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容器,一下由罐,變成水桶,由水桶,變成大池塘,這想不空虛都不行了!

這樣一想,孟星元倒是能理解為什麼只是鞏固了一下修為境界,並且將當下的靈力境界提升至巔峰而已,卻需要消耗如此龐大能量的原因了。

「看來日後我是不能隨意提升【吞食天地】的境界了。再這樣下去,我真成饕餮獸了!胃口大的確不是什麼壞事,可關鍵是我身無靠山,資源,靈石什麼的都要自己掙,勢單力薄一個人,我根本養不起饕餮的胃口啊。」

孟星元苦笑自忖道。

功法境界的提升,著實有些太恐怖了。而且還是這種橫跨兩層小台階的提升,戰力的確是隨之飆升了,然而代價也太大了。

十萬殺戮點啊,這能做多少事情?!

在他戰力大幅提升的同時,童凰姐弟人同樣沒有閑著。

畢竟他是培養幫手的,看中的是童凰童虎倆人的潛力,不是拖著兩個拖油瓶橫渡荒域。

【絡體活血丹】的效果的確不錯,可以感覺到童凰姐弟倆的身體不斷在變強,體內蘊含的某種神秘力量,似乎也在不斷復甦,隱隱有要覺醒的意思。

這讓孟星元大為驚奇。

1級的【丹法】傳承,雖是丹聖神無咎之傳承,但丹道不同於劍道,丹之一道,是最講究循序漸進的。

所以1級的【丹法】傳承,你別指望馬上就直接給你指出丹之大道的終極。1級的【丹法】傳承,是打基礎用的。

所以在這1級的【丹法】傳承訊息中,絕大部分都是在剖析藥理,講解基礎藥物的藥性,以及一些基礎的煉丹技巧,手法等等。

丹方只是少部分。像這【絡體活血丹】的丹方,估計是相較其他,在基礎階段比較有代表性,才會被放出來。

孟星元本以為這東西,只是大部分宗門裡用來給武者期的弟子打熬身體用的煉體丹藥,實在沒想到,放在大荒之中的人身上,效果居然會這麼好!

童凰童虎的變化,簡直是驚人的。

力量,速度,以及神經反應,相較於他們剛出村那會,都有了一個質的飛躍。

甚至是光看他們那晶瑩如玉般的身體都看得出來,這兩個從荒村裡跳出來的土娃娃,不再是土娃娃了。

換身衣服,將臉上的泥痕洗去,這簡直就是比人族世界的那些世家公子還要世家公子!

「這倆小傢伙,體內不會真的蘊含著什麼逆天血脈吧?」孟星元眼中有著期待。

蠻荒之中,半妖無人權。但真要有半妖覺醒出來,可能會比純種妖族還要驚人!

現在站在大荒榜上,那些赫赫威名的高手,其實其中就有不少原先是半妖,血脈覺醒,成為純正大妖的存在。

就在這期待之中,孟星元抬頭遠望,可以看到,有一座狼頭山飄渺,隱沒在雲層之間。

赤狼山,抬目在望。 血色猙獰的狼頭,隱沒在雲層間。獠牙向天,吐出來的血腥之氣,彷彿將上方頭頂的青天白雲,都渲染成血色,盡顯邪惡。

這山,正是在腳下這座荒域的邊緣,群居無數窮凶極惡之徒,凶名赫赫的赤狼盜巢穴,赤狼山。

「嗯?」

行在途中,孟星元突然腳下一頓。

他感覺,肌體之中,似乎有一股異力從他皮肉當中鑽出,在他肌體之間遊走,在他右手背匯聚。

孟星元一抬手,馬上可以看到,在他的右手背上,有一個猙獰的血色狼頭形成。

「這是……」他瞳孔驟然一縮。

旋即想起,先前那名赤狼盜頭領,臨死之前,似乎在他身上留下了什麼印記,「便是這個?追蹤印記?」

他抬頭,望向天邊那座猙獰的狼頭山,劍眉微皺,心念一動,頓時有劍力遊走,直接將手背上的血色狼頭摧毀。

「被察覺到了么?也好,本來就是想引你們過來,好讓我多刷殺戮點。」

血色狼頭印記激發,意味著什麼不言而喻。不過孟星元倒也沒在意,被察覺就被察覺了,哪怕這赤狼盜匪舉寨來攻,他又有何懼?

