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雲,我好想你!」軒轅柔麗影一閃,便到了譚雲懷中,踮起腳尖,朱唇吻上了譚雲。

譚雲緊緊的抱著這個曾經為自己生有一女的女人,星眸中滑落一滴淚水。

片刻,譚雲鬆開軒轅柔后,情真意切道:「柔兒,相信我,過不了太久,我會給你和傾城、芊芊、玉漱、紫嫣,舉辦一個最盛大的婚禮。」

「嗯,我相信你。」軒轅柔染淚的眸子里,流露出難以掩飾的幸福之色。

譚雲轉身朝一頭白髮的南宮玉沁走去,口吻自責,目含愛意,「玉沁,這些年,讓你們受委屈了。」

「這不算什麼,只要能和夫君團聚,一切都是值得的。」南宮玉沁步步生蓮的來到了譚雲身旁,眸光中流露出心疼之色,顫抖著纖纖玉指,撫摸著譚雲頭髮:

「夫君,你的頭髮怎麼全白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才這樣的?」

譚雲微微一笑道:「不用擔心,我是在天門神宮參悟四術秘典時,耗費心血、精力太多,才白的。」

南宮玉沁善解人意道:「夫君這些年來,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逃出的極樂神宗,後來又經歷了什麼,但是我知道,你一定遇到了很多坎坷和磨難。」

