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門的剎那方潔對洛雨做了個手勢,洛雨苦著點點頭,心想這種主動把老公往外送的女孩子現在真是少得很,自己居然這麼幸運地碰到了。

按照老流氓的脾氣和習慣,兩個人曖昧著曖昧著就順勢推倒了,這種說好聽點叫做細水長流的感情他最喜歡。

現在韓伊雪突然這麼正式,洛雨反而有些不適應,不知道該怎麼做好了。

包間里又沉靜了一分鐘。

韓伊雪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小聲說:你想幹嘛呀,傻站在這兒,獃子。

洛雨回過神來,尷尬地清了清嗓子,坐到韓伊雪身邊,兩手一伸順勢就把她整個摟進了懷裡。

猛地撞到一塊堅實的胸膛,濃濃男子氣息迎面而來,韓伊雪全身癱軟,兩條細藕一般的手臂下意識地環住了洛雨的脖子。

這下子兩個人就變成了韓伊雪仰躺在洛雨懷裡,兩人面對面的姿勢。

呼吸撲面而來,洛雨看著眼前韓伊雪精緻的小臉,不由得痴了。

酒暖思淫-欲,僱人誠不我欺也。

酒果然是好東西啊,特別還是讓女人喝了酒。

韓伊雪香香甜甜的呼吸輕輕吹拂在臉上,洛雨感覺自己的身子有些變化了。

洛雨你——唔!突然洛雨的頭一下子服下來含住了自己的嘴唇。

兩人唇舌交接,韓伊雪張開小嘴任由洛雨在裡面攻城略地。

在紅酒的作用下,韓伊雪感覺自己的身子越來越燙。

感覺到洛雨灼人的目光,韓伊雪大羞,這才注意到自己幾乎是羅衫盡解,急忙坐起身伸手遮住胸前春色。

洛雨撇撇嘴,女人就喜歡掩耳盜鈴,當時勾引我的時候怎麼不見你這麼矜持?

漢宮斗紀 不過好像女人也都喜歡這調調,這叫做啥的,欲拒還迎。

見韓伊雪羞澀難耐坐在沙發上,兩條腿蜷在一起,更加讓人想入非非,洛雨急忙倒了一杯酒灌下去。

洛雨,你想做什麼,小潔她們就快回來了。韓伊雪縮在沙發上頭一直垂著,聲音帶著一絲絲顫抖。

洛雨心裡大叫你饒了我吧姑奶奶,我們都知道那兩個丫頭在我們完事之前聽牆腳樂和著,是不會突然闖進來的,你這麼一說我會以為你怕一個人搞不定我,要她們進來大家一起大被同眠呢。 刻尼基看一眼神色有些不自然的泰勒,更加確信兩人情,於是就一屁股坐到泰勒的旁邊,

「哦,泰勒,你太讓我失望了,就算我們分開了你也不能這樣作踐自己呀,找什麼樣的男人不好,偏偏找了一個黃種人,他比那些骯髒的黑鬼看了還要讓人噁心!」

尼基啐口唾沫吐到了地上。

泰勒神色大變,嗔怒道:「尼基,請你說話的時候放尊重一些,高先生是我的朋友!」

「朋友?像你這樣美麗高貴的女王怎麼能和這樣卑劣不堪的傢伙做朋友呢?還是剛才那句話,泰勒,你墮落了!」尼基挖苦著伸手去端泰勒面前的酒杯,一隻大手突然抓住了他的手。

尼基抬起頭,弔兒郎當地看了高戰一眼:「該死,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放開手!」

高戰嘴角一撇,邪惡到了極點:「是嗎?我警告你,你侮辱了我,我現在要你把剛才的話收回去!」

「狗屎!收回去?你在開玩笑吧?!!」

「我不喜歡玩笑!」高戰的大手握著尼基的手,尼基的手握著酒杯,一用力,啪地一聲將酒杯生生握爆!

