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陳青雲和呼延東城兩人進門的時候是不需要卸除武器的,不過現在這特權也沒有了。在門口有守衛人員收走了他們身上所有的武器,這才放他們進去。

「我感覺有些不妙啊!丶,呼延東城小聲的對陳青雲說道。

陳青雲一邊走一邊偷偷瞧看周圍的狀況,明面上就已經是重兵把守,而在暗處還隱藏了不知道多少高手,那種危險的氣息已經完全籠罩了他們全身。相信只要他們有一點反常的舉動,恐怕立竟就會被打成篩子。

「你怕了?」陳責雲笑著問道。

「切,哥哥什麼時候怕過。死,大不了是碗塊大傷口,又不知道有多疼。」

「怕的就是我們會生不如死啊!哎,該來的終究會弗」陳青雲嘆了口氣,他武功高強,可是玩政堊治卻是個小菜鳥,哪怕是這樣,他從一進門就已經看出凶多吉少了。

守衛帶著他冉來到了一間大院,隨後四周的槍口就對準了他們。

陳青雲並沒有問為什麼,就算問了估計也沒有人會回答他。束手被擒后,兩人被推進了房間,哪怕就算是這樣,腦袋上也沒有少了槍口。

龍頭坐在沙發上抽著煙,臉sè十分的不好,相當的不好。可以說有一種嗜血的yīn沉,那是這位老人要殺人的徵兆。

「知道我為什麼要抓你們兩個嗎?」龍頭吐了一口煙霧,眼神中的戾氣消散,淡淡的問道。

「我想死得明白點。」陳青雲不卑不亢的問道,說實話,他現在還真有點憋屈,啥都不知道就要被槍斃。就算是個**,心裡也不會好受啊!

「好,那我就明白的告訴你們。上官邪和陳蒼天被人救走了。救走他們的人是龍衛和龍隱的成員。」

「…………,這下陳青雲和呼延東城全部都傻眼了,不會吧?

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雙方眼神中都是mí茫,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雖說現在被軟禁起來,至少龍頭還是相信兩人的,並沒有趕盡殺絕,這就代堊表著有希望。可是現在搞出這麼一出,日後就根本沒有緩和的機會了。

陳青雲就算是再傻,也不會幹出這種事情啊!不過,如果是呼延東城的話!

「別看我,我現在也跟你綁在一起了。我可不會幹這麼費力不討好的事情。」呼延東城鬱悶道。

「龍頭,我覺得這是有人故意陷害我們。」陳青雲能想到的理由也只有這麼一個,似乎事實的真特也就這麼一個。

要知道療養院雖然是個休息的地方,但那也是軍事重地啊!能把人弄走,那得多麼大的能量。就算是龍隱和龍衛的聯合,也得付出不小的代價。然而他們卻這麼無聲無息的帶走了,顯然在療養院方面還有內應。

這一招釜底抽薪玩得可真漂亮!

所有的事情陳青雲都能想得明白,可就是想不明白那些隊員這麼做到底想幹什麼?難道就想不透其中的嚴重後果嗎?

也許有人會明白,可是絕對不會跑到陳青雲面前來解huò。

「我相信你所說的。

可我憑你們的兩句話怎麼能服眾?」龍頭問道。

一句話就把兩個人給問傻了,是啊!這年頭,相信有個屁用,有用的東西叫做證據。沒有證據,一切都是白搭。

身處龍頭的位置雖然高高在上,但也不能在這種重大的事情任意妄為,否則就會留下話柄,到時候那就是無窮無盡的麻煩。

「我明白!」陳青雲回答道。

「我也明白!,,呼延東城道。

龍頭欣慰的點點頭,說道:「你們明白就好。我也有我的難處。從今天開始,刻奪你們兩個人所有的職務,變為普通人,一直到事情的真堊相lù出水面。在這個期間,我可以不派人監視你們,但是你們絕對不能出龍京,能不能做到?」

陳青雲兩人點點頭,這也算是龍頭最仁慈的做法了。

龍頭揮揮手,槍口全部撤離。「走吧!,丶短短二十分鐘不到,陳青雲和呼延東城就從手握重兵變成了普通人,人生還真是…的變幻無常啊!

