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道河愣愣的看著他除了不甘和憤怒之外,眼底還有一抹恐懼。

麵包車裡坐著的是林蔚然的人他安排了這一幕當然不是有什麼受虐傾向。當金道河揮出拳頭的那張照片在第二天出現在金韓奎的桌上,原本還想著要怎麼勸服兒子的金韓奎立刻撥通了電話,新韓對ceci

的收購計劃正式啟動,在翌日正式進入收購流程。新韓方面,收購事項被交給黃仁成全權負責,而ceci仿面金道河則是沒有出現,收購事項由總編宋美珍跟金韓奎的代表律師接手。雙方出人意料的目的一致,那就是儘快完成收購,以免橫生枝節。

當收購開始,消息便難免走漏,新韓傳媒在上市之初並未完成大規模融資,但收購ceci卻讓不少人震驚的瞠目結舌。這不單單代表新韓從單一的網路傳媒向傳統傳媒發展,也充分證明了新韓做為上市公司的野心和其持續發展的潛力。消息走漏當天,新韓股票便不似近半個月來的無人問津,開始逐步上漲。翌日上午,又有消息走漏,百分之二純凈水的大型ci廣告計劃…將由新韓廣告接手,牽扯資金接近千億,而新韓製作投資的諜戰電視劇iris正式公布了投資金額,二百億的大手筆在韓劇領域創下了一個叫人瞠目結舌的記錄。一周之後,新韓官方正式確認了對ceci的收購計劃…,收購金額為七百二十億,韓國最具代表性的時尚雜誌ceci,在兩個月後恐將易主。一連串的勁暴消息只是在韓國股民中傳播開來,新韓第一輪融資計劃的展開把林蔚然正式置於台前,雖然他的能力還有待考察,但對於新韓傳媒董事會的成員們來說當兩個月後第一輪融資結束時,林蔚然必定會交出一份讓所有人滿意的成績單。

就在新韓對ceci收購流程啟動的同一天,消失在大眾視野中已經有一段時間的金道河突然做為不速之客出現在電視台。他倒是沒大張旗鼓的去後台找林允兒,反倒是呆在地下停車場,而且一等就是一個下午。

不同的地方,同樣的場合,金道河兩次和林蔚然針鋒相對都是在這種不見陽光的地方。第一次他赤裸裸的無視叫他至今還記憶猶新,而第二次他不理智的一拳叫父親又搭上了接近百億的醫藥費,同時彷彿戰敗國一般痛快的割地賠款只求能儘快結束爭端。

輸都輸了,他不該來這。腦子裡有個聲音不停的提醒金道河,但他卻依舊來了這,哪怕只是來自取其辱。他和林允兒之間就算從沒有開始,他也有個問題想要問一問。

「我沒錢了」父親的公司叫我丟了」但我還是長得帥,你能喜歡我嗎?」

一群女孩當即愕然,出道了,變溧亮了,被搭訕的次數也不少。那種貼在*啡館低下的小紙條收到過幾次,不說答應,卻總會有一天的好心情。經紀人三令五申的和她們嘮叨戀愛問題,見了那些年紀差不多的男性偶像更是防狼一般防著」或許是沒經歷過太多表白,但對金道河的這套言辭,少女時代的各位倒是沒覺得太荒唐。

在經紀人上來趕人前,崔秀英還站出來問了一句:「你要跟誰表白啊?怎麼連名字都不說一個。」

見識到這高挑女孩的大膽,金道河這些天來第一次笑出了聲來。

鄭秀妍一下子就來了精神,飛快的竄到了金泰妍和tiffany中間插足,骨英文飛快和和tiffany交流起來,sunny則是拉了一下崔秀英的胳膊,暗示著經紀人徹底黑下來的臉至於徐嘖則是乾脆的躲在金孝淵和權侑lì身後,彷彿正在表白的金道河是個很奇怪的傢伙。

