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如此,但這為辰淵爭取到了一點時間。

突然,岩漿中心處冒出來一顆火紅色的人頭,這正是若戚戚的腦袋。。

「可惡!居然把我弄成了這樣!不可原諒!」

若戚戚口中用力一吐,一道極小的火球瞬間命中辰淵后腰的某一處。 「記牢了,此次試煉,事關我們掩月宗未來五年的資源分配,你們務必盡死力!」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我們掩月宗好不了,作為門下弟子的你們,也沒有一個能好的!」

迦娜星域。

東域。

越國。

梧桐谷入口外,數百頂營帳之中,東邊最角落的一個角落,掩月宗八長老聲情並茂地在給門下二十四個弟子做試煉宣傳。

在他的前方,眾弟子一個個激動不已。

見眾弟子情緒已經被調動起來,八長老才道:「好了,能說的就這麼多了。都散了,好好去休息一晚上。明天上午正式開始試煉的時候,我不希望看到任何一個人無精打采!」

「是!」眾弟子齊齊怒吼,紛紛散開。

在一營帳里,五個青年男子先後走了進來。

其中四人一進來,便聚在一起,一臉興奮地在議論著明天的試煉。

唯有一個二十齣頭,面色有些病態發白的青年男子,盤坐下來。

他的左手無名指上戴著一枚陳舊而寒酸的儲物戒。

沒有理會其他人,他左手輕輕一晃。

頓時,他的身前先後出現一打黃色的符紙,一小碟硃砂,一支符筆。

將這些快速取下來,擺在身前,他這才左手取過一張符紙,右手執筆在丹朱上蘸了蘸,然後在符紙上畫了起來。

他握著符筆的手很穩。

五指間,隱隱有著一層薄薄的白色霧氣在閃爍。

在他筆下,一個古怪的、像是冰塊的圖案緩緩出現。

在不遠處,那四個在議論的青年瞟過這一幕。

有人搖了搖頭。

有人一臉冷笑。

有人一臉同情。

有人一臉悲哀。

「我感覺他誤入歧途了。整天畫著一些低級的火球符、冰符有什麼用?難不成戰鬥的時候,還妄想著拿這些低級符篆砸別人?」

「呵呵,你別把自己代入別人啊。人家清高、冷,喜歡自己一個人試煉,不行啊?」

「都是同門弟子,別這樣。」

「程慕白,別畫了。明天就試煉了,你今天一晚上能做什麼?」

程慕白抬起頭,看向四人,臉上擠出一絲笑容,並不答話。

四人見狀,都搖了搖頭,再次議論起試煉來。

一直議論到深夜,都感覺睏乏了,他們才相約躺了下去,睡覺。

程慕白這才停下筆。

就剛才這功夫,他已經畫出了二十張冰符了。

輕輕吐了口氣,程慕白從儲物戒又取出兩個布袋子。

這兩個布袋子,左邊的是五百張火球符,右邊的是六百張冰符。

自從半個月前,宗主告訴眾弟子,明天是五年一次的弟子試煉——梧桐谷試煉時,他便開始準備了。

梧桐谷試煉,是越國皇室主持,全越國境內大小五十個宗門弟子一起參加的試煉。

試煉的內容,殺死梧桐谷里的火焰鳥、蟾蜍等低級妖獸,收集它們的屍體。

又或者採集一些規定的藥材。

試煉的時間是三天。

三天之後,帶著這些戰利品回到出口。

那裡,皇室會派專門的官員統計每個弟子獲得戰利品的數目。

根據數目的不同,皇室會進行一個排名。

排名越靠前,得到皇室獎勵的領土和各種物資會越多。

這數十年來,越國境內的宗門排名,前二十名都很是穩定,幾乎沒有什麼大的變動。

而掩月宗上一次試煉排名是三十五名。

足可見,這次試煉,掩月宗依舊無法取得多好的名次。

程慕白已經看淡了。

他現在想做的,就是儘力保住自己的性命。

這段時間,他已經通過各種渠道了解過了,進入梧桐谷試煉,每次都會死很多弟子。

作為一個穿越者,他可不想死在這裡。

而掩月宗綜合實力又很爛。

自己修為也很爛。

想要靠掩月宗保護自己,太不現實。

這種情況下,唯一能夠做到的,就是自救。

在儘可能節省資源的情況下,準備很多低級的火球符、冰符才是最穩妥的辦法。

當然,其他人不知道的是,他還準備了另外一個大殺器——一柄下品法器級別的飛劍。

還有,他修鍊的二品功法——御劍術。

下品法器級別的飛劍和二品功法御劍術對於那些排名前二十的宗門弟子而言,其實也不算什麼。

不過,這已經是程慕白能夠做到的極限了。

想到這裡,程慕白罵罵喋喋起來。

湊他娘的老天!

