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有的時候還是別心軟。

該買的都買完了,自然沒必要再在這裡呆下去,此一趟算是滿載而歸。

「閻,你和你的太太,再有飾品上的需要,可一定要再次光臨。我們lLY,一定會讓你們每一次的光臨,都會有賓至如歸的感覺。」

「喬尼先生這是要走了都不忘拉生意,誠心可嘉啊!」

看著這個老外非一般的熱情,慕尚情很難想象,這樣一個性格的人,是怎麼結交到閻宸這位朋友的。

「閻太太您說笑了。我和閻是朋友,可同樣,我也是生意人。所以多討一點利益,還是無可厚非的。

而且都是買東西,可以毫不客氣的說,我們lLY的東西,絕對在質量上和設計上都是上上之選。

所以來到這裡,在質量上有保證,價格上也是公道,絕對能讓您挑到放心又好的,這對我們是雙贏的。」

說到自家的東西,喬尼一臉鄭重。他是生意人,是以誠信為本的生意人。對lLY里的每一樣東西,他都敢用人格擔保其品質。

「喬尼先生的介紹,讓我們挑不出不來這裡的理由。」

看著一提到自家店,便刻板的人,慕尚情只能用同樣認真的語氣回答。

話說得真累,好在要走了。

不過有的時候,好像天就那麼不隨人願。

「呀!閻宸學長,在這裡遇到你,真是太巧了。」

就在慕尚情和閻宸兩人打算離開時,一聲很是驚訝的聲音,在他們身後的不遠處響起。

不用回頭看,光聽那讓人厭惡的聲音,和那令人作嘔的稱呼,就能猜得出來的人是誰了。

項婉柔,那個本應該躺在醫院,好好扮演精神不正常的女人。人出來了,看得出精神很好,不,應該說是很亢奮。

特別是在看到他們時,項婉柔的精神更亢奮了。

「是挺巧的,本來感覺s市還挺大的。這麼快就出來了?不過聽說你被撞的挺嚴重的,這骨頭可都是好不容易接好的,可小心著點,若是再不小心碰到了哪裡,可就不一定能接的回去了。」

慕尚情眸中淡淡的笑意,在轉回身時,已經完全的收斂了起來。如今只剩下了,動人心肺的冷寒冷。

看著那個坐在輪椅上的女人,傾城絕美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冷凝的目光,就像看一個低等的生物。

