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寢室里,四人坐在一塊。

詳細的情況,已經由米拉告訴怡瑤和元一。

元一笑道:「我想殲滅魔族,這是我的事,又不一定非得擔上勇者的名頭才能消滅他們。聖賢之劍愛誰誰拿去,我用著怪不順手,不合適。」

怡瑤也點頭贊成道:「萬物相生相剋,但不一定是相剋才能擊潰對手,如果有跳出格局異數的存在,照樣可以打敗魔王。」

說白了,實力夠強,管他誰誰,一巴掌下去都得玩完。

米拉道:「說的也是,元一兼具全能屬性,本身就已經不是常理,再說,他是不是萊雅大陸的人都難說,聖賢之劍沒有選他也情有可原。」

艾娜問道:「那他怎麼能拿得起聖劍?」

雖然有諸多情況怡瑤還不了解,但據她推測道:「如果聖劍真如你們所說的那樣,只有勇者才能拿起來,那元一可能跟上一任勇者有關係。靈器換主,對以前的主人多少會有些留念,能被拿起來也沒什麼,只是,發揮出來的威力及不及當年,這可就難說了。」

「上一任?」艾娜向米拉問道:「元一長得像上一任勇者嗎?」

像不像這個問題,米拉很早之前就已經說過,自打見到元一的第一眼,她就覺得很像,儘管現在樣子有變化,多少還是有些影子。

「有些艾尼爾的神韻。」她說道。

艾娜腦洞大開地說道:「元一該不會是艾尼爾勇者的兒子吧?」

此言一出,其餘三人均是轉過頭看著他。

怡瑤道:「有血脈關係,沒準真的能成立。」

米拉表情有些不自然,「兒子?」她看著元一,心底多少有些釋然。

「要是能去醫院驗一下DNA就好了。」怡瑤又在說些陌生的辭彙。

艾娜好奇地問:「DNA是什麼東西?」

怡瑤摳了摳臉笑道:「這個嘛,解釋起來玄之又玄,簡單來說,就是防止娃兒不是親生的檢驗方法。」

「哦~」艾娜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她看著元一,說道:「你放心,以後孩子一定是你的。」

……

米拉和怡瑤愣在椅子上,艾娜這是什麼腦迴路?

元一尬笑道:「現在說這些還為時尚早,不急,不急。」

艾娜鼓起腮幫子:「傳宗接代這種事情哪能不急?元一難道想斷子絕孫嗎?」

怡瑤打岔道:「那個……靈魂好像不能生孩子吧……」

對哦……艾娜這才反應過來。

怡瑤還接著說道:「不過,我是有生育能力的,傳宗接代這種大事情,自然是人與人生比較好。」

艾娜抱住元一,面向怡瑤說道:「那我們還是斷子絕孫吧。」

為什麼要當著一個大男人的面討論這種問題?元一發窘。

米拉平靜地坐在一旁,盯著他,還沉寂在剛才討論的事情當中。

稍晚一些,怡瑤、元一兩人去探望了羅琳一番,已經脫離危險了,只要好生調養些時日,就可以完全恢復過來。

本是該愉快的假期,R班的同學卻歡快不起來。學院說提前放假,此次的學期分數一律不做數,引來很多貴族學員的不滿,但這次是王室下達的命令,誰敢造次?

晚上的時候,各個同學們都收拾了一下行禮,準備明天啟程離開學院,回家看看,他們的家並不是很遠,就在附近的幾個城裡。

羅琳的樣子,是回不了家了,假期里,會由學院出資,請來最好的護理人員來照看她,大家也可以放心。

關於出現魔族的事情,就如刮龍捲風似的,一天的時間鬧得人心惶惶,為此,王室給民眾打了一記強心針,說這只是謠言,大家不要誤信。

在學院師生這兒,也給大家提醒過了,最好不要走漏風聲,王室已經暗中展開調查,第一個遭殃的就是次太的父親,次木,被王室暗中帶入大牢,嚴刑拷打,試圖逼問出關於魔族的線索。

然而他卻直言不知道,他完全不知道什麼魔族,失去兒子他非常痛苦,希望有人能給他一個交代。

至於提著聖劍的少女,她的威名已經在學院里傳開了——古力亞,國師大人的孫女,公主殿下的好友以及私人護衛,擁有青銅騎士的實力,現在還多了個名頭,新勇者。

勇者這個名稱,再次進入人類的視線之中,大批關於一千五百年前的古籍被挖掘出來,用於給現代的學生增長知識點,魔族捲土重來,人類不能坐以待斃,只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看樣子,王室之前也不知道少女是新任勇者,一時間弄得滿朝風雨,然而古力亞拿出一道禁令,無人再敢非議。

