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蟒很快上升到了火山出口,巨蟒發出巨大的吼聲,對著厲無極說道:「人類修士,你很獨特,我想你這樣的人在修士中應該也不多見吧。我要回去修鍊了,這外面令我感覺到非常不適,我們有緣再見。」

「好的,前輩,後會有期。」厲無極對著巨蟒鞠了一個躬。

巨蟒飛身躍入了熔岩之中,轉眼就看不到蹤影了,厲無極也踏起飛劍,朝著北面的天空飛去。

修為提升后,厲無極的道心更加堅定了。此刻他的心中決定,先到北面離這兒最近的城市去再說,看看能否購買到修鍊混沌境的最後一味靈藥。 現在厲無極手中已經有了百葉藍靈果、白蘞薤神草、青玉佛鈴和赤龍果,只差最後一味靈藥「三絲水玉杯」,就湊齊了修鍊混沌境的全部靈藥。

他踏著飛劍在空中快速地飛行著,突然,前面一道白光掠過,一件上品飛行靈器攔在了他的前頭。

厲無極大吃一驚,心中暗自思量:「我現在的玄元深厚,飛劍又奇快無比,能夠依靠上品飛行靈器就把我堵住,要麼就是這個攔截的修士境界高出我太多,要麼就是同時有幾人cao控飛行靈器。」

果然,飛行靈器上站著兩名結丹修士。厲無極現在不能跑了,因為速度沒有他們的快,要是飛在空中被他們一襲擊,那就麻煩了。他控制飛劍,迅速地落了下來,上品飛行靈器也疾速落在了他的前頭。

飛行靈器中的兩名結丹修士,一名是結丹四重的中期境界,另外一人是結丹四重的顛峰境界。厲無極定眼細瞧,發現那名結丹四重中期的修士自己居然見過,正是當初在天水城外遭遇過的修士。此人當時夥同萬毒教的結丹執事一起圍攻他,後來反而被他殺死了其中的一人,沒想到今天竟然在這裡又遇見了他。

沒錯,這名結丹四重中期的修士正是那名陰shuǐ宮的長老,他當時和萬毒教的結丹執事遇見厲無極的時候,厲無極是喬裝改扮了的,所以今天,他並沒有認出厲無極來。

「小子,將你在玉樵火山中得到的赤龍果,還有你的儲物戒統統交出來,否則,可不要怪我們翻臉無情。」結丹四重中期修士厲聲喝道。

原來,此人當時靠著上品飛行靈器,跟在厲無極的身邊不遠,他清楚地看見了厲無極摘取了兩枚赤龍果,所以現在夥同自己的好友一起來打劫厲無極。

聽到他的話,厲無極明白了過來,這兩人是想殺人越貨啊,可惜他們找錯了人。厲無極剛剛在火山熔岩中修為提升到了築基四重的後期,現在就是面對結丹四重顛峰的修士,估計都能夠不落下風,再加上混元境的強悍和七星凌雲步的玄妙莫測,應該有很大機會殺死這個層次的對手。

他心中感慨萬千,到現在他清楚的知道青竹居士顏亦青就是結丹四重顛峰的境界,厲無極當初面對這樣的對手,只能是倉皇逃跑,想不到這才過去沒多久,就能正面硬撼這一層次的修士了。

厲無極裝出一付很害怕的樣子,「兩……兩位前輩,沒必要對付我一個築基小修士,還要勞煩兩位的大駕吧。」

「臭小子,哪裡來的這麼多廢話,你到底交還是不交?」結丹四重中期修士非常的不耐煩。

「前輩,我交,當然交,但是前輩也要露一手給我看吧。如果前輩能夠一招打敗我,那我立馬心甘情願的把儲物戒雙手奉上。」厲無極嘴唇不停地抖動。

「嘿嘿,臭小子,這可是你自己找死,那就怨不得我老人家了。」結丹四重中期修士陰森地笑道,他猛然縱身向前,「小子,看好了!」

天地之間的靈力涌動起來,旋即劇烈地翻滾奔騰著,卻是厲無極與結丹四重中期修士同時出手了。

結丹四重中期修士甚至都沒有取出自己的大斧,直接用玄元凝聚出一隻猛虎,虎身威武雄壯,長嘯了一聲,沖著厲無極猛地撲來。

空中的靈力化成一道巨大的漩渦,在厲無極周身上下疾速盤旋,通天戰戟奮力朝前劈去,發出凌厲的破空之聲,空間都彷彿被刺穿了,一道雄渾無匹的玄元暴沖體外,化作了一條威猛的黑龍,咆哮著抓向了猛虎。

