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范沒覺得自己已經牛逼到可以當救世主了。

不過現在除了何為民,陳范還真不知道該去找誰了。

陳范一咬牙,下定決心道:「走,去找何教授,被坑就被坑吧!」

黃宇一臉懵逼的問道:「被坑?誰要被坑?」

「當然是我,難不成是你?」陳范回答道。

黃宇鬆了一口氣道:「那就好!」

「你丫的一點也不擔心我?」

黃宇一臉坦然道:「有啥好擔心的,反正被坑的人是你,誰讓你今天跟我裝逼來著!」 第559章、大鬼小鬼一鍋端!

奔跑!

拼了命的奔跑!

他已經打電話訂了一個鐘頭后飛往美國的機票,只要上了飛機,他就得救了。

現在他的身份還沒有曝光,他的父親還身居要位。想要辦一張到國外的簽證實在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他一次次的加速,一次次的將前面的車子給超越。

他感覺的到危險在漸漸逼近,每多停留在這塊他曾經呼風喚雨的土地上一秒,他就會多增加一分危險。

「厲傾城——秦洛,你們這兩個婊子———我一定會回來找你們的。我一定讓你們不得好死。」洪夢樓聲嘶力竭的吆喝著。

可是,在這通往機場的高速公路上,沒有任何人聽到他的怒吼。只有當兩輛車穿棱而過時,對面的司機會看到他扭曲掙擰的面孔。

洪夢樓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這麼一天,頹廢如喪家之犬。

洪夢樓不知道的是,在他飛快的奔跑,不斷的超越時,身後也有人做著和他同樣的動作。

嗖!

嗖!

大頭的雙手快速的轉動著方向盤,他所駕駛的這輛從外面看起來憨厚壯實卻靈活如一條泥鰍的雪佛蘭又連續擺脫兩輛車子,把他們遠遠的給甩在了身後。

或者後面的司機在咒罵,可是,誰在乎呢?

這下子,他的視野一下子就開闊起來了。

他看到,前面那輛賓士SUV正如條瘋狗一般的狂奔。那正是他的目標。

大頭猛地踩下油門,車子像是被誰從後面踹了一腳似的,顛了一下,然後跑的更快了。

他要把他攔截下來,在趕到機場以前。

前面的車子顯然發現了身後的異樣,也再次加速起來。這個時候,車子的性能就發揮出了優勢。賓士車的提速能力和越野速度顯然要好於大頭的車子。

可是,還有一種影響速度的東西叫技術。來自龍息那個禿頭教練的駕車技術。

大頭閃避障礙物的能力和超車弧度超車所使用的時間是明顯勝於洪夢樓的,距離在一點點拉近,兩輛快速行駛的車子即將並排組成一條大寫的『一』字。

可是,大家並沒有和他並排行駛的意思。而是瞄準了賓士車的屁股,狠狠的撞了上去。

砸!

賓士車向前顛簸了一下,大頭的雪佛蘭車頭卻撞扁了。沒辦法,一份價錢一份貨,德國車的價格昂貴,可是質量確實是讓人沒話說的。

但是,大頭一點兒也不在意。鼓足了勁兒后,再次往前撞過去。

不過,這次不是直接的撞車尾中間。而是對準賓士車車屁股的左邊角。

這樣一來,賓士車的車頭就只能向右邊傾斜。

嘎——

賓士車車頭打橫,然後直直的撞向路邊的欄杆。

洪夢樓驚慌不已,一邊狂打方向盤想把車頭給轉回來,一邊重重的踩下了油門。

哐!

車頭還是撞上了欄杆,因為剎車的拉力作用,它沒有用上全部的力氣。所以,除了車頭癟下去一塊外,欄杆倒是沒有什麼損傷。

洪夢樓想要把車頭給拉正,然後繼續逃逸的時候,發現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年輕人站在自己的車門邊。

鬼魅一般的出現,嚇了洪夢樓一跳。驚道:「你是誰?你想幹什麼?」

「坐到副駕駛室去。」大頭聲音平靜的說道。他的表情麻木,眼睛獃滯,像是一個人形木偶似的。

「你是誰?你是警察?出示你的證件給我看。」洪夢樓大聲喊道。他想拖延一點兒時間,路過的司機看到這邊發生事故,一定會下來查看的。到時候,自己就能夠藉機逃跑。

至少,人多了,他總沒膽子當眾殺人滅口不是?

