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米麗神色孤傲,顯然認定此招一出,勝負就已經分曉。

此時的她,手持深紅明珠,被團團火焰所包圍,位於領域正中心,好似冰秉持天意的神女,一動手,就能發出濤濤天威。

「呵呵呵!你知道我們之間最大的差距是什麼嗎?」

門薩坦然無懼的神色讓多米麗一愣,就在她茫然無措的時候,門薩緊接著說道:「我是六級,你是四級,有些手段,你就算藉助神器發出來,但也不是我的對手!」

就在這時,聖光洪流爆發,陣陣仙音縹緲,又一片浩瀚的強大領域降臨,從下而上,居然硬生生定住了火焰墜落的趨勢。

豪門戀:重生天后成嬌妻 門薩迎難而上,頂著無邊無際的火焰大海,狂暴地突入其中,姿態飄然,在多米麗萬分驚愕的眼神中,直接伸手抓住了她。 門薩單人獨劍捉住了多米麗,並且事後身上一點傷都沒有。

這不可思議的一幕,頓時深深震撼了正在偷窺的司登龍等人。

這可是貨真價實的巫師,而不是那幫自稱屍脈巫師的軟骨頭。

他們手中掌握無數高級超凡手段,同時又把持許多異界高科技,兩者的實力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

即便如此,門薩還是贏了,堂堂正正一勝,毫無水分。

「將有關此人的所有消息列為最高級,大司令的消息還沒有傳回來嗎?」司登龍全身發熱,職業生涯的敏感讓他直覺這是一次機會。

人類重新崛起的機會!

「報告長官,大司令此時正在和西方分部的最高指揮官洽談合作計劃,一時半會顧不上這邊!」

「這都什麼時候了?還跟那幫白痴談什麼J8合作計劃,直接發動最高緊急令,讓大司令通話。」

金屬控制室里吵吵嚷嚷,誰都有主意,誰也說服不了誰,他們絲毫沒注意到香香主人的變化。

聖光元素擁有極強的治癒能力,而且等級超高,因此能夠剋制核火元素的毒副作用。

尤其是門薩不惜工本地輸出,終於挽回了一絲希望,香香主人身上的異變被壓制了。

只見他的嘴巴稍稍小了十幾號,而且身上散發的惡臭也淡下去不少,身體壞死部分被慢慢修復。

只不過,這種強制治療過程異常痛苦,他整個人在地上抽搐個不停,甚至口吐白沫,意識模糊。

「我們談談吧!」門薩把脫得只剩下內衣的多米麗支到一邊,冷冷地看著她,眼神不溫不火:「你們來這片位面,到底有什麼意圖?」

多米麗如今的情況就是:捂這裡,感覺那裡漏了,捂那裡,感覺這裡漏了,渾身涼嗖嗖的。

多米麗此時又羞又氣,若不是怕自己昏過去遭遇什麼不測,素來有潔癖的她早就羞憤死了。

「你這個色魔巫師,別以為我會乖乖就範,如果你敢用強,我就死給你看!」多米麗惡狠狠地威脅著。

門薩抖了抖手上的物件,從發簪,項鏈,手環,再到抹胸,短襪,絲襪,一共三十多件小玩意,個個都散發著強烈的元素波動。

他臉色怪異:「這些東西不拿出來,難道留在你這兒,等著以後造我的反嘛?老老實實回答我的問題,否則……就嘿嘿嘿!」

面對門薩肆無忌憚的淫笑,多米麗氣得眼泛淚花,仙女氣質越發妖嬈,她不甘心地低下了頭,緩緩說著:「我們的五級機械大巫師哈吉斯發現這個位面正孕育著雷霆神金,所以才發動了巫師入侵之戰!」

門薩追問道:「這雷霆神金是什麼東西?你們找它又要做什麼?」

多米麗背過身去,只給門薩一個充滿無窮瞎想的潔白背影,她咬牙道:「雷霆神金是最頂級的雷屬性神物,能夠修復雷霆毀滅真靈巫師留下來的神級巫器——神道之眼。我們,我們……」

門薩換了一個話題,語氣不由自主變得陰寒尖銳:「所以……第三次世界大戰是你們發動的?」

多米麗一時沒能徹底理解門薩的話,她低頭沉思片刻,隨後冷笑起來:「你是說那場引發核火大災變的內戰?這還真不管我們什麼事,事實上,事後我們廢了好大功夫,才把中亞大陸的核火壓下去!」

原來不是巫師乾的嗎?