黑龍和猛虎瞬間就碰撞在了一起,只不過剎那,猛虎就消散在了空氣之中,耳中聽到結丹四重中期修士大叫了一聲,仰天噴出了一道血箭。厲無極猶有餘力,手中的通天戰戟迅速朝前擲去,化作一道銀光,直接刺在了結丹四重中期修士的胸口,帶動著他的身軀飛速後退,直接釘在了後方的一棵大樹之上,正是早登極樂去了。

「許道友!」結丹四重顛峰修士是睛眥迸裂,口中發出一聲悲吼,手中閃現出一把斷魂槍來。

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誰能想到這個只是築基境界的螻蟻竟然一招就秒殺了結丹四重中期的修士呢?

天地之間的靈力翻滾的更劇烈了,結丹四重顛峰修士斷魂槍掄動的有如一道殘影,磅礴的玄元自他體內蜂擁而出,空中立馬出現無數的狍鴞之影。狍鴞,又名饕餮,是一種上古異獸,兇殘無比。

厲無極不敢怠慢,「一泓秋水」向著空中連揮,這方天地在此刻彷彿被分割成了數片,所有的天地靈力,此時都已經瘋狂的沸騰了起來,結丹四重顛峰修士已經嗅出了一絲危險的味道。

轟隆隆!上方的空間彷彿已經破碎,長劍發出的霸道劍氣直接在兩人的頭頂上空形成了三個數千丈龐大的劍氣漩渦,遠遠看去,漩渦橫貫蒼穹,幾乎籠罩了整片天地。漩渦內,玄元激蕩縱橫,劍氣凌厲交錯,結丹四重顛峰修士被凌厲劍氣強橫的鎖定,體內的玄元好象不受控制一般地亂竄,他感覺到劍氣漩渦中散發著一種心驚肉跳的能量波動。

厲無極此刻胸中戰意高漲,他口中放聲長嘯:「裂天三擊!」。

裂天三擊,一劍山河斷!兩劍陰陽隔!三劍蒼穹裂!

劍氣漩渦轟然罩下,帶著一往無前的聲勢,爆發出毀天滅地的氣息,蠻橫地劈向了結丹四重的顛峰修士。

可怕的狍鴞之影也同時衝擊在了厲無極的身體之上,厲無極採取的竟然是不加任何抵擋,以命博命的戰鬥方式,兩人直接就短兵相見。

「噗嗤」「噗嗤」「噗嗤」

「呯」「呯」「呯」……

兩種不同的聲音幾乎是同時響起,結丹四重顛峰修士踉踉蹌蹌後退了十幾步,跌坐在了地上。

厲無極強行壓下了喉間的一股甜意,七星凌雲步踏出,身體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了結丹四重顛峰修士跟前,長劍揮灑,帶出一片殷紅的鮮血,眼見得結丹四重顛峰修士雙腳猛蹬,身體抖了幾抖,和許道友做伴去了。

解決了兩人後,厲無極不停地喘著粗氣,歇息了半晌后,他取回了釘在樹上的通天戰戟,又把這兩人儲物戒中的物品全裝進了自己的須彌戒,儲物戒直接就扔在了地上,他吸取了上次逍遙宮結丹修士儲物戒的教訓,不敢再收取這些帶有氣息的靈物了。

隨後,厲無極踏起飛劍,迅速地離開了這個地方。 向北飛了數千里后,厲無極落了下來,他找人開始打聽就近的城市,有人告訴他,前面不到百里,有一座大城市,叫作雲津城。聽到是雲津城,厲無極立刻反應了過來。

雲津城是蒼瀾大陸北面最大的城市,城廓之大,猶在玄黃城之上。這座城市背後的掌控者,正是他打算前去的大覺山摩天派。

進了雲津城后,厲無極先找了家客棧住下來,他打算休息一下。自從離開祁家莊后,他就沒有好好睡過覺,一直都是在修鍊。說實話,他心中有些想念起祁毅虎來,這個樸實的漢子,雖然只剩下一條胳臂,但依然無比的熱愛生活。為了這片大陸上無數和祁毅虎一樣的人,他覺得也必須消滅這些魔影。