貴族學員們回家之後,都被自家的家長堵上了嘴,不敢再提此事。

寵妻無度:軍爺,悠着點 連國王見到這道禁令都膽顫不已,他們作為貴族更是不敢得罪。

在古力亞的背後,有一座擎天的靠山,絕非國師,那個人來歷不明,但權勢滔天,許多貴族猜測紛紜,但誰都不敢說出來。國王下令,此事不能再議,能出勇者已是人類之福,能出現在里奧王國,更是王國之幸!誰若是再敢胡說,全家老小一律處死。

嘴堵得很嚴……

寂寥的夜,莎麗的寢宮。

兩名少女躺在床上,蓋著被子。莎麗說道:「沒想到你才得到聖劍沒多久,就已經暴露在眾目睽睽之下了。」

古力亞望著水晶窗外,道:「無所謂了,遲早的事情。」

「有心事?」莎麗問道。

古力亞想著白天的那兩個傢伙,說道:「兩個莫名其妙的傢伙,就是R班的怡瑤,還有一年前給你送信的那個小子。」

「嗯?」提到元一,莎麗就格外精神,她問道:「他……他們怎麼了?」

原本是想問元一,但她及時改了口,免得被古力亞這傢伙笑話。

古力亞嘆氣道:「如果不是他們兩個,我根本打不過那個半魔傀儡。」

「怎麼會?」莎麗有些不敢置信:「他們兩個真的有這麼強嗎?」

古力亞點了點頭:「無論是哪一個的實力,都明顯超出我一大截,尤其是那個叫元一的,他居然能拔起聖劍……」

莎麗驚訝無比,她是原本唯一知道古力亞事情的人,古力亞的遭遇,她是知情,因為當年她倆就是一起……

作為那個人的學生,兩人對大陸上發生的事情也比尋常人知道得多,第二個人拔起聖劍,是多麼驚世駭俗的事情?

