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知道她哪來的勇氣。」

「要不是七大仙門的人大度,此人估計早就完了吧,竟然當眾挑釁七大仙門,而且還來自於天仙的權威。」

一些人在後面開始竊竊私語了起來。

似乎在用一種不屑的語言看著安亦。

「你這些日子給我聽好了,要是你就此離去的話,我們還可以此事作罷,但是你要是再這樣胡攪蠻纏的話,那就不要怪我們不客氣了。」

「此人是魔王之女,這已經是一個事實,是天仙和七大仙門的長老共同認知的。」

「不是像你這樣言論幾句話就可以否定得了的。」

南禹派的長老不屑的看著安亦

「你……」

「你這完全就是在顛倒黑白!」

安亦頓時被他這樣的話給氣紅了臉,他從來沒有在這個女孩子身上感受到魔王的信息。

也從來沒有感受到任何一絲的惡魔之力,也就是這些自稱為仙門的人完全是在顛倒黑白,把一個無辜的小女孩定義為了魔王之女。

但是可笑的是,這一些普通人大多都信了這樣的話。

信了這個無辜的女孩就是那傳說當中的魔王之女一樣。

可這個女孩完全就是一個無辜的女孩,身上根本就沒有他們口中的那惡魔的氣息。

不管怎麼看,他只是一個普普通通而又無辜的女孩罷了。

但是就是這樣的一個女孩,就被這樣一些顛倒黑白的人給架在了火刑架之上。

而且有可能隨時燒死。

…… 活潑的少女有著很強的探知慾望,也很善談,詢問著白露各種問題,無意之間涉及到了敏感的問題。

「奇怪,老姑為什麼獨自住在這裡啊?」

白露則不厭其煩的回答著,聽到少女的新問題腳步一頓,含糊其辭的道:

「各種各樣的原因···」

他總是莫名的被眼前的少女吸引著,面對奈亞子格外的有耐心和包容心,但是有些事情是不可以說的,最起碼現在不可以。

五十多歲的老人為什麼會獨自居住在族地後山森林中,甚至被劃為禁地,這是一件非常不光彩的事情,而這件事當中,白露那位被木葉和族人尊敬的爺爺也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其實本質上很簡單,因為力量!

尾獸是堪比天災的破壞性存在,當初初代火影千手柱間和宇智波斑聯手捕捉九大尾獸,然後售賣給其餘四大大忍村,本意是希望在他離世之後,彼此因為尾獸這種戰略性破壞力的存在相互忌憚,維持一種微妙的平衡。

嘛,雖然事實證明初代火影當初的決策不正確,但能讓『忍界之神』的初代火影寄託和平希望,尾獸的破壞力毋庸置疑。

漩渦水戶其實是和初代一起搬到後山森林的,也算是給兩個公眾人物一點私密空間,提議是二代火影,初代的親弟弟,千手扉間提出的,當然目的並非單純給大哥大嫂一個二人世界。

本質上是一種防備與保護,主要是防備九尾暴走和有人刺殺漩渦水戶,前者會對村子造成重大損失,後者···失去一位頂級封印忍者和九尾這樣的戰略性武器,損失更加慘重。

保護也很好理解,保護九尾暴走時傷害村子,保護漩渦水戶的安全。

不過這種強制保護···呵呵,不說也罷。

漩渦奈亞子作為族長獨女,眼界開闊,聞弦知雅意,從白露的態度中隱約察覺到了什麼,於是很聰明的轉移話題道:

「這裡的樹木都好高大呢,是長了幾百年嗎?

哦!下面還有小河、湖水、小船,好漂亮,看著就有一種安靜祥和的感覺,心情都舒暢了許多,住在這樣的地方真好啊。」

白露點了點頭,一本正經的道:

「後山的樹是伯爺爺,初代火影用忍術催生的,這裡的布局是我爺爺設計的。」

···所以說,穗積對白露的評價並沒有錯,注孤生啊,正常人的回答不應該是類似於『那就住下來吧』這樣邀請的話嗎!?

說你爺爺設計的是要咋樣?炫耀啊?