別人穿越不是帶逆天金手指就是系統。

自己同為穿越者,屁都沒有一個!

穿越過來的兩年時間裡,他天天試圖召喚出金手指和系統。

事實證明,沒有就是沒有!

唯一讓他能夠接受的是,這個世界的人意外的也是說漢語。

這點倒是省了他很大的麻煩。

抱怨了一陣之後,程慕白將兩個袋子分別掛在自己腰桿的左右兩邊,又從儲物戒里取出兩床被子,一床墊在身下,一床蓋在身上,就這樣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翌日。

一大早。

東方剛剛露出魚肚白,整個營地里就響起了銅鑼聲。

「起來了!起來了!」

「試煉馬上要開始了!」

「各大宗門的負責人管好你們宗門的弟子,按照指定區域排好隊!」

在喧鬧聲中,無數的弟子快速爬起來,快速排隊。

半個時辰后,當東方旭日緩緩升起的時候,梧桐谷入口處,五十個隊伍都陣列好了。

這五十個隊伍,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前面三個隊伍,每個隊伍都有兩三百弟子。

他們後面,隊伍人數越來越少。

到了掩月宗等宗門,每個隊伍也就十幾二十幾個弟子。

當所有弟子排好隊之後,梧桐谷入口的最前方,兩個穿著一身雪白劍袍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停在所有弟子的前方。

那裡,兩座壁立千仞的峭壁中間,有著一扇寬十丈,高達數十丈的巨大青銅門!

隨著兩人各自取出一塊令牌,按在青銅門上,一聲聲「壓扎扎」的聲音充斥著每個人的耳膜,青銅門向兩邊緩緩打開。

各個宗門的弟子,一個個臉上壓抑著興奮,目光死死地盯著緩緩打開的青銅門!

三十個呼吸過後,兩扇青銅門徹底打開。

隨著一個穿著黑色蟒龍袍的中年男子一聲厲喝:「梧桐谷試煉開始!」

無數的弟子,如江水湧入大海一般,紛紛朝著青銅門裡面的梧桐谷沖了進去! 然而,剛剛一進去,三大宗門的弟子就把住了入口處的藥材!

三大宗門的弟子加起來,佔據了此次試煉的弟子數目的近一半!

其他宗門弟子,哪個敢和他們對峙?

他們不得不眼睜睜地看著三大宗門的弟子守在門口採摘藥材。

而他們自己,則只能往梧桐谷深處繼續快速前行。

只是,他們的想法太樂觀了一些。

進入深處之後,其他宗門弟子也仗著人多,再次霸佔了位置。

整個梧桐谷,頓時從入口到深處,被劃分成了數十塊區域,被各大宗門弟子佔據。

一直到排名前二十的宗門都佔據了自己的位置,其他三十大宗門才開始採摘藥材或者擊殺低級妖獸。

程慕白跟著掩月宗眾弟子一直到最深處才停了下來。

掩月宗首席大弟子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回頭看了一眼入口方向,這才對眾弟子道:「我們先在這裡採摘藥材。採摘完藥材之後,一起殺低級妖獸。大家速度要快,否則,後面的人就追趕上來了,我們就沒有機會了。」

眾弟子紛紛點頭,開始採摘藥材。

然而,他們還沒有採摘完附近的藥材,只見入口方向,數十個身影飛奔而來。

是排名后三十的宗門弟子!

掩月宗眾弟子一個個臉色大變。

若是一兩個宗門的弟子,他們還能阻攔住。

一下子湧來這麼多弟子,他們能做什麼?

下一刻,讓他們更加震驚的是,不只是這數十個弟子。

在這數十個弟子身後,又有數百個弟子涌了過來。

一眼看上去,竟然是三大宗門之外的全部弟子!

「發生了什麼?」掩月宗弟子都臉色駭然,不知所措。

終於,最前面的那批弟子來到了掩月宗弟子身邊。

掩月宗首席大弟子急忙問道:「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你們都跑過來?你們都不採摘藥材了嗎?」

「不採摘了,前面有鳳凰雛鳥!只要捕捉到了鳳凰雛鳥,得到的資源,比我們分配到的資源多的多!而且,捕捉完鳳凰雛鳥之後,再採摘也來得及!」一名弟子一邊繼續往深處跑著,一邊興奮地答道。

鳳凰雛鳥?!

掩月宗眾弟子聽到這個詞,一個個神情大振。

在迦娜星域,除了人類武者之外,還有各種妖獸。

這些妖獸之中,有著一些天生的王者。

它們擁有著強大的血脈之力。

在同等級的狀態中,它們的戰鬥力要比其他妖獸強大太多。

鳳凰,便是這些王者之一。

鳳凰,天生能夠操控火焰。

同時,鳳凰的精血具有強大的治癒效果。

如果能夠擁有一隻鳳凰作為寵物,那戰鬥力簡直爆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