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宰又如何?不主宰又怎樣?

無論古老族人主宰因果命運與否,原罪都已經出現了。

不過。

大行癲僧可不這麼看,反之,他覺得綠袍老祖與巽風老祖在這裡爭論古老族人是否主宰因果命運非常重要。

若是綠袍老祖可以證明,古老族人主宰著因果命運,那麼屠滅三千大道的聲勢會更加強大,也會有更多的洞天福地加入進來。

如果巽風老祖可以證明古老族人沒有主宰因果命運,那麼守護三千大道的聲勢就會更大,猶豫的洞天福地也會傾向守護三千大道。

只可惜。

綠袍老祖無法證明古老族人主宰著因果命運。

而巽風老祖也無法絕對證明古老族人就一定沒有主宰因果命運。

藏身在虛空暗處的高手,要麼是歸墟的高手,要麼是洞天福地的高手,不是原罪老祖,就是大道老祖,都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主兒,雖然不會輕易的被他人的言語煽動,但在這個節骨眼上或多或少都會受到點影響。 「桀桀桀桀!不管古老族人有沒有主宰因果命運,就算沒有主宰,我等也應該屠滅三千大道,開啟無道時代。」

綠袍老祖陰鷙深沉的聲音再次傳來,喝斥道:「大道不公,就應屠滅!」

巽風老祖平靜的反問道:「大道何來不公?」

「桀桀桀桀,大道何來不公?問的好!這個問題問的非常好!今日老祖就告訴你大公何來不公!」綠袍老祖大喝道:「同為大道,憑什麼天道主宰蒼生?憑什麼仙道獨霸天地,憑什麼你們聖道高高在上,憑什麼鬼怪之道如螻蟻?憑什麼人靈之道如此卑微?告訴老祖?憑什麼?這就是所謂公道嗎?」

方才談論古老族人是否主宰因果命運的時候,巽風老祖說的綠袍老祖啞口無言,無法反駁。

而這一回談到公道兩個字的時候,綠袍老祖又將巽風老祖怒懟的啞口無言。

而且在場的存在。

不管是虎力大仙、青木老仙,還是古清風、大行癲僧,以及藏在暗處的各大洞天福地的老祖們,包括巽風老祖,就算他們內心再不想,也不得不承認綠袍老祖說的是事實。

眾所周知。

在三千大道中,人道、靈道與鬼道怪道地位最低,最卑微,最沒有存在感,甚至可以說壓根就沒有什麼人靈之道鬼怪之道可言。

諸天萬界,凡人有很多,可又有誰真正踏入過人道?

有!

但很少很少,少的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凡人若想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生存下去,唯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修鍊成仙。

人道如此。

怪道也不例外。

這諸天萬界各種怪多不勝數,但真正踏入怪道的寥寥無幾,怪道若想生存,也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修鍊成妖。

最為可恨的是。

染指成婚 三千大道剛出現的時候,人道與怪道並沒有這麼卑微,那個時候三千大道是真的平等。

只可惜後來大道爭鋒,某些大道為了發展自己,特意壓制其他大道成長。

人道是如何沒落的?

還不是被仙道等幾個大道聯合壓制,甚至為了壓制人道的成長,不惜抽取人道本源的魂魄,使得凡人與生俱來都比較弱小。

縱然後來人道出現幾個天人,也都被仙道秘密給抹殺了。

怪道的情況與人道差不多,都是被某些大道打壓,抽取了本源的魂魄,也使得怪道與生俱來比較弱小。

至於鬼道,其地位也低的可憐,大多數連意識都沒有,都是孤魂野鬼,成為妖魔眼中的傀儡,縱然鬼道有青燈老祖這樣的霸主,也未能改變鬼道的處境。

還有靈道,其地位甚至比人道都不如,因為大多數精靈,要麼成為一些仙人的寵物,要麼成為仙人的坐騎。

反觀仙道,對於凡人來說就如神一樣的存在,只要仙道願意,隨隨便便就可以將一個凡人抹殺,就像捏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

再有聖道。

誰都知道聖道被譽為無上大道,更有號稱若想成神,先入聖之說。

對於凡人來說,仙道是神,而對於仙道來說,聖道就是神。

「桀桀桀桀!巽風,你不是問老祖我大道何來不公嗎?這就是大道不公,既然不公,就要屠滅!」綠袍老祖得意的大笑起來,趁此機會又喝道:「巽風,別以為老祖不知道你為何堅守大道,你已然踏入聖道,且已修成半聖,成聖只是時間問題。」

「只要大道不滅,你這位半聖的存在就永遠高高在上,凌駕在大道之上,俯視蒼生,你害怕!害怕大道被滅,更害怕無道時代開啟,因為無道時代開啟之後,你這位所謂的半聖就再也沒有任何優越感,更不可能高高在上!」

