珠子,在爪鋒上輕輕的抹過。點點的紫光在爪尖閃過。

「此珠含在口中,千萬不能吐出,不然,我也救不了你」。鳩魔主將另一顆白色的珠子交到橫公泉手裡。囑咐道。

「好」!橫公泉雖然不知道鳩魔主在爪鋒上塗的是什麼,可是為了「乾坤令」,它也豁出去了。

鳩魔主收了黑珠,將「飛天旋骨爪」交給橫公泉。「今日城下之盟,就看你了」。

「多謝鳩兄,此事成后,鳩、橫兩族盟約定能萬載流芳」。

「別說後事,先辦好眼前的事」。鳩魔主陰笑的出了「戰影晶台」。

九魂魔主背著手站在城下,身後站著三大族老。剛才魔神已經將魔兵的事告訴它。難怪橫公泉來了就要玩命,這個魔神真是幹了件好事。

「你們退回城中」。見鳩魔主和橫公泉出了「戰影晶台」。九魂魔主擺了擺手。

「族主保重」!三隻族老急忙退入城中。

唰!八隻蟲主走出空域,在城牆外半空中一字排開。數只族子移來寶座和晶案,蟲主們面無表情的坐入寶座,各自的蟲兵靠在腿上。

靈魔族、血妖族九大族主也在對面坐定,看眼對面的蟲主們,微微的點頭示意,說心裡話,這些修者都是靈域一手遮天的大能,誰也不想得罪對方,只是有時迫不得已。 一種從沒有過的感覺,從腦海通到了全身。重峰不由得一陣驚喜:「這便是高一階的力量嗎?比起我在地球上修鍊的假藍珠來,這才是真正的力量啊!過一些天,等我完全融合了這股力量,我就變回真正的藍珠死神了。」

他在路奇力身上搜到那個死亡之魂,情不自禁地笑道:「好運來了的時候,真是擋都擋不住呢!」

想都沒有想,他便將那個死亡之魂,戴在了自己的額頭。死亡之眼,跟著睜了開來。

好熟悉的感覺,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從沒有想過,有一天,會再次進入到死亡通道。

倏忽間,他的身軀,已經坐在了道具管理局的傳送之間里。

死亡之魂上所插的卡牌,不論是死亡名片牌,還是星球卡,在進入到死亡通道的時候,便會消失不見,而返程之時,不管之前的目的地在哪裡,最終都會回到這個傳送之間里。

「回來了啊。」

重峰心情輕鬆地站起身,向著門口的守衛走去。

他準備先去找一個人。找到那個人,他的不一樣的人生,就要開始了!

******

中心會議室。

這一次的會議,當真是相當的漫長。

雖說是會議,大部分的時候,卻是在安靜與等待中度過。

不過,死神的生活,本來就無聊到要死的程度,這樣的會議,就算是開個一年兩年的,也沒什麼大不了。

此時,會議室內的眾人,便在安靜中等待著。

等待著王者的回復。

這時,一個低階死神無聲地從外面走了進來。

準確的講,這個低階死神,類似於地球上的人類開會時,出入會議室的服務員一類身份的人。

跟座位上的領導們行了行禮,他走到維爾的身側,在他耳際低語著什麼。

維爾的臉上,先是有些驚愕,隨後,笑容布滿了他油光滿面的臉。

莫洛的鷹眼自然又注意到了他的變化,不過這次竟然忍住了沒有問出來,只是在心裡暗罵了一句:「這個混蛋!又有什麼好事了?」

卻見維爾站起了身子,跟眾人告了聲罪,出門而去。

銀鉤的回復還不知道等到什麼時候,不過他倒是也不著急。反正,什麼時候回復,對他來說根本都無所謂。

什麼宙斯也好,什麼阿修羅也好,就算攻打到了死亡之星,那又怎麼樣呢?他們現在的實力,畢竟已不比當初,真的攻過來,又如何能夠與數百個紫珠實力的死神相匹敵?何況,有追殺局的七殺手坐鎮,又有什麼好擔心的?

之所以要彙報王者,一方面,關於宙斯的事,是當初王者親自交待給他的,不給個回復,終究不大好;另一個方面,若是避免掉了一些可能發生的騷亂,至少不至於令王者那頭生氣罷了。猶記兩千年前的那個事件,王者竟能全員嘉獎,在維爾的眼中看來,其實已是極大的奇迹了。只是,那畢竟是黑暗之王啊,他的心思,維爾也不敢深加揣測。

不過,眼前,另一個事情,倒是引起了他的興趣。

剛剛竟然得報,有一個從地球返回來的犯法者,專門要跟他報告一件極重要的事情,以此將功補過,期望重新回到死亡之星的死神行列中來。

「有趣!真是有趣極了。」

維爾不禁想起了兩千年前的紫霧。

那個時候,幸好有紫霧的舉報,解決了一件大事不說,維爾也得到了不少獎勵,實力增加了不少。只是沒想到那個紫霧,運氣與天賦竟這麼好,兩千年來,實力甚至超過了他維爾,進入了七殺手的行列。

不過,這些都無關緊要了,現在更緊要的是,這個剛從地球回來的小子,會跟他報告什麼事呢?

也許,也合該是他維爾進階為黑珠死神的時候了!

