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友知道還是不知道,勞煩給個痛快話!」

王明軒還沒有表態,

鴉神倒是搶先一步開了口。

面對鴉神頗有些不大客氣的問話,

女子只是微微一笑,並沒有回答,

她只是含情脈脈的看著王明軒,笑而不語。

過了一會兒,就在鴉神又要說話的時候,

王明軒突然伸出手,將茶端了起來,一飲而盡,

接著淡淡地說了一句:「好茶。」

「公子的心根本就沒再此處,如何品得出此茶的好壞?」

女子峨眉微縮,像是有些幽怨一樣的看了眼王明軒,

接著就將茶杯取了回來,再次斟滿。

「小女子獨居此地多年,一直有個問題百思不得其解,」

紅塵仙緩緩站起身來,緩緩走動,

繞過了桌子,來到了王明軒的身後,

她服下身去,在王明軒的耳邊呵氣如蘭:「不知公子,可否願意替奴家解答一番?」

此女高聳的玉峰輕輕的在王明軒的後背上一觸而逝,言語之間似有無限風情,勾人心魄。

「在下才疏學淺,恐怕給不了紅塵仙想要的答案。」

對女子的舉動,王明軒就像是木頭一樣毫無反應,他只是毫無風情的冷冷回了一聲,就又沉默了下去。

「紅塵往事百千年,只為等一人,值嗎?」

沒有在意王明軒的語氣,紅塵仙自顧自地問了這麼一句沒頭沒腦的話。

像是沒聽見一樣,王明軒伸手越過了茶杯,一把將茶壺抓在了手裡,

一仰頭就將茶壺裡的茶水灌進了嘴裡,

「既然姑娘都已經問了出來,答案,還重要嗎?」

王明軒抹了抹嘴,站起身來,抬腳就往涼亭外走去,「何況姑娘一直都在此地等候,我想,你早已經有了答案了吧?」

聽了王明軒這一句話,

紅塵仙緩緩直起身子,一雙波光流轉的媚眼直勾勾的看著王明軒,

等到王明軒即將走出院門的時候,

她才輕聲說道:「此碎骨應該和死之境的一個老鬼有關,」

此話一出,王明軒頓時停下了腳步,

他轉過身來,問道:「何人?」

「抱歉啦小弟弟,」

紅塵仙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勾勒出那誘人的曲線輪廓,「那人本事可不小,人家才不敢貿然說出他的名字呢?」