橫豎不過是多一筆殺戮點進賬而已,賺的還是他。

不過這個追蹤印記還是要毀去的,否則那些赤狼盜將能隨時隨地追查到自己的行蹤,這可不好。

帶著童凰姐弟二人繼續往前。

只是他更加小心。

一處部落的輪廓逐漸在視野中成型,只是情況有些不對,孟星元神情一動,可以聽到,從部落中傳到震天的喧囂聲以及慘叫聲。

他帶著童凰童虎,身形當即一頓,極目眺望,果然可以看到,在那部落之中,此時有無數針紅狼人在村中肆虐,殺戮。

部落的人,或者說半妖,在反抗。然而未完全覺醒出血脈力量的半妖,只是半妖,根本不足以與凶獸血脈旺盛的獸人相對抗。

獸人也在死,但總體的卻是部落之人死得更多。

「在這裡等我。」叮囑童凰二人一句,孟星元目露寒光,身形一動,當即化作一道電光激射,消失在原地。

「轟!」

勢如雷霆衝擊。

他一衝入部落,便展開雷霆手段,斬殺針紅狼人。

「轟!」

一拳打出,沒有任何花哨動作,完全是憑藉自身強大的肉身力量,只這一拳,空氣瞬間被打炸!

「蓬!」

一頭針紅狼人,張開獠牙,正欲將他面前孩童啃食,吞入腹中,被孟星元一拳砸中,當即橫飛出去。

他就像是被一頭丈余凶獸粗大的獸腿一腳踏中了一般,胸膛凹下一個巨大的凹印,身在空中,口中的鮮血狂噴不止。

也就是獸人,跟凶獸一樣極其抗打。換成一般人類,此時早已炸開,炸成漫天飄散的絢麗血色煙火。

一拳轟飛一頭狼人,救下哭泣的孩童,孟星元余勢不減,繼續向前沖。

他咆哮一聲,聲若悍雷,掀起滔天氣浪,手上一張,一把黑色巨劍出現在手中,劍身比他人身還高,掌握巨劍,他同樣沒有動用靈技,身如陀螺轉了一周,頓時身遭百丈之內,無數重空氣層層爆開,巨劍都不用砸中人,那掀起的恐怖氣浪,如若怒海巨濤,向著四周圍沖刷、擊盪,馬上便有大分大分的赤狼盜促不及防之下,被橫掃出去!

「蓬!」「蓬!」「蓬!」

無數重爆裂,氣象駭然。

若非這些赤狼盜,都是針紅狼人,哪怕在獸人族中,也是十分抗打的存在,只這一招若足以將這些人瞬間滅殺!

這還是孟星元沒有動用霸劍一劍的情況下。

「轟!」

一頭狼人舉棒,迎面殺來。孟星元轉手,一劍捅出,空氣如若薄紙,轟然炸開,盪起無數重氣浪,聲逾悍雷。

「蓬!」

又是一聲悶響。卻是那針紅狼人,連人帶棒一起被無鋒重劍一下捅了個通透!

幾乎沒費什麼力氣,孟星元手上再轉,雙手握住無鋒重劍,舉劍高過頭頂,猛然一聲爆喝,渾身力量爆炸,一劍直接朝著他的面前斬下!

可以看到,在他用勁的一剎那,從他的身體中傳來一聲偌大轟鳴。同時,一層層氣流如若水面漣漪蕩漾,而無鋒重劍顫鳴,爆發出沉悶的劍嘯聲音,百丈劍罡出現,一劍重重砸向面前的大地!

霸劍一劍!

「轟隆隆隆~~~!!!」

石破天驚!

大地如蛛網,以他人身為中心,向著四面八方龜裂,同時,在他身前,有一道猙獰的傷痕,自他腳下蔓延!

沙塵漫天,目不可視物!

天地,彷彿在這一劍之下都被砸落,重劍威能爆發,無數的黑色泥土倒卷著騰上天空,一重重沙土被恐怖的氣流氣浪裹起,炸向高天!

劍氣駭然爆炸。

以孟星元為中心,呈扇形區域。原本有無數的針紅狼人咆哮衝殺過來,在這股狂暴劍氣之下,盡數湮滅。

獸人之軀也好,手上的巨棒大刀也罷,金鐵之物,肉身之軀,哪怕是有些針紅狼人靈敏的危機感突然爆發,提前激發自身的血脈力量,讓自己變得刀槍不入也沒用。

一劍之下,萬物諸為塵埃!

這一劍,霸道絕倫!

不僅僅只是恐怖的劍氣威能,更致命的是這劍氣之中,裹夾著的霸道劍意,如有百座山嶽連袂而至,齊齊碾壓而來。

那根本就不是人力可以衡量的東西!

