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準備下注。

可這次器皿剛剛被哥布林拿起來。

也不知道是哥布林故意,還是真不小心。

使得器皿從其手中脫落,掉在地上摔碎了。

「不好意思,器皿壞了,等我去拿個新的器皿。」哥布林不好意思的說著。

眾閑家無奈,只能在原地等待哥布林回歸。

不久,哥布林走了回來。

可曹魏卻察覺到了某些地方不同。

雖說這個哥布林的長相,和之前那個哥布林幾近相同,但是那種自信的氣質卻截然不同。

「快點開盤,快點開盤。」其他賭客不耐煩的喊著。

那個哥布林不緊不慢的拿起器皿搖了起來。

等放下后,曹魏再次開啟了掃描系統。

只見裡面的數字總和是6。

曹魏尋思了會,取出五黑金押寶在了小上。

個別賭客經過上次的三個1事件,覺得曹魏的運氣很好,所以也就跟風下注。

…很快等哥布林打開器皿,裡面數字不知道什麼時候既然變成了三個6。

「這…」曹魏眼見眯了起來,感覺這裡面有什麼貓膩。

而莊家哥布林,此時也是撇嘴一笑,好似在嘲笑曹魏。

「老大,咱還是別賭了吧,這賭博剛開始都是贏,後面只會越輸越大。」黑熊像個過來人一樣,很有經驗的說著。

曹魏輕輕一笑,並未多說什麼。

等哥布林再次搖晃器皿后,繼續下注。

這次曹魏看到的數字總和是16點。

但是這次曹魏留了個心眼,一直用系統盯著裡面的骰子,並且下注了五黑金買大。

哥布林見到曹魏再次下注,再次嘲弄的一笑過後,只見器皿裡面的數字,既然從16點,變成了三個1。

「原來如此。」曹魏已經看透了一切。

在腦海中詢問系統道:「系統爸爸,這裡有個比我還厲害的掛逼,怎麼辦?」

系統隨機幫曹魏打開商店頁面。

只見一套名叫「賭神大法」的武技出現在了眼前。

「兌換。」曹魏花費了一千分解點,成功兌換了這本武技。

並且在腦海中快速學會後,瞬間感覺自己彷彿有了某部電影中,發哥的氣質。

「唉…老大,咱又輸了。」黑熊在一旁嘆了口氣,這次沒有任何意外,他也輸了。

曹魏自信的一笑,等哥布林再次將器皿搖定后,利用掃描屬性確認了裡面的數字總和為17。

但是曹魏卻押寶在了三個1,250黑金。

哥布林講話道:「小哥,這三個1可不是每次都能被你碰上的。」

曹魏自信的一笑:「那可不一定,我的運氣一向都很好。」

「那就來試試咯。」哥布林準備開庄。

其他的賭客並未跟風,各自有了各自的判斷。

這次哥布林並沒有改變數字,自信的打開了器皿。

「對不起,三個1,我贏了。」曹魏很自信的說著。

哥布林不敢置信的看著三個骰子。

剛剛他明明用特殊的屬性確認過,是17的。

可這怎麼就變成三個1了呢。

「你作弊。」哥布林指著曹魏喊著。

曹魏攤開手,講道:「我一直站在這裡,要作弊也是你作弊,跟我有什麼關係。」

哥布林無話可說,只能支付給曹魏一千二百五十黑金后,再次準備開庄。

這時曹魏也感覺到附近有很多雙目光盯上了自己。

其中有個別貪婪的賭客,也有這家賭場的保安。

「敢不敢再來一局?」哥布林發出了挑戰。

曹魏無所謂的攤開手,說道:「如果要單挑的話,不如我們換個玩法。」

「好,那你說怎麼玩?」哥布林毫不示弱。 曹魏指著一旁的撲克牌,講道:「我們比撲克牌,由附近的人將撲克牌丟到空中,我們各自抽取四張撲克,誰抽到的點數最大,誰就贏。」