頓時,酒杯的玻璃碎片扎得尼基滿手鮮血,疼痛鑽心,大叫道:「哦,上帝呀,看看你這個狗屎做了什麼?你弄傷了我的手!」

聽到尼基的叫聲,和他一塊過來地朋友們馬上圍了過來:「尼基。你怎麼了?」

高戰鬆開尼基的手說道:「沒什麼,只不過我讓他吃了一點小苦頭,讓他記住以後要對中國人學得尊敬一些,不要再***這樣口無遮攔!」

「婊子養的,你竟然傷害了尼基?!!今天我們非要摘下你的腦袋當球踢,然後再挖出你的眼睛喂三文魚!」一向道貌岸然的貴公子們陰森地大叫著,此刻全都露出了自己丑陋的面目。

高戰用餐巾擦了擦嘴巴很是優雅地站了起來,道:「你們還是吃我的大幾巴吧!」說話間,抓住一名叫囂最響亮的傢伙,扳住他地腦袋直接撞在了桌子上。桌子轟隆一聲倒塌,那名倒霉的傢伙死活不知。

沒想到高戰出手這麼快,其餘幾個人愣了一愣,互相看了一眼,一人說:「兄弟們上啊,不用怕他,他就一個人!」

高戰輕蔑地朝他笑了笑,然後縱身一躍,一個三百六十度空中倒旋,一腳踢碎了掛在屋頂兩米多高的吊燈!

「哦。上帝呀,他是怎麼做到的?」一幫貴公子們全都愣在了那裡。

高戰抖了一下衣服上的灰塵,冷冷地瞥了一眼這群早被嚇破膽的混蛋。淡然道:「滾!!」

呼啦啦,一伙人來得快,去得也快,瞬間就全走光了,連帶尼基也捂著受傷的手滿眼怨恨地溜走了。

高戰聳聳肩,望向泰勒:「好啦,這一下清凈了!」

泰勒猶豫了一下。說道:「剛才你提出的要求我可以回答你,今晚我沒有心情!」

高戰攤攤手,心說,老子就算不和你**也死不了,高貴個屁呀你!

伊麗莎白泰勒的私人別墅里。一切都顯得靜悄悄的。

尼基將鑰匙輕輕地插進鑰匙孔中,隨手一扭,門被輕輕地打開了,尼基感覺此刻地自己就像是和泰勒經歷的第一次初夜一樣,只不過自己是用自己胯下的那把銳利地「鑰匙」。打開了泰勒那處子的「門蓬」!

躡手躡腳地尼基走了進去,房間裡面的燈光有些暗淡。熟悉的香水還有泰勒身上的味道。尼基深深地呼吸了一下,似乎又響起了和泰勒在一起的美好回憶。這時自己的手掌傳來鑽心地疼痛,那被玻璃扎破的感覺令他大聲斥責泰勒和那個男的是一對活該上絞刑架遭受絞刑的「狗男女」!

是的,我要報復!他對自己這樣說。我要讓這對「狗男女」遭受痛苦的報應!

浴室裡面正準備要沐浴的泰勒並沒有發現有人走進來。

尼基不顧一切的一下子用力推開浴室的門。浴室上面亮著一盞微亮地頂燈,使整個洗浴間很有一種令人遐思的昏暗感覺。剛剛打開地噴頭在高處灑著水。最重要地是,站在尼基面前的泰勒並不是他預想中地玉體橫成或者披著一件性感的浴袍若隱若現,而是一身整齊的黑色套裝,就連頭髮也被梳得筆直。原來她還沒來得及脫衣服。

