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疆》今晚上會更新的,但是時間會很晚 匆匆八年,一晃而過。

楚家後院的一座假山前,一名身材消瘦的少年正半蹲作馬步狀,兩隻修長的手臂前伸並且每個手臂上都掛著一個石鎖。少年在原地紋絲不動,堅毅的面龐上此時已布滿汗水。

「昊兒,別練了,已經過了一個時辰了,娘親給你做了你最愛喝的銀耳蓮子羹,快來嘗嘗」

一道溫柔動聽的聲音從遠處傳來,聲音由遠及近,幾息后一道雍容華貴的美婦人出現在少年眼前,氣勢高貴,美貌動人,只不過,頭上的幾縷白髮讓美婦人顯的有些憂愁憔悴。

「娘,我再練半個時辰,今天的訓練目標還沒有完成呢」

少年身體稍微動了一下,聲音從嘴邊傳出,稚嫩的聲音中透露著堅毅和強大的執念。

韓欣充滿溺愛的目光默默注視著眼前的兒子,內心動容的同時,也有陣陣心痛傳來。

「如果昊兒幼時沒有經歷大變,現在怕是早已名動荒州了吧」

韓欣喃喃自語,不禁陷入了回憶之中。

幼時楚昊被陳家埋藏在楚家多年的刺客襲殺,雖然最後大難不死但最終經脈寸斷,經脈毀,此生無緣拓脈境,修鍊的起點都沒有了,更不用說未來踏入武道巔峰了。

不過楚昊經脈雖毀,肉身的天賦卻依舊冠絕眾人,自五歲起,楚昊便跟隨家族武者修習強體術,短短三年間,年僅八歲的楚昊便擁有了淬體境九重的實力,如此天賦,被楚家眾人所驚嘆,又感到可惜。這份成績,哪怕放在九州都名列前茅吧,可惜,楚昊的經脈斷了,成長的路也斷了,肉身天賦再怎麼強大,沒有靈氣的相融,身體內的力量也是有限的,此生楚昊的成就只能止步於淬體九重了。

一聲聲風嘯聲將沉浸在回憶中的韓欣拉回了現實,眼前的楚昊已不在蹲馬步,開始修鍊家族的龍虎拳法,每一拳出擊,都仿若龍虎咆哮,驚人的肉身力量匯聚在雙手之上,每一拳打出,拳頭周圍都有微小的氣旋出現,從而發出呼呼的風嘯聲。

韓欣默默退下,不再打擾楚昊,只不過臨走時,美若天仙的臉龐上兩行淚水滑落,讓人心痛惋惜。

庭院里只剩下了在堅持練拳的楚昊。

良久,楚昊收拳而立,從一旁拿起一條毛巾輕輕擦拭,筆直身軀靜靜站立透露著堅毅和不屈。

目光向天空望去,楚昊喃喃自語:「段老已經沉睡三年了,我這三年也按照段老所說將我的肉身淬鍊到了極限,難道真的如段老所說那樣,自己可以進行修鍊嗎?」

楚昊的內心充滿了惶恐和激動,對於一個經脈寸斷的人來講,能繼續修鍊無異於天方夜譚,但是段老詭異的出現,和一些讓人感到驚奇的語言,讓楚昊隱隱有些相信,絕望內心忽然間有了希望的曙光。

想起段老,楚昊便有些出神,三年前的一個夜晚,入睡前的楚昊如往常一般,靜靜的注視著腦海中的玉佩,企圖發現玉佩的秘密。

在此之前,楚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玉佩上,因為這枚帶有神秘色彩的玉佩自己才得以重生,也因為這枚神秘的玉佩,自己未出生便經過天地靈氣和玉佩滴落的靈液洗禮,鑄就了至尊肉身。雖然最終經脈寸斷,體內穴竅內的生機不見,但是肉身的天賦依舊強大。

楚昊期望玉佩再滴落一滴靈液,那樣自己肉身內部的傷勢或許就能全部恢復,已經被靈液洗禮過一次的楚昊,非常清楚那靈液恐怖的生機。但是這一等就是五年,五年來玉佩在腦海中沒有絲毫異動,就像不存在一般。