只可惜那個生物,毫無自知。

「呵,我的事情我自己會操心,就不用慕小姐還費神了。慕小姐還是看護好自己吧,s市的治安,近來不太好呢。

你們這是來……選對戒?也是,雖說那個證扯了也是挺長時間了,可本來就沒個婚禮,這在沒個對戒也就太過不去了。」

說這話時,項婉柔一臉的蔑視,彷彿還帶著點瞧不起。就算扯了證又怎麼樣?沒個婚禮,甚至連個戒指都沒有。

還結婚了,也就是能騙騙那些外人。合同關係,不過就是些逢場作戲罷了。

開始時慕尚情還有點沒反應過來,挑什麼戒指?隨後目光,不經意瞥到了自己身前的櫃檯。

看著那一枚枚閃亮的鑽戒,立刻懂了項婉柔,那透著刻薄的尖酸話,是怎麼個情況。

「過來逛逛,有相中的就挑一個。不過是外物罷了,沒什麼特別的。兩人能不能過下去,能不能過的長,可不靠這個。

就算把婚禮辦得再隆重,外物買的再好,分開的時候,也不過是拿到那個相同的本兒。人給你開那個證的時候,也可能在上面多加條金邊兒。」

慕尚情不說話則已,一開口這火力,也是非一般的猛。人家來挑婚戒,她直接一開口就變成離婚證了。

不得不說這懟人的力度,還真是強悍到讓人有點接不住。

「你……哼!這是我的未婚夫虞哲,虞家的二公子。過幾天就是我們訂婚的日子了,學長和慕小姐到時候一定要來啊。

今天我和阿哲也是來挑婚戒的,這麼巧的碰到了一起,不如就一塊兒看看吧。

不過這裡沒什麼好看的,lLY的四樓,永恆系列才是最好的,想看婚戒還是要去那裡。」

項婉柔對慕尚情的嗆聲,恨得咬牙。可不管說什麼,都會被對方抓著這個話題胡說。不甘心,卻也只能轉移話題。

自己的未婚夫,可是虞家的二公子,啟新集團的繼承人。虞家這個身份,可不是閻宸這個白丁爬起來的能比的。

兩人結婚,她以後可是會成為虞家當家主母的。到時候整個s市,誰不得看著她。

就算慕尚情是慕家的大小姐又如何?早晚還不是要嫁出去,到時候只不過是誰誰的老婆,還不是任人拿捏。

無知者無畏,那莫名的高傲,讓她昂首挺胸,像個驕傲的公雞。

「虞家二公子嗎?那恭喜你們了。既然訂婚結婚,那這戒指還確實該好好挑一挑呢。永恆系列是特殊系,確實十分適合結婚。一輩子僅此唯一,不錯呢!」

慕尚情突然來了興趣,跳蚤都蹦到自己眼前來了,不拍一拍,豈不是太對不起人的一番心意了。

想到了一些好玩的事,索性同意了項婉柔的邀請。

於是剛下來的這兩人,又要重新返回去了。不過這次不是挑戒指,而是看熱鬧。

閻宸雖然不知道慕尚情在打什麼主意,可只要是她想做的,別說看熱鬧,就算跳火山,也樂意奉陪。

…… 第六十九章我敢挑,你敢試?

兩個女人,算是在不動聲色的交鋒。或者可以說是,單方在語言上被虐。

閻宸靜靜地看著,只要自己的尚情不會吃虧就好。不過就項婉柔那兩下子,想要讓慕尚情吃虧,就算再修鍊個幾十年都不可能,級別差的太多。

可另一個男人,全程也在充當著背景板角色。

虞哲,項婉柔的未婚夫。

從進到lLY開始,始終都是項婉柔在自己說話,她身邊陪著來的那個未婚夫虞哲,則是什麼都沒有說過。

就像是沒看到自己的未婚妻,正被人擠兌一般,只是笑地溫和的站在那裡。

可那笑,卻讓不經意掃過的人,覺得有股寒芒在背的感覺。

上樓,對其他人來說很簡單,旋轉梯而已,爬上去也就是了。可項婉柔現在是傷殘人士。

其他的人都順著旋轉梯,悠哉悠哉的向上走。只有她,一個人上了獨立電梯。

獨立電梯,那是lLY專門為行動不便的人準備的。

很細心,可是對於現在的項婉柔來說,絕對是赤「裸」裸的嘲諷。

被虞哲推進裡面,在電梯門關上的那剎那,項婉柔的臉色,瞬間變得鐵青。

這是個小插曲,在所有不知細節的人看來,都是再正常不過的。可走在旋轉梯上個慕尚情,眼中卻泛著一絲冷笑。

真心假意,或真到什麼程度,一看便知。

慕尚情很清楚,那虞哲不過是在做戲,所以也不是試探什麼,不過就是想讓項婉柔難堪罷了。

帶節奏感的啪啪打臉,一波又一波,豈不是很有趣?

不得不說,這重來一世,慕尚情的興趣越來越廣泛了。比如,貫著身邊的這個傻男人;比如,拍拍主動蹦到眼前的跳蚤。

不過需要慣著的男人只有一個,而需要拍的跳蚤,卻有很多,而且似乎有越來越多之勢。

但沒關係,多就慢慢玩,反正又不趕時間。

對於挑選婚戒,項婉柔可是用了很大的心。以前是想挑個最讓自己滿意的,現在是要在滿意的基礎上,給慕尚情心理上的打擊。

她可是看出來,那兩個人是在樓下選戒指。經典雖然也很好,在許多人眼中已經是一種奢侈,可相對於永恆來言,卻是顯得拿不出手了。

身為天龍帝國區lLY首席執行官的喬尼,一直陪著。以他的身份,自然不必做此等的事情。

項婉柔雖然預了約,可那等級想讓他陪著,是完全不夠的。

他能專門候著閻宸,一是因為朋友,在則也是因為閻宸背後的那層身份。那身份足夠讓lLY高層重視,並親自迎接。

而喬尼現在再次留下來陪著一眾人,不過是因為看著閻宸的態度,覺著會有有趣的事情發生,想讓無聊的生活增添點樂趣,所以才沒選擇離開。

如果讓項婉柔知道,自己在別人的眼中只是一個笑鬧,不知會作何感想。

璀璨奪目,瞬間吸引走了項婉柔的全部目光。

永恆之所以能稱之為永恆,便是因為它那美的永遠都不會失去色彩的絢爛。

那獨一無二的美,引得人心醉。

項婉柔迫不及待的試著。如果不是那一生只能定一次的規矩,她真想將所有喜歡的都打包帶走。

當然了,就算沒那規矩,她賬戶的錢財也不會允許,畢竟餘額不足嘛!

