層出不窮的神通秘術,源源不斷的抨擊到准鬼將的身軀上去。

「嗡」!「嗡」

看起來數十米高的准鬼將,實際上並沒有實質性的肉身軀殼,就彷彿是一團怨念的集合體。

那連綿不絕的神通,砸落在准鬼將的身體上,也就如同是石子落入了湖面,除了掀起一些漣漪波紋,根本不能造次多少的傷害打擊。

「噗嗤」

接二連三的,有著血宗修士,命喪於准鬼將的利爪之下。

「不行!在這麼下去,我們肯定都要死在這裡。」

「陰兵鬼將,最為懼怕至剛至烈之物!雷法神通更是可以先天克制陰兵鬼將。」

「可我血宗沒有雷法神通傳承啊。」

「……我這裡有一串雷鳴手鐲,為佛門聖賢所留,雖然有著暇滋,可想必能夠起到一些效果。」

局勢嚴峻中,在場某個血宗修士,靈光一現的取出了一串手鐲。

十八顆青色玉石組成的手鐲,銘刻著大量的雷道法紋,可每一顆都是布滿了裂痕,其內靈韻流逝大半。

在這個血宗修士,祭出這一串雷鳴手鐲后,那十八顆布滿裂痕的青色玉石,迎空變成十八顆閃爍著刺目雷電的光球,噼里啪啦,浮浮沉沉的旋轉在了「准鬼將」體外。

「吼」

碾壓著血宗修士的准鬼將,身軀冒出縷縷青煙。

雷道力量,至高至聖,至剛至烈,萬邪避讓!

那充溢著雷道力量的十八顆青色玉石,對準鬼將造成了不小的傷害與束縛力。

「哈哈!太好了!這樣一來,我們就有機會鎮壓這尊孽障了。」

江師兄欣喜若狂的調動法力,將那十八顆雷鳴玉石的雷道能量,催動釋放到極限。

其餘的血宗修士,一樣是抓住了機會的攻擊准鬼將。

「小子!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驅使這一尊准鬼將的,可等一會,我一定可以知道真相!而且到了那個時候,你就等著被我掠奪全部的氣血本源吧!」

一邊賣力的攻殺著准鬼將,江師兄側目的嘶吼道。

獨孤嫣冷笑:「這傢伙傻了吧?他以為這就是全部了?」

「是有些愚不可及。」蕭塵嘆了口氣的,背後那裡,兩道身影拔地而起。

…… 這三尊「准鬼將」,比之現場那些陰兵,形態樣貌上就有著天壤之別。在這三尊「准鬼將」的身軀外,沒有什麼衣甲包裹,顯露出的身軀形態,也不是森森白骨,而是一種介乎於肉身與靈魂之間的虛幻形態,

並且每一尊都是散發披肩,高大數十米,迸發瀰漫出的哪一種凶煞之氣,嗜血戾氣,格外的磅礡匹練,衝擊心魂。

但在獨孤鵬,獨孤雷兩人的氣機鎖定下,饒是凶威滔天,這三尊「准鬼將」也是難以招架的受到了禁錮與壓迫。

獨孤嫣眉黛緊皺,道:「本公主已經說了,陰兵鬼將為天地陰煞之氣聚集孕育而成,是不會臣服於人類修士的,他們二人均是大能巨頭強者,想要抹殺這三尊「准鬼將」,無疑是輕而易舉的,可就是這個樣子,那也無法馴服這三尊「准鬼將」!你還是不要浪費時間了。」

「公主殿下如此信誓旦旦,斬釘截鐵。其實是打心裡期盼著我真的不能收服這三尊「准鬼將」吧。」蕭塵目光閃爍,看破一切的定格在了女孩的絕美面龐外。

獨孤嫣無言以對。

要說沒有那個意思,這是不可能的!

自古以來也沒聽說有幾人可以降伏陰兵鬼將為奴役的,想要收服這般生靈,太過飄渺虛幻。可蕭塵如果真的是收服了那三尊「准鬼將」,這可就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啊!今日的蕭塵,爾不過金丹境七重,這樣的修為,怎麼能收服三尊「准鬼將」呢?