「諸位!你們都是各大洞天福地的老祖,或許有的在仙道,有的在魔道,有的在妖道,也有的在鬼道,但我想你們其中大部分都不是與生俱來的仙,也不是與生俱來的魔,而是後天一步一個腳印辛辛苦苦修鍊上來的。」

「其中艱辛與苦楚,我不說,大家都深有體會,你們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會這樣?如果大道真正平等的話,我們又何須放棄自己與生俱來的大道,而踏上原本不屬於自己的大道?」

「原因很簡單,都是某些大道從中作梗,打壓我們的大道,抽取我們大道的魂魄,讓我們不得不踏入他們的大道。」

「你們現在修鍊出來了,可你們有沒有想過,你們的子孫,你們子孫的子孫,你們的子孫後代,都要重複你當年走過的路。」

「你們之中或許有的是與生俱來的仙,也有與生俱來的魔,天生就高人一等,可你們不要忘記,在你們頭頂之上,還有聖道,還有天道。」

「在人道面前,你們仙道高高在上,可在聖道面前,你們仙道連狗屁都不是!你們視人道為螻蟻,而聖道也視你們為螻蟻。」

「你們仙魔大道打壓人道打壓怪道,而聖道也可以打壓你們仙魔大道。」

「天道之下皆螻蟻,聖道之下皆草芥,這句話難倒你們沒有聽說過嗎?」

「若是大道不滅,現在人道與怪道的處境,就是你們仙魔大道以後的處境!」

「唯有屠滅大道,眾生才會平等!」

「唯有屠滅大道,眾生才不會被因果束縛。」

「唯有屠滅大道,眾生才可以真正主宰自己的命運。」

「唯有屠滅大道,才可以開啟無道時代!」

綠袍老祖瘋狂大喝,喝聲震耳欲聾,在離宮虛空不斷的炸響,不斷的回蕩,威勢驚人,甚是強烈。

「這綠袍老祖真他娘是一個奇才!」

藏在暗處,古清風對綠袍老祖稱讚不已,暫且不說綠袍老祖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兒,這一切是不是他做的局,挖的坑,單說他這番話,當真是有理有據,聲情並茂,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叫人聽完之後,忍不住點頭稱讚,內心也有一種衝動,一種屠滅三千大道的衝動。

就是古清風這種對屠滅三千大道沒有任何興趣的主兒,在聽完綠袍老祖這番話之後,也都被煽動的想屠滅三千大道。

旁邊,大行癲僧也點點頭,很是贊同,說道:「老衲現在終於明白,綠袍老祖當年為何能把無道尊上哄的團團轉,也明白這個老傢伙後來又為何能煽動三千大道去滅無道尊上,這張嘴還真不是一般的厲害!煽動的老衲都他娘的想屠滅三千大道了。」 離宮虛空。

神聖依舊在與原罪爭鋒相對。

漫天的聖光依舊如聖火般焚燒著,漫天的原罪依舊如黑水般吞沒著。

聖光浩瀚無盡,源源不斷。

原罪同樣是浩瀚無盡,源源不斷。

綠袍老祖雖未現身,但眾人都知他早已修出原罪半身,漫天的原罪更是來自於他。

而漫天的聖光則來自軒轅昊。

他自降臨出現,就只是雙手負在身後,佇立在虛空,人如神聖之日,綻放著無窮無盡的浩瀚聖光,唯一不同的是,剛降臨之時,他那張俊美的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而此刻臉上的神情像是流露出一種不耐煩來。

「不知所謂的老東西!」

軒轅昊冷厲的說了一句,人如神聖大日的他,綻放的聖光突然狂暴起來。

許是察覺到軒轅昊已經等的不耐煩了,旁邊的軒轅瞳立即閃身過去,望著軒轅昊,搖搖頭,示意他不要衝動。

「師姐,我已經等的不耐煩了,也等夠了,是時候讓這個老傢伙閉嘴了!」

「莫要衝動,一切聽老祖的意思。」

軒轅瞳自出現之後,就一臉愁容,直至現在依舊如此,而且愁容越來越沉重。

確實。

如大行癲僧所猜測的那樣,聖地原本並不打算這麼早露面,至少,原計劃是這樣,因為時機未到,這個時候即使現身,也沒有任何意義,而且,現在的局勢有些混亂,各方老祖都在暗中試探,聖地露面的話,很容易會被針對,且,一旦露面,很多事情就會顯得很被動。