******

監控局內的客廳里,重峰恭敬地等在那裡,終於見到了期待之中的維爾局長的身影。

維爾進門時,先把威嚴的架子端了起來,冷淡地看著這個可憐兮兮的低階死神。

「聽說,你要報告什麼重大的事?」

「是!是!」平常看起來有點散漫的重峰,此時竟然有些緊張,「維爾大人,是這樣的。小人在地球上,無意中探查到了一件事情……」他故意賣了個關子,沒有直接說下去。

維爾知道他的意思,「哼」了一聲,道:「放心吧,要是真的很重要,少不了你的好處的!」

得了此言,正像吃了一顆定心丸,重峰湊上前,低聲道:「維爾大人,你可曾記得,曾經有一個叫宙斯的黑珠死神?」

聽到宙斯的名字,維爾的神色微微地變了。本來還有點期待的表情,竟似顯得有些失望。

重峰不明白對方為什麼會顯出這樣的表情,卻也只能小心翼翼地繼續道:「那個宙斯,原來一直暗暗地躲在地球上,意圖反攻死亡之星……」

維爾的耐心終於沒了,打斷了他的話:「你要報告的,就是這件事情?」

重峰愕然道:「是啊……」隱隱的,感覺到有什麼事情不對。

維爾一下站了起來,不悅道:「浪費我時間!」

「火焰——燃燒!」

忽然間,重峰整個身體都陷入熊熊的火焰之中。

重峰凄厲的慘叫聲不斷自火焰中傳出,不甘心地道:「維爾……大人……到底……是為什麼……」

維爾冷笑了一聲,對著水晶屏風后隨意地說了一句:「騰空,你出來告訴他為什麼。」

話音一落,那屏風后便笑呵呵地轉出一個人來。這人面色很白,身形瘦小,看起來連只雞也殺不死的樣子,正是在趙嚴密室中水晶球內的飛機上驟然消失掉的騰空。

他笑呵呵地走出來,笑呵呵地看著火焰中的重峰。

「笨蛋,因為維爾大人早就知道了這個事情,哪裡還用得著你來報告?」

騰空是個聰明人,聰明人總是很看不起笨蛋的。火焰中的笨蛋,死了也沒什麼好可憐的。

維爾懶得待下去了,抬腳往外走,邊走邊說:「騰空,這笨蛋的死神之珠,就當是賞給你了!在我手底下,以後好好乾啊!」 騰空聞言,當真喜出望外,想不到能夠一下子得到一個藍珠死神的死神之珠。果然,一個堅持不懈的努力著的聰明人,是一定會有好的回報的。

最初的時候,當他準備離開死亡之星,前去地球殺趙倩倩的時候,維爾專門派人在私底下找上了他,給了他一個特殊的死亡之魂——與監控局內某個死亡眼罩信號相連的死亡之魂。目的很簡單,騰空在地球上的一切行動,都將受到監控局的監視。

這本是一件違規的事情,他完全可以因此向追殺局局長莫洛舉報,以便七殺手出動,對維爾進行制裁。可是他一個小小的黃珠死神,有那個心,沒那個膽。何況,在聽對方解釋說這是出於王者暗中交代的某個任務,需要借趙倩倩這個人類去證實某個死神的真實身份的時候,他心中再多的不滿情緒,也煙消雲散。

他相信維爾沒那麼大膽子,會以王者的名義來欺騙自己這個小小的黃珠死神。畢竟,這要那樣的話,也未免太奇怪了。這事若是被揭破,多少個維爾都不夠王者懲戒的。再者,這個事執行下來,所得的回報,不管是多少,又怎能跟相對得到的懲戒作對比?而且,監控局作為死亡之星上最為首要的機構,王者親自派王城使者前來交代特殊任務的事件,也並不是第一次了。

所以騰空選擇了相信維爾。雖然對方並沒有交代什麼細節,只簡單地說了一句任務會有一定的危險性,他只需小心謹慎就好。在當時的情況下,他自然大義凜然的答應了。

然而,他真是沒想到任務會危險到這種程度。

先是趙倩倩搖身一變成了綠光獵人,接著是追殺執行者DQ5435的突然現身,然後是殺氣騰騰的阿修羅,緊接著是詭異恐怖的紫霧大人……每一個人都不拿他當回事,每一個人都想要他的小命……

不知道多少次,他都想要放棄了,想要回死亡之星。可是內心掙扎之下,最終還是忍下來了。

他是個聰明人,無論身在多麼危險的時刻,也還是懂得選擇哪個方向對自己更為有利一些的。若是選擇逃跑,回到死亡之星后唯一的結局,就像剛剛的這個重峰一樣了,一個火焰燃燒被化成了灰燼。

幸好,他的運氣還不錯。流痕將他救下后,順便將他帶到了那架飛機上。在紫霧襲來的時候,他沒有足夠的戰鬥實力,乾脆便裝作昏迷,企圖藉此逃脫一劫。哪曾想,他最後竟意外來到了趙嚴的那個密室,聽到了趙嚴的全部秘密。

他聽到這些秘密自然沒什麼用,但重點是,他的死亡之魂的另一頭,監控局局長維爾因此知道了這個情況。

那才是重點。

然後,在最恰當的一個時機,他悄然回到了死亡之星。

雖然沒能完成滅殺趙倩倩的任務,但他知道,那個任務本身只是個引子,殺不殺趙倩倩根本就無所謂。重點在於,他騰空這條鹹魚,終於翻身了。

******

光明之都。

眼前的這個大胖子猶如一個龐然大物,無形中,給了露西婭一些壓迫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