泰勒望著前夫大驚,沉默片刻,說道:「是你,尼基?你為什麼要進到我的家裡來?」

尼基無恥地笑了笑,將自己原本英俊的面孔徹底破壞掉,露出一絲令人厭惡的表情:「這不僅是你的家,還曾經是我的家,不是嗎?」

「尼基,請你搞清楚,我們現在早已經離婚了,所以我和你之間已經沒有了任何關係,請你出去!」

「哈哈哈!」尼基發出一陣狂笑,將自己受傷的手在泰勒面前揮了揮:「我的小美人,你難道就真的忘了我么?忘記我帶給你的美好回憶,忘記了我們兩人在床上顛龍倒鳳的美好時光?忘記了我胯下老二插得你欲仙欲死的模樣么?」

「尼基,你無恥!」

「無恥?媽的婊子,不要再裝什麼高貴了,你也就是一個女人,一個和其她女人沒有什麼兩樣的女人,你除了漂亮一些還有什麼?有四個**么,有鑲了鑽石的洞穴么?沒有!你什麼都沒有!告訴你泰勒,和你結婚以後我還跟很多女人睡過覺,不要說我不告訴你,她們在床上的本事可都是一流的,至少要比你高得多。我讓你替我吹簫你都不肯,媽地,假清高,來了**還不是像一條母狗一樣被**的哇哇大叫?!!」

泰勒惱羞成怒道:「尼基,沒想到你竟然會是這個樣子,那個謙謙君子模樣的尼基到哪裡去了?!!」

「告訴你泰勒,現在的我才是真正的我,以前你不了解我,那是因為你傻,或者說你看中的不是我。而是我們希爾頓家族的財富,現在你後悔了么?瞧瞧吧,可憐的傻丫頭,這才是我,這才是真正讓女人大聲尖叫的尼基!!」

尼基拉下褲鏈掏出自己的老二在泰勒面前瘋狂地甩舞幾下。

看著此刻尼基瘋狂地模樣,泰勒的心中猶如寒冬臘月里被人迎頭澆了一通冰水一樣,感覺巴涼巴涼地,她萬沒想自己曾經深愛過的男子此時會變成這般模樣,但是已經到了這地步,也能勉強收拾起心情。深吸一口氣:「尼基,好的,不管我們之間以前有什麼矛盾。現在,你是你,我是我,請你離開,我們各走各的,要不然我要叫警察!」

尼基將彎著的腰站直,兩隻眼睛放射出狂熱到有些病態的眼神:「你這是在威脅我么。泰勒?難道你真的不想念我的大老二,或者是有人已經滿足了你?是不是今天晚上那個

,你說呀,泰勒!」

尼基說著,一步步緩緩朝著泰勒走去,泰勒不閃不避,也沒有任何驚慌的神色,她依然是那樣地嚴肅,冰冷。「你以為這樣做就會令我屈服,感到羞辱么。尼基?我可以告訴你。我沒有你想象的那麼脆弱!」

泰勒說話間,尼基已經竄到她的身邊。一把掐住她地喉嚨,將她推到浴缸邊,噴頭噴洒的水同時灑在他們倆的身上。

在這個時候,尼基已經會變的有些瘋狂了,他一把將泰勒提起,壓在浴缸邊的牆上,在雨水中,尼基的面部肌肉無規律地抽動著,顯示出扭曲的表情,「我從沒有想過要讓你屈服,泰勒,我說過你還不了解我,真地,一點都不了解我,我不要的東西也絕不會便宜給外人,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毀滅她!」

泰勒笑了起來,不過不是那種冰冷的笑,而是充滿了蔑視和不屑的笑,「尼基,我看你真是吸毒吸傻了,除了你自己,你還能毀滅誰?」

尼基不再跟泰勒說話,他只是用力地一把將泰勒上身的黑色套裝扯開,丟在地上,在尼基撕扯的過程中,泰勒裡面白色的襯衫也被撕開,黑色的絲織胸罩顯露出來。尼基猙獰地對她笑著,「婊子,我要讓你親眼看看我能不能!世界上沒有我尼基少爺辦不到地事情!」