站在地央海的門前,兩人相視哈哈大笑。

「看來你和我也沒有必要爭奪什麼了,現在大家都是一個樣子了。」m刀m……彼此彼此n我環是比你幸福一此,系少我的紅顏知陽嬰啡此六作為普通人,也不會太寂寞。,陳青雲笑道。

「你這也算是沒心沒肺的做法了。龍頭不讓我們繼續調查這件事情,難道我們被人陷害了就這麼tǐng著,這也太憋屈了吧?,,呼延東城試探的問道。他就不相信了,陳青雲會如此甘心?

陳青雲淡淡的笑了笑,問道:「不然你以為呢?你和我的人集體叛變了,就連這個原因我都沒有想通,要怎麼繼續下去。現在我們是被人牽著鼻子走,根本沒有反抗的機會。如今最好的辦法就是等待他們主動找上我們。」

「也對,現在我們是最落魄的時候。如果這個時候不打壓,等到我們重新站起來,他們就沒有機會了。,,呼延東城點點頭抽出香煙丟給陳青雲一根后,自己也點燃了一根。,「對了你說他們什麼時候會找我們?」

「馬上!」

「高!不得不說你在這方面的確要比我高上一籌。」呼延東城讚歎道。

話音一落,陳青雲的電話就響了起來。兩人同時一愣就算是快,這快的速度也超乎了他們的想象。

電話果然是化傾城打來的。

電話一接通就傳來子化傾城戲詩的聲音。

「被最親近的手下出賣的滋味一定不好受吧?」

「滋味的確不怎麼好。不過這又能證明什麼呢?看來我真的是低估你們了,連龍隱和龍衛的人都被你們控制了這麼多。,,這是陳青雲的心裡話,聽到龍頭的消息時,他的第一反應就是不相信。

那些可都是陪著他出牛入死舟兄弟啊!到頭來,居然全部都叛變了,沒有任何徵兆,這也太傷人心了。

「你比我想象的還賈堅強一些。那麼接下來的好戲你是主角,果香山吧!」

「好戲?」

「是的,特意為你準備的。為了這一天死了太多的人,浪費了太多的時間千萬不要遲到了。你想知道的,你想見到的,都會為你解開謎底。」

電話那頭掛斷了留下了許多的懸念,就不再給陳青雲發問的機會。似乎每次都是這個樣子陳青雲已經習慣了。

「沒有讓你去,你可以不去。」陳青雲對呼延東城說道。

「曾經大家都認為我們是命中注定的敵人,也是最夠份的敵人。不過今天,我們雖然身份還是相等的,卻沒有當敵人的意義了。我想活著,但活得也要有尊嚴。所以,你不能攔著我去送死。」

陳青雲笑了笑,算是理解呼延東城的心境。

曾經的一對敵人,如今卻成了最後兩人的戰鬥夥伴,人生如戲,只是沒有人知道這齣戲的開頭在哪,結局又在哪。原本以為自己是主角,最終卻是一個跑龍套的。

一輛豐田ug停到了兩人近前,開車的人是風。

「上車!」

陳青雲苦笑了一下,跟著呼延東城上了車。

化傾城派來的人竟然是風,這真的十分打擊人。風可是陳青雲的死忠啊,居然也叛變了,可想而知陳青雲的那一下苦笑得多麼的辛酸。

風看待陳青雲的眼神已經沒有了往日的敬佩,只有淡淡的冷漠。待兩人上車后,立煎開車向香山出發。

「我真的是無話可說了。居然連風這個單細胞生物都能叛變,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不可能?」呼延東城無奈的搖搖頭。

作為陳青雲的對手,他自然會把陳青雲的一切都了解個清清楚楚,風是什麼樣的人,他不說比陳青雲了解,但也差不多了。

陳青雲閉上眼睛,靠在後座。這個時候不是問為什麼的時候,已經不存在任何意義。好好休息一下,來應對接下來的事情才是正途。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度過,車內十分的安靜,出了輕輕的發動機聲音之外,聽不到其他的聲音。

