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

司馬空直接噎住了。

從一剛開始,他壓根就沒想過二八分,他之所以這麼說,是想讓秦南還價,只要能達到四六分,他就心滿意足了。

可是,他根本沒有料到,秦南居然答應的這麼乾脆。

「你……確定二八分?不如,我們四六分?畢竟那三張符籙,在這玄神空間,非常珍貴的,而且我也很……」

司馬空低咳一聲,開口說道。

他雖然無恥,但他可不會坑兄弟。

何況,這還是他在蒼嵐大陸,唯一的兄弟。

「二八分,三七分,四六分,這些都無所謂。」

「現在……我只想殺人。」

秦南的眼中,露出了一道驚人殺機。

剛才屠帝、飛虹、史昂等人的所作所為,他可沒有忘記。

原本,他是打算去找玄神碎片的,因為他心中在憤怒,這些人都已經走了,他無法找到。

既然能夠找到,那他就只想殺人。

唯有鮮血,才能泄他心頭之恨。

「好,那我們現在就過去。」

司馬空見到秦南這番模樣,罕見的沒有多說什麼廢話,直接把那三人的具體位置,告訴了秦南。

秦南身上的崩滅之意,立刻盪開,帶著司馬空,消失在原地。

時間流逝,一個時辰之後,玄神空間,淵境之內,一片古老的樹林之中。

只見到,屠帝、飛虹、史昂三人的身形,散發出來了強大的氣勢,朝著那樹林深處飛去。

此次血蓮洞天的寶物,沒有拿到手,剩下的幾個地方,憑他們的修為,也足以應付。

因此,他們便讓各自的心腹離開了。

畢竟他們的心腹,也是需要修鍊的,不能一直陪著他們。

「嘖嘖,血文,雷昊,你說段青現在是什麼感覺?」

飛虹砸吧了一下嘴巴問道。

「依我看來,那水晶中了血毒之後,他現在恐怕是正在想盡一切辦法,看能不能將這水晶修復。」

史昂想了想說道。

「哼,最好是死在了血蓮洞天裡面,就算沒有死,至少也要給我身負重傷。」

屠帝冷哼了一聲,臉色略顯陰沉。

血蓮洞天的事情,結束之後,他還是有點不爽,畢竟他們也沒有得到寶物,反而還白白被段青鎮壓了一番。

「早知道,就想辦法,把那胖子一起幹掉。」

屠帝心中暗道。

然而,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屠帝、飛虹、史昂三人的臉色,同時大變,因為在這個時候,他們的心中,不知為何,升起了一股極為劇烈的危機感!

這種危機感,是他們身為少族長,煉化了無數天地靈藥,修鍊了無數種古老秘術等等,淬鍊而成!

轟!

只見到,那天穹之上,一道恐怖無比,猶如月牙形狀一般的三道刀氣,像是三尊太古巨龍一般,朝著他們三人,直接斬來!

一股巨大的壓迫感,落在了三人的身上,讓他們的身軀,猶如遭到了巨山壓住!

「不好!」

屠帝、飛虹、史昂三人,都是身心一顫,迅速運轉了一門古老的禁術,打向了那三道刀氣,他們的身形,也同時向著後方,迅速倒退!

轟隆!

只聽一聲爆響!

這三道恐怖刀氣,直接將他們的禁術,碾壓成為了粉碎,斬在了地面上,瞬間將這地面,斬出了三道巨大無比的溝壑,盪開的風暴,將方圓數里的樹木,都是絞成粉碎!

「這……」

屠帝、飛虹、史昂三人看著這一幕,都是心頭一寒,如此威力的刀氣,剛才攻擊他們的人,修為至少是大帝六重!

「你們三人的反應速度,到還挺快!」

一道冷冰冰的聲音,在屠帝、飛虹、史昂三人的頭頂上炸開!

「誰?」

屠帝、飛虹、史昂三人神色一驚,抬頭看去,立刻就見到,秦南長袍飛舞,手持著斷天刀,渾身上下,散發著恐怖殺氣,朝著他們三人,一步步走來!

「段……段青?你……你怎麼找到我們的?」

屠帝、飛虹、史昂三人的眼中,都是露出了抹巨大的震驚之色!

如果說秦南沒有死,或者是沒有受傷,他們到也不會這般失態,關鍵是他們現在的位置,距離血蓮洞天,可是非常遙遠啊!

哪怕是在厲害的大帝巨頭,也不可能追蹤得到他們!

「喲,這不是屠帝、飛虹、史昂三位威名赫赫的大帝巨頭嗎?我們可真巧啊!不過,你們三人怎麼都在打顫?」

司馬空在一旁戲虐笑道!

之前不是很囂張嗎?

下手也不是非常狠嗎?

現在怎麼硬氣不起來了?

「段青……兩位,我告訴你們,我的身份,完全超出了你們的想象,你們若是在這裡動手的話,對我們雙方都不利,剛才的事情……」

屠帝不愧是血族少族長,迅速反應了過來,深深吸了口氣之後,就開始沉聲開口,無路如何,保住這具武道意志之身再說!

「死!」

還未等他的話說完,秦南手中的斷天刀,再度斬出!

只見到,三道纏繞著恐怖崩滅之意的刀氣,猶如大河決堤一般,咆哮而下,將三人的上空,都直接籠罩!

「血神盾!」

「雷衍秘法!」

「符籙,給我碎!」

剎那之間,屠帝和史昂,都是耗費了一定的代價,施展出來了禁忌之術,身形化作一道血光,以及一道雷光,沖向兩旁!

