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空間之力爆發,在魔影的四周形成了一個百丈有餘的空間地帶。

在其中,一切都像是停止了,時間,空間,物體,任何事物都停止了一般,就連魔影也停止了動彈。

這一幕讓所有人為之震撼,不管是觀戰之人,還是秦遙他們!

這裡幾乎所有人聽過神獸九離一族有著凝固時空的神通,但是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未見過!

此刻,小不點才剛剛領悟就施展了出來,雖然可以想象,此刻的九離拳威力怕是不足大成時期的百分之一,但是這場面也不可謂不震撼。

「趁現在!」一拳擊中魔影,小不點嬌喝,柳眉緊蹙。

她之所以直接施展九離拳,乃是因為她知道,憑他們幾人想要擊中魔影,實在很難,必須的將魔影的行動控制住才行!

而這裡,也只有她才辦得到,雖然九離拳能夠暫時限制魔影,但是到底能限制多久,還是一個未知數。

魔影已經停止了十分之一眨眼的功夫,秦遙等人的攻擊也已經攻到。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九離拳的空間之力明顯減弱了許多,魔影陡然一震,竟然掙脫開了空間之力。

不過秦遙他們的攻擊紛紛而來,每一道都強悍至極,在那些觀戰者看來,他們的一擊已經能夠抵擋千軍萬馬。在魔影掙脫的同時,他們的攻擊已經轟擊在了魔影的身上。

「轟……!」一連數道巨大的碰撞聲同時響起,震徹大地。

煙塵滾滾,遮掩了所有人的視線,在那爆炸的中心處,不難聽到魔影傳出的嘶吼。

煙塵瀰漫間,也有著無數的九幽之氣隨之瀰漫,顯然是魔影身上的九幽氣被秦遙幾人的攻擊擊散了不少,因為魔影渾身都是九幽氣凝聚的。

顯然,魔影也是會受傷的。

不過秦遙等人還來不及歇口氣,便又凝重了起來。因為他們見到,六大天罡那已經成為乾屍的軀體紛紛化為粉末,朝爆炸的中心處匯聚著!

至此,六大天罡算是徹底隕落了。

「不好,他還沒死!」秦遙臉色凝重的可怕。

然而小不點的眉頭微微蹙在一起,望了望一旁虛空中被黑火團團包裹的蕭元,望著那痛苦的表情,拳頭緊捏,再度湧出了空間之力:「再上……!」

簡短利落的兩個字,讓所有人為之一振,紛紛再次凝聚靈力準備配合小不點進攻。

但是就在小不點話音剛一落下,吸噬了六大天罡全部精元和血氣的魔影陡然間衝出了煙塵,滿是黑火的大手死死的扣在小不點的臉上,徑直在地面拖拉出了數百丈。

在大地之上留下了深深的溝壑和金輝閃閃的血跡。

而小不點那凝聚在手上空間之力也被魔影給一腳踩碎。

秦遙等人驚駭,等他們反應過來時,小不點算是被徹底重傷了。

不過就在魔影恐怖的一拳再次轟下時,小不點的身影陡然消失,鑽入了空間之內。

顯然,這是小不點還未破殼前就已經掌控的神通,能夠隨意在空間內穿行。

小不點倒是逃脫了,可秦遙等人卻沒那麼幸運了,在小不點逃脫的瞬間,魔影沒有絲毫的遲疑,徑直反身朝秦遙等人攻去。

眨眼的功夫,秦遙被擊斷了三根肋骨,向天歌的左手幾乎殘廢,霂寒的腹部直接被擊穿。

而虛空上的金蟬子也被折斷了一隻翅膀。

頓時,魔影發出吞噬力要將他們吞噬時,只見魔影的身後空間閃動了一下,便爆發出了駭人的岩漿彈雨。

每一道岩漿彈都能擊穿空間,數量之多,將其比作傾盆大雨絲毫不為過。

但是魔影沒有要避讓的意思,只是停止了吞噬眾人,大手反身快若閃電的抓進了發出岩漿彈雨的虛空之中,一把就將小不點抓了出來。

「哼,一群土雞瓦狗!成為本尊的食物吧。」魔影將小不點提在半空上,沙啞猶如野獸的聲音陰狠的道。

顯然,魔影比起被六大天罡操控時,強大了不知多少倍。

就在這個時候,月明再次拉開了弓箭,先前因為小不點的破殼,所以他並未射出那第二箭,但是現在看來,不得不射了。

但是就在他拉開弓箭時,魔影的身軀上陡然伸出無數的黑線,徑直朝月明的方向而去。

「蕭元,還沒好嗎?」小不點在魔影的手中並未掙扎,因為此刻她已經精疲力竭,沒有掙扎之力,不過她沒有絲毫的懼怕,只是淡淡的朝那被黑火包裹的蕭元道。

「啊……!痛……」其實,蕭元的意識雖然在小不點的浴火結界中,但是此刻也並不好受,黑火燃燒他的身軀所產生的劇烈痛楚讓他有一種想死的衝動。

若不是鴻蒙紫氣一直守護著他的心臟,就算他在浴火結界內怕是也已經隕落了!

