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

連續幾次,楚雪靈都被唐風以同樣的法子逼退,有兩次還險些被唐風給抱住。

本來,楚雪靈只要犧牲一點點雙方的接觸,便馬上可以將他撂倒,可是她卻不願意讓唐風真的抱住自己的身體。

再加上唐風不僅力量強猛,速度也並不慢,雖然在招式方面薄弱一點,可勝在毫無顧忌,竟將自己的弱點彌補了不少,讓楚雪靈有種不好下手的感覺。

看著一臉邪魅的唐風,楚雪靈眼中冒出了些微的怒意:「臭傢伙,居然用這種無賴的打法!切,有本事你就先出招!」

「我幹嘛要先出招?」唐風邪笑道。

楚雪靈有些恨恨地瞥了唐風一眼,嗔怒道:「你不出招讓我怎麼打呀?我可不願和一個無賴打架,太沒成就感了!」

唐風一怔:「真的要出?」

楚雪靈美眸一閃:「當然,我等著你。」

唐風聳肩一訕笑道:「我看,還是不要啦。」

「要啦。」

「不要啦。」

「我說要就要!」

「我會傷著你的。」

「我不怕。」

「何苦呢?你上次都被打哭了。」

「你到底是不是男人,這麼啰嗦!」

「真要?」

「那是當然……」楚雪靈話音未落。

唐風掄起一拳頭,蓬!

楚雪靈嗖地一聲,像穿花的蝴蝶一樣飛了出去。

唐風看看自己的拳頭,再看看昏迷過去的楚雪靈,苦笑道:「我說過不要的啦,我這人習慣偷襲!」

慘了,估計讓她替自己說好話的目的又玩完了。

就在唐風大嘆倒霉的時候,募然,一股霸烈的氣息,以及一種明顯可以感覺出不應該屬於一個常人所能擁有的強大力量,闖進了唐風的感應里,此時,唐風微微看了一眼四周下,在眼睛一瞥的那一瞬間,他的眼神里金黃色的光芒一閃而過 一百多個武者的財富可想而知,柳逸也沒有拒絕,只是和她們平均分掉,就算是如此,這一次分下來,也有好幾百的靈晶,還有不少的藥材和兵器。+

所有的人都想知道柳逸在裡面遇到了什麼,或者是得到了什麼,但是柳逸卻沒有說,她們自然也不好意思問。

「我們走吧,這次的歷練,也就這樣了,趕緊找出口,不然永遠就留在裡面。」

柳逸看著神劍閣和紫玉宮的弟子,開口說道,隨後就順著原路離開,這次回去,速度要快了很多。

因為不去尋找藥材而耽誤時間,再說了,就算是遇到對手,在柳逸面前,也只是一擊秒殺。

沒有用多少時間就離開了神龍宮,離開神龍宮之後,所所有的人就開始尋找出口,根據上次進入神龍遺址的長輩說,這個出口就是在神龍宮不遠的地方。

在他們出來的時候,已經有不少的武者出來了,而且也已經尋找到了出口,看到出口的傳送陣,柳逸也放心了。

既然發現了出口的位子,他也不擔心,於是帶著神劍閣和紫玉宮的弟子尋找一個安全的地方休息。

隨後,眾人在離神龍宮十里之外的一個山峰上找到了山洞,柳逸選擇了一個較小的山洞就住了進去,但是沒有想到冰靈兒一直跟著。

「靈兒,現在你的師姐她們都找到了,以後就要跟著她們在一起,你一個女孩子家跟著我在一起,也不像話。」

柳逸看著冰靈兒跟著他,於是開口認真的說道,以前沒有找到她師姐她們,他確實不忍心將冰靈兒一個人放在一邊。

現在既然已經遇到了她的師姐,自己也就可以放心了,原本在前一段時間,她們相遇之後,就算是休息的時候,也是外面,並沒有山洞,這樣就算冰靈兒在柳逸身邊,他也沒有話說。

現在找到了山洞,自己單獨一個小的閃動,要是冰靈兒跟著自己,肯定不方便了,再說自己還要修鍊,爭取在出去之前,將一些功法和技能修鍊出來。

主要還是神龍九變,這個功法是他強悍體魄的功法,只有強悍的體魄,才能將天劍十二式完全發揮出來,甚至超常的發揮也說不定。

「柳逸哥哥,你在趕我走嗎?是不是討厭靈兒?靈兒就要跟著柳逸哥哥在一起,我才不會在乎別人怎麼說。」

冰靈兒看到柳逸的樣子,頓時心裡難受無比,雖然明白柳逸是為她好,但是她卻喜歡柳逸,不在乎別人說什麼,只要柳逸心裡有她就可以了,只要柳逸不討厭她就行了。

說著說著,眼圈紅紅的,樣子委屈無比,看的柳逸心裡也有些過意不去,這樣的絕美少女,還有誰不動心的。

他也沒有想到冰靈兒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一個女孩子這樣,足以看出對方在她心裡有多重要。