這一覺就睡到了後半夜,起來后,厲無極開始練制起築基丹來。自從離開裂天劍派后,他練制丹藥的次數是屈指可數。沒想到隔了許久,練制起丹藥來反而又快又好。渾厚的玄元加上進化后的南明離火,讓他的練丹水平又有了不少提高,這真是意外之喜。

厲無極估計,如果有足夠的材料的話,他甚至都可以嘗試練制出元嬰丹。不過這個只能停留在想一想的基礎上,他才捨不得浪費練制元嬰丹的材料。

練制好築基丹后,天已經蒙蒙亮了,厲無極開始每天清早必做的功課,修鍊。體內的玄元按照《通天訣》的功法緩緩流遍全身,厲無極只感覺神清氣爽,似乎身體之中所有的乏累全都湮滅不見,剩下的全都是蓬勃的朝氣。

運功收氣后,厲無極出了客棧,他如一個常人一般,在街邊的小攤之上吃起了早餐,這種感覺,就和他在中州時完全一樣。此刻,他無法自抑地想起了中州的家人和忘晴川。他心底深知,中州的家人肯定已經遭了呂正道的毒手,一念至此,一種深深的悲傷湧上了厲無極的心頭。

忘晴川,這個如仙一般的純真女子,是他在這片大陸上唯一的愛人,他很肯定,忘晴川肯定無時無刻不在思念和擔憂自己。厲無極決定,等把這塊玉牌送到摩天派后,立刻就返回裂天劍派去,他心中一樣十分的想念忘晴川。

「哎,想不到我竟然如此多愁善感,完全不像個修道之人。」厲無極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隨後,厲無極邁步來到了雲津城的四海商行,他的目的是想詢問一下,這裡是否有那最後一味靈藥「三絲水玉杯」。

雲津城的四海商行非常氣派,但是厲無極在裡面轉了許久,也沒找出自己需要的東西來。四海商行的一位掌柜告訴他,如果想要三絲水玉杯,可以上慕容家的府邸看看。

聽完掌柜的話后,厲無極在雲津城內找人一打聽,立馬就有人指明了慕容家族的方向,他連忙趕了過去。

按照路人剛才的指示,一座豪華氣派的巨大府邸出現在了厲無極眼前。這座巨大的府邸,堪比他在中州時見過的皇宮,實在是富麗堂皇,奢華無比,顯示著主人家巨大的權勢和地位,府邸的外面,赫然寫著三個大字:慕容府。

慕容府的外面,停著許多馬車,顯得有些凌亂,大門口站著不少護衛和家丁,讓人覺得有些奇怪。

厲無極在門口剛拱手拜訪,示意求見主人,立刻有家丁過來問道:「這位修士,你也是煉丹士?想必你也是聽到了消息趕過來的吧,來,請隨我進府。」說完立刻引著厲無極往府中走去。

厲無極是一頭霧水,但為了探聽三絲水玉杯的消息,也沒有出聲否認不是,而是隨著那名家丁進入了慕容府中。

家丁把厲無極引進了一座庭院之中,一進入庭院的巨大廳堂,厲無極愕然瞧見,裡面居然坐著不少人,這些人之中,有大半都是修士,另外還有一些普通人,看他們的衣著打扮,應該都是一些醫者。

看見裡面居然是修士和普通人都有,厲無極更加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家丁引著他坐下后,就出去了。

厲無極身邊坐著兩個修士,一個是結丹三重後期的境界,另一個只有築基八重初期的修為。他坐下的時候,兩人正在小聲地攀談著。

「兩位道友,在下厲無極有禮了。不知道兩位怎麼稱呼。」厲無極笑著問道。

「原來是厲道友,你好,我叫魏遠和,這位道友名叫任俊。厲道友,你也是聽到消息後過來參加比賽了?」魏遠和反問了一聲。

「什麼消息?」厲無極心中暗道了一聲,這真是愈加糊塗了,他不動聲色,笑著說道:「在下只是聽說這兒有比賽,卻不清楚到底有什麼消息,不知魏道友能否解釋一二,真是不勝感激。」

