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譚雲的悲傷、自責在心魔的操控下,衍生出了百倍的負罪感。

「對,你終於醒悟了。」心魔繼續誘導著,「你沒有臉活在世上,唯有死亡才能解脫,唯有死亡才是恕罪。」

「罪孽深重的你,祭出鴻蒙弒神劍,自刎吧。」

聞言,譚雲照做了!

他一念之間,鴻蒙弒神劍,自譚雲腦海中飛出,攝入他右手中。

「嗡嗡——」

鴻蒙弒神劍自譚雲手中瘋狂的顫抖著,想要掙脫開來,器靈萬古咆哮道:「主人不可!他是心魔,你不能被心魔控制了!」

「嗡嗡——」

這時,鴻蒙火焰紫心、鴻蒙冰焰冰兒,自譚雲身前幻化而出,哭泣道:「主人,你快醒醒……你快醒醒啊!」

這一刻,譚雲彷彿陷入了漆黑的大海中,他不斷的沉入海底,即將窒息的他,拚命的掙扎著,想要停止下沉,然而卻於事無補!

至於鴻蒙弒神劍蒼古、紫心、冰兒的吶喊聲,他根本聽不到。

這便是心魔的可怕之處,只有譚雲自己戰勝心魔的控制,才能涅盤般重生!

若無法擺脫控制,譚雲最終會聽從心魔的指揮而自刎!

漆黑的海水中,譚雲忽然停止了掙扎,他心聲自語道:「不,我不能死。」

「我現在在心魔神塔內,我不在大海中,我也沒有朝海底沉入,這一切都是錯覺,是致命的錯覺。」

「我還要照顧素冰、仙兒她們,我不能死!」

「造成我親人死亡的罪魁禍首,不是我,而是始源至尊、混沌至尊,我決不能死,我要活下去,找他們報仇!」

隨著譚雲求生的信念不斷變強,此刻,他四周漆黑的海水,逐漸變得明亮了起來。

數息之後,譚雲發現四周的海水變得透明,下一瞬,他猛地睜開了雙目!

他盯著心魔的雙目中,已沒有任何情愫,達到了不喜不悲的境界!

「你居然能醒來?不……不可能!」心魔睜大了雙目,像是發狂的公牛嘶吼道:「你殺孽深重,賦予了本尊強大控制力,你不可能清醒,不可能!」

面對心魔的咆哮,譚雲神色平靜的令人髮指,淡淡道:「萬世詛咒罪魁禍首是兩大至尊,不是我。」

旋即,譚雲合上了雙目,盤膝而坐,低聲自語,「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心靜如水,天地空明。」

「既然你不被本尊控制,那本尊便殺了你!」心魔怒嘯間,眉心中飛出了一柄漆黑的鴻蒙弒神劍,帶起一股血液,刺穿了譚雲頸部。

面對傷痛,譚雲依舊平靜,他徐徐睜開雙目,淡淡道:「你動手吧。還有,刺穿我頸部,你是殺不死我的。」

「你應該刺穿我的心臟,或者洞穿我的顱骨,這樣我才能死亡。」

「不過很可惜,你不敢!」

譚雲清楚,面對心魔,只要不反抗,自己承受的只是臨死前的痛苦,可當心魔殺死自己時,心魔便會泯滅!

屆時,自己便會重生!

被譚雲說中心事的心魔,拔出了刺入譚雲頸部的長劍,他像是惡魔不停的咒罵著譚雲是孬種,不敢與自己決戰,企圖打破譚雲心中的平靜。

然而,譚雲依舊不為所動。

譚雲的平靜,便是心魔最懼怕的。因為無法打破平靜,心魔便會慢慢泯滅!