「好。」哥布林馬上讓人拿來幾幅撲克牌。

為了公平起見還找來幾個路人。

至於是不是真的路人,曹魏就不得而知了。

「來吧。」哥布林和曹魏各自走到一張空桌的兩旁站定。

另外幾個拿著撲克牌的路人,也站在了桌子的左右,在喊出1、2、3之後,一同將撲克牌丟到了半空。

曹魏和哥布林各自看著散落的撲克牌。

哥布林率先出手,瞬間抓住了幾張撲克牌。

而曹魏在哥布林差不多抓完后,手臂一揮,一收,毫不拖泥帶水。

哥布林偷偷的看了眼手裡的牌,是四張2。

曹魏也看了眼手裡的撲克牌,是四張4。

「我們之前還未設置賭注,不如我們賭點大的如何?」哥布林淡定的說著。

曹魏一臉的無所謂:「你想賭什麼?」

哥布林講道:「如果我贏了,我要你的一雙手,如果我輸了,我自斷雙臂。」

曹魏搖了搖頭:「不,我不要你的手,你的手在我看來一文不值,我要五千黑金如何?」

「好!」哥布林很有自信,讓一個獸人去拿來一張黑金卡,拍在了曹魏面前。

「現在可以開牌了吧?」

曹魏顯得很淡定,直接打開了自己四張4。

眾人看了,瞬間哈哈大笑。

一旁的黑熊也是後悔不已,心想就不應該讓曹魏繼續賭下去。

而此時的哥布林也是自信心滿滿,直接翻開了四張撲克牌。

「我去!小老哥你這運氣比我還勁爆。」曹魏故作誇張的喊著。

哥布林看向自己撲克牌,只見四張刺眼的三出現在了那裡。

「怎麼可能!明明是四個2的。」哥布林不敢置信的抓起撲克牌。

在緊張的檢查了一番之後,確認這撲克牌沒問題。

「你!你出老千。」哥布林指著曹魏罵道。

曹魏很淡定的攤開手:「從始至終我都站著沒動過,其他人也都看見了,難不成你想賴賬不成?」

「我…」哥布林一時無語。

但是這五千黑金卻不能被曹魏白白拿走。

畢竟這可是賭場幾天的利潤。

「將他轟出去!」哥布林喊了聲,一旁早就蠢蠢欲動的賭保,紛紛向著曹魏和黑熊靠近。

黑熊看向一旁的曹魏,顯然有點緊張。

「老大,要開幹嗎?」

曹魏笑著點了下頭,在出手之前,還喊道:「大家都看見了,你們就算能贏錢又怎麼樣?莊家到時候還會搶回去,所以你們的賭,永遠都將建立在輸之上。」

眾賭客的表情變的很黯然。

哥布林也知道不能再讓曹魏繼續說下去。

否則自己這家賭場,以後也就不用開了。

「上!給我拿下他。」哥布林急切的喊著。

獸人賭保終於不再慢慢吞吞,連忙跑上去,準備干翻曹魏。

可讓這群賭保意外的是,曹魏賊強。

還沒等幾人靠近,曹魏已經幻化為幾道殘影,與所有賭保擦肩而過。

「啊——」

「吼——」

各種慘叫聲在一瞬間響起。

只見幾個賭保加上哥布林頭同時捂著褲襠倒地。

曹魏很淡定的從幾人身上跨過,拿起一旁裝著五千黑金的黑金卡,瀟洒的離開。

黑熊跟在曹魏身後,突然感覺賊有面子。

這種被人崇拜,被人尊敬的感覺,是從前根本無法體會到的。

「老大,現在我們去哪裡?」黑熊很激動的詢問著。

曹魏指著下一個路口:「目標,下一家賭場。」

「是。」黑熊賊興奮,主動在前面帶路。

可二人沒走幾步,賭場內突然跑出一位帥氣的小伙。

「你們等一下。」亞飛索喊了聲。

曹魏回頭看去,從他身後的小尾巴,大致上可以判斷這人應該是魁魔,而且還是一個很少見的男性魁魔。

「有事?」黑熊不耐煩的詢問著。

亞飛索走上前,講道:「能否請您教我賭術?」

曹魏笑著搖了搖頭:「十賭九輸,我教你賭術等於害了你,你還是該回哪,回哪去吧。」

「我沒有家,我是流浪者。」亞飛索毫無感情的說著。

曹魏才不管他是不是流浪者,只知道這小子想要纏上自己,然後在自己的名下坐吃等死。

「一邊去,一邊去,小爺我沒時間和你瞎扯。」曹魏非常隨意的擺了擺手,正準備離開。

亞飛索急忙攔住曹魏的去路,講道:「我吹簫可厲害了,而且還能使人快樂。」

「吹簫!快樂?」 我變成了女精靈 曹魏急忙準備退後幾步,以一種看基佬的表情,盯著亞飛索。

黑熊愣了下,隨後也反映了過來,急忙退到了曹魏身側,並且大聲喊道:「你別過來,我可不需要你給我吹簫!」

「…」亞飛索連忙解釋道:「我說的吹簫不是那個吹簫,而是吹真蕭。」

曹魏聽完更后怕了,連忙準備繞道離開。

亞飛索這時急忙取出一支玉笛,想要證明自己是真的吹簫,而非吹老二。

「嘟…」亞飛索吹起了蕭。

曹魏停下了腳步,還真別說,這小子吹簫還真好聽,有種讓人神清氣爽,消除煩惱的功效。

「不錯,看來你還是有點本事的嘛。」曹魏誇獎著。

亞飛索收起了玉笛:「那可不,我可是小學吹簫王者。」

「厲害,很不錯,只是我不需要。」曹魏說的很直白。

亞飛索眼見曹魏要走,急忙取出一柄帶著殘破氣息的藍色長劍。

「我還會舞劍。」曹魏很無奈。

心想這人幹什麼不好,為什麼一定要跟著自己?難不成是被自己強大的人格魅力所吸引?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曹魏反倒覺得亞飛索找對人了。

自己就是那個帥氣吊炸天,人格魅力高出宇宙的男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