冰靈兒的絕美,在他看來,只有柳青月可以相比,這樣漂亮的女孩子,居然對他這麼看重,心裡升起一絲自豪和滿足,更多的是責任,不想讓這樣漂亮的女孩子因他而傷心。

「靈兒,我沒有趕你走,靈兒這麼漂亮,我怎麼會討厭呢,只是你是一個女孩子,天庭跟著我在一起,對以後不好。」

柳逸笑笑的說道,伸手在冰靈兒頭上摸了摸,這個漂亮的女孩子太可愛了,現在自己的修為不高,沒有保護自己女人的本事,等到自己實力深厚了,絕對不會拒絕這份深情。

「柳逸哥哥,靈兒真的漂亮嗎?我不怕別人說我,以後靈兒嫁給柳逸哥哥。」

冰靈兒聽到柳逸說她漂亮,心裡頓時高興無比,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漂亮,在紫玉宮裡面,也是最漂亮的,但是在柳逸面前,就沒有這麼自信了。

隨後說道要嫁給柳逸的時候,頓時低下了頭,臉上一片的羞紅,對柳逸說出這樣的話,著實讓她為難了。

「當然漂亮,靈兒,有些事情等以後再說吧。」

柳逸說完,就進入到了山洞裡面,留下冰靈兒在洞口,要是再跟這個女孩子糾纏,自己以後就別想修為提升了。

冰靈兒的絕美,還有她修鍊了媚功,根本就沒有人可以抵擋她的美麗,自己現在修鍊很重要,必須要將修為提升。

見到柳逸單獨走進山洞,冰靈兒頓時怔住了,柳逸這樣對待她是第一次,讓她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頓時,心裡疼痛無比,晶瑩的淚珠忍不住就滑落下來,轉身就跑了出去,這一幕正好被其他的弟子看在眼中。

都感到有些難受,柳逸是神劍閣的天才弟子,可以說是青洲的妖孽,十七歲就達到了這樣的成就,沒有人可以比擬。

冰靈兒是紫玉宮最漂亮的弟子,自然喜歡柳逸這樣的天才,但是不知道柳逸為何會拒絕冰靈兒。

都只能遠遠的看著,最後楊欣看著冰靈兒走遠,就趕緊跟了上去,最後冰靈兒來到一個懸崖面前,任由山風吹著。

楊欣慢慢的來到冰靈兒身邊,什麼話都不說,因為這個時候需要冰靈兒冷靜,有好多的事情都不是冰靈兒想象的那樣簡單。

冰靈兒眼淚不斷的滑落,心裡隱隱作痛,自己喜歡柳逸,但是柳逸卻變相的拒絕了,明明柳逸都說她漂亮的,但是卻不接受她,這也是讓她想不明白的地方。

「師妹,我們回去吧,山風寒冷,擔心著涼。」

過了很久,楊欣看著天色,在這個神龍遺址裡面,危險重重,不但有靈獸,還有人類武者的威脅,要是單獨在這個地方,遇到什麼危險就麻煩了。

「師姐,你說為什麼柳逸哥哥要拒絕我,他都是說我漂亮,也說不會趕我走,但就是不答應我,還說天庭跟著他的話,以後對我的名聲不好,可這些我都不在乎,我只要他喜歡我就行了。」

在外面,楊欣比他大不了多少,但是楊欣卻像是親姐姐一樣疼愛她,冰靈兒自然將楊欣當成了自己最親的人,什麼話都可以跟楊欣說。

現在,也就只有這個師姐可以依靠了,她很想知道柳逸為何這樣拒絕他,說完之後,眼睛就看著楊欣,等著楊欣的回答。 此刻,唐風還不敢確定那個隱藏著的有著非凡力量的傢伙,是否沖著他而來,所以他只是暗暗地戒備,隨時準備好在對方對他有所行動的時候,迅速地出手還擊。並且他已經計算好了,在現在這種情景下,自己應該如何進行最有效的防守。

轟地一聲巨響。

一個巨大的人影降落在了花園涼亭的房頂上。

整個亭子隨即嘩啦一聲坍塌下來。

那人一個魚躍,漂亮地跳落在了前面十米開外的地上,雙臂抱胸,冷然地站立在了唐風的面前。

再看後面,塵煙瀰漫,整個涼亭柱子傾斜,瓦片橫飛,隨著煙霧緩緩下沉,來人巨大的力量竟然直接就摧毀了這個堅固的建築物。

媽的,這可是公園裡面唯一值得欣賞的建築物啊,你就算擺酷,也不能一飛身就踩踏它呀,沒聽說過,愛護公物,人人有責嗎?