林允兒沒有融入到其他人中,因為她知道這不是玩笑。聽著和第一次見面時大致相同」內容卻截然相反的台詞,她發現金道河的臉上沒了那耀眼的自信,卻多了幾分誠懇。

經紀人理所應當的上來趕人,林允兒卻趴在經紀人耳朵上悄悄說了幾句,輕聲阻止。

「喂,你回來之後要是不坦白交代的話,以後就不用睡了。」在其他女孩被帶走之前,崔秀英代表所有人威脅了一句。

面對這面卻不是獨處,經紀人和助理都在一邊看著,林允兒時間不多。她走到金道河跟前,想著他以往的糾纏,倒是沒那麼多厭煩。如果正常女孩面對男人的糾纏都會煩躁到直接拉進黑名單,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要孤單一輩子。

她抬頭看他,輕聲提議:「其實做我的男朋友沒那麼好,不如你做我的粉絲吧。」

還是被拒絕了,這是金道河在來這之前就已經想到的結局:「粉絲?那有什麼好處?」

林允兒仔細想了想:「那時候你再說喜歡我,我就能心安理得的接受,而不是和你保持距離算不算?」

「算,但總感覺少了點什麼。」金道河想了想:「一個擁抱行不行?」

他張開雙手,讓一旁的經紀人蓄勢待發。但金道河只是張開手臂,面帶笑容的看著林允兒,沒有絲毫逾越。

雖然接觸不多,但金道河覺得,這是他距離林允兒最近的一次。

林允兒搖了搖頭:「現在不行。」

金道河問:「那什麼時候可以?」

「等你真正成為我的粉絲,那時候才行。」林允兒認真說道。

金道河放下手臂,不再去看華張不屬於他的精緻面龐。他想過很沒風度在林允兒面前揭開林蔚然陰暗晦澀的一面,此時卻突然意識到,自己這段時間以來做的所有事,和林蔚然沒什麼不同。

他把雙手插進口袋裡,示意自己再無「惡意」問:「我的專訪看了嗎?」

林允兒點了點頭,為了一個女人改變世界,這種極具浪漫主義的行動,哪怕僅僅是宣言也會讓人津津樂道。特別是金道河還說他喜歡的女人是個藝人,足以讓宿舍里那幾個「欲求不滿,的姐姐津津樂道。

但八卦說到底也是八卦,剛剛的照面,她們居然都沒有認出金道河來。

金道河又問:「有感動嗎?」

林允兒再次點了點頭。

金道河笑了,很開心,哪怕他知道這很可能是安慰。

「那就夠了,我不會再給你添麻煩了。」金道河轉過身,把風度保留到了最後一刻。

林允兒看著他的背影,若有所思,這段時間和林蔚然的通話總是很快結束,那男人似乎又開始陷入繁忙之中,從始至終林允兒都不知道金道河和林蔚然之間發生過什麼,但她隱隱有種感覺,林蔚然和金道河之間有她不知道的事情。為了杜絕誤會,林允兒給林蔚然打了電話,接不通,轉而發了簡訊,只是提及見過了金道河,簡單的提了提過程,然後繼續頭疼要如何面對姐姐們的質問。她的生活就是努力工作、努力戀愛,一如既往的簡單,彷彿那雙眼睛一樣,不染一絲塵埃。

林蔚然沒接林允兒的電話,地點不對,時間也不對,他讀了簡訊,心下沒有太多波瀾,只是放好了手機,然後繼續靜靜的看著那墓碑上的照片,又站了好一會兒。

張紫妍,這是個經常被人們提起的名字,但這個名字被賦予的意義卻是讓人不齒的,哪怕她已經死了,除非人們遺忘,這個名字也乾淨不起來。

林蔚然放下手上的菊huā,站在墓碑前恭恭敬敬的鞠躬,動作依舊標準到既生硬又刻板。

「對不起,現在請安息吧。」他輕聲說道,聲音不大,在這空曠的地方,並沒有傳出多遠。 從戈靜那裡出來之後,趙國棟就想找個地方好好冷靜一下自己。

雖然二月的京城寒意逼人,但是趙國棟還是覺得溫度不夠低,這個時候他很想站在某個山巔,讓山風使勁兒的冰凍自己的頭腦,而當熱血沸騰的時候,自己也可以毫無顧忌的通過嘶吼怒叫來宣洩內心的滾燙。

即便只是一種可能,也足以讓趙國棟全身熱血激蕩起來了,戈靜的一番話竟然在自己面前展現出一各前所未有的大道。或許這各大道充滿荊棘,或許這各達到陷阱遍地」但是至少這是一條大道,一各可以看得到前方希望和目標的大道,足以讓自己為之披荊斬棘奮鬥終生的大道,為官者所為何,不就是求一個宏願得償,實現自我抱負么?