呼延東城並沒有閉上眼睛,而是一直盯著風,擔心對方突然做出點特殊的舉動出來。

現如今,只剩下他和陳青雲兩個人了,如果再有一人受傷的話,那麼就一點希望都沒有了。

「到了,下車!」

車子開到了香山的山下,風熄火后就直接關了車門向山上走去,根本就不去管陳青雲兩人,似乎兩人跟不跟他上去都不重要。

「我算是看出來了,這小子比你還牛啊!」呼延東城感慨道。

「你不用說風涼話,叛變的那些人中你的親信也不在少數。」陳青雲淡淡的回應了一句。

「哈哈!走吧!我的難兄難弟。,,@。www. 山頂很亮,猶如白晝,視線可以看得很遠。

正因為這樣,陳青雲的心一直就糾著的。

在山頂空地的另外一端大樹上吊著三個人,一個陳蒼天,一個上官邪,還有一個陳青雲的老娘秦頌。

除了這些人大樹上還捆綁著十多個女人,大大小小,陳青雲熟悉的人沒有一個人落下。就連國外的妹妹陳青杉都在其中。

水晶,翟靈薇,冉甜讒,羅婉虞,葉蜻蜓,林若娘,馮果果,仇小爻,藍茜,克蕾雅,陳桃hu,別尤子,秦雪嫣。

還真是一個都沒有落下啊!

「看來還真如你所說,你的確是比我幸福多了。現在我承認這個事實了。」呼延東城笑了笑說道。

陳青雲沒有理呼延東城,快速走上前,沖著坐在椅子上吃水果的上官遠大聲說道:「上官遠,你覺得這樣有意思嗎?」

「呵呵,你說有意思嗎?你看看我的周圍,你的朋友,你的愛人,你的親人,全部都在我這裡,你覺得我有沒有意思?」上官遠笑道。

是啊!陳青雲的親人都被抓了,女人也都被抓了,就連屬下也都叛變了,他還有什麼意思!

真tm的操蛋!

,「居然一個手下都沒有給我們留,奶奶的,還有沒有點人xìng了?」

呼延東城氣得大罵道。,「我跟你們有什麼關係,你們要這麼對我?」

「你,只是一個棋子而已。不想玩,可以滾了。」上官遠淡淡的說道。

「…………」呼延東城有罵街的衝動了。

陳青雲壓抑住怒火,這個時候衝動顯然是不理智的。且不說親人和愛人都被對方控制著,就算是那些龍隱和龍衛的成員就夠他們對付的了。更何況了,除了這些人」上官遠怎麼可能沒有底牌了。

從走上香山開始,陳青雲就知道今天的事情不是能用武力來解決的。如果這次真的要讓他付出生命的代價,那麼他也認命了。

,「是嗎?我看怎麼少了一個人呢?」陳青雲點燃了一根香煙,笑呵呵的問道。

「哦」是嗎?我怎麼沒有看出來呢?」上官遠問道。

就在這時,從不遠處傳來冷冰冰的女人說話聲。

「你好像把老娘給lù掉了。你的這個做法讓我十分的氣悄,難道我看起來不像個女人嗎?」顧沉魚出現在陳青雲的身後。

陳青雲臉上一喜,至少現在他還算不上孤家寡人。

,「看到你可真好。」

,「我看到你可不好。」顧沉魚看到這傢伙活蹦亂跳的,她也就放心了。

陳青雲無奈的聳了聳肩膀,這個女人就是缺少幽默細胞」轉過頭。

「原來你說她啊!我還真是給忘記了。好吧!就算是加上她,你們也只不過是三個人而已,你覺得你們會有什麼作為呢?」上官遠拿起一串葡萄,十分享受的吃了起來。

「幹不了,什麼,說吧!你想幹什麼?」陳青雲知道這個時候玩什麼yīn謀都是白搭,索xìng不如直接攤牌了。

,「爽快!」上官遠丟掉了手中的葡萄,拔出一把手槍交給站在身邊的化傾城。後者拿著槍來到了陳青雲面前。

接過了手槍,陳青雲哭笑不得,問道:「你這是打算跟我對決呢?還是打算讓我自殺?」

,「不」都不是。我問你,想不想帶著你的女人安全的離開?想不想日後我們再也不糾纏你了,從你的生活中徹底的消失?」

上官遠問的是廢話,不過倒真是陳青雲所期望的那樣。可是,這一切有可能成為現實嗎?