「夫君你辛苦了。」

話罷,南宮玉沁踮起腳尖,和譚雲相擁而吻……

譚雲溫柔的鬆開南宮玉沁后,看向了唐夢囈,立時,腦海中回憶起了,和她經歷的一幕幕。

「夢囈……」譚雲剛開口時,唐夢囈幸福一笑,在司鴻詩瑤嬌呼聲中,唐夢囈將她推向了譚雲。

譚雲張開雙臂,攔腰將司鴻詩瑤抱起,「想夫君了嗎?」

「想了。」司鴻詩瑤嬌艷欲滴,「人家還以為夫君,把我給忘記了呢。」

「我忘記全天下,都不會忘記你。」譚雲說道。

「真的嗎?」司鴻詩瑤心甜如蜜。

「當然。」譚雲深情的道:「這些年來,我一個人時,時常想起我們曾經相識相知相愛的過往,便倍感幸福。」

「那人家給你記憶最深刻的是什麼?」司鴻詩瑤羞澀道。

譚雲毫不猶豫道:「四十萬年前,皇甫聖宗試煉,我身負重傷昏迷不醒,一名傾國傾城的少女,照顧了我十天十夜。」

「少女臨走時足踏雲端,俯視著我,問了我一句話,我至今記憶猶新。」

「她忐忑的說,譚雲,你對我可有一絲動情。」

譚雲話及此處,他懷中的司鴻詩瑤早已淚流滿面,哽咽道:「我記得那少年,回答的很堅定,他說有!」

「嗚嗚……夫君,我沒有想到,時間過了這麼久,你還記得這些。」

譚雲情真意切道:「你和我經歷的點點滴滴,別說四十萬年,哪怕海枯石爛,天荒地老,我都記得。」

「夫君,我好愛你。」司鴻詩瑤閉上了美眸,幸福的淚水衝破眼皮的枷鎖滑落,「夫君,吻我。」

譚雲低頭吻上了司鴻詩瑤的薄唇,良久良久才不舍分開。

譚雲放下司鴻詩瑤后,看著唐夢囈正要說什麼時,唐夢囈搖了搖螓首,探出兩根芊芊玉指,放在了譚雲嘴邊。

她淚染雙目,就那樣的看著譚雲,一切盡在不言中。

當她兩根玉指挪開譚雲嘴唇時,譚雲雙手捧著她貌美不可方物的容顏,霸道的吻上了她的櫻桃小嘴。

唐夢囈自始至終沒有說一句話,因為她怕,一開口就會哭出聲來。

譚雲、唐夢囈深長的一吻,傾述著彼此十幾萬年來的思念。

唐夢囈被吻得喘不過氣時,她後退一步,含淚柔聲道:「擁有你,是我一生的幸福。」

「嗯。」譚雲重重地點了點頭后,和唐馨盈緊緊相擁而吻。

譚雲對於唐馨盈而言,有著刻骨銘心的愛,當初她為了救譚雲,不惜和父親唐永生決裂,被囚禁在牢中。

……

隨後的半個時辰,譚雲先後和公孫若曦、澹臺仙兒、馮傾城、歐陽芊芊、東方玉漱、薛紫嫣以他們的方式,傾述著彼此的思念之情。

「譚雲,你現在是何境界了?」薛紫嫣離開譚雲懷抱后,雖然嬌艷欲滴,可依舊是別具一格,大大咧咧的模樣。

「道人境九重。」譚雲嘴角微微上揚,「若手段盡出,可滅殺普通道王境九重強者。」

得知譚雲實力后,眾女震驚不已。

「夫君,莫非你找到你修鍊的下半部功法了?」姬語嫣激動道。

「嗯,找到了。」譚雲說道:「不朽道帝是我的爺爺。」

眾女雖被長期困在東洲神湖,可她們早已得知了,不朽道帝和不朽古神族在至高祖界被滅族的原因。

「什麼?不朽道帝是夫君你的爺爺?」姬語嫣美眸中儘是難以置信之色。

「對,就是我爺爺。」隨後,譚雲便將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及自己這些年如何逃出極樂神宗,又是如何成為西洲祖朝神武侯之事,統統告訴了眾女。

當然還特意提到了,結識了虞芸奚、方梓兮、辛冰璇三個知己。

並未告訴眾女,和辛冰璇、方梓兮發生情愫之事。

譚雲覺得現在說還不是時候…… 聽完譚雲的講述后,眾女這才知道,譚雲這些年來是多麼的不容易。

同時,眾女眼神中透露著無法遏制的憤怒!

「譚雲,我和妹妹們離開這裡后,便會努力修鍊。」姬語嫣香拳緊握,「然後和你一起,為了我們不朽古神族,為了爺爺報仇。」

「將東洲神宗、東洲祖朝、南洲祖朝、北洲祖朝、極樂神宗連根拔起!」

眾女亦是紛紛附和。

譚雲搖了搖頭道:「語嫣,曾經我讓你們不止一次的涉險殺敵,儘管我知道你們是自願的,不希望成為我的累贅,可是現在不一樣。」

「我們的敵人無論是實力,還是背景都太強大了,我不允許你們再上戰場殺敵,決不允許你們出現意外。」

「在低等宇宙時,你們幫我的實在是太多太多了,身為你們的男人,請允許我自私一次。」

「我要你們平平安安的活著,待我將來報仇后,我們再共度餘生。」

聞言,眾女雖然面上答應,可心裡如何想,就不得而知了。

忽然,譚雲想到了什麼,看著姬語嫣,道:「語嫣,據我說知,當初滅我族人的是,東洲祖朝、北洲祖朝、南洲祖朝和極樂神宗四大勢力,怎麼又多出來東洲神宗了?」

姬語嫣語氣確定道:「夫君,錯不了,就有東洲神宗,只不過當時,東洲神宗擔心四大勢力無法徹底將我不朽古神族滅族,於是,便將宗門高層、弟子,以東洲祖朝的名義,參加了圍剿不朽古神族。」