大頭顯然已經失去了耐心。

他的右手突然間從車窗伸進去,一把掐住了洪夢樓的脖子。稍一用力,洪夢樓這公子哥便軟軟的躺倒在座椅上。

大頭從裡面打開車門,然後拉開洪夢樓身上系的保險帶,把他給推到副駕駛室上坐好。

高速公路上出現追車事件,必然會引起相關部門的注意。大頭綁走洪夢樓,只能連他的車子一起開走。不然,他的車子會泄露他的身份。而大頭的車子卻不會泄露任何消息。

在媒體還沒有主動曝光洪夢樓的身份以前,他們暫時是不會把他丟出來的。

接著,大頭坐在了駕駛室的位置上。車子『昂昂』的響了兩聲后,便再次向前奔跑起來。

只不過,這次不是去機場。而是準備從前面的路口轉彎。

大頭一隻手掌握方向盤,一隻手從懷裡取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后,說道:「魚已入網。」

「隨便找個地方關著。等到時機成熟再把他藏匿的地點提供給警察和媒體。」話筒里的男人說道。

「明白。」大頭掛斷了電話。

————

————

「厲小姐,這位是寶潔公司高級副總裁謝爾頓先生——這位是寶潔公司亞洲區大事業部經理張宏量。之前的王德旺經理因為違法犯紀,做出違背公司原則和正當商業競爭的事情,已經被總部辭退。」一位身穿黑色職業套裝看起來斯文高雅的女人一臉笑意的介紹道。

「在我來之前,總部剛剛下發撤銷王德旺亞洲區大事業部經理的位置。」高高瘦瘦長著一個大鼻子的謝爾頓一臉笑意的和厲傾城打招呼。「還有總部工作的副總經理露西也因為監督不利的原因而被公司降職。厲小姐,請相信寶潔公司道歉的誠意。我們實在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他們這種惡劣的行為並不代表寶潔公司的真實意願——我們只是授命他們來談判而已。卻不清楚他們會使出這種很沒有職業道德的伎倆。」

「是啊。厲小姐,我們知道這樣的事情后,也非常的震驚。我們不相信寶潔公司里竟然會有這樣的無恥之徒存在——我當即向總公司彙報了這件事情。總公司也高度重視,謝爾頓先生也連夜乘坐飛機趕來和您會面——」華夏語同樣不是很標準的張宏量也跟著解釋道。

「恕我冒昧。」厲傾城的右腿搭在左腿上,身體彎曲成一個優美的弧度,笑眯眯的說道:「我就想知道一個答案。如果王德旺經理當真依靠這種辦法收購了傾城國際。你們會不會給他加薪升職?」

謝爾頓和張宏量面面相覷。

過了一會兒,還是謝爾頓出聲回答這個問題,說道:「我想,他一定不會告知我們他收購時所使用的方法的。所以,如果他立下這麼大的功勞,根據公司獎懲制度,我們會給予他升職加薪獎勵。」

「是啊。只以成敗論英雄。」厲傾城咯咯嬌笑著說道。「如果公司跨了,你們會來和我賠禮道歉嗎?現在那份錄音曝光,你們的惡行被世人所知,為了挽救公司形象,所以你們趕來了——你們在做企業。我也是。你們有立場,我也有。你覺得,我會就這樣接受你們的歉意嗎?這是不是代表我一個女人太好欺負了?」

謝爾頓和張宏量對視一眼,謝爾頓對他打了個眼色,張宏量點頭會意。

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張支票,說道:「我們也考慮到這次的誤會給傾城國際帶來的傷害。這是我們的一點點補償,還請厲小姐能夠接受我們的歉意。」

厲小姐接過那張支票看了看,說道:「果然是財大氣粗。」

「還請厲小姐能夠原諒。」

「我原諒。」厲傾城說道。「我可以相信你們不知道這次的惡意收購事件。」

「謝謝。」張宏量大喜。「那能不能請厲小姐幫忙發布一個申明。申明傾城國際和寶潔公司是良好的合作和競爭關係,相信寶潔公司是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的。」

「不能。」厲傾城直截了當的說道。

「為什麼?」謝爾頓和張宏量同時問道。這女人,變的也實在太快了吧?

「我可以欺騙自己,但是我不能站出來欺騙消費者。」厲傾城說道。

「———」

張宏量心想,你相信有什麼用,重要的是要消費者相信才行啊。

這次的談判不歡而散。

當天下午,華夏國最大的八卦論壇天涯論壇有一個昵稱叫做『性感比基尼』的網友發布了一篇貼子。

《神秘人物身份曝光,疑是某部門一把手之子》,這篇貼子以『人肉搜索』的方式對神秘人物的姓氏、聲音,身後所隱藏的能量等內容進行分析,有理有據的揭穿事件當事人身份。

這篇貼子一經發布便引起了廣泛關注,一個小時之內點擊率過萬,回復率過千。

其它各大論壇網站也紛紛轉貼,將傾城國際的幕後黑手給推向了風口浪尖。

而貼子所指向的目標,正是洪夢樓洪玉龍父子。

(PS:抱歉,今天有些事情處理,只能更新兩章了。明天努力三更。有紅票的,還請幫忙丟來一張。希望早日看到百萬紅票到來。一起加油吧!) 黃宇心心念念著被陳范裝逼刺激自尊心的事情。