哪怕是有獨孤雷,獨孤鵬兩尊大能巨頭,鎮壓著那三尊「准鬼將」,使其無法逞威,可在本質上,汲取著天地陰煞之氣而誕生的陰兵鬼將,那也是不可能臣服於人類修士的!!

「事實勝於雄辯,公主殿下就擦亮眼睛,好好看著我是怎麼做到的。」

笑容充滿了自信與邪魅,蕭塵捏動法印,口誦真經,把「熒惑天魂咒」這道「道家神咒」的力量,揮發到極致圓滿!從而飛出的那三道奴役符籙光芒,劃破虛空的飛入到那三尊「准鬼將」的頭顱里去,

可見到大量的神秘紋絡,迅速的遍布這三尊「准鬼將」全身上下,彷彿有著一股力量,正在入侵到這三尊「准鬼將」的靈魂意志深處。

吼!吼!

嘶吼之聲,綿延不絕!

聚靈陣上的三尊「准鬼將」,受到獨孤鵬,獨孤雷二人的氣機鎖定,半分反抗的餘地也是沒有,口中發出的那種憤怒長嘯聲,也是須臾之間的煙消雲散,不復存在了。

「好了,大功告成。」

蕭塵心裡清楚,只要把「熒惑天魂咒」種入到這三尊「准鬼將」的體內,任由對方是大羅神仙,那也逃不脫自己的掌控駕馭!

這就是「熒惑天魂咒」的恐怖,想要不被操縱,那就只能在被種下「熒惑天魂咒」的過程內進行反擊,現在木已成舟,蕭塵對這三尊「准鬼將」,有了絕對性的統御力!

獨孤雷,獨孤鵬兩人撤去了禁錮在三尊「准鬼將」身上的浩瀚氣機,對視了一眼的道:「……蕭塵閣下是施展了什麼「奴役神通」不成?」

道法萬法,秘術如塵!

無邊無際的天地間,什麼樣的神通秘術都是找得到的,奴役神通的話,算是一種尤為罕見的秘術之法了,獨孤皇族作為劍州不朽皇朝,也是有著奴役神通的存在的。但想要用那奴役神通,來馴服這陰兵鬼將,這可就不太現實了。

蕭塵沒有多做解釋的邁步走出。

來到篆刻著聚靈陣的圓形平台上,蕭塵與這三尊「准鬼將」,已經是近在咫尺了。

他能感受到三尊「准鬼將」體內散發出的那一股毀滅能量,磅礡煞氣,是蔽日遮天般恢弘巨大。

這三尊「准鬼將」的力量,只怕連一般法相境強者遇到,多半也要落荒而逃,退避三舍。

突然的。

在蕭塵一念之間的,三尊「准鬼將」直接就是跪在了地面上。

身外黑衣纖塵不染,嘴角邪笑凜然,蕭塵走到了一尊「准鬼將」的頭頂。

親眼目睹到這一幕的獨孤嫣,如見鬼怪,大喊出聲:「不!不可能!就算是「奴役神通」!就算是古時代流傳下來的「奴役神通」!他也不可能這麼輕易的就收服了三尊「准鬼將」啊!」

「事實勝於雄辯,現在我要把這裡的陰兵大軍收為己用!」蕭塵念頭轉動,腳下的那一尊「准鬼將」心領神會的朝著現場數以萬計的陰兵大軍,發出了一聲包含著特別訊息的咆哮聲。

陰兵鬼將,等級森嚴!