在接下來的一年中,心魔不停地咆哮著,身影逐漸幻淡,直到化為一縷青煙消失不見! 譚雲戰勝心魔后,眼神中不僅沒有喜悅,有的只是無盡的悲傷。

他目光悲慟,腦海中浮現出了親人們畫面,他合上了雙目,兩行淚水划落英俊的臉頰。

良久之後,譚雲平復心情,睜開了雙目,鏗鏘有力道:「始源至尊、混沌至尊,你們距離死期不會太遠了!」

「等著吧,我早晚有一天,親手宰了你們!」

篤定主意后,譚雲憑空消失,下一瞬,出現在了心魔神塔外。

譚雲發現,沈素冰眾人、眾獸,已經戰勝心魔,在塔外等候著自己。

「夫君,你終於出來了!」沈素冰上前,緊緊地抱著譚雲,美眸中噙著擔心的淚水,「你知道嗎?我們早在半年前,便從心魔神塔出來了。」

「你現在才出來,可把我們嚇死了。」

譚雲低頭,捧著沈素冰的臉頰,吻幹了她臉上的淚水,「傻瓜,別哭了,我這不是好好地么?」

「嗯。」沈素冰幸福的點了點頭。

眾妻子這才如釋重負。

譚雲似乎想到了什麼,詢問道:「柔兒、瀟洒他們呢?」

南宮玉沁說道:「夫君,他們在三個月前渡劫成功,登上神位后離開了。」

譚雲星眸中劃過一抹落寞,便恢復正常,問道:「柔兒臨走時,可有說過什麼?」

南宮玉沁點了點頭道:「她說叫你保重。」

「她可有說,抵達鴻蒙神界后,會去何處?」譚雲詢問道。

南宮玉沁搖了搖頭。

這時,沈素冰安慰道:「夫君,雖然鴻蒙神界浩瀚無垠,不過,我相信你和她,總有重逢的一天的。」

「嗯。」譚雲話罷,望著眾人笑道:「現在,我們都進入凌霄神塔內,煉化仙泉恢復靈池內的仙力,待實力恢復到巔峰時,我們在一起渡劫!」

隨後,譚雲祭出了凌霄神塔。

而後,眾人、眾獸紛紛進入其中……

短短一刻后,眾人、眾獸飛出了凌霄神塔,站在譚雲面前。

譚雲望著眾人,說道:「脫仙成神生死劫,極為恐怖,你們切不可大意。」

「你們也清楚,若跪下渡劫,天劫的威力會降至八成,若站著渡劫,天劫的威力則是九成,倘若凌空渡劫,則要承受十成的天劫威力。」

「大家要記住,沒有什麼比生命更重要,若堅持不住,那便跪下渡劫。」

聞言,眾人、眾獸,雖然點頭表示明白,不過,卻篤定主意,絕不跪著渡劫!

拓跋瑩瑩,憂心忡忡的看著譚雲,道:「主人,你不用擔心我們,倒是你的生死劫,比我們要恐怖太多,你一定要當心。」

「嗯。」譚雲點了點頭后,對眾人說道:「每個人分散開來開始渡劫。」

「出發!」

隨後,一襲白袍的譚雲,化為一道白色光束,朝東方迸射八億仙里后,來到了荒蕪的平原上空。

譚雲傲視蒼穹,一字一頓道:「昔日我一直是凌空渡劫,今日同樣不會改變!」

話罷,譚雲激發了人神境的屏障。

倏然,譚雲頭頂上空,方圓上億仙里的虛空,被滾滾烏雲吞噬。

「呼呼——」

「刺啦——」

烏雲蓋頂,雷電交加,狂風肆虐。

漆黑如墨的烏雲下,踏空而立、面不改色的譚雲,渺小的不如一粒塵埃。

一道道長達數萬丈的璀璨天劫,猶如條條雷龍游弋於烏雲之中,甚是撼人心魄!

「來吧!」譚雲髮絲飛揚,狂笑道:「任何劫難,都別想阻擋我成神的腳步!」

「轟隆隆!」

蒼穹震顫,隨著一聲恍若來自上蒼的怒吼,溘然,第一道粗達百丈、長達數萬丈的天劫探出了烏雲,帶著一方方轟然崩塌的虛空,吞噬了譚雲!

「砰!」

沉悶的巨響中,譚雲被凌空轟飛數萬丈,旋即,毫髮無損的在虛空中止住身形。

「空間霸體!」

頓時,譚雲體型瘋狂暴漲到了四千丈之巨,宛如一座懸浮於空的山嶽,傲視蒼穹中的天劫!

「轟隆、轟隆隆——」

立時,第二道、第三道天劫,從天而降,洞穿了虛空,猛然轟擊在譚雲身上后,便潰散了!