但是現在的情況,令聖地已經到了不得不出面的程度了。

因為局勢太亂了,局勢越亂,對守護天地大道越不利。

再加上綠袍老祖一直在這裡煽風點火,混淆視聽,逼的聖地不得不出面。

聖地不是看不出來這是綠袍老祖設的局,聖地降臨,恐怕正中了綠袍老祖的圈套。

可即便如此,聖地還是降臨了。

一來是形勢所逼,這個時候聖地必須出面,哪怕知道這是綠袍老祖布的局,也必須去面對。

二來,他們有信心也有資格更有這個本事來應對綠袍老祖布置的局。

其實。

真正叫軒轅瞳擔心的倒不是綠袍老祖布的局,而是另外一件事情。

她知道,聖地此次降臨,穩住目前混亂的形勢只是其次,真正的目的,則是趁此機會表明聖地的態度。

這才是令軒轅瞳最擔心的事情。

如何表明聖地的態度。

如果無需動手就能表明聖地的態度,那就再好不過。

若是唯有動手才能表明聖地態度,到時不知會引發什麼後果。

軒轅瞳現在只能將希望寄托在巽風老祖身上,希望巽風老祖可以無需動手就能表明聖地的態度,儘管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希望有些渺茫,但至少還有少許希望。

「綠袍!老朽勸你莫要執迷不悟,這古今天地從來就沒有什麼無道時代,所謂的無道時代根本不曾存在。」

「桀桀桀桀!」綠袍老祖放聲大笑,喝道:「好你個巽風小兒,你當真以為老祖我被鎮壓在歸墟無數歲月,被鎮壓的腦子糊塗了不成。」

「即使老祖在歸墟被鎮壓的腦子糊塗了,難倒大家的腦子都糊塗了嗎?誰人不知在荒古之時無道尊上屠滅過三千大道,開啟過無道時代?」

「而你竟然恬不知恥的說什麼無道時代不曾存在?桀桀桀桀!真是可笑,可笑之極!」

巽風老祖不為所動,神色依舊尤為平靜,回應道:「當年,三千大道並未被無道尊上屠滅,只是暫時隕落而已,隕落並不代表消失,更不代表滅亡,如若三千大道當真被屠滅,荒古之後,三千大道又怎會復甦?」

「至於所謂的無道時代也並未開啟,也只是三千大道暫時隕落時出現短暫的時光罷了。」

「放屁!」

綠袍老祖憤怒的大喝道:「當年無道尊上屠滅三千大道的時候,老祖我可是親眼目睹三千大道的本源紛紛潰散,根本不是暫時隕落,是潰散!徹底潰散!」

「如果當年三千大道的本源當真徹底潰散的話,荒古之後大道又為何復甦?」

這個問題綠袍老祖沒有回答。

他回答不了,藏身在暗處那些洞天福地還有歸墟的老祖誰也回答不了。

哪怕他們都經歷過荒古時代,仍然回答不了。

這個問題對於大家來說一直是一個謎。

很多存在都如綠袍老祖一樣,當年親眼目睹過無道尊上屠滅三千大道,也都親眼目睹過三千大道的本源紛紛潰散。

至於荒古之後,為何潰散的大道又紛紛復甦,無人知曉。

要說無道尊上屠滅了三千大道,可荒古之後,三千大道又接踵復甦。

要說無道尊上沒有屠滅吧,可很多人又都親眼目睹過。

究竟是怎麼回事。

至今也是一個謎。

這時。

綠袍老祖又憤怒的喝斥道:「是古老族人!一定是古老族人動的手腳,老祖我雖然不知道古老族人究竟動了什麼手腳,但敢肯定終結荒古,令大道本源復甦的一定是古老族人!」

「呵呵!」

聞言,巽風老祖笑了,說道:「你認為是古老族人終結了開啟一瞬間的無道時代,也終結了荒古時代,也是古老族人令潰散的大道本源重新復甦,對否?」

「沒錯!就是這樣!」

「暫且不談是不是古老族人動的手腳,有一個問題,不知你有沒有想過,如若真是古老族人動的手腳,說明他們有能力令大道本源復甦,也有能力終結無道時代,荒古之時,他們就終結了開啟一瞬間的無道時代,令潰散的大道本源復甦。」

頓了頓,巽風老祖繼續說道:「既如此,你還執著無道時代又有什麼意義?古老族人在荒古可以領潰散的大道本源復甦,那麼在今古時代同樣可以,古老族人在荒古可以領開啟的無道時代終結,那麼在今古同樣可以。」

藏身在暗處的大行癲僧,瞧著場內的巽風老祖,說道:「這巽風老傢伙也不是省油的燈,他這話看起來像是說給綠袍聽的,其實是說給那些洞天福地的老祖聽的。」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姜還是老的辣,綠袍老祖煽風點火的本事了得,這巽風老傢伙以靜制動,自然而然說出的話就能叫人信服,真是厲害!」 其實。

關於荒古時代,古老族人抹殺無道尊上,終結開啟一瞬間的無道時代,還有另外一種說法。

眾所周知。

當年所謂的無道尊上只是原罪孕化出來的一抹意識。

抹殺了無道尊上,並不代表抹殺原罪本源。

或許是當年時機未到,也或許是其他原因,導致古老族人未能除掉原罪本源。

故此,唯有等到今古時代布下種種因果,逼迫原罪真主出世,從而趁此機會徹底除掉原罪這個禍端。

當然。

這只是一些人的猜測,究竟事情的真相是怎樣,誰也不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