陳范很冤,他可以對天發誓絕沒有裝逼的打算。

但黃宇不信啊,他也很無奈。

到了基地,陳范獨自一人進去找何為民。

進去實驗室一看,小老頭左手拿著一塊麵包,右手握著一隻筆,在紙上寫寫算算的同時,囫圇的吃幾口麵包就把晚飯給對付了。

何為民果然是實驗狂魔,論敬業程度,他稱第二沒人敢稱第一。

何為民曾經創造過連續半年沒離開過實驗室的瘋狂記錄,至今依然沒有人能破這個記錄。

看得出來,何為民是真正的熱愛科研這項工作。

有時候陳范也懷疑,何為民這麼做到底是興趣使然,還是因為有強迫症。

陳范在門口徘徊了一刻鐘,最終還是推門走了進去,開口道:「何教授,不好意思,這麼晚了還來打擾你。」

何為民應該是在測算一組關鍵的數據,所以格外投入,受到打擾后,何為民有些生氣道:「是誰讓你進來的?懂不懂規矩,不知道我在做實驗的時候不歡迎任何人嗎?」

額,這個小老頭的脾氣挺大的。

要是擱平常,陳范肯定扭頭就走,但是今天不一樣,他是有事來求何為民的。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

陳范一臉歉意道:「何教授,對不起啊,真不是故意打擾你做實驗的,我這實在是有急事要找你幫忙,所以就闖進來了。」

何為民總算聽出是誰的聲音了,把筆往桌上一放,轉過頭驚喜的問道:「陳范,你小子居然活著回來了,行啊,果然有兩把刷子。」

額,就一句話的功夫,陳范頃刻間將心裡的愧疚感拋到了九霄雲外。

「何教授,你這話是巴不得我死啊!」陳范黑著臉問道。

何為民絲毫沒察覺到自己說錯話了,繼續開炮道:「張武不是把你安排到無人區嗎?現在外面情況很糟,我估計你凶多吉少,沒想到你還是回來了,約,還是毫無無損,行啊,挺有能耐的。」

陳范滿腦黑線道:「何教授,我問你一下,這些年跟你聊天被你氣死的人有沒有超過一百。」

「哈哈,當然沒有,這麼玻璃心在末世是活不久。」

「也對,能跟你聊天聊得好好的,內心一般都很強大。」

何為民笑著問道:「陳范,你今天專門來跟我探討聊天能不能聊死人?」

「當然不是了。」

「那是什麼事情,有話就直接說,別婆婆媽媽的,這不像是你的風格。」

「那我就直說了,我媽病了,想找你幫忙。」

「你媽媽?」何為民的腦海里閃過一個溫婉賢淑的女子模樣。

作為陳范父親的好友,何為民當然也認識陳美香,說起來,當年陳美香和陳范的父親能最終走到一起還是何為民給牽橋搭線的。

何為民不動聲色的問道:「你媽媽怎麼了?」

陳范著急解釋道:「應該是服用了低純度的靈藥,現在出現了後遺症。」

「是吃了集市上的黑葯吧?哎,那些商人為了賺錢真是亂來,我這邊三申五令過,純度低於百分之三十的靈藥不適合作為藥用,結果還是有人亂來。」

「純度低於百分之三十的靈藥不適合作為藥用?那特么的純度不到百分之十,還加了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的葯不是會要人命?」陳范怒了。

他現在只想把製作假藥的傢伙揪出來,然後把他的腦袋給擰下來當球踢。

何為民擺了擺手道:「先別激動,黑葯一事屢禁不止,根源是安全區和生存區的界限存在,那些賣假藥的也只敢把葯賣到生存區,在安全區里沒人敢這麼做。」

「任由假藥銷往生存區,你們還真不把我們這些流民當人看。」

「說歸說,別扯上我,這是財團默許的結果,而且說真的,生存區條件惡劣,醫療水平落後,一般人生了重病只能聽天由命,這個黑葯雖然純度不夠,但起碼還有一點作用。」

陳范震怒道:「連你也這麼說?」

「陳范,我是就事論事,有總比沒有好,吃了黑葯起碼能活命。」

「那後遺症怎麼辦?」

何為民反問道:「當你有活命的希望的時候,就算告訴你這葯有後遺症,你會拒絕嗎?」

陳范愣了一下,心中的怒氣漸漸的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滿腔的悲憤。

活在末世,身為流民,何其悲哀!

回想當初為了高價黑葯獵殺野狼,甚至鋌而走險衝進了無人區,如果陳范不是天選宿主,那他是不是早就已經被邪氣感染至死?

那時候確實也沒得選擇,靠集市上那個赤腳醫生不靠譜的醫術,陳美香恐怕早就撐不住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