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王爺也太英俊了吧?不過,旁邊那個女的好醜啊!「

「那是秦沐瑤,京城第一醜女,「

「就是京城第一美女朝惜華的姐姐?「

「對,就是她。「

??

「不必在意他們說的話,她們是在嫉妒你,「程連津就是對秦沐瑤說道。

秦沐瑤歪頭,「她們說什麼了嗎?我只聽見,她們在放屁。「

程連津小瞪一眼秦沐瑤。「粗俗,「

秦沐瑤撇撇嘴,「要你管。「

二王府府門口,正在接待賓客的管家,就是看出了程連津和秦沐瑤來,趕緊差人去通報二王爺。

程連津帶著秦沐瑤走進去,就撞上了帶著二王妃前來的二王爺。

「九弟!「二王爺直接給南宮鄴來了一個熊抱,在場的都看呆了。什麼時候二王爺和九王爺關係這麼好了?

其實,程連津自己都不知道。

「九王妃也來了,來,我帶你過去喝杯茶,「二王妃就是上前拉起秦沐瑤的手來,這是要將她跟程連津分開啊?好像聽朝惜華說起過,京城裡的聚會,是男人們在一起說話,女人們在一起聊天。吃飯時,再聚首。

一邊看著舞蹈,一邊吃著東西。

「好,「秦沐瑤應著,就是被二王妃給拉入了女人待著的地方。

偏廳里,一群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而她的出現,讓大家都挪了眼神去。

「給大家介紹一下,這就是九王妃。「二王妃在旁介紹些著。

大傢伙兒看一眼,都是皮笑肉不笑。

一轉頭,又是去說她們的話了。

秦沐瑤瞅一眼,咬了咬唇。

二王妃在旁安慰著,「沒事兒,來,這邊坐吧。「

就是帶著秦沐瑤來到了一個空缺的位置前,「先坐會兒,還有一位顧客到,我去將她迎來。「二王爺又是說道。

秦沐瑤就是點頭,等二王妃走後,根本就沒有人跟她說話。

秦沐瑤瞅著抓起桌上的瓜子磕了起來。看著旁邊的人聊得高興,而她一個人,顯得格外孤獨。

原來,這種聚會也沒啥意思,秦沐瑤心想,下次不參加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小胖子帶著幾個小孩兒到了她的跟前。

秦沐瑤看著小胖孩子,她怎麼覺得,好眼熟啊。

「你就是秦沐瑤嗎?「小胖孩子直接開口問道。

「對啊,怎麼了?「

大家注意力都是挪了去。

就聽小胖孩子高興的對後面的幾個小孩兒喊道,「給錢給錢,你們輸了。我就說我就算沒看過秦沐瑤也能一眼認出吧,我母親說過,就要認最丑的那個就是了!「

頓時,旁邊其他女子都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秦沐瑤瞅著小胖孩子帶著人又是跑開,唇都快咬破了。

「小世子還真是什麼都敢說啊,「旁邊女子說道。

「不過說的也是實話。「

秦沐瑤聽著,閉了閉眼,然後從身上掏出一個瓶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

幾個女子這一見,「快,坐過去些,「

秦沐瑤深吸幾口氣,這才冷靜下來。但是冷不丁的又傳來一個聲音,「姐姐這是又準備用毒嚇唬人啊?「

秦沐瑤轉過頭去,就看見二王妃帶著朝惜華走了過來。原來二王妃說的貴客,是朝惜華。

朝惜華今天穿了件淡紫色的裙子,外搭白色狐裘披風,襯得皮膚如雪。整個人白到發光。加上姣好的容顏,都會讓人多看了兩眼去。

「我做什麼,要你管。「秦沐瑤收回視線。將瓶子也收了起來。

「姐姐自然是不需要任何人管的,就是父親也管不了姐姐,更別提我這個做妹妹的了。只是,前段時間,父親生病,沒想到派出馬車去接姐姐。姐姐都不肯過府一看,實在是,鐵石心腸啊!「

秦沐瑤一愣,「什麼馬車?什麼接我?你在說什麼?「

根本就沒有這回事吧?

「沒想到九王妃人長的丑,還那麼絕情,「

「是啊,是啊,「

旁邊不明就裡的人已經說了起來。

秦沐瑤看看朝惜華得意的嘴臉,再看看其他人嫌惡的表情,終於明白,朝惜華根本就是故意的。故意讓人覺得她冷血!

「姐姐就莫要裝作不知情的樣子了,「

朝惜華又是補了一句。

二王妃見此,四下看了看,「五王妃,這邊請,「

朝惜華看了眼二王妃指的位置,跟秦沐瑤擱的倒是有些遠了。是故意不讓她們坐一起吧?這有錢了就是不一樣,二王妃都能這樣待她了!不過。就算擱得再遠,他們姐妹二人,也會被人討論吧?而長的丑,就是一種錯,無論做什麼,別人都會嫌惡。都不會往好處想吧。

就像她剛才胡編亂造,別人就會相信。而秦沐瑤無論說什麼,都沒人相信!

「好,「朝惜華微微點頭,禮貌而有優雅。餘光瞥一眼秦沐瑤,這就是她想要的結果。

「你們看,朝惜華那對耳環,聽說是時下最流行的毛球耳環了,好像是用兔毛做的。「

「是是是,最近還出了紅色款了。只是有點大,一般人戴著不好看。上次我表姐買了一副,就不成樣子。「

「那是挑人。不過朝惜華是誰,京城第一美人了,她戴著就好看。「

「是啊是啊,「

??