暴躁中的楚昊瘋狂的用自己的意識撞擊腦海中包裹玉佩的薄膜,沒想到薄膜沒有撞碎,薄膜處竟然出現一個黑點,黑點猛然間變大,在楚昊震驚的注視下,一個全身被黑霧包裹的老者突然出現在自己的腦海中,隱隱之間,那層黑霧中透露著毀滅的氣息,這股氣息就像楚昊上一世在面對滅神崖內的那道黑色光束的散發出的氣息一樣。

老者的表情很痛苦,彷彿在遭受巨大的侵蝕一般。看著老者仿若要吃人般的眼神,楚昊內心便一陣心顫。

「這老怪物,這小樣子怎麼像要吃了我一樣」

「難道是……他要奪舍我?」

楚昊喃喃自語,看著老者愈發恐怖的眼神,更加惶恐不安,如今內視身軀已經是自己的極限,但對腦海的掌控,自己還沒有辦法做到,看這老頭吃人般的目光,一股悲涼從楚昊心底產生。

「這一世真的是命途多舛啊,這些倒了八輩子霉的事情全讓自己給攤上了,這哪是天生至尊,這是倒霉小王子啊」

楚昊緊眯著雙眼迫使著自己的意識體不要看到老者接下來的動作,臨死之前,楚昊想安靜的做個美男子,不想看到這些恐怖的畫面,痛快的死去,那也是一種信仰。

然而,想象中的攻擊並沒有來到,楚昊悄悄的睜開雙眼,瞬間被眼前的景象震驚的目瞪口呆,只見剛才還被黑霧包裹的老者此刻身上的黑霧竟煥然一空,身上的毀滅全無取而代之的是神聖光潔的金輝緊緊包裹住老者,仿若天神。

老者溫和的目光細細的打量著楚昊體內的一切,當楚昊的眼神和老者對視了一眼時,楚昊從老者眼中沒有看到一絲要奪舍自己的慾望,反而從其眼神中透露出的關愛和懷念讓楚昊有些疑惑。

「小子,你不用擔心我奪舍你,你這小娃娃的身軀都是半廢之體了,我對你沒興趣,你放心便是」

老者或是看到了楚昊剛才警惕的樣子,便直接開口解釋了起來,楚昊聽到老者的解釋,一直懸著的心也終於放了下來。

「看這老頭現在神聖高大的樣子,看起來也不像壞人。」楚昊內心想到。

正當楚昊欲開口說出自己疑惑的時候,忽然間,神聖光潔的老者腳下一抹黑氣猛然間出現並且直竄而上。

在楚昊震驚的眼神下,剛才還神聖氣息十足的老者轉瞬間又變得陰氣森森被黑霧包裹,沒過幾息,老者又轉變成神聖的樣子,這一個過程看的楚昊大為驚奇,難不成這老爺子是變戲法的不成。

「小子,我沒有害你之心,但是我現在狀態不佳,需要療傷,我需要在你腦海中玉佩的下方進行療傷,那裡有玉佩的光輝籠罩,它可以去除我體內的毀滅氣息。」

「你剛才身體內的情況我看了,作為報答我醒來後會幫助你讓你可以修鍊,這裡有些前提注意事項我意識傳給你,你回去好好準備」

老者急切的話語在楚昊耳邊響起,不待楚昊有任何考慮功夫,老者身形一閃便消失不見,隨後一抹光團突然出現在楚昊身邊,還未來得及反映,光團便進入自己體內消失不見。只留下在原地發獃的楚昊。

…………

「段老……」

「神州……」

「淬鍊肉身」

從回憶中醒來的楚昊口中一直念叨著這幾個詞語,再看看蔚藍的天空,楚昊的眼神愈發的堅毅和不屈。

————————————————————————

明天我再改改,腦子不轉了跟漿糊一樣,這算是初稿,明天在此基礎上我再細改一下。對不住了,影響親的觀看體驗了,抱歉!昨晚睡太晚,今天忙活一天,俺想睡個早覺,今天不更了中不。這個月只能盡量一天一更了,剛簽約,沒有存稿,天天跟憋大招一樣,一個字一個字硬擠。

下月也就是從8月1號開始,保證一天兩更(每天最少5000字),以此為證,做不到剁小兄弟。

懇請各位大佬的諒解,感謝您的支持!