准鬼將,那是臨近於鬼將級別的存在,在場的陰兵大軍,聽到這「准鬼將」發出的咆哮聲,當即的混亂起來,不過很快就是烏壓壓的跪在了地面上。

隨即呈現在獨孤嫣眼眸內的一幅畫面,是幾萬陰兵大軍,跪拜神明一樣的圍繞在圓形平台外。

「要給這陰兵大軍找一個棲息之所才行。」

蕭塵可不想帶著幾萬陰兵大軍到處亂跑,那還不引來無窮無盡的麻煩嗎。

「綠色寶葫蘆!」

空間戒指,還是儲物袋,那是收納不了幾萬的陰兵鬼將的,而且在這東蒼廢墟內,恐怕還有著上百萬,上千萬的陰兵大軍,蕭塵現在收服的這一批陰兵大軍,只是一個開頭。綠色寶葫蘆內有著一望無際的空間天地,用來收納這一批陰兵,那是在合適不過。

要復甦綠色寶葫蘆的力量,是有些困難,用來收納東西還是很容易的。

轉眼之間的,現場的幾萬陰兵,悉數的鑽入到了綠色寶葫蘆內。

最後,蕭塵又把三尊「准鬼將」,也收入到了綠色寶葫蘆里。

做完了這一切的少年,恣意瀟洒,閑庭信步的回到了獨孤嫣面前。

「……變態。」

小臉有些呆然的獨孤嫣,啐道。

她是大開眼界了,這天底下還真有這樣的傢伙嗎?金丹境七重,就收服了三尊「准鬼將」?

這就好像是一隻綿羊,馴服了幾頭猛虎一樣天方夜譚。 「你降伏那三尊「准鬼將」的奴役神通,叫什麼名字?」

震驚中冷靜下來的獨孤嫣,問道。

「這與你沒有干係吧,我為何要告訴你?」蕭塵嗤笑。

道家「八大神咒」關乎著太古靈寶天尊,蕭塵可不會隨隨便便的泄露出來。

「本公主只是想要提醒你一句,那陰兵鬼將凶性殘暴,你小心有朝一日遭到反噬。」

獨孤嫣翻了個白眼的,不帶好氣的啐道。

「公主殿下說的不錯。」獨孤鵬摁道:「陰兵鬼將,為天地凶物,可以降伏,本就世所罕見。蕭塵閣下的修為,比起那三尊「准鬼將」來,更是有著天壤之別。這要是稍有不慎,遭到反噬,後果可是不堪設想。」

其實他那裡是為了蕭塵著想,只不過是蕭塵掌握著他的「本命魂燈」,要是蕭塵受到陰兵鬼將的反噬,保不齊也會牽連到他。

「放心吧,不會有哪一天的。」

蕭塵對「熒惑天魂咒」有著十足的信任。

那可是太古靈寶天尊留下來的道家秘咒!

……

片刻后,一行人離開了這一座宮殿盡頭,繼續朝著東蒼廢墟深處掠去。

半個月下來,蕭塵又是收服了一些陰兵,加起來差不多有十萬之數了,這些陰兵的力量修為,參差不齊,弱的只有道宮境,天人境,強悍一些的,那就可以媲美金丹境,乃至於道一境大修士!

自然,蕭塵不是以「熒惑天魂咒」收服的這些陰兵,只要有那三尊「准鬼將」在手,他就可以肆意妄為的收服陰兵,除非是遇到了「准鬼將」,那隻能施展「熒惑天魂咒」,才能萬無一失的進行驅使操控。

……

這裡是東蒼廢墟外部區域的一處大地,四野八荒大霧紛飛,一座深淵,綿延無盡,吞噬天穹的橫亘在這一片大地上,猶如是古老時代的神魔利爪撕裂而成,從這深淵下瀰漫噴湧出的冰冷煞氣,到了粘稠如水的地步。

蕭塵來到這裡,凝視深淵,後背不覺毛髮悚然。

「陰煞之氣這般強烈浩瀚,在這深淵內棲息盤踞的陰兵一定很多,搞不好還能遇到「准鬼將」!」

期待的舔了舔嘴唇的,蕭塵一躍墜入深淵。

獨孤嫣無奈的跟在後面,暗道這傢伙那裡是來東蒼廢墟探索機緣的,分明就是來此組建大軍的啊。

不知存在了多少歲月的古老深淵,要比想象中的還要深邃一些。

兩腳一沉,站在了深淵底部時,蕭塵可以感受到這裡的遼闊與陰森,並且還有著大量的陰兵,四面八方的侵襲而來。在這深淵底部,霧氣稀薄,但還是可以看到,這四面八方撲殺過來的陰兵惡靈,層層密密,如蝗蟲大軍。