在發改委前期的確不太順心,但是現在自己已經上道,即便是曾權軍對於自己的一些看法也逐漸接受,自己在對方心目中的地位也日漸提升,這從童立國的心態變化都可以略見一斑。自己分管的這幾項工作,短短一年間,也拿出了幾件值得誇讚的事情來,至少可以讓上邊領導和下邊老百姓都能看得見摸得著。

化肥產業走出去,化肥價格降下來,這一點有目共睹;鋼鐵產業整合,有罵娘的,有拍手讚歎的,有唏噓感慨的,但是誰也無法否認,這一步必須要走出去。

小高爐的清理壓縮初見成效」雖然徹底解決這個問題還漫長,但至少已經不像是以往那樣走過場。

趙國棟省裡邊約定的各件的就是,徹底清理關閉的確有困難的可以暫緩,但是環境問題嚴重的必須要關閉,關閉了就絕對不能再重開,而也絕不允許新建同類企業,必須要做到這三點」這也是趙國棟和各省領導以書面形式形成了約束,就憑這個東西來問責。

你要想一棒子打死不現實」那麼不如退而求其次,現實一點」先阻斷新上的可能,在重點把環境問題嚴重的徹底關死,防止重開」做到這三點,趙國棟覺得已經很難得,但是如果努力卻能做到,所以他寧肯在政策上松一扣」但是卻要兌現逗硬。

在這一點上也贏得了曾權軍和各省的一致贊同,曾權軍和各省似乎都有些擔心趙國棟鑽牛角尖,非要在這個問題上較真,那樣不但會惡化和地方上的關係」而且效果也不會好」這樣先說斷,后不亂」哪個省如果真的出了問題,發改委祭起尚方寶劍」他們挨了斬也是與人無怨。

或許是自己在發改委的表現很符合領導的意圖」夾許是中堊央意識到幹部年輕化的緊迫步伐,加緊培養能夠挑起大梁的一批年輕領導幹部?

總之,自己是入圍了,入圍雖然未必就一定可以脫穎而出,但是至少也算是星光燦爛中的一顆吧。

「去香山。」趙國棟坐在車上沉思良久,這才突兀的道。

司機老吳和歐陽錦華都吃了一驚,沒有吱聲,老吳瞅了一眼歐陽錦華,啟動車,緩緩駛出。

「算了,老吳,就這樣開車在街上繞兩圈吧,我想想事情。。」趙國棟看了看天色,這才意識到這已經是七點過了,天色早已經黑透了」「然後再找個地方吃飯。」

有些事情不能對人言也實在是一種難以言喻的痛苦,趙國棟很想找個人傾訴一下,但是放眼望去,似乎卻找不到合適的人選。

劉若彤本來是最合適的,但是這都是年邊上了,他們上合組織秘書處一行人卻又去了博鰲,據說俄羅斯一行同行來華進行交流,趙國棟感覺可能是情報方面的交流合作,所以才會避開了京里而去了除了論壇開會時喧囂一時平時相當冷清的博鰲。