泰勒望著他的眼睛,蔑視地說:「你不能,你什麼也做不了。」

尼基嘶吼了一聲,整個人像個野獸一樣,將泰勒翻過身,按在了牆上,然後伸手揪著她地后衣領,使勁全力一扯,隨著一聲聲扣子被崩斷地聲音,整個白色的襯衫都被扯了下來,再然後被扯斷地,就是她黑色的絲織胸罩,短短的十幾秒鐘,泰勒的上身便已經一絲不掛了。

這時候,尼基急促地呼吸著,湊到泰勒的耳邊,聲嘶力竭地喊道:「婊子,讓我賣力的操你好嗎?讓你這個高貴的女明星舔我的大老二!」

泰勒沒有說話,她只是憤怒而又冰冷地望著尼基,尼基怒不可遏,伸手插在泰勒的黑色褲裙邊,用力往下一扯,黑色褲群便分崩離析,泰勒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條白色的內褲和淡黑色的尼襪。在這個時候,泰勒的臉上冰冷的表情消失了,「你真的要這樣做嗎?」

在泰勒說這話的時候,她的臉上寫滿同情與憐憫,然而比這更多的,是恐懼和哀婉。在這一刻,泰勒才第一次顯露出她的本性,無論表面多麼堅強和高傲,但是她畢竟是一個女人。當別人真的要切實地侵犯她的身體的時候,她還是會忍不住流露出害怕和驚慌的神情。

尼基以為泰勒是在問自己,陰陰一笑剛要開口,就聽見身後有人說:「是的!」

尼基大驚中就覺得一隻大手用力地卡住了自己的喉嚨,把自己杵到雨篷底下,嘩啦啦的噴水嗆得他睜不開眼睛,感覺自己快要窒息過去了。

泰勒沒想到高戰一出手就下這麼重的手,眼看尼基已經快要不行了,心中一軟,急忙求情道:「放過他吧,他畢竟曾經是我的丈夫!」

高戰這才鬆手,啪地一聲把尼基摔到了地上。

尼基摸著自己的脖子,困難地咳嗽著道:「狗狗,狗屎!你…有膽…別走,我們希爾頓…家族,一定會找你…報仇的!」

高戰一腳踹著他的屁股將他從浴室裡面踹飛出去:「老子等著,只怕真正要倒霉的是你們希爾頓家族!」

尼基哪裡會信他這個,還以為高戰在滿嘴說大話,嚇唬自己,眼睛中放射出怨毒的光芒,爬起來咬牙切齒地一瘸一拐地離開了泰勒的別墅。

看著尼基走後,高戰摸摸下巴,心說,操你姥姥的,你以為我老高會嚇唬你么?孫子算你倒霉,老子要是不把你們希爾頓家族的產業搞垮的話,就顯示不出來我的手段!

於是就打了一個電話給香港的鄭十七。這個奸詐的傢伙會知道該怎麼去做的。

剛掛上電話,泰勒問道:「高,你剛才跟電話里的人說些什麼呢?我怎麼不大聽得明白?分拆,重組,上市,獲利回吐,你難道真的準備對付希爾頓家族么?」

高戰掏出自己的手帕擦了擦手:「簡單的說,就是買一家經營不景氣,快要倒閉破產的爛公司,然後把它變成好公司,然後賣掉。就像做花園一樣,買一座荒蕪的,然後種上花花草草,再高價把它賣掉。」