之所以小不點讓蕭元待在她的浴火結界內,是因為小不點知道蕭元需要火元素。

因為這段時間,她雖然一直在沉睡,但是對於蕭元體內所發生的一切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蕭元能夠吸噬組成天地間各種元素的六大元素,堪稱元素之首,但是她能夠幫助蕭元的只有火元素。

而離凰在破殼的那一刻,能夠產生無比巨大的火元素,本來這些火元素是給她的父母準備留給她吸收的,在破殼的一瞬間,才會實力暴漲。

但是她將所有的火元素儲存在浴火結界內,留給了蕭元。

其實倒不是全是,小不點也給自己留了一條後路,因為先前的一部分黑色火焰被小不點吸收了,並沒有任何的不適,反而讓她的火焰產生了一絲異變,不然即使她破了殼想要撼動魔影也是不可能的。

浴火結界內,蕭元飽受著比死還難受的煎熬,咬牙死死支撐,瘋狂的吸收著小不點那猶如大海般的火元素。

因為小不點的火元素太龐大了,即使火元靈能夠全部裝下,但是那裝進去的口子只有那麼大,根本就吸收不過來。

就好比一個人能夠喝下一桶水,但是這桶水卻是同時灌入喉嚨,試問,誰能夠喝得過來?

所以,蕭元感覺身軀都快要炸裂了,不過他只能咬牙堅持,因為他完全的能夠感受到外面所發生的,他必須得堅持。

「快……,快!」陡然之間,捲曲著破爛不堪的身軀的蕭元臉上青筋暴漲,痛苦的表情讓他看上去極為猙獰,陡然間,他發出了一聲咆哮,漫天的火光從他嘴中噴出,而在火光噴出的同時,不知是怎的,那很久沒有動彈的,纏繞在他手腕上的黑色印記發出了一抹黑光,徑直就將纏繞在他身軀上的黑火紛紛吸收了去。 纏繞在蕭元身軀上的黑色火焰陡然間盡數退去,原因無他,被蕭元手腕上的黑色印記吸走了。

而這黑色印記其實已經早就來到蕭元的心臟處,化為一圈圈複雜繁奧的符文,纏在紫色血液上。就在黑色火焰快要將蕭元的血肉全部煉化時,那些符文動了,瞬息將所有的黑火吸收了去。

這讓蕭元略微訝異,因為黑色符文很久沒有動彈了,自化作符文懸浮在紫色血液周圍后,便一直沒有動彈。

而在黑火被吸收時,漫天的火光從蕭元嘴和眼中噴出,遮天蔽日,讓人的感覺,整片天地已經化作了火海,那天空就是火海的容池,容池之內,全是火。

這是火的世界。

剎那間,火光下,蕭元的身軀上再爆發出濃郁的紫氣,範圍不大,剛好能將他籠罩。讓人看不清他的身軀到底有什麼情況發生。

在火光爆發的時候,也就是黑色符文吸收黑火時,那滴紫色血液涌盪出一股震徹環宇,且讓人顫慄的波動。

也就是那將蕭元包裹的紫氣。

它變成了一個紫色光團,雖然不大,但卻在迅速的朝四面擴張,同時瘋狂而溫和的修復起了蕭元的傷勢。

這一刻,魔影似乎也看入了神,就這麼死死的提著小不點,並且那伸向月明的黑線也收了回來,不知道是不想和月明這能夠射殺日月一箭對碰,還是被蕭元的這一幕給震撼了。

「你終究還是不甘心沉寂在我的九幽地獄中么?易尊。」魔影沙啞的聲音傳出,他這話不知是對誰說的,像是自語,又像是對蕭元所說。

紫色光團波動太過龐大,讓人覺得那是天地初生才會有的偉力。

所有人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想要看清那紫色光團內蕭元到底咋樣了。

但讓人奇怪的是,紫色光團明明沒有光亮,卻比太陽還要刺眼,讓人看不清,即使一些強大的修鍊者運轉修為,也看不清。

他們所能做的,只有在光團之外,千丈範圍外等待。

他們也很好奇,這紫色光團是代表這蕭元的新生,還是死亡。

他們不知道的是,蕭元在紫色光團內並不好受,小不點龐大的火元素快要將他的身軀撐爆,若不是那黑色符文運轉了起來將黑火吞噬,而後鴻蒙紫氣才得以重新回到他身軀各處,不然他殘破的身軀早就炸裂了。