得知這個真相,門薩一時難以釋懷,心中有些悵然!

但這時候,他來不及嘆息,他的注意力被轉移到其他地方去了。

門薩心中一動:「居然能壓制這片核火大海,了不起的手段!但你們是怎麼做到的?」

多米麗撇了撇嘴,絲毫有些不以為然:「我們聯手啟動次元召喚術,從一個大世界中召喚出名為核火聖騎士的七級強者,通過等價交換原則,出讓一件次級神器,由他出手吸收了核火大海。」

「嘖嘖嘖!原來有這麼一回事啊!」門薩若有所思。

如果是那位鼎鼎有名的核火聖騎士出手,確實有可能辦到這點。

作為貨真價實的七級強者,核火聖騎士實力無比恐怖,一出手,就能引發天崩地裂的威勢。

只是門薩沒想到,本該閉關晉級傳奇寶石領域的核火聖騎士,居然會被一群巫師召喚出來,並且聽其安排,顯然,超凡騎士和巫師之間的聯繫非同一般。

門薩頓了頓,又道:「你手上有全世界的地圖嘛?我需要那東西!」

見多米麗不說話,門薩知道她心裡氣,一時半會不肯合作,於是換了個方法:「你知道艾莉婕嘛?」

多米麗一激動,淚眼婆娑地看著門薩:「你知道我妹妹的下落?」

門薩心說:不愧是姐妹,身材居然是一樣的凹凸有致。

可惜……

門薩瞧了一多米麗潔白無瑕的腿,暗嘆一聲:「可惜這個做姐姐的,居然比較短!」

然後,他給了多米麗一件衣服,至於法杖什麼的增幅巫器,自然是留在自己這裡。

道:「她正在我手下幹活,目前沒什麼危險,但以後就說不好了!」

多米麗急忙套上那件普普通通的男士襯衫,堪堪遮住**不露的上體,一個紐扣一個紐扣別上。

「你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多米麗是理智的巫師,從來不相信什麼無中生有的虛假感情,她只相信等價交換法則。

門薩微微一笑,伸手按住多米麗細嫩的肩膀,他所投下的濃郁陰影直接將之籠罩住:「幫我到一個地方,從那以後,我們互不相欠。」

多米麗還想要掙扎,但門薩此時的表情十分恐怖猙獰,竟然讓她動彈不得,最後只好道:「我就相信你一次,記住,只有這一次而已!」 二級空間之城金玫瑰!

之所以得到這個優雅的名字,是因為它的第一任主人黃金葬滅真靈巫師嗜好金玫瑰之美,在視界內種滿婀娜多姿的金色玫瑰花。

與其說這裡是一座城市,還不如說這裡是金玫瑰的狂歡之地。

在赤黑色的肥沃土地上,一朵朵驚艷之花或大或小,高舉葉柄,怒然綻放開來,芬芳四溢。

「地里是枯竭的鮮血?」

門薩扶著脫水到只剩下骨架在抽搐的司徒月,左手抱著粉紅小豬香香,察覺出絲絲異樣,不由露出一臉匪夷所思之色。

「黃金葬滅真靈巫師獨喜歡生命逝去,零落成泥之美,很有意思的想法,不是嗎?」多米麗淡淡說著。

兩人雖然暫時結為同盟,但依舊保持若有若無的距離。

她從未忘記身為森馬一系巫師的驕傲,也絕沒有可能背叛自己的組織,因此對雷霆神金勢在必得。

好在門薩對這東西壓根沒什麼興趣,兩者之間並不存在根本衝突,所以短時間內無法爆發矛盾。

「你找那個地方做什麼?」

門薩看了一眼支起耳朵的多米麗,略有猶豫,謊話張口就來,給出了最符合巫師身份的答案:「我聽說那裡有光明神金的蹤跡……」

多米麗渾身一震,她滿臉鄙夷地看著門薩,痛斥道:「這絕對不可能!一個小型位面怎麼可能產生兩種不同屬性的神金?」

雖然被人當面戳穿了謊言,但門薩並未慌張,他森然地看著多米麗:「別問得這麼詳細,好嘛?」

多米麗嚇得縮了縮腦袋!