泰勒:「但是希爾頓家族的酒店可不是什麼爛公司呀!」

高戰陰笑道:「演戲你可以,說到做生意你就外行了,不是爛公司我有辦法讓它變成爛公司!」眼睛中射出毒辣的光芒。

泰勒不禁打了一個寒蟬,她越來越覺得高戰是那麼的神秘,那麼的不可思議,彷彿天底下沒有他辦不成的事情。

泰勒略想了一下道:「高,你花這麼大的力氣要併購希爾頓公司,做這一切難道都是為了我么?」

高戰神采飛揚地心說,當然不單單是為了你,我還沒到那種情聖的份上,老子一向都是朝利益看齊的。

爽啊,併購美國的酒店龍頭希爾頓,會給我一種獵手一般的感覺。想想看,像西部牛仔一樣,我騎著高頭大馬手持繩索,站在商界之顛,俯視著商界上所有的公司,就像俯視草原上的一匹匹野獸,它們滿山遍野,到處都是。我搜尋著它們之中最兇猛的猛獸,一旦發現,我就馬上衝下山去,用繩索捆住它,然後用獵刀將它剝皮拆骨,大獲其利,試問世上,還有比這更快樂的事嗎?哈哈哈,操他姥姥的,有錢就是爽,想整誰就整誰,弄垮了希爾頓,老子再搞麥當勞!

心中這樣想嘴巴上當然不能這樣說,而是便顯出一副令女人著迷的深情款款的模樣,溫柔道:「不是為了你我還為了誰呢?泰勒,你知道么,自從我第一眼看見你起就迷上了你,你的一舉手一投足都令我著迷,令我深深地陷進愛情的海洋中不能自拔,為了你我可以做出任何事情!」伸手撥弄泰勒的頭髮。

泰勒沒有拒絕,她已經被眼前耀眼的男人驚呆了,他說了他愛我,他竟然向我表白了….

眼看泰勒已經被自己的深情迷惑了,高戰趁熱打鐵,將自己火熱的嘴唇放在泰勒敏感的耳邊,用充滿磁性的聲音低聲道:「今晚陪我墮落一次,好嗎?」

泰勒迷茫了。

高戰張嘴含住她誘人的耳珠:「展現你女人的美麗給我看看,讓我知道,尼基剛才說的話都是錯的,你不僅善於演戲,更善於征服男人!」

伊麗莎白泰勒嬌喘一聲,感覺自己已經快要意亂情迷了。邪神歸來:第908章前方路黑,師太小心飛盧小說網b.faloo.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快速充值:1、網上銀行充值>>2、移動、電信手機簡訊充值>>3、固話、手機語音、寬頻充值>>完本力薦:火影之美女如雲火影之木葉銀狼火影之邪惡佐助火影之邪帝降臨火熱連載:崩潰的二次元血繼限界寵物小精靈之妖孽美女收藏家好看的小說好消息:您可以用手機閱讀本部小說,飛盧手機小說網址:wap.faloo.com【註冊飛盧會員無彈窗廣告-註冊】 顯昏暗的房間里,高戰輕輕地劃了一根火柴,火柴映也點燃了一根粗大的雪茄。

這是一間非常考究的卧室,牆壁上懸挂著各種名貴油畫,還有伊麗莎白泰勒的私人藝術照,高戰西裝革履端坐在椅子上,正前面的燈光緩緩打開,泰勒今晚穿著淡藍色的套裝窄絲裙,誘人地短到大腿根部與膝蓋中間的地方,一雙裹著水晶透明肉色長筒絲襪的美腿,充滿了肌肉的美感,非常的勻致。一雙玉腳光潤圓滑,穿著淡藍的系帶高跟涼鞋,腳趾如同是個迷人的花瓣美艷極了。

突然霏霏的音樂響起,彷彿是一陣令人心神蕩漾的小雨,緩緩地落到人的心靈里。

泰勒輕輕地擺動自己足可以顛倒眾生的身體,緩緩地靠在前面的沙發上,將自己的一條修長**搭在了上面,她豐潤健美的俏臀下露出的那雙雪白修長的大腿近在眼前,肌膚細白毫無瑕疵,渾圓迷人的腿上穿著薄如蠶翼般的高級水晶透明肉色長筒絲襪,使大腿至小腿的線條如絲緞般的光滑勻稱,她足下那雙淡藍色三寸細跟高跟鞋將她的圓柔的腳踝及白膩的腳背襯得細緻纖柔,不愧是大名鼎鼎的國際巨星,讓所有男人夢寐以求的美艷女人,看了簡直要人命!