唐風暴怒地揮舞了一下拳頭,跳將起來罵道:「王八羔子,你是不是找打啊?弄出這麼大的動靜,搞什麼飛機?!」

再看那人體形健碩,在緊身t恤衫下面是一身精壯的肌肉,此刻走過來的步伐非常的穩定有力,虎虎生風,而且帶著一種規律,每一步的距離都剛好差不多一樣,感覺就像……無敵的霸王一樣。

然後唐風把目光放在了來人的臉上,大叫道:「是你?拳擊俱樂部的那個什麼狗屁恐龍?!!」

眼前此人正是洪興社的那個超級格鬥拳手—「霸王龍」。

霸王龍哈哈一陣大笑:「虧你還認得我,媽的,真不知道老闆看上了你哪一點,竟然想要放你一馬,可是我們拳擊俱樂部的面子不能就這樣丟了……你不是很能打嗎,連殺人王都被你他媽的給打傻了,可惜我不是他,他只是洪樂社的金牌打手,而我則是要你命的拳手,上次我們倆沒有機會較量一番,這一次我一定要讓你知道我霸王龍的厲害,混蛋,來吧!」

說完一腿掃出,正中坍塌涼亭中的一根柱子,柱子「呼」地一聲,竟然被強橫的力量一腳掃飛出去,帶著凌厲的風聲,高速旋轉著砸向唐風的胸膛。

唐風猝不及防,沒想到這個王八蛋跟自己一樣,也是不打招呼就出招,柱子正中胸口,整個人像斷線的風箏一樣被砸的飛退,一口鮮血立即從口中急噴而出。

霸王龍的眼神充滿了輕蔑,雙手略帶神經質地顫抖著上揚,彷彿自己正在格鬥賽場上接受著觀眾的呼聲,嘴裡則道:「求饒吧,你這個可憐的傢伙,你竟然連我的一招也接不住!」

再看唐風,單膝跪地,一手支撐著地面,咳出一口血水,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在**辣地燃燒著,骨頭雖然似乎都沒斷,但吸氣時肺部劇烈疼痛,他不能肯定那裡是不是破裂了。

霸王龍輕蔑地看了他一眼:「很難受是不是?告訴你,我的氣勁剛剛已經通過柱子傷了你的五臟六腑,不要再死撐了,你只要給我跪下磕一個響頭,然後自動認輸,我就放你一馬!」

唐風抬起頭,冷酷一笑道:「放你媽的七十八個螺旋拐彎兒屁!老子什麼都會,就是不會磕頭認輸!」唐風一邊說,一邊獰笑著又站了起來。

霸王龍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你還真是一個很不錯的對手,不過我絕不會手下留情的!」

唐風擦了一把嘴角的鮮血,說道:「**的,誰讓你手下留情了……吐血的感覺真他媽的爽,有種你就再給我狠狠地來上幾下!」說完這話,竟然用手勾道:「來啊,雜種,再來打我呀,狠狠地打我的臉,我等你!」嘴角上揚,充滿了挑釁。

霸王龍愕然,竟然還有人敢這樣輕視自己,這傢伙是不是神經了,或者是腦袋不正常……不知死活的東西,今天我要是不徹底廢了你,我就不叫霸王龍!

霸王龍將自己的思緒拋開,搖搖頭,獰笑道:「弱,你太弱了,告訴你,有一身的蠻力不等於所向無敵,我看過你和人動手,對於我來說,你的格鬥技巧很是白痴,只配做我練習拳腳的沙包而已,說的再清楚一些,只有挨打的份兒!」話音一落,霸王龍亢奮地低聲咆哮,再次出手。

只見他出拳速度極快,竟如有八條手臂在同時攻擊般帶起了一片虛影,直襲向剛剛站起來的唐風。

唐風急忙招架

霸王龍暴風雨般地攻擊,嘴中喊道:「弱弱弱,你太弱了!!!」

一拳接一拳,力道碎金裂石,強橫無比。

唐風的眼睛都已經看花了,根本就分不清楚自己該阻攔哪個拳頭,身中數拳,氣血翻湧,最後再也忍耐不住,大喝一聲,一拳擊出,空氣波動,與霸王龍擊來的右拳硬碰硬,一觸即分!