《神疆》請假條 兩世為人的楚昊,可以說是閱歷豐富,飽諳世故。但是老者光團內的內容卻依舊把楚昊震驚的目瞪口呆。

光團入體,自己腦海中忽然憑空多出來一段記憶,那一幕幕場景仿若自己親身經歷一般,楚昊清晰的記得當時自己查看后,自己內心的惶恐和畏懼。

那是一段驚天大戰的畫面,畫面中兩位衣著華麗的中年人在一座巍峨通天的山脈旁激烈交手,在他們一旁,還有兩方武者在激烈拼殺,屍體遍布,鮮血直流。令楚昊感到驚奇的是在如此激烈的拼殺環境下,在戰場的邊緣,此刻竟然有一個被金色光罩包裹住的小男孩昂首站立,帶著關切和一絲焦急的雙眼,看著遠處兩位正在交手的錦衣中年。看這少年的樣子,和楚昊差不多大,明亮的雙眼熠熠生輝,靈性十足。

可怕的氣息,驚天動地的波動,即便楚昊身處事外瀏覽這段畫面,內心也被畫面中的氣勢所震撼,只見兩位錦衣中年舉手抬足只見,便有無數山石墜落,草木盡滅,即便在一旁交戰的兩方人馬戰鬥所產生的波動,都是那麼威勢逼人。

楚昊很懵,內心久久不能平靜,這到底是一群什麼人,怎麼如此強大,前所未有的攻擊方式,絢麗的武技,驚人的威勢,哪怕是生前遇到的那些絕巔人王也沒有這等威勢吧,難道是聖人?還是傳說中的大帝?這些人都這麼厲害了,那麼前方領頭正在交戰的兩位中年,他們的實力得到達什麼程度。

楚昊深深沉浸在這段畫面中無法自拔,便在這時,一聲驚喝忽然從腦海炸響,緊接著楚昊便看到戰場的局勢忽然發生了驚天的變化。

一道耀眼到極致的金色巨拳忽然間吃天空出現,直奔其中一位錦衣中年而去,中年臨危不亂,一股驚天的氣勢升騰而上,隨後向天橫劈一掌向巨拳迎去。便在這時,對面的武者忽然間被黑霧環繞,一股毀滅的氣息從其身上傳來,哪怕此刻在瀏覽畫面的楚昊,此時也感到這股黑霧的可怕。

「段鴻,放棄吧!今天這裡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一聲嘶啞陰冷的聲音從黑霧武者那裡傳出,緊接著一道漆黑如墨的巨光從其頭頂隱現並逐漸清晰。

自重啊老闆! 段姓中年聽到對面武者的話語,臉上湧現出不屑和嘲諷,忽然原本臉色平靜的他霎時間一抹震驚出現在臉上,只見剛才自己向天橫劈的那一掌並沒有抵擋住忽然出現的金色巨拳,巨拳攜帶愈加厚重的氣息直撲而下。