一旁的任俊這時卻是問了一句:「厲道友,這麼說你也是練丹士了?」

聽到練丹士三個字,厲無極卻是不慌不忙起來,他點了點頭道:「沒錯,在下的確是一名練丹士。」

聽了厲無極的回答,任俊仔細地看了看他,正色道:「卻不知道厲道友是幾級練丹士?」

這個還真不好回答,自己到底是幾級練丹士,厲無極也不是十分確定,歸元丹他是絕對有把握練製成功的,就是元嬰丹也有五五之數。而且千機門的練丹手法獨特,他又身懷南明離火這等奇異丹火,比起一般的練丹士來,強上的不是一星半點。想到這裡,厲無極有些遲疑地回答道:「任道友,我應該是一名四級練丹士吧。」

任俊與魏遠和聽了厲無極的回答后,臉上都露出震驚的神色來。一般的練丹士,煉丹的級別是和自身的修為對等的,也就是說,你是築基境界,那麼你也只能練制出三級丹藥築基丹來,只有結丹修為的練丹士,才有可能練制出四級丹藥歸元丹。

練制三級以上的丹藥,不但需要渾厚的玄氣做支持,更需要強大的神識來精密cao控,厲無極只不過是一個築基四重境界的修士,竟然說自己是一名四級練丹士,這叫他們如何不震驚。

練丹士是大陸上最為獨特的一種群體,數量稀少,高貴而神秘。已知的絕大多數練丹士都加入了四海隆和會成為了供奉,散落在外面的練丹士又很少露面,所以說,平時哪怕是一名二級練丹士都很少能見到。

魏遠和此時說話了,「想不到厲道友居然是一名四級練丹士,真是失敬了,我和任道友卻都只是三級練丹士。」魏遠和已經到了結丹境界,能練制出三級丹藥,這不奇怪,但是任俊本身只有築基修為,卻能成為一名三級丹藥士,這隻能說明他的練丹天賦非常之高。

厲無極淡淡一笑,說道:「只是僥倖罷了,其實我也不是每次都能成功練制四級丹藥。魏道友,卻不知你剛才說的消息究竟是什麼?」

魏遠和壓低了嗓子,輕聲說道:「這個我也只是聽說,不知道究竟當不當得了真,三個月前,慕容家族就放出風聲來,要廣招煉丹士進行比賽,據說是為了給一個很重要的人看病,不過首先需要取得資格才行。有一點是可以確認的,凡是取得了資格的煉丹士,都能夠得到一千萬兩紋銀和一株『三絲水玉杯』。」

聽見三絲水玉杯,厲無極這次明白了過來,為什麼雲津城四海商行的掌柜會讓他上慕容家來看看。

三絲水玉杯,是一種強化和凝練神識的靈藥,非常的罕見,服用后的三個月內,不但能夠擴展識海,還能夠緩緩提升修為,故名「三絲水玉杯」,對於練丹士而言,尤其具有誘惑性。

厲無極修鍊混沌境,正好只需要一株三絲水玉杯,所以,他心中已經暗暗下了決心,此次無論如何,都要先取得這個資格再說。 大約半個時辰后,有一個管家模樣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對著所有的人不斷拱手作揖,「諸位,非常感謝大家風塵僕僕來到我們慕容府,我們已經安排了酒宴,現在請諸位先隨我去用宴,酒宴過後,我們會先安排諸位休息,兩天後練丹大賽將會正式開始。」

在場的所有人都起身跟隨中年男子去了宴會大廳,厲無極還是和魏遠和與任俊一道,酒宴之上也是坐在了一桌。

很快,兩天就過去了,厲無極跟隨魏遠和與任俊一道,來到了雲津城的雲津廣場,煉丹大賽將在這兒舉行。他們隨後被慕容府的人引進了比賽區域。

魏遠和做事有些拖拉,所以三人來的有些晚,雲津廣場上是人山人海,聽說是練丹士的比賽,有許多修士都從外地趕了過來,對於練丹士,他們同樣非常的好奇。

廣場外面,居然有很多城衛軍在維持秩序,由此可以看出,這個慕容家族一定和雲津城城主有很大的淵源。

「好多人啊!」厲無極忍不住感嘆起來,他粗略的估計了一下,參加比賽的練丹士最少有兩三千人,見到居然有這麼多的練丹士,他非常的驚訝。

廣場的最前方,有一座城樓,城樓上站著一個五十來歲身穿華服的男子,旁邊還有七八位老者。華服男子咳嗽了一聲,對著下面喧鬧的廣場說道:「諸位練丹士和道友們,大家靜一靜,我是慕容家族的家主慕容衍,我謹代表慕容家族歡迎諸位的到來。」