「哲,你來看看這枚婚戒怎麼樣?有沒有很襯我?」

放棄我,抓緊我:下 話中親昵,又何嘗不是炫耀。

「很好,婉柔的眼光,當然是錯不了。」

一直做為背景虞哲,這時終於發揮了自己的。他的聲音很輕柔,很平常的低語,卻像是在吐露情話。

「也要哲說好才行,畢竟這是我們兩個人的婚戒呢!」

話音嬌柔,白皙的臉上更是泛著紅暈。項婉柔看向虞哲時眼含秋水,等著波光瀲灧。

明明是很正常的情人間的對視,可看在慕尚情的眼中,卻是那般的做作。

不愧都是天生的演技派,就這沒有半分破綻的演技,到位的情緒,純情的目光,送到演藝圈,小金人那是妥妥的。

「我相信婉柔的眼光。只要是你選定的,就是最適合我們的。你可是要和我共度餘生的人呢!」

情話要錢嗎?正常情況下是不要的。不過虞哲這情話,還真是需要錢的,而且還有點小貴。

畢竟永恆系列的價位,可都是千萬打底的。它的設計耀眼,價錢同比也是奪目的。

有錢人不在乎,因為它值得。

「阿哲真好,那我就選這一款了。其他的雖然也有好看的,但總感覺不那麼合適。而這款,剛剛好。」

聽著虞哲果真是讓按自己心意中的來,項婉柔很高興。

「你喜歡就好。」

虞哲的表現,完全符合一個情人的作風。溫柔,包容,完美得挑不出一點錯來。

「哎呀,看看我這記性,一挑起東西來就什麼都忘了。說是讓慕小姐一同過來參考的呢,怎麼能不聽聽你的意見。

慕小姐,你看我手上的戒指怎麼樣?我自己覺得很好,可怕挑的多了自己眼睛花。你來幫著看看,這戒指真的合適嗎?」

既然是要炫耀的,又怎麼可能忘了慕尚情。項婉柔展示著自己手上戴的戒指,臉上是遮不住的傲氣。

慕尚情看著站在自己面前,伸著手向自己炫耀的人。她實在很不明白,買個戒指而已,有什麼可傲的?

價錢?才7000多萬而已。

還是炫耀那個站在她身邊的未婚夫?

而這一點,很明顯自家的男人更出色。無論是長相還是能力,都是完全性的碾壓。

所以她真想不出,那傲氣到底是怎麼來的。

難道是金錢限制了自己的思維?已經完全理解不了,像項婉柔這類人到底是如何想的。

「還好,看起來很不錯。」

慕尚情很自然的,順著人的話往下說。

「真的?連慕小姐都這麼覺得,那看起來這枚戒指,是真的很適合我呢!」

洋溢著高興的臉上是淡淡的幸福。項婉柔把自己女人的小姿態,表現的十足到位。

「不過這枚戒指好是好,如果真的要說配的話,我記得這ily,有一枚更耀眼奪目的,那個應該更配才是。」

既然想做一隻高傲的孔雀,不知道把那張開的毛髮乾淨,又會是怎樣的場面。

「什麼?」

項婉柔下意識的便跟著問了下去。

一邊的虞哲發現不對,想要出言阻止,卻已經來不及了。

「這lLY可是有一件鎮店之寶,深海夢幻。相信你也應該有個聽說,這深海夢幻是大師級傾力打造的。其中有一枚海藍色鑽石切割鑲嵌的鑽戒,那戒指夢幻絕倫,耀眼奪目。

還有一套與其相配的婚紗,尖端設計,純手工定製。它以海為主題,高貴,深沉,典雅。上面裝點了1314顆藍鑽,象徵著一生一世的愛。

既然是結婚,自然就要用最好的。你是項家的千金,你的未婚夫是虞家二公子,可都是s市頂級的家族了。你們的結合,那可是強強聯合,怎能隨便。

所以依我來看,那深海夢幻才能配得上你的婚禮。這虞家二公子看起來也足夠愛你,不會在婚禮用度上,因為婚戒這點小事委屈了你。」

慕尚情這話,說的不可謂不狠。那深海夢幻可不是普通的東西,絕對稱得上是lLY的鎮店之寶。

夠美,夠貴重,同樣也夠價錢,絕對對得起鎮店之寶的稱呼。

鴿子蛋那麼大的藍鑽,有著28克拉,單這一樣戒指售價就兩億多。

而那件婚紗,單上面鑲嵌的1314顆藍鑽,便是1億3000多萬再加上那件定製的婚紗,總價值下來也是近2億了。

所以慕尚情挖的這個坑,可是不一般的大。

同意買?呵呵,虞哲確實有些身家,畢竟是虞家的二公子。可就算是虞家,也不可能花四五個億,娶個女人回來。

項婉柔可沒那麼值錢。

不買?那面子可丟大了。慕尚情可是他們硬拉過來,看那個什麼婚戒的。無論是買不了還是買不起,那都是在把臉往腫了抽。

對於慕尚情的口中所說的深海夢幻,項婉柔自然也是知道的。

哪個少女不懷春?就算她再有本事,也依舊幻想過。穿戴著那套舉世皆聞的深海夢幻,牽著白馬王子的手,踏入婚姻的殿堂。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