翟韻白也是一個合適的對象,對於灌韻白趙國棟不需要有任何忌諱,但是翟韻白現在工作很忙,而且相隔數千里,委實不太方便,這也使得他很有點拔劍四顧心茫然的感覺。

年邊上的中心工作不算多」但是事兒瑣碎繁雜,千頭萬緒,你都得梳理著,好在下邊五個司局和聯繫自己的副秘書長都是老手,所以也讓趙國棟省心不少。

各省這年前來委裡邊走動的事情免不了,會議、總結、酒局、飯局能從年前排到年後中午晚上輪上好幾輪,這種事情趙國棟司空見慣」擬了個原則交給歐陽錦華來安排,凡是企業的邀請,會議可以到」講話簡短,但不吃飯;凡是各省里來的,如果有副省長以上的領導參加」原則上要去參加,儘可能不碰車,如果實在安排不過來,可以考慮定在一個酒店或者挨得比較近的區域里,這樣方便串台。

每一年這個時候都是最為無奈而又痛苦的」連續十多天的會議和飯局能把一牟壯實如牛的漢子身體拖垮,這就是中國國情,難怪說如等這公款消費如果取消,每年行政開支費用不知道要下降多少,又有多吵餐飲娛樂行業得關門倒閉,造成多少失業」這似乎成了一種悖論。

張宏偉瞅了瞅走廊另一頭,似乎還有燈光,他略一沉吟,還是邁步向走廊那一頭走了過去。

「歐陽,趙主任,還沒有下班。」看見歐陽錦華還在埋頭整理文件」張宏偉知道趙國棟肯定沒有走。

「張司長,老闆好像還在看東西,您找他?」歐陽錦華站起身來,走出來。

「不,我就是看趙主任還沒下班,毒看他有沒有安排,如果沒有安排」那正好大家一起去有個飯局。」張宏偉笑著道。

「他晚上有一個安排,好像是安原來的客人,我幫您問問。」

歐陽錦華把握分寸很到位,張宏偉和老闆關係很密切,很多時候老闆出去都是把張宏偉叫上一塊兒,但是今天情況有些特殊,好像是原來老闆在安原的幾個老部下過來了專門給老闆拜年,老闆今晚是專門把其他安排都推掉了」足見老闆的重視,所以老闆會不會帶張司長一塊兒」他也不好確定。

「宏偉,進來吧。」趙國棟頭也沒有抬,自顧自的看著手中的東西「你那邊飯局如果不重要的話,那就和我一塊兒吃飯吧,安原和滇南那邊過來幾個老同事,很久沒有見面了,一起吃頓飯聊聊天,這n天吃這些飯局讓我吃得真有點像《甲方乙方》里那大款說的,看見龍蝦我就想吐,我是看見一桌子飯菜和酒胃就開始抽接。」

「呵呵,趙主任,誰都難免,咱們中國人風俗習慣就是要在年前年後聯絡感情,年前大多是公務,年後則是私人感情,這是咱們中華民族的風俗習慣。」張宏偉在趙國棟面前表現得很隨意「都是您的老同事。」

這一年來他和趙國棟之間的關係很快就進入了一種相當融洽的境地,面趙國棟也並不怎麼把他視為下級,更多的是一種平等相交的要好同事來看待」而他也很樂意享受這種氛圍,當然他也能把握住這其中分寸底線,領導可以這樣表現,並不意味著你就可以肆無忌憚,恃寵而驕的下場往往都很可悲。

「嗯,都是我的老同事」鍾躍軍你該認識吧,上一次來過的一起吃過飯的,這一次還有市長焦鳳鳴」另外還有一個從寧陵出去現在在滇南紅山州擔任副州長」另外還有兩個縣的縣委書堊記。」

趙國棟在張宏偉面前也沒有隱瞞什麼,寧陵那邊一幫子幹部約好一起過來,他也無可奈何,總不能不要大傢伙兒過來熱鬧熱鬧吧,這距離過年還是有十來天」越是臨近年底,各人事情都多,約好一起來,正好可以一併了了個事兒。

「好嘞,那邊飯局我就推了」這兩天都是這些飯局,我也和您一相吃得人難受,不去不好,去了自個兒難受」今天您這幫老同事不會灌您酒吧。」張宏偉笑嘻嘻的應承道。

「他們和我在一起吃飯都知道我的習慣,不會太過分,當然這快過年了」有酒才能活躍活躍氣氛,我也就想找個機會和他們一塊兒聊聊,這朋友同事間就得經常走動著,要不這感情就得慢慢淡下來。」趙國棟有些感觸的道。