卻未撼動譚雲分毫!

「爽,哈哈哈哈!來吧,統統都來吧!」

譚雲狂笑聲,彷彿徹底激怒了上蒼,在接下來的十日內,一股股天劫,無窮無盡般鋪天蓋地而下,吞噬了譚雲,吞沒了方圓數千萬仙里地域!

「砰砰砰——」

虛空中,已看不到譚雲的蹤影,唯有譚雲被天劫擊中的沉悶聲不絕於耳!

……

此刻,渾身是傷的沈素冰、澹臺仙兒、玉沁等人,和傷痕纍纍的眾獸,已渡劫成功,踏入了人神境,成為了一等人神!

眾人、眾獸,在譚雲渡劫區域外的虛空中踏空而立,眼神中儘是擔憂之色。

他們從譚雲的天劫,便能看出,比自己的天劫威力要強大的多!

眾人焦慮、擔心之際,一道虛弱的笑聲,傳入眾人、眾獸腦海中,「看到你們成功渡劫,我便放心了。」

「你們不用擔心我,我沒事。」

聞言,眾人這才心有稍安。

三個時辰后。

「太好了,天劫消失了,烏雲要散了!」歐陽芊芊喜形於色。

其他人亦是如此。

在眾人視線中,鋪天蓋地而下的天劫消失了,繼而,浩瀚的烏雲層,開始極速褪去,僅僅數息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嗖嗖嗖——」

眾人、眾獸,一邊朝譚雲之前渡劫中心地帶飛去,一邊釋放出神識極速延伸而去。

通過神識發現,大地崩裂、滿目瘡痍的地面上,遍體鱗傷、露出一截截巨大白骨的譚雲,正盤膝而坐,閉目凝神。

沈素冰美眸中噙著心痛的淚水,回首望著眾人、眾獸,叮囑道:「他已渡劫成功,現在正在凝聚第一尊人神胎,我們都退後,莫要打擾到他。」

眾人、眾獸點頭,便和沈素冰後退數萬丈,遠遠地觀望著譚雲。

此刻,席地而坐的譚雲,靈池內的仙力,極速變成了金色神力,金色神力,宛如金色液體,正在鴻蒙神格旁,凝聚成了一個液態人形!

緊接著,液態人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固化成了一尊和譚雲一模一樣的鴻蒙人神胎!

「嗡嗡——」

隨著第一尊鴻蒙人神胎凝聚成功,一股無以倫比的強大氣息,從譚雲體內轟然爆發而出,令虛空轟然崩塌!

此刻,身處漆黑空間裂縫中的眾人、眾獸,眼神中流露出極度的震驚之色!

因為譚雲的氣息著實太強大了! 隨著譚雲凝聚出第一尊鴻蒙人神胎,意味著他踏入了一等人神之列!

「嗡——」

虛空震蕩中,譚雲釋放出了神識,神識宛如無形的潮水,朝四面八方光速蔓延!

三十億仙里……八十億仙里……三百億仙里……

當譚雲仙識籠罩住一千二百億仙里時,才停留下來!

難以置信,譚雲腦海中的鴻蒙人神魂,竟如此強大!

要知道,普通一等人神,仙識可籠罩方圓九十億仙里!

二等人神,方圓二百億仙里!

三等人神方圓三百億仙里!

……

九等人神也不過只是九百億仙里啊!

而一等地神可籠罩方圓千億仙里,二等地神方圓一千一百億仙里!

三等地神才是方圓一千二百億仙里!

亦是說,譚雲鴻蒙人神魂的強大程度,媲美三等地神!

換句話說,譚雲施展鴻蒙神瞳后,便可輕而易舉的控制住,普通的三等地神后將其滅殺!

譚雲自信,若自己手段盡出,可以滅殺四等地神,就算面對五等地神,即便不敵,也有逃命的能力!

感受著體內充滿了前所未有的力量,譚雲眼神中流露出激動之色,「哈哈哈!我終於成神了!」

沈素冰和眾人、眾獸,來到了譚雲身旁,莞爾道:「夫君,你如今越級挑戰的實力有多強?」

其他人亦是好奇的看著譚雲。

譚雲口吻堅定道:「可滅殺四等地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