秦沐瑤也是看了眼,還真是漂亮。不過她戴的話,估計就??

「你們說如果秦沐瑤戴著會怎樣?「

突然有人說道。

秦沐瑤就是一愣,突然被點名。

「那估計,以後耳環都賣不出去了吧。「

「哈哈哈哈,「

一群人笑開了。

秦沐瑤咬牙,哼!賣不出去正好,她一個人戴!

「沐瑤,「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響起。

眾人都是看了去,就看到了前面站著笑得一臉溫柔的程連津。

玉面春風,大概就是說得他了。

朝惜華也是一眼看去,然後,微微一愣,程連津本來就丰神俊逸的。只是之前身子單薄,有些病懨懨的。但是現在,他玉面生風,眸光炯炯,就是身材也結實許多,往哪兒一站,沒有哪個女子能錯開眼神的。就是以京城第一美男子稱呼,也不無過。可是,他的目光里沒有她,也沒有在場的其他人,直直的盯著,秦沐瑤那個醜女!

一起看書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秦沐瑤看到程連津來了,如釋重負,就是趕緊走了過去。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你終於來了,我一個人在這兒都要悶死了!什麼時候能吃上野豬肉啊?「

程連津一笑,下面多少女子傾倒,「快了,走,我帶你在院子里逛逛。「

程連津一邊說著,一邊溫柔的給秦沐瑤順了順額前的碎發。

「好,走走走,「秦沐瑤迫不及待。

「好,好,好,「程連津寵溺的回著。然後就是拉起了秦沐瑤走了出去。

「沒天理啊。沒天理啊,「裡面的女子無不羨慕嫉妒恨!

「那就是九王爺啊,也,也長的太好看了吧?「

「是啊,不過,秦沐瑤那樣的,怎麼配的上他啊。「

「就是就是,「

「但是看他對秦沐瑤好像很不錯哎,「

「估計是因為秦沐瑤會毒吧,聽說,九王爺早該死的,是秦沐瑤以毒攻毒,救活了他了。「

「難怪。「

「我看九王爺倒是跟朝惜華挺配的。「

「聽說之前九王爺本來求娶的是朝惜華了,但是不知道怎麼就變成了秦沐瑤。「

「肯定是秦沐瑤耍的手段唄,否則九王爺怎麼會娶她。「

「就是就是。「

說者無意,聽著卻是有意。朝惜華看著門口的方向,是啊,本來程連津是她的!如果早知道程連津能活過二十五歲,她也就不會跟五王在一起了!五王那個廢物,不僅長得不如程連津,還到處拈花惹草,這些年來,若不是她多番經營。並且讓五王依附在了老八那棵大樹下乘涼,怕是王府都要被五王敗光了!

「你來的還真是時候,「秦沐瑤一邊說著,一邊四下看著,「二王爺府還挺大的,這花園,回頭我們也弄個吧?「

程連津四下看了看,「好阿,只要你喜歡。「

秦沐瑤就是狐疑的看去,「你今天怎麼這麼好說話了?你該不會是,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吧?「

程連津這一聽,連連擺手,「哪有,我哪敢?「

秦沐瑤又是上下打量了眼,「真沒有?「

「真沒有,你要什麼,我不都是舉雙手贊成。「

「切,「秦沐瑤就是撇嘴,「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經常跟管家說我敗家,否則,怎麼每次管家開口就是,王妃又敗家了?「

額,程連津咽咽口水,「那都是管家說的,跟我可沒關係。「

哼,秦沐瑤才不相信。

繼續往前走去,走著走著,秦沐瑤又是想起了什麼來,「哎,程連津,那邊那麼多人,你就這樣走掉,我們兩個在這裡瞎轉,沒事吧?我之前聽朝惜華說,這種聚會,一般男子都會去應酬,結交一些達官貴人。

今天這裡來的你不是說,都是富商巨賈嘛。你怎麼不多去跟他們聊聊?「

「因為我們不需要啊,「程連津就是來了這麼一句。

秦沐瑤倒是有些不明白了,「怎麼不需要?「

「怎麼不需要?「

「我們就是富商巨賈啊,他們巴結我們還來不及,我們又何必自將身價去迎合他們。「

額,「我們已經,變得這麼厲害了嗎?「

程連津就是點頭,「而且以後會,越來越好的。「

秦沐瑤就是點頭,「好吧。那什麼時候開飯?我都餓死了。就等著吃野豬肉了。「

程連津就是一笑道,「放心吧,一會兒夠你吃的,「

秦沐瑤就是點頭,「好。「

「走,我們往那邊去瞅瞅。「

「恩。「

兩個人繼續往前走去。

這冬天,花園裡還花團錦簇,樹木繁茂的,看得出來,是經過精心搭理的!而且很多花估計是從嶺南那邊運過來的。

boss大人請留步 「咿,好像有聲音,「秦沐瑤指了指前面的常青樹。

程連津也是看了眼過去。又是聽了聽,「似乎是有什麼聲音。「

「過去瞧瞧?「秦沐瑤試探問道。

「好。「

兩個人就是往前走去,越來越近,然後就聽到了常青樹后,那不同尋常的聲音!

程連津當即拉著秦沐瑤就要走,秦沐瑤卻是甩開了程連津,向前看去。

「五王爺,別這樣,會被人看到的,「

五王的手,在一個婢女的腰上??

「五王爺,你們在做什麼了?!「秦沐瑤就是走了出去。

「啊!「婢女失聲尖叫,然後推開五王,撒腿就跑。

五王看一眼是秦沐瑤。「你,你怎麼在這兒!「就是怒吼一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