華服男子雖然並沒有大聲的說話,可是厲無極等人在廣場下邊遠遠的地方也聽的清清楚楚,可見此人的修為非常高深。廣場上邊立刻就變得安靜了下來。

華服男子望著下面比賽區域的練丹士,接著說道:「煉丹大賽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們很榮幸地邀請到了百葯門的柳霖清前輩作為主考官,此外還有六位德高望重的修士擔任評委,分別是四海隆和會的副會長藍前輩,神風谷的常谷主,逍遙宮的葛長老……」

隨著華服男子的介紹,後面的修士喧叫著鼓起掌來,華服男子雙手往前壓了壓,示意保持安靜,「下面,就由柳霖清前輩來主持此次的煉丹大賽。」

城樓上那個年紀最大的修士站上前來,此人鶴髮童顏,一付仙風道骨的派頭,「諸位練丹士朋友,我很高興能夠擔任此次比賽的主考官,我要特別說明的是,此次慕容家族發起的練丹大賽不是要考驗諸位的級別,而是諸位練制丹藥的手法和水平,如果你本身的級別不高,但是對練制丹藥有自己獨到的理解,一樣能夠入選。」

柳霖清停頓了一下,繼續道:「此次練丹大賽共有三道考題,最後將決出五名最優秀的練丹士來,每人都可以獲得一千萬兩紋銀和一株三絲水玉杯。」

聽見果然可以獲得三絲水玉杯,厲無極也變得緊張了起來。現場有幾千練丹士,但卻只有五人能夠入選,競爭肯定將會無比的激烈。 天價寵兒:霸道總裁寵妻記 厲無極並不清楚別的練丹士煉丹的手法和水平怎麼樣,萬一在柳霖清等人的眼中,他只是排在第六呢,豈不是要和三絲水玉杯失之交臂。

還有這個評判的方法,實在是模稜兩可,彈性太大了,不考驗丹藥的級別,考驗練制丹藥的理解,這個東西又沒有什麼硬性的標準,估計全在評委的一張嘴上,還不是他們說什麼就是什麼。可這些人厲無極一個也不認識,天知道他們的喜好是什麼,萬一他們還有什麼朋友或者弟子也參加了比賽呢……

魏遠和與任俊倒是高興了起來,他們只是三級練丹士,按照柳霖清的說法,他們入圍的機會將會大大的增加。

「任道友,這個柳霖清是什麼人?怎麼會邀請他來擔任主考官?」任俊比賽的位置就在厲無極的旁邊,厲無極想先了解一下主考官的信息,比賽時也好做到有的放矢。

「柳前輩你都不認識?他是百葯門的太上長老,那可是大陸上赫赫有名的七級練丹士,據說還能夠根據草藥的特性自己創造出丹方來,實在是厲害非凡。不單如此,柳前輩的女兒柳蟬,是千機門掌門司馬信的師妹,練丹水平要更加的高。」任俊見到厲無極這般模樣,語氣中略帶責備之意。

厲無極想起來了,司馬義的大師兄正是他的哥哥司馬信,二師姐名叫柳蟬,想不到這柳霖清竟然是柳蟬的父親,他接著問道:「任道友,那其他的六位評委呢,不知道都有什麼喜好?」

任俊聞言,卻是搖了搖頭,輕聲道:「他們的喜好我卻是不清楚,四海隆和會的藍副會長,應該見慣了無數靈藥,想來是個見多識廣之人,還有這個逍遙宮的葛長老,卻是一個五級練丹高手,在練丹士中的名聲非常響亮。這次慕容家族真是好大的面子,竟然邀請了這麼多有名望的人來擔任評委。」