「這是……」

「轟」

段姓中年話還未說出,巨拳便轟擊在他的身上,正當他拚死抵擋之時,一道散發著濃郁毀滅氣息的黑色光束出現在自己眼前。

「寒冥,你卑鄙……」段姓武者憤怒的咆哮

「轟」

一聲巨響震動九霄,霎時間,無數山石崩落,草木滅亡,而段姓武者所站的地方更是出現一個又深又大的巨坑。

戰場突如其來的異變讓不遠處交戰的雙方突然停了下來,兩方人馬迅速整理隊伍分列兩旁,一邊對峙,一邊緊緊盯著不遠處大戰的兩人。

一聲輕咳從坑內傳出,緊接著一道氣息萎靡,口中不斷咳血的身影突然出現在巨坑上空,此人正是剛才被兩面夾攻的段鴻。

「沒想到今日圍攻我段鴻的竟然不止寒家一家,竟然還有其他人參與,只是不知道剛才是哪位仁兄出手,為何不現身一見呢」

段鴻的聲音久久回蕩,然而天地間沒有絲毫異變,等了許久,也未見人影的段鴻不禁內心大怒。

隨即怒喝:「神州什麼時候出了這種藏頭露尾之輩,自己圍攻他人還不敢現身,真是鼠輩爾」

段鴻諷刺的言語在眾人耳邊響起,段鴻身後的段家眾人,還有那個在一旁觀戰的小孩子更是漏出嘲諷的笑容。

「好了,笑也笑夠了,你們上路吧」

寒冥陰冷的聲音突然響起,讓此時正在嘲笑寒假眾人的段家武者一陣愣神,隨即又是一道毀滅氣息濃郁到極致的黑色光束從其頭頂升騰,眨眼間出現在眾人眼前。

「寒冥,你敢」

段姓中年怒目而喝,一股驚天氣勢從其身軀內散發,隨後一隻威勢驚人的巨掌向黑光打去,就在段家眾人認為自己家主能夠護佑自己,自己相安無事的那一刻,就在巨掌即將與黑光相撞的那一刻,一隻由靈氣組成的巨掌無聲出現,平淡樸實的巨掌沒有絲毫威勢散發,隨後眾人便恐懼的發現,段鴻那道驚天一擊竟然被這道樸實平淡的手掌擋住了。

擋住了,完完全全的擋住了,但是,黑光還在。

段家眾武者眼睜睜的自己的身軀被黑光籠罩,然後一個個消散如煙。

一個……

兩個……

三個……

整片戰場除了段鴻,再也沒有任何一個段氏武者存在,哪怕那名靈性十足的孩童,也被黑光籠罩,消散如煙。

「不」

段鴻凄冷悲痛的聲音在眾人耳邊回蕩,一股歇斯底里的瘋狂氣息從段鴻身上迸發。

「陰謀,一切都是陰謀」

「什麼神獸出沒,什麼狗屁祥瑞,這都是你們針對我段家的陰謀」

段鴻絕望怒喝,看著今天這種情景,自己沒有一絲生機可言,剛才出手阻攔自己的那人,境界就比自己高了不止一籌,還有暗中隱藏的一位和自己同境界的高手,加上虎視眈眈的寒冥,今日之局乃是必死之局。