高戰冷冷地端坐在前面的椅子上,就像是一個欣賞家在欣賞著一件藝術品,手裡面夾著雪茄吸了一口。然後緩緩地吐著青裊地雪茄煙,偶爾十個指頭互點著,隨著音樂的節奏顫動,目光凝視泰勒,眼睛中充滿了欣賞和讚美。

泰勒隔著薄絲水晶長筒絲襪用自己的手輕輕撫摸自己的小腿,再到大腿,柔滑極了。她一直沿著她的兩腿之間向上撫摸著,來到兩大腿間,透明長筒連褲絲襪緊緊包住她圓翹的臀部和修長細緻的**,那粉紅透明絲質性感褻褲下隱隱透露出胯下深處禁忌遊戲的深淵。

音樂還在繼續。一個音符陡轉,令氣氛快要達到了**。

泰勒眼睛嫵媚地望著高戰嬌,模樣艷媚動人,媚眼如絲,半開半閉,將自己左、右腿置於床邊,伸手去脫她那肉色長筒連褲絲襪,慢慢地一卷一卷地褪下了她那薄如蟬翼的連褲絲襪,露出柔嫩白皙的兩腿,連帶顯露出她那豐圓地臀部。中間夾著一縷粉紅透明絲質性感褻褲。

她兩大腿之間的神秘處被那粉紅透明絲質性感褻褲裹著,神秘部位鼓鼓的,象完全熟透了的蜜桃。

透過那粉紅透明絲質性感褻褲,但見她胯間有一條粉紅半透明蕾絲好像丁字褲一樣的內褲,一條細緞由她嫩白的兩股束過,向前包住了她賁起的花壁,由於丁字褲過於窄小,清楚的看到她濃黑捲毛滲出了褲緣。

音樂終於達到了**,那聲音就好像是有人在愉快地喘息呻吟。配合周圍暗淡的燈光,前面偉岸又那麼能剋制住自己的男人,說不出地撩撥人的心神,

泰勒不由得發出一陣陣充滿淫逸的喘息聲,雙頰一片酡紅,半閉半張地媚目中噴出熊熊慾火。

音樂聲中她終於褪下她那最後的一絲防線粉紅透明絲質性感褻褲,只見她渾身晶瑩如玉,雪膚滑嫩,柔若無骨。黑眸清澄猶如秋水,櫻唇紅潤。惹人垂涎。一雙白瓷般的**,柳腰纖細。軟綿小腹平滑如緞,一雙**均勻修長,一頭柔細秀髮,襯著如花般的臉頰,秀麗嫵媚,露著醉人的模樣。

在外人看來,似乎此時美麗的泰勒小姐已經**衝天慾火難捱,男人們可以盡情地去採摘和享受,但眼前這個美艷不可方物的女人可是伊麗莎白.泰勒,是世界上最會演戲地女人,一個會演戲的女人,上演一場自己最拿手的**戲那還不是易如反掌?

高戰此時如果霸王硬上弓的話,泰勒雖然可能不會拒絕於他,但在心裏面一定會瞧不起他,認為他和其他男人沒什麼區別,也是定力不足,受不了一點誘惑,從而從心裏面鄙視他。

可惜高戰很冷靜,冷靜地有點不像是他平常的作風。

他冷漠地抽著雪茄,泰勒從他眼睛裡面並沒有看見熊熊燃燒的烈火,她的心裏面不由一涼,心說,我不會這麼沒有魅力吧?

於是就更加賣力地展現自己誘人的比水蜜桃還要熟透了的**。

高戰撣了撣雪茄灰,咬著雪茄還是默默地看著,無絲毫舉動。

泰勒地自信心受到了嚴厲的打擊,不可能,他不可能能夠抵抗住我這樣地誘惑!再也顧不得一些什麼,她要將自己作為女人地天分充分地展現出來,讓這個冷血的人,毫無**波動地人看一看她伊麗莎白.泰勒勾魂攝魄的欲焰!