白露也意識到自己搭話有些不太合適,靈光一閃,補救道:

「喜歡這裡的話,可以住在我的別院,外面最近的那一座就是,一樣可以看到這裡的景色。」

這就是白露想到的補救了,他小時候在後山長大,也很喜歡這裡,因此在附近讓人修了一座別院,客房、偏房一應俱全,目前只有他一個人住,偶爾綱手會過來陪他住兩天,給奈亞子和漩渦長老居住綽綽有餘。

俗話說送佛送到西,白露的補救並不太妥善,不過他能做的也只有這麼多,後山平時輕易不許人進入,漩渦一族客人身份特殊才破例的,白露沒有權力讓漩渦一族的客人直接住在後山。

而且後山的小木屋是初代火影夫婦的二人世界小屋,雖然有兩層,但是空間並不大,樓上大小兩個卧室、樓下客廳、廚房、衛生間,僅此而已。

樓上的大卧室自然是初代和漩渦水戶的,小卧室原本是綱手的,後來變成綱手和白露兩個人的,不過在各自懂事之後,就分出去住了。

漩渦奈亞子卻是沒有想太多,喜出望外的道:

「可以嗎?」

「嗯。」

白露肯定的點了點頭,說話間已經到了小木屋前,白露打開門,做了個邀請的手勢,讓漩渦長老和奈亞子先進。

漩渦水戶看到漩渦正言,定了定神,前不久家族來信的時候就知道是漩渦正言,不過許久沒見,時間催人老,記憶中那個熊的整天叫嚷著老頭退休要自己做長老的小弟也變成頭髮花白的老者,一時有些沒反應過來,回神之後,輕聲笑道:

「正言,好久不見,聽說你都成長老啦,總算實現願望了呢。」

「你就別笑話我了,我只是熬倒了那些老頭子而已,雖然我也變成老頭子了,哈哈。」

漩渦正言聞言有些赧然的打趣自己,無奈的拉過一進門就將注意力放到趴在漩渦水戶腳邊假寐的二哈身上,對漩渦水戶鄭重的道:

「給你介紹一下,這就是奈亞子。」

奈亞子也知道自己的失禮,俏臉微紅,不過沒有怯場,大大方方的道:

「老姑好,我是奈亞子。」

漩渦水戶笑著點了點頭道:

「哎,好好,相貌像極了你母親,性格卻隨你父親,挺好。」

少女得到第一次見面,傳說中的長輩的誇獎,美滋滋的眉開眼笑,乖巧的道:

「謝謝老姑誇獎。」

漩渦正言嘴角一抽,對漩渦水戶哭笑不得的道:

「你別誇她,這丫頭給點顏色就敢開染坊。」

「挺好啊,這樣出去才不會吃虧啊。」

漩渦水戶顯得很開明,奈亞子在一旁聽得連連點頭。

漩渦正言唯有苦笑以對。

白露則在廚房泡了一壺茶,帶著三個茶杯端出來,給三人擺好。

「請用茶。」

「謝謝。」

奈亞子伸出纖纖玉指接了過去,與白露的手一觸及分。

白露的手頓了頓,若無其事的收手,輕輕踢了一腳假寐的二哈將其喚醒,轉身對漩渦水戶道:

「奶奶,我今天先回去了。」

漩渦一族的大長老跑過來肯定不僅僅是過來和漩渦水戶聯絡一下家族感情,帶後輩(奈亞子)上來認親這麼簡單。

白露將禮數盡到,然後準備閃人。

漩渦水戶看了一眼故作端莊,美眸卻一眨不眨盯著二哈的奈亞子,輕輕一笑,對白露道:

「沒什麼事的話帶奈亞子在族地里轉一轉吧,這孩子第一次來,對千手一族一定很好奇。」

白露聞言有些意外,也有些暗喜,表面卻穩重的點了點頭,一如既往幹練的道:

「好。」 「好了,我們的時間很寶貴,也懶得和你這個野路子繼續廢話下去。」

「趁我們還沒有徹底的動怒之前,趕緊滾吧。」

南禹派的這名長老彷彿看到不想看這個眼珠子一樣,要不是當著這麼多的人面如果對他動手的話會有損於仙門的威嚴,說不定他早就上這個野路子動手了。

不過他現在連看這個野路子一眼的興趣都沒有,只是揮了揮手,讓她趕緊的滾蛋。

如果這個野路子真的不時尚的話,他們也不介意動用一點特殊的手段。

畢竟,在場的大部分人只是一些普通人而已,做一些普通人又怎麼可能看得出他們這樣高高在上的仙長的手段呢。

就算其中有一兩個修鍊者,也只不過是那些實力弱小的野路子而已,就算看出了他們的手段,又有什麼資格來和他們就高高在上的仙門來叫囂。

畢竟,這一些散人可不是三千年前那個散人了。

沒有了魔王的統治,他們就是一盤散沙,完全只能由七大仙門的人隨意處置。

要不是幾大仙門現在還顧及這一點臉面,早就把這一些身處在江湖當中的散人給處理掉了。

「你……」

安亦銀牙一咬。

沒想到事情發展到了這樣的地步,只有一些高高在上的仙門中人根本就沒有把她的話放在心上。

反而還認為她是胡言亂語,來挑戰仙門的威嚴。

這個時候,她已經沒有什麼多餘的選擇了。

如果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一個無辜的少女,在自己的眼前被這樣活生生的給燒死,她的良心絕對會過意不去的。

她的內心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在自己的眼前發生。

所以,現在擺在他面前的就只有一條路。

那就是把這個少女從這七大仙門當中的嚴厲監管之下救走。

但是,這樣的可能微乎其微。

安亦並不知道自己的實力已經到了哪一步,也並不確定自己能不能和這幾個傳說當中的七大仙門當中的長老所抗衡。

要是自己的實力比他們弱小的話,那麼自己的結果也就只有一個,那就是被他們認為是魔王的走狗,來這裡是要把傳說中的魔王之女給救走,然後輔助魔王之女再一次禍害天下蒼生。

到了那個時候,他就成為了這天下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但是,現在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安亦不能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一個無辜而又活生生的生命在自己的眼前流走。

不過,她內心當中還是有一些顧慮。

「雲周……」

她有一些看了看自己身旁的雲周。

如果因為她的選擇會連累雲周的話,她內心也會過意不去的。

畢竟,雲周也是他的朋友,而且他現在還是一個普通人,身上並沒有任何一點修鍊者的力量。

他你不走,不知道能不能在這樣強度的戰鬥之下活下來。

「放心吧,你去干你想乾的事情吧。」

雲周看著安亦向著自己看過了來,不由得對她微微一笑。

雲周在此看了許久,也知道了安亦接下來想要幹什麼。

…… 出了木屋,奈亞子就恢復了之前活躍的樣子,伸手欲擼狗,二哈卻是提前竄了出去,在林子里撒歡的亂跑,蹦蹦跳跳,不時的打個滾,頗為興奮,不過也不跑遠,奈亞子手伸在空中看著活蹦亂跳的二哈眨了眨眼。

二哈外號撒手沒,可見有多能折騰,進入千手族地一路上不知為何安安分分,現在大概是熟悉環境了,跳脫的的性子就露出來了。

白露無奈的搖了搖頭道:

「二哈回來,我們要出去了。」

漩渦奈亞子聞言有些意外,直言不諱的道:

「二哈?好奇怪的名字。」

「嗷嗚!(就是!)」

二哈幾步竄到了白露身邊,聽到漩渦奈亞子的話,幽怨的盯著白露嚎了一嗓子表示贊同。

白露嘴角一扯,輕咳一聲,一本正經的道:

「你看它這麼活潑快樂,兩倍的快樂,不是很合適嗎?」

神特么的兩倍的快樂···

二哈湛藍的瞳孔盯著白露,一直在犬冢一族精心培養的它表示,從未見過如此無恥之人。

漩渦奈亞子聽到白露的解釋卻是若有所思的道:

「唔,好像是這樣哎。」

二哈狗頭刷的一轉,難以置信的看向漩渦奈亞子。

你居然信了!?還有比本汪都純真的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