由於黃金葬滅真靈巫師事先布置在空間城的特級禁令,導致兩人無法在其中自由飛行。

因此他們只能漫步在滿是金玫瑰的土地上,不時看到身著統一制服的巫師走來走去。

他們神色匆忙,完全沒有研究者特有的睿智理智,反而處處透著一股鑽營取巧,投機倒把的氣息。

門薩一沉思,這樣子不就跟當初的「烏鴉神話」差不多嘛?

「被組織起來的上級斬斷了所有晉級方法,只能按照別人的意志行事,比超凡騎士還要疲於奔命,這樣的超凡體系絕對無法長久!」

門薩心想,隨後他裝做不在意的模樣,有意無意地提了一句:「聽說沒用的道格拉斯,把自己的空間城丟了,你知道這是誰幹的嗎?」

多米麗眼聽得皮子一跳,心說:「這傢伙明明是荒野大巫師,消息卻很靈通,連這等機密也知道!」

她有心瞞過去,免得最高會議的機密情報外泄,但門薩意志尤為堅定,就是一個勁追問。

鬧到最後,多米麗煩不勝煩,只能舉起雙手投降:「是曾經的三級巔峰巫師卡列斯夫乾的!雖然不知道他用了什麼方法打敗了道格拉斯,但事實就是,道格拉斯最終身死道消,而他成功晉級四級大巫妖,得到了無窮無盡的壽命!」

說到這裡,多米麗臉上不可遏制地流露出一絲艷羨,似乎很是嚮往那種泡在容器里的生活。

但等她看到一臉沉思的門薩,心裡咯噔一聲,心說要壞,連忙解釋了一句:「那個敗類為了取信巫妖王,居然將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兒獻祭,實在是無恥至極,巫師的終極恥辱,我絕對不會原諒這種死渣男。獻祭至親給巫妖王享用什麼的,更是不可能的。」

生怕門薩不信,多米麗三次加重了語氣,音調一次比一次高。

霞的女兒被獻祭了?

門薩聽到這個消息陡然驚覺,但也僅此而已。

若不是早就察覺到丈夫的異變,只怕三級巔峰元素巫師霞也不會跟隨自己去往超凡世界。

巫師,巫妖,雖然只差了一個字,但完全是不同的生物了。

只是可惜了她女兒,後者企圖憑藉血脈親情得到巨大好處,卻沒想到最終的命運卻是被獻祭。

而在此時此刻,威名赫赫的森馬一系的五名大巫師齊聚,他們分別是雷霆破滅大巫師,機械神靈大巫師,行走之瘟大黑巫師,龍血沸騰大巫師以及虛空之後大巫師。

他們從世界的各個地方匯聚起來,自然不是為了約會增進感情,這對巫師來說簡直是在浪費時間,而是因為眾人都有了重大發現。

「雷霆神金!」

本該被世界意志破碎,從而分散世界各地的神金,如今被五人收集了大半,勉強湊出一兩分玄妙。

神金如大道,是萬萬不能殘損的,一旦破敗,連最低級的精鐵都不如,但若是恢復完整之身,卻會引發不可思議的威能。

「就差一塊了!」

渾身上下超過百分之八十的人體組織都被機械所替換,這就是機械神靈大巫師,他伸出鉤爪,貪婪地擦拭著神金表面的灰塵。

「沒出息的傢伙!」

龍血沸騰大巫師的異化程度比機械神靈大巫師更甚,整個就是一條人立起來的碩大蜥蜴,連說話都自動用上了蘊含規則之力的龍語。

「安靜點!」

虛空之後大巫師沒有形體,只是一顆光溜溜的黑色巨蛋,裡面閃爍著永恆燦爛的晨星之美,每個音節,都會爆發一陣小型漩渦!