燈光下只見泰勒白玉般的額頭,兩條彎彎的細柳眉,一雙深如秋水、美若星辰的眸子,還有微微高挑的鼻子,性感鮮紅的嘴唇,圓滑的下頜無不美至極點誘人心動,她像精靈般跳動著舞蹈向高戰坐著的地方靠近,讓自己的肢體語言儘可能地撩撥他。

漸漸地她解開了自己的上衣,但見胸前那一對誘人的尖挺**高聳著,在薄紗衣的掩蓋下,朦朧的看到兩塊粉紅色的絲質蕾絲胸罩緊緊的包住她那豐滿的**,乳暈在衣上頂出兩小個點。粉色半罩式胸罩似乎還不能完全掩蓋豐乳,淡紅色的乳暈從蕾絲刺繡的高級乳罩杯邊緣微露,露出一條很深的乳溝。來。可以對上帝證明,泰勒實在是太迷人了。

泰勒既而星眸如水般地解開她的薄紗衣,露出她似雪的肌膚、玲瓏的曲線、纖細地柳腰。接著反手挑開她背後的胸罩扣。那粉紅色的絲質蕾絲胸罩已然滑落於她腳下,那豐盈

彈跳露出。一雙玉桃般嬌滴滴、水靈靈的**,在著,半球形的玉女峰碩大尖挺,線條格外的柔和,膚色格外的潔白,光滑細嫩的肌膚閃動著白瑩瑩地光澤;尖尖的櫻桃微微的向上翹起,那**頂上小巧渾圓的嫣紅兩點,猶如漫天白雪中的兩朵怒放的紅梅傲然屹立在耀眼的燈光下。

是男人就都要醉了。

此刻的泰勒肌膚柔滑細嫩,成熟的軀體豐潤魅人;修長的**圓潤勻稱。渾圓地美臀聳翹白嫩。面容端莊秀麗,蘊藏著嫵媚風情;傲然挺立的豐乳更是充滿成熟的韻味。

高戰終於放下了手中地雪茄,似乎此刻在他的眼裡終於明白了雪茄和美人哪個更重要。他輕輕地站立起來,轉到泰勒的背後,環抱著泰勒,將自己的臉部深深地埋進她的秀髮里,說道:「知道嗎?你可真是個魔鬼,要不是我換成其他男人的話可能在你的誘惑中已經死了幾百次啦!」

泰勒將高戰地雙手拉過來撫摸著自己的**,感受著他大手所帶來的火熱與酥麻,呻吟道:「你這個冤家。真正快要死的人是我,我還真以為你是個鐵石心腸沒有**的大木頭呢!」

高戰雙手貪婪地在泰勒光澤白嫩,凹凸有至的**上一寸一寸仔細地摩挲著。在他盡情的撫弄之下。泰勒早已經被點燃的慾火刷地一下沸騰起來,

高戰抱起泰勒的嬌軀輕輕地放在沙發上,她呻吟聲一聲,雲般地烏髮四散開來鋪在沙發上。高戰嘴角勾勒出一抹邪笑,自己也爬了上去,然後摟著眼前的絕代尤物電影中地埃及艷后瘋狂親吻,一隻大手在親吻中將她最後唯一地一絲遮掩也順利除去。此刻可以清楚地看見泰勒胯下之間那可愛的粉紅花瓣,黑色地捲毛舒坦的附滿在她的女性聖域,花瓣巧妙得微掩高隆的壁壘。

高戰一隻手更是在她兩腿之間的桃源洞上拚命地東撥西挑;下面不斷地流出甘泉,把桃源洞附近的叢草地帶弄得濕潤不已。

「我的泰勒,是不是確定求我和你作愛,替你降降慾火。」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