「難道,他在說謊騙我?」莎麗想起之前和元一的交談,元一說他是被困在地下室才活下來的。但現在看來,元一很有可能就是消滅掉整個魔族軍隊的神秘強者……

「誰騙你?」古力亞問道。

莎麗猶豫了一下,還是把事情告訴了古力亞。

古力亞說道:「那你的猜測八九不離十是正確的。」

莎麗問:「這件事情要不要上報給老師?」

古力亞搖頭道:「老師身邊有那幾個煩人的傢伙,還是暫且不說吧,真是一幫噁心的人吶。」 在遙遠的東方彼海,天空中有一座偉大的殿堂。

女子坐在鞦韆上,目光遙望著里奧王國的方向,她有一頭金色的長發,藍色的眼睛,背上還有六隻白色的大翅膀。

白袍男子來到她的身邊,恭敬地稟報道:「主上,已經調查清楚了,西方大陸被毀去土地延綿千萬餘米。」

女子表示知曉地點了點頭,夜風拂她的天使面孔,如萬丈光輝灑落人間。

「屬下告退。」白袍男子很自覺的就退下了。

在白袍男子離去的方向,女子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

「主上?」女子的語氣有些嘲諷,她繼續望向里奧王國,輕聲細語地說道:「我算哪門子主上……」

她喜歡在這裡吹夜風,很少會有人來打擾。

此時的她,眼睛出現了元一的景象,她微微笑道:「歡迎你們回來,米拉、艾娜。當然,也歡迎你,新人。」

幾千萬年來最大的變動,大概就要展開了吧。

她很期待呢……

「好強的神識!」就在剛才的一瞬,怡瑤捕捉到來自天外的一縷神識。

無論是在什麼樣的世界,總會存在一兩個強大的人。

怡瑤道:「只是隨便看看嗎?」她有些不放心,罵了一句:「偷窺狂,要是讓我知道你敢偷看我,我會讓你永世不得超生!」

女子樂呵呵笑了笑:「惹不起,惹不起,是個大佬。」閑得無聊,她還想繼續逗一下這個小姑娘。

神識穿透了怡瑤的衣服,透視了她的肩膀。

怡瑤運以靈力將身體包裹起來,隔絕了這道神識:「喂!你找死嗎!」

見到怡瑤的靈力,女子頗為感興趣,她道:「之前就想見識一下來自異域文明的力量,來得正好。」

她早就開始關注怡瑤了,整個萊雅大陸,除了太猿以外,還沒有哪一個人逃得出她的視線。

神識化作一隻藍色的蝴蝶,不停地撞擊在靈力罡氣上。

「哼!」怡瑤盤坐在床上:「你想玩,那我就陪你玩玩。」持以珠子的力量,她的神識覆蓋了整顆星球。

隔壁的房間,某個美男正在換衣服被她看得一清二楚。難怪女子避開神識,來到了怡瑤的房間。

鼻血沒出息地就流出來了,她聳了聳鼻子,神識全部匯聚在東方的上空。

女子已然出現在了怡瑤的腦海里。

「原來是個女人。」那她放心多了,怡瑤鬆了一口氣,萬一是個男的,她非得氣炸不可。

既然對方想玩,應該還之以禮才對。

怡瑤的神識穿透了女子身上的薄衣,只見背部一片光滑。

萊雅臉色紅潤,她也隔絕了怡瑤的神識,道:「不玩了。」

見對方罷手,怡瑤也收回了神識,幾乎快被累虛脫了,以她的修為,催動先天至寶還是過於勉強。

一想起方才隔壁的畫面,她不由心跳加速,竟然會以這種方式偷窺,「罪過,罪過……」

蓋上被子,把頭埋在被子里,就當做什麼都沒發生,羞愧得要死。

……

元一換好衣服之後,半躺在床上,靠在床頭。

白睡衣是怡瑤借他的,見他衣服太少,怡瑤就借給了他一些中性的衣服。

異空間里的,米拉和艾娜埋頭苦幹,誰都不好意思抬起頭。

房子已經快搭建了,兩人的速度很快,一棟嶄新的房子就差封頂了。

「元一,你衣服換好了?」艾娜問道。

元一回道:「已經換好了。」

放下手中的活,兩名少女都抬起了頭。米拉說道:「房子就快建好了,傢具是個問題。」

元一道:「之前班長不是說,期末分數可以兌換傢具嗎?」米拉道:「你又沒參加,而且,學院已經不舉行比賽了。」

說的是,總而言之想想別的辦法。

元一笑道:「實在不行,可以花錢去買。」艾娜說道:「那多費錢?不如去偷吧,只管偷最好的!」

米拉捏了捏艾娜的鼻子:「你個小飛賊,那麼多的傢具憑空消失,人家得損失多少錢?賺錢不易啊。」

「好吧~」艾娜閉上自己的眼睛,從米拉的手裡拽回鼻子,揉了揉。

元一笑道:「明天就出學校去聯盟接受委託,賺來的錢給你們買傢具,我賺錢,可不就是拿來給你們花的嗎?」

艾娜嘀咕道:「怎麼說得像是養了兩個媳婦似的。」米拉一愣,臉紅道:「你別胡說,我是老、人、家!」她著重說了後面幾個字。

呃……

元一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是無奈的笑了笑。

「啊!」

樓下突然傳來一道恐怖的叫聲,頗為耳熟。

他來不及換上衣服,就赤著腳衝出了門,幾個大步跨下樓梯,來到麻子少年的門前。

此時已經有別的男同學圍在了門口。

元一穿過人群,只見屋裡有碎了一地的陶瓷碎片,是白色!

「發生什麼了?」元一隨意找了一個同學問話。

同學回道:「凱加不見了。」剛才的聲音,就是麻子少年的,而凱加就是他的名字。

人消失不見了?才叫了一聲,不可能消失得那麼快。

元一走進屋中,四處觀察,用手摸了摸被子,還是暖和的,床邊有已經收拾好的行李。

地上的碎片,混合著黑泥,還有幾多紅色的鮮花!

是花瓶。

元一再次看了一眼四周,沒有那個老太婆的身影,肯定就是她,居然明目張胆的就把人拐走了!速度可真夠快的。

怡瑤也下來了,此時的她穿著校服,和往常一樣,扎著高馬尾穿過人群,來到元一的身旁。

她問道:「怎麼了?」

元一搖了搖頭:「不知道,人好像被那老太婆帶走了。」

要保留現場,怡瑤驅散了門口的男同學,赫斯沒有來,剛才路過他門口的時候,能聽見響如天雷的鼾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