聽到任俊也不是十分清楚這些評委的情況,厲無極嘆了嘆氣,又指了指前面眾多的練丹士道:「任道友,現場有幾千練丹士,其中有沒有什麼特別突出的人?」評委的情況既然弄不太清楚,厲無極希望能夠摸清楚競爭的對手的底細,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嘛。

任俊帶著羨慕的語氣道:「這裡面我認識的五級練丹士就有兩位,還有幾位天賦極高的四級練丹士,他們都有結丹修為,能夠練制出中品歸元丹。你要特別注意百葯門的盛無涯,此人是結丹四重後期的境界,據說能夠練制出上品歸元丹。」

想不到大陸上竟然有這麼多水平高的練丹士來參加這次比賽,這還只是任俊知道的,肯定還有不少是他不認識的,看來三絲水玉杯的誘惑力還真不小,這下厲無極心中也沒有底了,他喟然道:「這麼說來,想要奪得那五個名額真是千難萬難。」

「難,當然難,不說那個百葯門的盛無涯,就是神風谷的蕭鵬,那也是不得了,此人築基九重境界,就已經是四級練丹士了,煉丹天分之高,聞名遐邇。」任俊有些喪氣地道。

任俊旁邊一名參加比賽的練丹士聽了這話,也插口說道:「這位道友,你還忘了提慈航靜齋的程雨瑤,人家不僅人長的美若天仙,修為也已經到了結丹五重的顛峰,據說還能夠練制出元嬰丹來。」

厲無極心中一驚,修士突破到結丹時,壽命會增加到三百年,樣貌變化的也非常慢,這個程雨瑤既然長的美若天仙,那麼肯定是年紀不大的時候就突破到了結丹境界,想不到還有這樣的練丹士。這個程雨瑤和蕭鵬都能越級練制丹藥,應該會是非常有力的競爭對手。

「哎,但盡人事,各安天命!如果實在是得不到三絲水玉杯,以後再想辦法慢慢找吧。」厲無極心中嘆息道。 聽了任俊和其他練丹士的話后,厲無極心中反而淡定了下來。世界上有許多事情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一切只能隨緣。強行求取,反而會亂了自己的道心。

他平靜地望著有些喪氣的任俊,語氣平淡的道:「任道友,你練丹的天賦也很不錯了,築基境界已經是三級練丹士,我想,假以時日,你至少都能成為一名五級練丹士。」

「話雖是這麼說,可三絲水玉杯這等靈藥,對我們練丹士的作用實在太大了,有機會誰都不想放棄。」任俊答道,聲音有些低沉。

……

「好了,說了這麼多,我就不耽誤大家比賽的時間了,現在我宣布,練丹大賽正式開始。我們的第一道考題是,在兩個時辰內,練制出和自身修為相等級別的丹藥來。如果是境界高但是級別低的練丹士,請在兩個時辰內,練制出你們認為最拿手的丹藥來。」柳霖清大手一揮,比賽區域所有的練丹士都開始做準備了。

雲津廣場十分巨大,比賽區域就是同時容納幾千名練丹士都不嫌擁擠。慕容家族早就提前做了相應的準備,給每一位練丹士都編好了號碼,柳霖清的話音剛落下,就有人過來分發草藥,草藥分發完畢后,城樓上就開始計時了。

這個考題出的非常的刁鑽,因為即使是練制一級丹藥凝氣丹,普通練丹士也大概需要三個時辰。如果想要縮短時間,不但要擁有磅礴的玄氣,而且還要有非常熟練的練丹手法,這對大多數練丹士而言,都是不小的考驗。因為如果你一旦為了趕時間,急躁起來的話,很可能會練制失敗。

就算是幸運的練製成功了,如果你的丹藥沒有別人的品質好,也一樣可能會被淘汰。比方說,結丹修士練制出中品歸元丹,但是另外一個築基修士練制出了上品築基丹,那麼毫無疑問是結丹修士輸掉了這場比賽。

只有使用好的丹鼎,再加上絕佳的丹火,才能夠練制出品相俱佳的丹藥來。

小小的一道題目,竟然暗藏了這麼多玄機,厲無極估計,就是這一道考題下來,現場八成以上的練丹士都有可能會被淘汰。這個慕容家到底想做什麼,厲無極不得不懷疑起他們的用心來。