蕭塵微笑的放出了一尊「准鬼將」。

那些張牙舞爪撲向少年的陰兵惡靈,頓時愣在了原地。

再然後的,蕭塵一帆風順,水到渠成的舉起了腰間佩戴的綠色寶葫蘆。

很快的,這一片區域內的陰兵惡靈,就蕩然無存了,全部變成了蕭塵的陰兵大軍。

「你到底是要收服多少陰兵?」

獨孤嫣沒忍住的質問道。

「你們獨孤皇族有多少大軍?」

蕭塵反問道。

獨孤嫣:「……」

和這變態,她沒什麼說的了。

獨孤皇族是劍州不朽皇朝,大軍超過千萬,這還只是尋常時日,若是戰時,那就更多了。

蕭塵問她獨孤皇族有多少大軍,這是幾個意思?難不倒還想弄出千萬陰兵大軍?

深淵莫測,蕭塵走了百里多遠,還沒看到盡頭。

這一路走來,他收服了數十萬的陰兵,綠色寶葫蘆內盤踞的陰兵大軍,突破了二十萬!

驀然。

蕭塵背後一直跟著的那一準「准鬼將」,空洞血紅的眼眶后,有著凜凜的煞氣,浮沉激蕩。

這樣的反應,旁人是無法理解的。

可蕭塵在這「准鬼將」體內種下了「熒惑天魂咒」,對「准鬼將」產生出這樣的反應,馬上就是洞察出了究竟,那是因為前方出現了「准鬼將」級別的陰兵啊!

這個級別的陰兵,不是蕭塵用一尊「准鬼將」就可以威懾的臣服於自己了,必須動用「熒惑天魂咒」才可以。

加快腳步的,蕭塵見到了那一尊「准鬼將」級別的陰兵。

奇怪的是,這一尊「准鬼將」,形態上是一頭百丈多大的蠻獸,通體長滿了黑色倒刺,鋒利無比,穿裂蒼穹。

氣機上,要比蕭塵背後的那一尊「准鬼將」,還凌厲巨大了幾分。

「明白了。陰兵鬼將並非局限於隕落的人類修士,萬物生靈隕落之後,只要是死在極陰之地,只要是心懷怨念,就可以蛻變為陰兵鬼將。」

蕭塵抬起了手掌,凝聚出奴役符籙光芒。

那感到了蕭塵一行人到來的蠻獸准鬼將,對蕭塵背後站著的「准鬼將」有些狐疑茫然,好像是在奇怪,為何一尊「准鬼將」,會老老實實的和人類為伍?但才誕生出那麼一絲絲靈智的蠻獸准鬼將,旋即就是咆哮震耳,嗜血滔天的撲向了蕭塵。

「孽障!怎敢放肆!」

獨孤雷怒目圓睜,發出的吼聲,洪鐘大呂一樣傳遍諸天,響徹四合!

雖然只是曇花一現,可那隸屬於大能巨頭強者的恐怖偉岸,也是萬古崩塌一樣禁錮住了那一頭蠻獸准鬼將。

蕭塵趁此,把用「熒惑天魂咒」塑造出的奴役符籙,水到渠成的烙印在了蠻獸准鬼將體內。

「恭喜蕭塵閣下,又是降伏一尊准鬼將!」

獨孤鵬皮笑肉不笑的道:「能夠在金丹境七重,就降伏四尊准鬼將,二十多萬陰兵大軍。這九州年青一代,也只有蕭塵閣下才能做到了吧。」

「要不是有你們二人為我掠陣,我也不可能這麼輕易的就降伏准鬼將。」

蕭塵淡然答道。

「蕭塵閣下的這一道「奴役神通」,讓你在金丹境七重,便可以降伏准鬼將。我們二人均是大能巨頭修為,要是蕭塵閣下願意把這「奴役神通」傳授給我們,我們也許就可以降伏鬼將級別的陰兵。」獨孤鵬婉轉的講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