段鴻充滿死意和絕望的聲音在眾人耳邊回蕩,緊接著一股驚鴻炸裂般的氣息在空中瀰漫,暴虐的氣息更是從段鴻身上散發。

「不好,這貨要自爆……快撤」

寒冥的驚喝聲瞬間將寒家眾人驚醒,一個個向上飛起,但沒有絲毫用處,一個巨擘級別的人物自爆,怎麼能讓他們逃脫。

「轟」

如大日炸裂般熾熱狂暴的氣息在空氣中肆虐,寒家眾人被這股氣息波及瞬間泯滅,而正在拚命逃脫的寒冥此刻也被一道翠綠色的光罩包裹,渾身氣勢如龍,緊緊護住自己身軀。

暴虐的氣息逐漸消散,然而,忽然間天地異變,只見山鳴海嘯,天地慟哭,日月暗淡。原本天空的叢叢白雲,更是變成了血雲漫漫,一股悲涼的氣氛充斥天地。

「咳」

黑暗中,一位衣衫襤褸的身影逐漸顯現而出,一身數不清有多少道傷口的他,此時傷口處正嘩嘩的冒著鮮血,原本筆直的身軀,此刻也佝僂如老人般,沒有以往的那股威猛的氣勢。

一聲輕咳打破了天地間沉寂的氣氛,寒冥的身影出現在光團內的畫面中。

此時的山脈早已破碎不堪,原先兩人大戰的地方,此刻早已變成了萬丈深淵,放眼下望,一股陰森恐怖之感湧上心頭。

寒冥懸在半空中不動,他雙目緊閉,似乎在極力恢復傷勢,鮮血不斷從他口中流出,看起來傷勢極重。

「你覺得他死了嗎?」

一道不男不女的聲音突然在這片空間響起,令人驚奇的是竟然沒有任何身影顯現。

「我覺得他死了,肉身自爆怎麼可能不死」

寒冥一邊吐血,一邊回復著。

「我覺得他沒死,段家那部功法逆天,以他的資質怎麼也得參悟一點吧!」不男不女的聲音再度響起,聽不出任何情緒。

寒冥不語,整片空間突然間寂靜下來。

「你寒家的滅絕神光不是針對神魂嗎,全力發動吧,我助你……」不男不女的聲音再度響起,緊接著一道耀眼的翠芒憑空出現,濃郁的生機從翠芒透露而出,原本陰森空寂的天地彷彿也因為翠芒的出現變得生動起來。

「這是……」寒冥大駭,震驚惶恐驚喜忌憚……無數種表情從其面龐顯現。

「吃下吧,沒有什麼可擔憂的……呵呵」神秘的聲音再度傳來,彷彿成為了天空中的唯一。

寒冥緊忙吞服下這團翠芒,彷彿有一層神秘的面紗阻擋一般,無論楚昊怎麼去觀看都看不清這道翠芒到底是什麼。

幾息后,氣息紊亂不振的寒冥逐漸的恢復過來,那翠芒彷彿逆天神葯一般將寒冥的傷勢奇迹般的修復癒合,就連此刻正在觀看中的楚昊也暗暗稱奇。

「可以了,可以了你發力,我助你」

聲音再度響起,緊接著楚昊便看到寒冥的氣勢在不斷的升騰壯大,當氣勢到達巔峰時,一股毀滅氣息濃郁到極致的黑色巨束出現在寒冥的頭頂,一道微風憑空吹過,緊接著楚昊便看到畫面中的黑色巨束陡然間又龐大了一圈,毀滅的氣息肆虐天地,哪怕處在事外觀看畫面的楚昊此刻也內心顫抖。

神秘人出手了,竟然能隔空相助。

「滅」

帶著寒冥和神秘人無盡的殺念,毀滅的巨束向下方的深淵直撲而去。

「轟」

恐怖的巨響再一次震動蒼穹,無可比擬的毀滅氣息在深淵下方回蕩。

「嗡」

畫面一片漆黑,畫面結束!

「小子,不要灰心,你還可以修鍊,好好淬鍊你的肉身,等我醒來給你肉身重塑」

「至於,為什麼告訴你這些,因為看到你,我就想起了我的族孫,另外,我也需要你的幫助!」

「加油!等我……」

一道遙遠而又近在咫尺的聲音忽然間在楚昊腦海回蕩,和藹溫和的語氣讓楚昊感到滿滿的關懷。

「這是真的嗎?」

楚昊內心不解,但這光團內恐怖的畫面,讓楚昊心顫! 又一次觀看腦海中的這一幕畫面,即便已經過去了三年之久,楚昊依舊被畫面中氣吞山河,崩天滅地的大戰震驚,感嘆。

不過楚昊一直有一些疑惑縈繞心頭。畫面中的兩方,其中一方為段老,也就是最後自爆而亡的段鴻,另外一方則是段老的仇家寒冥和神秘人。

寒冥和神秘人最後聯合的攻擊畫面,那毀天滅地的威勢深深的印刻在楚昊的腦海,不過寒冥好幾次打出的那道黑色巨光,楚昊卻莫名的感覺到熟悉,這個模樣……這種氣息……好像自己從哪裡見過的樣子。

畫面依舊演變,直到寒冥和神秘人最後聯合打出那道黑光后,楚昊才猛然驚醒。

「乖乖,這氣息……」

「這小樣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