恐怖的巨大壓力之下,都不用劍氣加身,那巨力,直接便將一頭頭針紅狼人壓成了肉餅,劍氣浩蕩向前,直接便將這些肉餅絞殺成無數血肉,漫天拋灑!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師級獸人一頭,獲得500點殺戮點!」

「叮!擊殺成功,獲得力量點牌一枚,請注意拾取!」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師級獸人一頭,獲得500點殺戮點!」

「叮!擊殺成功,獲得力量點牌一枚,請注意拾取!」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師級獸人一頭,獲得5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師級獸人一頭,獲得500點殺戮點!」

……

系統提示聲音瘋狂跳動,孟星元都不知道自己這一招斬殺了多少狼人。

一劍之下,萬獸皆滅! 「退後!」

這座部落中的人,在他來之前,已被殺得差不多了。

那些部落戰士,幾乎已經死傷殆盡,剩下的,全是一些老弱婦孺。

然而即便是這些老弱婦孺,這些赤狼盜也絲毫沒有要放過的意思。如孟星元方才看到的,那頭針紅狼人抓起小孩的胳膊腿,要往嘴裡送一樣。

已經有不知多少的半妖孩童,死在這些赤狼盜手中了。

即便,孟星元知道這些部落的人都是半妖。這些人身上,只有一部分是人族的血脈而已。然而看到活生生的人族,在被人當成牲畜一樣啃食,孟星元依然忍不住怒髮衝冠!

「死!」

這座部落,此時還能站著的,幾乎已經只剩凶戾的赤狼盜匪。孟星元根本不用擔心全力出手之下,會誤傷到其他無辜者。

「轟!」

一式霸劍,不知滅殺了多少針紅狼人。他甚至都沒時間去注意狂跳的系統提示音,身如暴猿踏地,頓時腳下土地蕩漾起層層漣漪,他雙手持握重劍,目有冷酷,迎著那狼人群,便衝殺進去!

「斬!」他暴喝。

小寶尋親記 重劍無鋒。威力卻足以駭世。

想想手上這把巨劍有多重,便可以明白,這種重量等級的巨劍,即便不用靈力催動,光是這重量揮舞起來得足夠快,產生的力量便足以將一座小山丘打爆!

更何況此時在目睹了這些赤狼盜禽獸行為,怒極之下,他渾身的血肉之力,連同著靈力一起爆發,那威力,又豈是一加一那麼簡單?!

「噗噗噗……」

無數針紅狼人的身軀不斷炸開,局面血腥之極。

幾乎沒有一頭針紅狼人,是他一合之敵!

「嗷唔~~~!」

一頭針紅狼人長嘯,其他針紅狼人跟著長嘯。

聽到這個聲音,早便跟這些赤狼盜打過交道的孟星元馬上知道,這些畜牲是要變身了!

果然,可以看到,這些針紅狼人身上那些的赤紅狼毫,一根根硬如鋼針,此時再度生長!

更長,更茂盛,幾乎將這些赤毛狼人的如鐵塔一般的軀體直接覆蓋,猩紅長毛直垂到地!

同時驟長的,他們的獠牙,豁然伸長了一倍!

根根如利矛,閃爍著寒光,冷芒逼人!

不知是否是錯覺,孟星元覺得他們原本就高大的體軀,都齊刷刷大了一號。

有一開始交戰中被孟星元砸飛,沒死的針紅狼人此時也站了起來,同樣形態大變。

四五十匹形態大變的赤狼盜頓首,可以看到,它們眸中已然被猩紅之色取代。

那猩紅的狼瞳之中,此時滿是一片暴戾與嗜殺,濃濃殺氣匯成一片,如有實質一般,湧向孟星元。

「血脈激發……」哪怕不是第一次看到這些獸人激發血脈的情形,孟星元也不禁眸中瞳孔一縮,「血脈么……真是神奇。可以令這些獸人的力量,速度,甚至是肉身防禦一下激增數成,甚至是幾倍,都比起人族傳說中的那些禁術,秘法還要厲害了。難怪這天靈大陸,是獸族主宰。哪怕這無盡肥沃的蠻荒大地,被這些獸族收入了囊中……」

孟星元不禁思緒紛飛。

管中窺豹,雖無法了解整個蠻荒的強大,卻也可見一般。

只是最底層的獸人族都這般強大,也難怪在人獸兩族的鬥爭之中,一直是獸族穩佔上風了。

手握重劍,孟星元繼續衝殺。

變身了?那又如何!

屠狼,依舊如屠狗!

「歲寒九劍!」

許久未動用的歲寒九劍再出,用手上這把【無鋒】施展的冰寒劍氣,總有一種粗獷,卻無鋒芒。

浩大的冰光橫掃當空,當即砸翻數頭凌空揮動大刀斬向他的針紅狼人。

「蓬!」地一聲,無數冰屑爆開,狼人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直接橫飛出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