「趙主任您這人就是記情念舊啊,走了幾年,老部下們都還惦念著你」不容易啊。」

張宏偉也覺得趙國棟在這一點很有性格魅力,走了幾年,寧陵一幫幹部都還能記著他,來京里都要到他這裡來拜訪,固然是趙國棟現在身份不一樣,但是如果感情疏淡」人家也不會找上門來,自己和對方接觸這段時間裡,也能感覺到趙國棟在外邊似乎表現得頭角崢嶸很有個性,但是在私下裡,尤其是這些下屬們在一起卻是很隨和自然。 房間里氣氛很熱烈,趙國棟帶著張宏偉和歐陽錦華到時,鍾躍軍等一干人都已經早早候著了。

從鍾躍軍開始,焦鳳鳴、曾令淳、魯能、馬元生、魏曉嵐、簡虹、唐耀文,再加上從滇南過來的霍雲達,基本算得上是整個清一色昔日的趙系嫡系人馬了。

當然並不是說與趙國棟關係密切的人就只有這幾個人,實際上像崔秀夫和周重和趙國棟也一直保持著相當密切的聯繫,而如huā林縣縣長葛成,同樣也很得趙國棟看重,趙國棟還在滇南工作時,葛成就利用出差的機會曾經到昆州拜訪過趙國棟,趙國棟進京之後,葛成也一樣來過京里拜訪。

只不過像崔秀夫、周重以及葛成幾人一來身份是縣長,二來都屬於後期進入趙國棟那個身邊若隱若現的圈子裡,無論是從感情還是關係上都還難以和這幾個人相比,所以在來這裡時,無論是鍾躍軍還是焦鳳鳴都沒有考慮過他們幾個,就連魏曉嵐、簡虹和唐耀文三人也是焦鳳鳴主動提出把三人叫上,鍾躍軍才首肯的。

尤蓮香和些文魁兩人沒有來,一個作為市長沒有那麼方便,一個是剛到懷慶擔任常務副市長,同樣脫不開身,些文魁還專門打來電話給趙國棟請假,足見些文魁的有心。

「趙書堊記,還是喝咱們寧陵持產一加碧玉丵乳酒吧,孫長富厲害啊,這碧玉丵乳酒愣是被他在保健酒市場里砸出一片天地來,但是我要說還得原來麒麟觀道家食品廠原廠生產的貨色才夠味,現在大規模生產,質量上雖然沒有問題,但是總覺得口感上不及原來醇厚香濃了。」焦鳳鳴掂了掂酒瓶,「這是存在駐京辦里的老貨,味道絕對正宗,還是別長富沒有收購之前的存貨,張司長,歐陽秘書,嘗一嘗,比起什麼茅台五糧液三元紅這一類的名酒來,只好不差。」

「老焦,你就吹吧,這能比么?茅台五糧液三元紅那是純白酒,你這是保健酒,真正喝酒的,沒幾個喝這玩意兒,喝這個的都是些底氣不足,但是又不得不硬著頭皮上的,你瞧瞧酒量好的,誰喝這個?」魯能打趣道:「價格不菲,干起杯來」大傢伙兒也顯得豪邁,是不是就圖這個。」

「老魯,既然知道,你又何苦揭破。」焦鳳鳴似笑非笑的瞥了對方一眼,「你的意思就是躍軍書堊記捨不得辜台五糧液嘍?要不咱們倆就不喝這碧玉丵乳酒了,茅台五糧液隨你選,相信這裡也不會賣給咱們假貨。」

鍾躍軍酒量有限,但是焦鳳鳴卻不弱,魯能酒量雖然比鍾躍軍強,但是卻不是焦鳳鳴對手」被焦鳳鳴這一逼,就有點接不上話了,不過魯能從來不會在嘴皮子上輸人」「老焦,我只是就事論事,今兒個咱們進京來是圖個啥,不就是熱鬧么?難道還能貪圖一杯酒不成?趙主任在這兒還沒有發話呢,輪得到你開腔。」