「嗯?」

行走之瘟大黑巫師眼睛最尖,注意到被「時空坍塌力場」整住的雷霆神金有所異動,不由道:「最後一塊神金到了,多米麗那傢伙還是有點用的,我去找她!」

不等其他人回復,這位雖然有著人類形體,但終日赤裸著上半身,**被兩顆猙獰恐怖的異類腦袋代替的詭異大巫師飄飄如風。

在同時,他衣袖揮斥,大搖大擺地把自己帶來的那一塊「雷霆神金」捲走,而眾人對此毫無表示。

「讓他去,沒問題嗎?」

行走之瘟大黑巫師對嫩得能掐出水來的火星大巫師很有想法,這個秘密可謂人盡皆知。

可惜他的長相實在不符合傳統美學,因此每次告白都被後者委婉拒絕,所以性格變得有些偏激。

「多米麗也是到了婚假的年紀,隨他們去吧!」最後發話的雷霆破滅大巫師很老,幾乎走到了人生最後關頭,但眼睛格外明亮,就是這種穿透人心,直視未來的明亮,壓得那些大巫妖不敢侵犯森馬一系。 眼見某些穿著黑袍的巫師從眼前走過去,門薩趕忙低下頭。

那些巫師的實力不怎麼樣,但一個比一個凶煞,神色冰冷,周邊散發幽寒之氣,好似白坨坨。

「黑巫師……」

門薩盡量控制著自己,但話語中的殺意幾乎凝成實質。

「不行,不能在這裡失控!我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絕不能橫生枝節!」門薩儘力安撫著自己。

由於某些原因,超凡騎士極度仇視黑巫師,見面后,他們心中的殺意必然會滾沸起來。

雖然不知道這其中的緣由,但這並不影響門薩依照本能行事,他此時的破壞慾望無比強烈。

好在他剋制住了,沒有當場動手,否則絕對引發大亂子。

「實在不行,就找兩個殺掉好了,只要手段夠乾淨……」

然而門薩還是想殺,他眼眶充血,如野狼般巡視周邊的環境。

多米麗嚇了一跳,連忙攔住門薩:「你發什麼瘋啊?五級大黑巫師贊比-吞羅門就在這空間城!你要是敢動他的人,無論手上掌握什麼神技,下場都極為凄慘!」

也不知想到了什麼,已經是四級大巫師的多米麗臉色雪白一片,眼眸深處有著難以隱藏的恐懼。

門薩看了她一眼:「沒想到你還挺關心我的,真是受寵若驚啊!」

多米麗沒好氣道:「蠢貨!我是怕自己被連累,否則誰想幫你?」

就在這時,人群中傳來轟然響動,一道疾馳而過的黑影向兩人襲來,空氣中散發鮮血的腥甜味。

「給我攔住她!」

兩道散發著濃郁死氣的枯瘦身影掠來,速度比之前的那人快了數倍,空氣發出無數爆破音。

多米麗皺了皺眉,她拉了一把門薩:「真倒霉!居然碰上那群瘋子,我們還是躲遠一點吧!」

門薩不動聲色地按住了劍柄,他指尖飛旋著道道喧囂的聖光鬥氣,幾乎快要斬殺出去。

但最終,門薩只是冷冷看著他們從自己身邊穿過去,更是和驚慌失措的逃犯擦肩而過。

等人全部消失不見,他重重呼出一口大氣,惡狠狠說道:「總有一天,我會把這幫人渣全部殺光!」

多米麗詫異地看著他,這麼重的殺心可不符合巫師之道啊!

如果繼續下去,極有可能墜入無法自拔的殺戮法則當中,淪為殺戮機械,從而永世不得解脫,。

換做其他人,多米麗一好心,說不定會規勸兩句,但如果對象是曾經扒了她所有衣服的門薩,多米麗自然樂得他成魔成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