蕭元能夠感受到,這火元素太過龐大了,若是泄露,別說是毀掉玉疆城,就算是百座玉疆城也得被摧毀。

然而,這般磅礴的力量卻在他驚人的意念之下,被快速的吸收著。

「不……!易尊,當日沒能宰了你,今日說什麼也不會讓你再逃了。」魔影沙啞野獸般的聲音怒吼著,他所說的當日,自然是蘇媚娘的那一次。

而此刻魔影說著別人聽不懂的話,身軀上黑火燃燒得更加劇烈,這讓蕭元體內本來已經被黑色符文吸收得黑火掙脫了束縛一般,再次浮現。

不過這次到沒有燃遍蕭元的全身,只是和鴻蒙紫氣分庭抗禮,各自佔據著蕭元一半的身軀,因為此刻的黑色符文仍在運轉著,對於那黑火有著明顯的壓制。

所以兩股火焰再次在蕭元的身軀內拼殺了起來,相信不管誰勝誰敗,蕭元都會受到嚴重的創傷。

非人能承受的痛苦再度湧上蕭元的身軀,讓他痛得渾身痙攣。

現在唯一能夠緩解疼痛的方法那就是不再忍受,不再堅持,任憑疼痛席捲周身,然後順著疼痛昏厥過去,那麼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但是蕭元知道,他不能暈厥,因為在昏厥後,他的身軀第一時間就會炸裂,鴻蒙紫氣和黑火抗衡,完全是因為他意志還在的緣故,不然不管他多麼強橫,鴻蒙紫氣也不會動彈的,至少,黑火燃燒他的身軀時,鴻蒙紫氣大可袖手旁觀,收手自保的。

而因為他是歸元神體,即使身軀炸裂也不會死,但是想要恢復身軀,不知需要多少漫長的歲月了,到時候,他所在乎的一幫人,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因為有著黑色符文的壓制,黑火一時間竟然敗下陣來,而也能見到,當黑火敗下陣時,魔影明顯的顫動了幾下,顯然他也受到了一些影響。

「很好,易尊,數億年沒和你動手了,現在你是一抹殘魂,我也只是一抹分身,我們就以這殘身來比比,到底誰更厲害!」魔影受到了一些影響后,又狠狠的道,他的力量似乎在流逝,就好似他雖然有著恐怖的戰力,但是必須得有著相應的能量維持支撐。

而此刻,它吸收的六大天罡的精元已經在它對戰小不點等人時消耗了許多,剩下的能量好似本就不多了,且這些能量,在不停的流逝著!

原因無他,它應該並不是存在於這個世界的人,而想要一直存在於這片天地,就必須的時刻消耗著龐大的能量來支撐。

「吸魂大法!」在魔影身軀不斷飄散時,它的身軀上陡然散發出恐怖的吸力,籠罩著方圓萬丈,將其中無數的觀戰之人紛紛吸向了它自己。

它這是要將尋常百姓和一般的修鍊者吞噬來增強自己的氣息和增長待在這個世界的時間。

它之所以沒有再想要吸收小不點和秦遙等人,是因為它知道,小不點他們比起這個百姓來要容易對付,並且只要它不威脅到小不點等人,那藏在暗中的月明也不會射出那第二箭。

因為他知道,月明的箭法雖然恐怖,但是卻有著極大代價的,月明也絕不會輕易射出的。

現在的它不想與月明對碰,不想冒險。

雖然這些尋常百姓沒有小不點等人那般強大的能量,但是數量多啊,一個不行就兩個,兩個不行就十個,百個、千個、萬個。

所以此刻別說是萬丈之內,幾乎整座玉疆城都被魔影的吸力籠罩。

頓時,無數的人被扯上了虛空,瘋狂的化為粉末和血水朝著魔影匯聚而去。

「轟!」吸噬了成千上萬人的精元血氣后,魔影氣息強大到了令人窒息的地步,陡然一拳就攻擊了出去,恐怖的拳勁穿過了空間,瞬息就擊打在了紫色光團上。

毀滅般的波動撕扯著一切,爆炸的能量將空間震得像玻璃碎片一樣不聽破碎。

紫氣團內的蕭元再次發出了痛苦的咆哮,數種劇痛讓他立刻就想起訴,簡直痛不欲生。

隨後……

光芒四射,紫氣消散,那恐怖霸道的氣息充斥在天地之間,那些劫後餘生的人們早就紛紛逃離而去,不是一般的逃,而是遠離城池後繼續向著遠方大地逃去,因為魔影先前的舉動實在太過可怕了。

那根本不是人能夠做出來的,哪怕十惡不赦的殺人魔頭也做不出來,剛才那可是數萬條人命,就這樣沒了!