「原來如此。」譚雲星眸中透露著滔天殺意,「東洲神宗,新仇舊恨,我和你們一起算!」

篤定主意后,譚雲便將東洲大帝、北洲大帝、南洲大帝、呼延彰,四大強者將一縷不朽天劫煉化到腦海中,導致但凡不朽古神族渡劫,他們便會得到消息的事告訴了眾女。

譚雲說道:「語嫣,所幸你飛升至高祖界后,被囚禁在此,無法正常修鍊,否則,你一旦晉陞境界渡劫,後果不堪設想。」

姬語嫣亦是心有餘悸。

這時,沈素冰憂心忡忡道:「夫君,你現在萬萬不可帶我們離開,否則,富察蜀見我們逃了后,必然會降臨低等宇宙泄憤。」

「到那時,我們低等宇宙的家人有生命危險。」

眾女紛紛贊同沈素冰的看法。

「你們說的沒錯。」譚雲說道:「我現在的確不能就這麼帶你們走,否則,低等宇宙將會承受富察蜀的怒火而生靈塗炭,這是我無法接受的。」

「夫君,那你想如何做?」沈素冰憂心忡忡道,眾女也向譚雲投去了詢問的目光。

譚雲看著眾女道:「所以,我需要你們配合,在這裡最多再待半年時間,半年內我一定帶你們離開。」

「而這半年中,我要進入東洲神宗,想辦法得到足夠多的極品祖石,再攪他個天翻地覆,然後,我再製造出你們全部死亡的假象,迷惑富察蜀。」

「只要富察蜀認為你們死了,他才不會懷疑有人救走了你們,更不會對低等宇宙出手。」

「具體怎麼做,你們不用擔心,我已有計劃,確保萬無一失!」

姬語嫣微點螓首,「我們都聽你的。」

譚雲星眸中精芒閃爍,道:「素冰,待會兒我離開后,你告訴樓閣外的弟子,讓她們告訴富察蜀,就說你同意和他半年後成婚。」

「但是,你要富察蜀答應你,半年內任何人都不要踏入東洲神湖,來騷擾你。」

「剩下的事,交給我即可!」

沈素冰重重點頭,「好,就依照你的計劃行事,不過,你進入東洲神宗可要多加小心。」

譚雲上前一步,摟著沈素冰盈盈一握的束腰,口吻霸氣道:「你難道還不了解我嗎?只要我想做的事,就沒有辦不到的。」

「富察蜀這個狗東西不僅害得我們數十萬年無法團聚,而且在八千多萬年前,還讓東洲神宗參與了殺我族人之事,早晚有一天新仇舊恨,我都要和他一起算!」

「我必讓東洲神宗血流成河,雞犬不留!」

沈素冰輕輕地依偎在譚雲懷中,「我和姐妹們都信你,在我們姐妹心中,夫君便是頂天立地,為了天下蒼生的梟雄。」

「你要答應我們姐妹,進入東洲神宗后,做事一定要格外謹慎,不可露出馬腳。」

「好,我答應你們,我保證。」譚雲說道。

「嗯。」沈素冰離開譚雲懷中后,厭惡的看著地上的富察痕,「他怎麼處置?」

「我先問問他再說。」譚雲話罷,來到了富察痕身前。

此刻,四肢被廢,靈池被禁又不能出口的富察痕,望著譚雲,眼神驚恐到了極點。

他萬萬未想到,面前的人根本不是程坤,而是這群女子的男人!