見魯能態度軟了,其他幾人臉上都露出會意的微笑,再好的嘴才在實力面前都只能是折戟沉沙。

趙國棟也看得大樂,魯能這傢伙嘴皮子不輸人,但是焦鳳鳴就簡單的用單挑就足以把問題乾脆利索的解決。

「今兒個既然是大傢伙兒到京里來,當然是盡興就好,這碧玉丵乳酒我很喜歡喝,只要有機會,我寧肯不喝什麼茅台五糧液三元紅,而喝這個養生碧玉丵乳酒。」趙國棟擺擺手,「宏偉和歐陽可以為我作證。」,

張宏偉和歐陽錦華都是連連點頭表示屬實。

趙國棟這也是實話,在京里喝酒的時候免不了,可趙國棟酒量雖大,但卻不太喜歡和高度白酒,所以這個寧陵產的養生碧玉丵乳酒就成了他的最佳選擇,也算是一個最好借口,那輛奧迪車尾箱後邊隨時擱著兩件碧玉丵乳酒,只要需要立時可以拿出來作為擋箭牌,倒也起了一些作用。

熱菜很快就上了來,按照趙國棟的意思大傢伙兒在一起吃飯就是吃個味道環境,沒有必要講什麼排場格調,選個合適的場合,味道要地道,環境要清靜,僅此兩個要求,作為寧陵駐京辦自然安排得妥妥帖貼。鍾躍軍和焦鳳鳴都注意到了趙國棟來赴宴帶著的張宏偉和歐陽錦華二人,歐陽錦華就不說了,趙國棟的貼身秘書,那算得上是趙國棟的貼心人,但是這位張司長,鍾躍軍來了兩次,兩次都有這位張司長出席,上一次說不得了,還有另外一位處長,可以說是碰上了,這一次不一樣,那是提前甄約了,而且從兩人之間的態度鍾躍軍也能揣摩出一二,這位張司長看來很得趙國棟信任。在商言商,在仕言仕,一群仕塗上打拚的人,蘭句話不離本行,自然也就免不了談到當前的中心工作和一些安原政治格局的變化上來。

崔紅安在年前調任省建委任主任,省委副秘書長兼省委辦公廳主任竇再遠出任永梁市委書堊記,這看似一個不錯的安排,但是趙國棟卻知道竇再遠是自己走之後不久就兼任了省委辦公廳主任,這是一個相當關鍵的位置,可以說如果在這個位置上幹得好又能得領導信任的話,三四年後當今副省長甚至直接升任秘書長都不意外。

竇再遠擔任省委辦公廳主任剛到兩年時間就被下派地方,看似是出掌一方,但是明眼人都知道,這是主要領導需要竇再遠騰位置,陳英祿出任了省委秘書長,那麼這個省委副秘書長兼省委辦公廳主任就也要一個可靠的人選來擔任。

「老竇出掌永梁也算是人盡其用啊,崔紅安一走,永梁有點群龍無首的感覺,藍光現在也很鬱悶,如果老崔能夠在堅持兩年再走,他未嘗沒有接班的可能,現在可好,老竇被發配下來,這一呆還不知道幾年,藍光要想上進,那就得考慮往外走的問題了。」

魯能現在擔任省委宣傳部副部長,比起鍾躍軍和焦鳳鳴等人來都要瀟洒許多,說話也沒有那麼多顧忌,就像他自己說的,宣傳部這點活兒,他每天用兩個小時就能處理好,郝夢俠和他處得也還算融洽,交給他的工作他也不給郝夢俠拉稀擺帶,盡心盡意干好。

「崔紅安算是安排得不錯了,我一直以為省裡邊會打發他到環保局擔任局長呢。」焦鳳鳴淡淡的道:「秦省長表揚永梁在節能減排方面工作做得好,要求在永梁開現場會,我都感覺到這簡直是在給崔紅安架在火爐上烤,還好,老崔到建委也算一個安慰。」