所有人都認為,魔影絕對是來自十八層地獄的魔王,是來收割性命的。

「哼,易尊,看來你真的老了,殘魂也敵不過本尊的分身了!」魔影對著那紫氣爆裂的中心處道,但是它的話好似沒說完,就止住了。

因為那爆炸的中心處,蕭元的身軀已然不見,有的只是一個巨大而漆黑的物體,上面銹跡斑斑,宛若這個漆黑的物體完全是被銹跡堆砌而成的。

仔細一看,很像一具棺材,但是再仔細一看,更像是之前蕭元的師妹,也就是龍蘇煙送給他的見面禮,那塊滿是銹跡,任憑再強大的靈識也穿透不了的鐵塊。

現在那個漆黑的物體,就像是鐵塊的放大版。 一塊足有三丈長,一丈寬且通體漆黑銹跡斑斑的物體懸浮在虛空中。

顯然,這東西抵擋住了魔影那毀天滅地的一拳。

記得龍蘇煙當時送這個東西給蕭元的時候,蕭元並不是太想要,當鐵塊與鴻蒙紫氣產生反應時,他才收下的。

沒想到,居然在這關鍵時候,救了蕭元的命。

因為先前魔影的一拳,足以毀天滅地,別說是什麼鴻蒙紫氣,就算是天都能轟個窟窿,所以在那一拳之下,恐怖的拳勁瞬息間就擊破了紫色光團,甚至壓制住了六大元靈和那紫色血液,還有黑色符文。直接擊打到了蕭元的身軀上。

而在那些恐怖的力量撕扯著蕭元的身軀,快要將其撕成碎片時,鴻蒙紫氣像是發出了一聲哀鳴,好似在向誰求救。

頓時那一直藏在他空間布袋中,猶如死物的鐵塊動彈了,上面的銹跡剝落了些許,綻放出精光,自主的飛出,放大至數丈,在蕭元身軀碎裂前的剎那,將其吸了進去。

至此,蕭元在其中,不知是死是活。

小不點他們驚訝的望著這巨大的『棺材』,滿臉的擔憂之色。

這一路走來,蕭元給他們任何人的驚訝都太多了,多得就像現在看見這不知何時出現的棺材也像是理所應當一般,就宛若蕭元不管何時,只要有生命危險,都會有著奇迹出現才對。

所以,這樣的景象就連魔影也像是呆住了,他雖然此刻沒有臉龐,但是不難感受到它的疑惑與不解。

良久之後,它才像是想到了什麼:「沒想到啊,易尊,現在你居然淪落到需要你的弟子來救……!你的弟子水神為了你,可真是煞費苦心啊。」

「轟。」然而,回答魔影的是那突然間從棺材內爆發出的驚天火浪。

只見棺材陡然打開了,一道身影從中飛了出來,雖然這道身影依舊殘破不堪,但是卻能見到,那些猙獰的傷口都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復原著,而那些不甘被撲滅黑火,在不甘之中,盡數被抹除了。

這道身影,正是蕭元,此刻他渾身燃燒著驚天的離精之火,就像是一尊火神,踏立在虛空之上。

火焰中,他的傷勢幾個呼吸之下便復原了。

衝出棺材的第一時間,蕭元並未在意魔影,而是急忙朝小不點他們看了看,發現雖然皆是重傷但都還在時,那凝重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

先前他以為自己死定了,但是沒想到卻被這鐵塊救了一命,並且先前他聽到了魔影的話,那意思好像是在說這鐵塊是易尊的弟子水神的,叫做鎮水神鐵。

而魔影一直在說話,都像是在對易尊說的,所以蕭元很是納悶,他的體內,的確有著易尊的殘魂,但是一直都在沉睡之中,並未有著蘇醒的跡象啊。

更加讓蕭元震驚的是,水神是易尊的弟子……這,簡直讓人不敢相信!

那些遠古的傳聞,那些一個個飛升到另外一片虛空的強大修鍊者被稱為神靈。

而在這些神靈中,又以水神等神靈最為強大。

不過關於他們的傳言,很多人不相信,只認為那是先祖們為了讓後人好生修鍊而編造的勵志人物。

因為這數千年,甚至數萬年,根本沒有人達到過那樣的高度。

殊不知,這些人物的確是存在的,並且每一個在當時都是叱詫風雲的存在,只是相隔太久遠了,至少也是上一個紀元的人物了,人們早就記不清了。

所以,這麼強大的存在,居然是易尊的弟子,那麼他的師尊易尊到底是怎樣的一種存在?天帝?神帝?是所有神靈的主宰?

並且,看魔影說話那模樣,和易尊億萬年前就是老對手了,那麼這魔影又是多麼恐怖的不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