「咻!」

譚雲彈指間,一縷祖力鑽入了富察痕咽喉,其能開口后,顫聲道:「譚雲……不……不要殺我,你想要知道什麼,你儘管說……我都告訴你,只求你別……」

富察痕求饒中神色突然變得獃滯,卻是譚雲施展了鴻蒙神瞳。

「說,你來東洲神湖時,可有誰知道?」譚雲問道。

「只有看守東洲神湖的弟子們看到過。」富察痕應聲。

「你為何如此確定,沒有其他人發現你來?」譚雲問道。

富察痕如實道:「因為我父親叮囑過,讓我和十五位哥哥半年內少來東洲神湖,所以我來時,特意偷偷摸摸的。」

「好,非常好。」譚雲右臂一揮,一道祖力之刃,斬飛了富察痕的腦袋。

當他道人魂、一尊道人胎剛從顱骨內鑽出,便被譚雲隨手泯滅。

旋即,譚雲將富察痕的腦袋收了起來,又釋放出鴻蒙火焰,將富察痕的無頭屍體、血跡焚燒乾凈。

「主人,人家現在還只是道人階小成,冰兒也只不過是道人階巔峰,已經幫不到您了。」鴻蒙火焰化成了一襲紫裙、飄渺的紫心,調皮道:「您是不是該給我們尋找火種了?」

譚雲笑道:「那是自然,放心吧,東洲神宗乃是東洲神域第一大勢力,宗門中自然有冰、火屬性火種。」

「嘻嘻,那太好了。」紫心欣喜不已,隨後,向眾女行禮后,便鑽入了譚雲右掌心。

譚雲依依不捨的望著眾女道:「此地不宜久留,我和芸奚該離開了。」

「嗯。」沈素冰叮囑道:「芸奚貴為西洲大帝的掌上明珠,卻甘願跟著你冒險,你可要保護好人家。」

「我會的。」譚雲深吸口氣道:「我走了,你們安心在此等我!」

譚雲轉身欲將離去時,沈素冰拉住了他,踮起腳尖,吻了一下譚雲后,賢惠的幫他整理好了紫袍,「保重。」

「嗯。」譚雲給眾女投去安心的笑容后,便易容成了程坤,邁出三層大堂時,不知想到了什麼,他眼神中流露出了深深地擔憂之色,低聲自語道:「素冰她們都找到了,長孫軒柒你究竟在哪裡?」 每每想到長孫軒柒,譚雲便感到自責,所以他渴望早日找到憶魂祖液。

憶魂祖液極為罕見,且只有東洲神域才有,譚雲篤定主意,此次東洲神域之行,必要找到憶魂祖液,恢復自己失去的第一世記憶!

「都安排好了嗎?」譚雲邁出來到樓閣一層大堂時,虞芸奚問道。

「嗯,安排好了,富察痕已被我殺了。」譚雲說道:「這只是讓東洲神宗雞犬不寧的第一步,接下來,才是真正報復的時候!」

「走吧,回東洲神宗!」

譚雲和虞芸奚離開東洲神湖城門前,施展鴻蒙神瞳,先後控制了看守樓閣、城門的所有弟子,讓他們忘記富察痕前來東洲神湖之事。

隨後,譚雲和虞芸奚,朝東洲神宗而去……

東洲神湖東方,便是浩瀚而巍峨的東洲山脈。

在東洲山脈深處的蒼穹中,有一座懸浮的雄峰:東洲神山。

一塊高達百萬丈的巨碑,屹立在東洲神山之巔,巨碑上龍飛鳳舞的刻寫著「東洲神域第一宗」七個巨字。

此地,顯然是東洲神宗的山門!

「嗡嗡——」

虛空如水漣漪,易容后的譚雲和虞芸奚,自山門前凌空而出。

「弟子叩見內門大長老、二長老。」二十名外門弟子,朝譚雲二人當即叩首,畢恭畢敬。

「起來吧。」譚雲讓眾弟子起身後,祭出內門大長老令牌。

一束光芒從令牌內射入,懸浮在雲海中的一口巨門,立時,那高達百萬丈的巨門便「轟隆隆」打開了。

隨後譚雲和虞芸奚在眾弟子恭敬的目光中,飛入了石門,進入了東洲密地。

東洲密地浩瀚無垠,其內天地神元、天地祖氣極為濃郁,風景很是宜人。

根據程坤、方媛的記憶,譚雲二人耗時一日,凌空飛行,飛過外門后,抵達了擁有五百億弟子的內門。

一直以來,程坤雖是內門大長老,但由於欺軟怕硬,故而,他和妻子方媛居住的宮殿格局,還不如三長老的氣派。

青蔥欲滴的坤神山,坤神殿便是夫妻二人居住之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