飛虹則是捏碎一張符籙,雄渾的帝意,包裹了他的全身,湧向前方!

轟!

豈料到,剛剛斬出的三道崩滅刀氣,突然爆炸開來,那無數的崩滅之意,就像是成千數萬把大刀,飆向四方!

啊!啊!

兩道慘叫聲,頓時響起!

飛虹和史昂的身形,都是遭到重擊,被那刀氣貫穿身軀,釘入了不遠處的地面之中!

「給我催動!」

屠帝看的頭皮微微發麻,沒有任何猶豫,將手中的三張保命帝符,全部一同拿了出來!

嗡!

一縷刀芒,在他的面前,一閃而逝!

這三張保命帝符,沒有任何抵擋之力,全部斬碎開來!

唰!

墨先生,你的狗糧又撒了 秦南手中的斷天刀,也是脫手而出,刀尖直接穿過了屠帝的胸口,穿過了那後方的一顆顆大樹,直接將屠帝的身形,釘在了八里開外的一座大山上!

整場戰鬥,直接結束!

唯有三道痛苦凄厲的慘叫聲,在這樹林中,不斷起伏! 簡艾和簡煜兩人一聽,當下不由的對視一眼。

心中陡然冒出一個想法,簡艾當即看著蔣春芬脫口而出:「舅媽,你和大舅……離了?」

這話說出來,連簡艾自己都嚇了一跳。

簡煜更是一瞪眼,看著妹妹道:「嘖,小艾,別瞎說。」

簡艾自覺突兀,正要開口道歉,卻見蔣春芬一臉釋然的點了點頭:「小艾說對了,我和你們大舅……已經離了,上周一辦的手續。」

簡艾半張著嘴,一臉啞然。

簡煜亦是同樣震驚,顯然沒有想到事情會是這樣。

半晌,簡艾才穩定了心緒,心道難怪大舅媽會出來找工作,原來家裡發生了這麼大的事兒。

「公司留給大舅了?」簡艾問的小心,生怕蔣春芬會難過。

但其實蔣春芬現在一點都不難過,甚至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洒脫。

不用簡艾一個問題一個問題的問,蔣春芬主動說到:「嗯,公司和梓辰留給他了,我帶著梓萌,要了一套房一輛車,還有二百萬的存款。」

說著,蔣春芬竟是露出一個釋然的笑容:「但還是得出來工作,總不能坐吃山空。」

簡艾聞言,輕輕點了點頭,雖不能和蔣春芬此時的心境感同身受,卻也有些說不出的沉重。

一時無言,亦或是簡艾和簡煜都不知道此時該說些什麼。

其實在簡艾心裡,一直都有些想不通像大舅媽這樣善良樸實,又有知識又知書達理的女人,究竟為何會嫁給大舅。

眼下他們離婚了,簡艾反倒一點都沒覺得可惜,畢竟自己大舅出軌被她撞見了不止一次,早在那個時候她就希望大舅媽能夠果斷一點,和他離婚。

蔣春芬在簡艾心裡,值得更好的。

「舅媽,把簡歷給我看看吧!」

不想在提大舅,簡艾直接將話題扯入正軌。

蔣春芬是正經大學畢業的大學生,在他們那個年代,大學生的含金量非常之高。

而她學的又是熱門專業會計,所以即便是和王允仲離婚了,蔣春芬憑藉自己的學歷和專業,想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養活王梓萌並不是難事。

尤其是她在市值超過百萬的公司擔任過財務主管,也讓簡歷看上去比同齡人華麗不少。

至少經驗豐富,又是不可或缺的會計職位。

蔣春芬心裡依舊對簡艾開公司的事情格外好奇,卻也忍住了衝動沒有再問,只靜靜的看著她翻看自己的簡歷。

簡艾只是大致的掃了一遍,而後直接將簡歷遞給一旁的白晝。

白晝接過,也是粗略的掃了一遍,心中已然有數。

「怎麼樣?」簡艾沖著白晝挑了挑眉,此刻顯然是動了私心。

白晝瞭然的微微一笑,點了點頭:「可以做財務部經理。」

如此,簡艾便又看向蔣春芬道:「舅媽,我這邊可以給你公司財務部經理的職務,你工作經歷豐富,我相信你完全有能力勝任。」

「經……經理?」蔣春芬一愣,被簡艾的話嚇了一跳。

她是來應聘會計的啊!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再度出擊

雖然屠帝、飛虹、史昂三人,乃是天才武帝榜上的存在,更是三大古族的少族長,但是沒有了心腹的加持,他們的修為,只是大帝四重和三重而已,與秦南根本無法相比。

「嘿嘿,現在輪到我了。」

司馬空臉上露出了抹興奮之意,神念一動,右臂變的虛幻起來,身形率先朝著飛虹和史昂走去。

「你——」

飛虹和史昂剛想開口,只是他們的話還沒說完。

只聽刷的一聲,司馬空的右手,直接抓向了他們,將他們二人納戒之中的玄神碎片,以及其他寶物等等,一次性全部抓了出來。

「哇靠!」

「一百三十塊玄神碎片,三株凌雪花,一截絕情木,八顆天帝回生丹,三張寶圖!」

「你們也太特么富有了吧!」

司馬空掃了一眼自己抓出來的東西,眼睛頓時就直了。

這兩個人,簡直就是一座人形寶礦。

「你居然——」

飛虹、史昂的眼中,皆是露出了抹震驚之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