「這世上沒有什麼是不能夠說的,」

王明軒沉默了一會兒,說道:「若果有,那一定是我的條件不夠豐厚。說吧,你要什麼?」

「原以為你這傢伙是個榆木腦袋,沒想到你只是對人家不感興趣啊,」

蓮步輕移,紅塵仙又回到了座位上,

似有所指地說了一句:「也不知道是哪個幸運的姑娘,能夠將你的心徹底佔據,人家,好羨慕啊~」

「前輩!」

「好了好了,你這人真是好生無趣,你的心上人又沒有在這裡,你緊張個什麼勁兒?」

如果說剛見面時,紅塵仙給人的感覺是風情萬種,嫵媚暗生,

那此刻的她卻是有幾分少女一般的鬼靈精怪,「吶,這塊靈盤你收著,到了死之境后,只需要將碎骨放到上面,你自然就會知道往什麼地方去了。」

抬手接過靈盤,

王明軒又問道:「什麼條件?」

「我想要你留下來,」

這一句話剛一說出來,鴉神當即就要出言反對,

但是紅塵仙接下來的話又讓它安靜了下來,「恐怕你一定不會答應的。」

纖纖玉指在光潔的額頭上點了點,她又說道:「這樣吧,我就要你的一個承諾好了。」

「什麼承諾?」

聞言,王明軒眉頭緊鎖,

這世上只要有什麼事牽扯到了『承諾』,

那一定會是十分的讓人頭疼。

「我要你幫我一個忙。」

「什麼忙?」

「恩~人家現在還沒想到啦,

唔~這樣吧,要是以後咱們有緣再見的話,我再告訴你。」

紅塵仙面帶笑靨,又說道:「放心,不會是什麼喪盡天良,神憎鬼忿的事啦,而且還是你力所能及的事喲~

這樣吧,為了讓你安心,我就再幫你一個忙好了。」

說著話,紅塵仙手中開始掐訣,

而後,

就見無數的桃花脫離了枝頭,

紛紛匯聚到了王明軒的身前,

一陣粉色霧氣閃過,

就見一道粉色的大門憑空出現。

「通過這道門,就可以直達死之境了。」

做完這一切,紅塵仙俏皮地說道:「免費的喲~」

看了看大門,又看了看紅塵仙,

王明軒再次抱拳:「多謝。」

說完,王明軒就要上前推門,

但是鴉神卻是將他攔了下來:「小子,你莫不是忘了上來之前,我給你說的話了?」

「無妨,」

擺了擺手,王明軒說道:「要是她真的對我們有什麼企圖的話,根本就用不著這麼麻煩。」

看了看已經又在擺弄茶具的紅塵仙,

王明軒接著說道:「以她的修為,直接出手將我們拿下不是更省事?」

再次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后,

王明軒大步上前,

推開了大門,

率先走了進去。

「不管你是誰,也不管你有什麼詭計,只要有我在,你永遠不可能得逞的!」

惡狠狠的沖著紅塵仙放了一句狠話,

鴉神一拍翅膀,也跟了進去。

像是沒有聽見一樣擺弄了茶具很久后,。

紅塵仙才看向了王明軒消失的地方,

「好你個無回,竟敢這麼和我說話,呵呵呵,要是以後你解封了記憶,我看你到時候怎麼來給我賠罪!」 穿過大門,

是一片十分壓抑的詭異空間。

天上,污濁的浮雲布滿了天空,隱約之間,有道道雷霆在其中穿過。

腳下,無垠的大地上密布溝壑,

溝壑里有濃黃的不明液體緩緩流動,

溝壑邊,流水裡,

凡是放眼所能見的地方,

都密密麻麻的掉落著慘白的骸骨。

沒有風吹,沒有草動,

更沒有一絲生靈活動的跡象。

整個空間,

就像是遭到了天道的遺棄,

荒涼,貧瘠,毫無生機!

「這就是死之境嗎?」

吸了一口混有硫磺味的空氣,

王明軒將靈盤取出,

接著又將那塊碎骨放了上去。

「戰汝娘親!老子這是來到了無盡幽冥了嗎?」

雖然鴉神經常以幽冥的使者自居,

但是真的到了這麼一個死寂沉沉的地方,

這傢伙也是有些不適應的。

「相較於這裡,我還是喜歡生之境那種地方。」

鴉神拍了拍翅膀,問道:「怎麼樣?有眉頭了嗎?」

「恩~」

在靈盤上看了很久,王明軒目光看向了一處:「你呢?你可曾感知到了你那根本命黑羽?」

「感應到了,這邊。」

鴉神卻是將目光落到了另一個方向。

「靈盤所指的方向,是這邊;而你感應的方向,卻是另一邊,」

王明軒盯著手裡的靈盤,「莫非,真被那個紅塵仙擺了一道?」

「我看是這樣的,」

鴉神一副陰謀論者的嘴臉,道:「你想啊,咱們與她非親非故,她為什麼會這麼盡心儘力的幫咱們?又是送靈盤,又是開空間門,非奸即盜啊!」

「她這麼做,到底能有什麼好處?」

雖然和紅塵仙匆匆的見了一面,

但王明軒對此女卻有一種說不出的信任感。

「算了,眼下糾結這些亦是無用,」

鴉神在空中盤旋了一圈,說道:「那麼問題來了,接下來,咱們該往哪邊走?」

「你的本命黑羽,有沒有可能被人發現?」

「應該,也許,會吧?」

「既然如此,咱們就分開走!」

雖然只有兩個選擇,

但是王明軒卻不想冒任何的險,

雖然在這詭異的死之境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