就算是真要看病,難道不是級別越高的煉丹士越好?慕容家族不惜拿出數千萬兩紋銀,還有珍貴無比的三絲水玉杯,也要誘惑無數煉丹士來參加比賽,這實在是令人難以理解。

但是為了得到三絲水玉杯,厲無極根本沒有留手,不過他沒有使用司馬義的丹鼎,他有些擔心現場有人能夠認出這個丹鼎來,所以他使用了練丹台上提供的丹鼎,而且他控制南明離火改變了火焰的顏色和形狀,看起來就象普通的火種。

地火裡面排名靠後的火種還是比較常見的,還有一些特殊的獸火經過提煉后,也能夠用來做丹火。南明離火和厲無極心意相連,他估計,如果不是緊挨著丹火併且利用神識查看,應該沒有人能夠認出這是一道奇異的天火。

厲無極控制的非常好,他在眼看就要到了兩個時辰的時候,把丹藥練制出來了,這是一種比上品築基丹品相稍微好一些的超品丹藥,色澤玲瓏剔透,異香撲鼻繚繞。

厲無極沒敢練制出絕品築基丹來,他覺得這已經足夠了,而且後面還有兩道考題呢。

練制好築基丹后,厲無極向四周看了看,果然有很多煉丹士為了趕時間,結果把平時有把握練制好的丹藥給練毀了,正在那裡垂頭喪氣,垂首頓足;還有的煉丹士估計是正在練制丹藥,但是眼看時間不夠了,滿臉都是焦灼之態;就是那些已經練製成功的煉丹士,可能是對自己練制的丹藥不滿意,神情有些低落。

城樓上響起了敲鐘聲,柳霖清大聲宣佈道:「兩個時辰已到,請所有的煉丹士離開比賽區域,坐到備賽區去等候結果。早有慕容家族的人過來引導所有的煉丹士離場。

厲無極和任俊一道離開了比賽區域,任俊看起來神色有些沮喪,厲無極試探地問道:「怎麼……任道友,難道沒有練製成功?」

任俊搖了搖頭,「那倒不是,只是只練制出了中品築基丹,我想,應該只有練制出了同等境界的上品丹藥,才有可能進入下一輪。」

聽見任俊在兩個時辰內練制出了中品築基丹,厲無極笑道:「那倒不至於,我想你是多慮了,應該很有機會進入下一輪的。」

任俊沒有說話,腳步有些沉重。兩人來到備賽區后,找位置坐了下來。過了沒多久,魏遠和過來尋找兩人了。

「哎呀,你們兩在這裡呀,讓我一頓好找,怎麼樣,任道友、厲道友,都成功練制出了築基丹吧?」魏遠和看起來心情不錯。

厲無極笑道:「不錯,我和任道友都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了比賽。」

「恭喜恭喜。」魏遠和也笑了起來。

「有什麼好恭喜的,估計都沒有機會進入下一輪。」任俊打斷了魏遠和的話,沉聲問道:「怎麼魏道友,你這次練制出了最拿手的丹藥?」

「呵呵,我覺得自己從來沒有發揮的這麼好過,我練制出了一種叫『龍涎紫蘇散』的三級丹藥,具有活血通利,補經益髓,溫養肺腑的作用,一般的修士如果受了內傷,只需要一顆,就很難留下後遺症。我想,既然慕容家最終的目的是為了治病,那我應該很有機會進入下一輪。」魏遠和顯然信心十足。

任俊可能是心情不佳,翻著白眼道:「那也沒什麼可高興的,你也知道這個評判的彈性非常大,帶有很大的不確定性,萬一哪位評委正好心情不爽,剛好把你涮下來了呢。」

見到任俊打擊魏遠和的信心,厲無極連忙說道:「兩位道友,我想總不至於太偏頗的,比賽的結果多少會有一定的公正性,應該能夠反映出煉丹士的真實水平,否則慕容家族也不會答應的。」

魏遠和連忙點頭稱是,隨後他笑著問道:「厲道友,卻不知你練制出了什麼品質的築基丹?」

厲無極淡然一笑,說道:「僥倖練出了上品築基丹。」

「哎呀,厲道友真是了不起,其實你都能夠練制出歸元丹來,進入下一輪肯定是毫無疑問的,就是取得這最後的五個名額,也不是沒有可能。」魏遠和讚歎道,厲無極連忙謙遜了幾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