「哼,你也別把別人的政治智慧想得那麼簡單,崔紅安在永梁幹了這麼些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龍應華在永梁時候幹得風車斗轉,難道說就沒有崔紅安一份功勞,應書堊記任上主抓環境治理,永梁列為重中之重,他崔紅安能不接招?那應書堊記早就把他給擼了。」,

魯能不以為然,他沒有焦鳳鳴那麼多顧忌,在趙國棟面前也更放得開。

「可誰都知道永梁的產業結構是什麼,他要調整,就必然要付出一些代價,當時我記得應書堊記也明確指出對於各地區經濟發展要實事求是的區別對待,不要黃鱗泥鰍扯得一樣長,《安原日報》還專門把永粱產業結構的調整作為一個典範來推廣,可這主要領導一換,味道就變了,當然領導也有說的」給了你永粱幾年時間來調整,難道你還沒有調整過來?莫不是要一直調整到**召開?」,

「大家都是明白人,永粱的變化擺在那裡,把崔紅安安排到哪個旮旯里,能讓人心服口服?我看安排到建委才是一著妙棋,至少堵住不少人嘴巴,不至於讓人覺得太過絕情吧,但對於崔紅安來說,只怕心裡卻是一片灰暗吧,他的仕途之旅是不是也就算到頂了呢。」

魯能話語相當尖刻,對於他來說,他腦袋上是早就被打上了趙系人馬的烙印,凌正躍不會給他任何機會,現在還好有郝夢俠這個屏風在前面擋著」他在安原也是憋屈得緊,夾著尾巴做人,也只有在昔日的老同僚老領導面前才可以發泄一番。

鍾躍軍一直默然不語,崔紅安調任省建委主任很似很平常,但是對於他們這些當市委書堊記的卻是寒意森森,把省直機關和地市之間這樣來回挪移,讓你無話可說,但是重要性卻不言而喻,八丵大軍區司令都可以換防,難道說你一個市委書堊記就不能動了?

省發改委主任位置一直空懸,據說凌正躍一直沒有選到合適的人選,這讓鍾躍軍心中也是暗自打鼓,發改委主任這個位置看上去位高權重,但是對於鍾躍軍來說卻是曾經滄海難為水,現在寧陵市委書堊記這個位置上可以說是自己最好起飛的位置,如果平調到發改委擔任主任,那無疑是就是一個最慘痛的失敗。

現在鍾躍軍也是最為擔心此事,為此他也曾小心向已經擔任常務副省長的楊勁光求證,楊勁光也說省委在這個人選上一直未選定,凌正躍很看重這個位置」所以很慎重,楊勁光還打趣的說如果鍾躍軍願意來,他當然歡迎之至。 296+八戒,!,!星媒舵手296__296(.8jzw.com)無論多麼驚心動魄的開局都有平淡似水的結局,如同好菜塢電影的大團圓結局,男女主人公無論經過多少次出生入死的冒險,最後都會歸於安靜祥和的生活。.8jzw.com然突如其來的消息讓林允兒還沒反應過來,林蔚然給了她一個選擇,現在就打退堂鼓,或者繼續前進。

「這裡有什麼故事嗎?」

她選擇前進:「這個宿舍的故事。」

看她一副豁出去的認真模樣,林蔚然重新拉起她的一隻手」注意到她躲躲閃閃的目光,故意壞笑著說:「聽故事可不是白聽的。」

林允兒紅著臉對林蔚然皺了皺鼻子,可愛的一塌糊塗。

從出了玄關的第一個房間開始,林蔚然為林允兒講起了這座宿舍的故事。在這個房間他提起了兩個名字,曹哲」來自杭州,是個白白凈凈,看起來比顧寰更玉樹臨風的男人。部春,和顧寰一樣來自上海,操著一口絕對不標準的普通話,表面上和和氣氣」背地裡總覺得自己高人一等。林蔚然到現在還記得,當宣布他是第一個離開的人的時候,他臉上的驚訝要遠遠大過失落,從他一臉冷漠的在林蔚然手上接過機票開始,林蔚然就知道這是個吃力不討好的多此一舉。