鏗!!!

兩人拳頭撞擊在一起的聲音很奇怪,彷彿是金屬撞擊,發出鏗鏘的巨震聲。

唐風神色凝重,因為他知道自己在格鬥技巧方面真的是差太多了,除了硬碰硬,基本上不能佔到絲毫的先機。

而霸王龍的攻勢表明,他是一個絕對可怕的敵人!

更讓唐風心裡騰起一股雄雄烈火的是霸王龍身上那種幾乎已經凝成實質的凌厲殺氣。

因為他明白,只有和強者的較量才能更快地提升自己。

疾如閃電的對攻中,霸王龍突然出腿!

全副心神放在他雙手快攻上的唐風促不及防,在心中狂叫了一聲:「我操,糟了!」

隨即便被一腳結結實實地踢中了胸口,整個人頓時再次向後倒飛而出!

「你娘的頭,又變飛人了!」

唐風疼得齜牙咧嘴,捂著肋骨只覺得那裡火辣辣的疼痛,那一腳活似烙鐵烙上一樣,又像楔子釘進去一樣,真他媽的難受啊。

「真是遺憾,我的腿也很強呢,看你痛苦的模樣,我就做做好事兒,送你一程!」霸王龍望著遠處地上的唐風眼中流露出一股子殺意。

這個小子有著強悍的體質,還有著很強的戰鬥力,以後必然會成為自己的一大隱患。所以說,未雨綢繆,先幹掉他再說。 於是霸王龍在大踏步中,彷彿死神逼近一樣,一步一步地走向唐風,嘴角獰笑著,大手一伸,就扣住了唐風的腦袋。

霸王龍的手不但有力,而且非常有技巧,他的五指手指死死扣住唐風的下頷和人中穴,那種猶如鋼爪扣進身體里的疼痛,讓唐風一時間竟然失去了反抗的力量。

「知道嗎,我最喜歡的就是扭掉別人的腦袋,那樣才會有熱血的快感,不過你還有最後一個機會,磕頭!」霸王龍感覺自己已經勝利在望了。

唐風忍著腦袋快要被爆掉的疼痛,一舔嘴角的鮮血,桀驁道:「老子說過,磕你媽的頭!」

「不知死活,怨不得我!」

霸王龍猙獰一咧嘴,隨即扭動大手。

生死關頭,就在霸王龍用力扭動的時候,唐風大吼一聲,拚盡全力用肘彎對著身後狠狠一撞。

「啪!」

唐風並沒有撞中敵人的身體,霸王龍及時抬起膝蓋,雙方的肘彎和膝蓋,進行了一次毫無花巧的對撞,可怕的力量從他們充滿爆炸性力量的身體里噴涌而出,唐風不由自主向前撲出了一步,而霸王龍也被他全力肘擊撞得向後退出一步。

唐風借著對方膝蓋撞擊的力量全力向前撲出,然後單臂猛然在地上一撐,像做俯卧撐一樣,整個人身體在空中一展,竟然奇迹般地翻騰了起來。

「你還真他媽難纏!」霸王龍的眼睛露出一絲吃驚,一絲憤怒,還有一絲猙獰。

在唐風還未站穩身形的時候,霸王龍暴喝一聲,一掄腿踢向唐風的心口。

疾風!

疾風!

快如疾風!!!

霸王龍有足夠的信心相信,自己這一腳,足可以踢爆唐風的心臟。

蓬!

沉悶的撞擊聲。

唐風噴出一口鮮血,仰面倒地!

他再也不會站起來了,我已經解決掉了他,就算他真的是一頭格鬥猛虎,我霸王龍也已經結果了他。

不要怪我,這是個強者才能生存的世界,像你這樣的弱者,只配下地獄!

霸王龍心中默念道,不過馬上他臉上的笑容就徹底凝結了,因為他看見唐風又爬了起來,不,應該說是一個「怪物」爬了起來。

不可能,我應該已經踢爆他的心臟了,他怎麼還能站起來?!

霸王龍內心深處充滿了驚異。

唐風眼睛突兀,忽地扭動脖子,咆哮一聲,眼中慢慢出現駭人的碎金色瞳孔,瞳孔中發出一縷微小的嗜血火焰,直勾勾地盯著眼前的霸王龍,火焰漸漸地燃燒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