,「不要廢話了,直接說讓我怎麼做吧!」

,「好戲才剛剛的開始」那麼著急做什麼?看到那邊兩棵樹吊著的人了嗎?」上官遠指向不遠處吊著上官邪和陳蒼天的兩顆大樹。

陳青雲一愣,對方是什麼意思?

上官遠繼續說道:「我知道你的槍法很准,如果你能在兩個老頭的腦門上各來一槍。我答應你,立刻放了她們,並且我從此消失在你的生活中。並且也保證,天網的人再也不會出現在你的面前。」

陳青雲沒有去問上官遠這麼做的目的,他也沒有考慮。因為他根本不可能開槍去射陳蒼天兩位老人的心思。

如果開槍了,就算能救了其他人,恐怕其他人也不會領情。這是一個相當難的抉擇,還真是夠讓陳青雲蛋疼的。

「看起來你不相信我。我願意拿我的生命做賭注。如果你做到了,我沒有做到」你可以直接開槍殺了我。我想以你的槍法,絕對沒有問題。裡面一共為你準備了三顆子彈。」上官遠看出了陳青雲的遲疑。

可惜,他猜錯了陳青雲的內心,陳青雲根本就沒有在考慮到底要不要開槍,而是在想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他又該如何面對?

,「要不我幫你下手?」呼延東城笑著問道。

陳青雲抬起頭,瞪了一眼。呼延東城縮了縮脖子,笑道:「我在開玩笑,你該不會是沒看出來吧?」

陳青雲沒有繼續理會呼延東城,而是將槍對準了自己的太陽xué。

「我死,你放他們走。這個條件怎麼樣?」

,「你覺得現實嗎?你只有按照我的要求做,他們才會沒事。只要死兩個老不死的,其他人就沒事了,你為什麼不願意做呢?要不,你聽聽他們的意見吧!」

上官遠一揮手,立刻有兩個龍衛隊員跑過去將陳蒼天兩人嘴巴上的膠帶拽了下去。

「青雲,開槍吧!能死在你的手中,也比死在這幫人渣的手中強。」陳蒼天倒是想得很開。

,「好孩子。我們兩個活這麼長時間,也夠本了。沒有什麼好留戀的了,你開槍吧!這樣也許還有一線的生機。她們都還年輕,跟了你一天好日子都沒有過,怎麼能就這樣離開人世。你也不想上官爺爺死在那個畜生的手中吧!」上官邪也讓陳青雲開槍。

有些事情,並不是允許子就能夠做出來的。陳青雲如果能做得出來,那麼他也就不是陳青雲了。

,「好,我答應你的要求。不過,我需要個原因。」一直被天網鼻著鼻子走,陳青雲怎麼會甘心,至少也要知道為什麼吧?

「有些時候知道的事情多了,會讓你更加的痛苦。我奉勸你一句,殺了人,帶著你的老婆快活去多好,為什麼要知道真相呢?」上官遠重新坐了下來。

陳青雲見對方坐了下來,就知道這事情有門。

「我這可是殺我爺爺。總得讓我殺個明白吧?」

「行,你想知道什麼?我知道的都可以告訴你,算是彌補你吧!」

上官遠點點頭。

,「我剛剛已經問過了。」

上官遠搖頭道:「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你,我只是接到命令,按照步驟一步一步的進行,最後讓你拿著槍親手殺了他們兩個就行了。至於理由,我就不得而知了。」

陳青雲差點一個跟頭直接暈頭,無語道:「你說接到命令。你不就是天網的老大嗎?」

「呵呵,那是開玩笑。你還真的當真了?」上官遠輕笑道。

種種跡象表明,上官遠就是天網的老大啊!怎麼到了這個時候,反倒不走了。也就是說上官遠的背後還隱藏著更高級別的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