「機票就放在桌上,沒人去看一眼」看到也和沒看到一樣。只有我拿起來給人送去,還想著分開前能一起喝頓酒,但走的人不想喝,留下的人卻沒工夫喝。」

林允兒站在他身邊,安靜聽著。

曹哲緊隨其後的離開,相隔還不到半個月,猜忌防範的種子在一群人心中埋下,也是從那時起,林蔚然突然發現在那樣的環境中自己能遊刃有餘。關上房門來到對面的第二間,林蔚然簡單的為林允兒介紹,

那是一段他不怎麼想回憶的時光,其實論天賦、學歷、腦子,乃至於看似最重要的心腸,林蔚然都不是這裡最出色的,他只是在別人鬆懈的時候不鬆懈,別人緊張的時候更緊張。

這樣很累、很辛苦,甚至讓人心力交瘁,但一個男人如果真的能勤勤懇懇,孤注一擲的埋頭趕路,必定能有遠超過其他人的一天。

到了最後一間房,房間不大,陳設也很普通,林蔚然在這裡生活了將近五年,說氛圍壓抑倒不至於,卻也不是能讓人輕鬆的地方。打開房門,林蔚然突然沉默下來,他不知道如何開口,其他人在他嘴裡都有個明確的標籤,到了自己他卻不知道應該如何去形容。一直到這一刻他才真正明白」金泰妍的那一句「我能找回她嗎」究竟帶著怎樣的迷茫。

不知道男人所想,但林允兒本能的有些心疼,金道河和林蔚然之間的故事她能想個大概,卻永遠都猜不到細節,那是一個她還不了解的男人世界,她想了解,卻只能通過林蔚然。只是當他真正這樣做了,林允兒卻覺得雖然一直被他牽著手,但他們之間的距離卻越來越遠。

她不喜歡這種感覺」所以往林蔚然身邊湊了湊,好像貼在這男人身上一樣。又像個孩子般反悔:「我們出去吃飯吧?」

林蔚然笑了,看著她問:「你不是想試試我的手藝嗎?」

林允兒胡扯起來:「我想了想,如果在你這吃不飽的話回去就要吃宵夜,吃了宵夜不運動就會胖,胖了就要減肥,辛苦的都是我。」

林蔚然也不逗她,只是在她額頭上親了下,看她睜大眼睛緊張起來的模樣,繼續不解風情:「其實我想過」顧寰離開了會不會更好一些,在這裡幾年只有他一個人能被我當做朋友,雖然他有這個結果不全是因為我,但如果沒有我的話他也不會走到這一步。我不告訴你的確是不想你擔心,沒想到反而讓你胡思亂想,有些事我也應該適當跟你分享,總不能一直指望你是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孩子。」

「其實當個孩子也挺好。」林允兒推翻了自己之前的所有決定。

林蔚然這才逗她,問:「真的?」

林允兒糾結起來。

林蔚然催促:「機會只此一次,考慮清楚,不然你以後再好奇的時候我可不會這麼輕易就告訴你了。」

林允兒皺了皺鼻子」開始懷念起從前和林蔚然相處的時候,雖然真的像個孩子一樣什麼都不知道,但也不必面對這些再難的選擇。她認真想了想,詭辯:「其實孩子也可以知道一些事,就算是我生氣了、

害怕了、覺得你不是你了,只要你來哄哄我不就好了?」

林蔚然笑了,笑著說林允兒你跟我學壞了。林允兒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紅著小臉不說話,只是笑容中帶著點說不出的得瑟勁兒。

林蔚然把她擁在懷裡,一邊嗅著她頭髮上的清香一邊說:「其實滿足對我來說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林允兒把頭舒服的枕在林蔚然胸口,好奇問:「為什麼?」

林蔚然說:「滿足了」我就懶得動了,不想繼續趕路,只想跟你一起走的慢一點。但這不行,做為商人我要保持一種旺盛的侵略性,就好像初心。你們的初心是感恩,我想感恩。現在卻不知道應該對誰感恩,我的初心在這,它提醒我今天的一切是怎麼來的,像鞭子一樣抽著我前進有時候我不想回來,但除了這我再沒地方可以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