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娘子這老東西雖然印宙磅礴,損失點印壁的消耗根本不算什麼,可就是不知這老瘋子的肉身能不能抗住這電射而來燒著烈火的小鐵蛋子呢?

魔蟾真身可還沒解氣,別以為對你這老變態射出小鐵蛋子就完了,沒那麼便宜!它這黑色的巨大口腔里,緊隨而至的是一道猛烈無比的火柱,足有臉盆那麼粗,而且還是持續性的攻擊。看來它不把公娘子這老瘋子燒成灰是不能解恨啊!

公娘子飄在空中被魔蟾真身的火舌纏繞,束縛住了腰身,他驚愕之餘算是明白了,這死癩蛤蟆剛剛是怎麼躲避開那陣必中的電光蛇雨的!

公娘子是眼睜睜看著魔蟾真身那麼大坨的身體,在電光蛇雨猛然而下之時擦身而過。魔蟾真身從下而上撲躍,他是從上而下激射,怎麼想著都是電光蛇雨迎著那大蟾蜍的頭一貫到底,不說全部擊中,也得中個八九不離十,不把這萬年怪物從上到下貫穿成刺蝟才怪,不死也差不多了!

魔蟾真身之所以就這麼擦身而過,是因為這老妖物衝天一躍的攻擊就不是直接沖著公娘子去的,這也是它不從公娘子的腳底下發起偷襲的道理。魔蟾真身在公娘子背面離開半丈,就是為了可以躍出一道弧線,這樣就可以高高躍起,看起來就像衝天而起撲咬公娘子的樣子,卻偏偏有著小小的弧線。但要是距離遠了,那一躍的弧度就太過明顯,公娘子就不會將電光蛇雨直貫而下。

魔蟾真身這衝天一躍的攻擊,對它來說就是一個刻意的小跳,氣勢驚人,實則有意為之就是距離飄在空中的公娘子一半的距離,根本就沒有撲咬他的打算,然後落在對面的位置,這樣不僅可以蒙蔽敵人,還可以預防可能迎來的攻擊。

魔蟾真身又不是普通的野獸,怎麼可能發起撲咬這麼低級的攻擊方式?

魔蟾真身原本就是要用長長的火舌攻擊公娘子,如果成功纏繞住,那就發起後續的那兩道致命的攻擊,如果火舌攻擊不中,那魔蟾真身就又會變成影子藏身於漆黑的地面之中。

魔蟾真身後續的兩道攻擊,尤其是那持續噴射的火柱,對於它這老妖物來說,能量消耗的速度也是很大的。這和公娘子剛才那一頓操作猛如虎有得一拼,真是老變態對上了老妖怪!

書外話

白魅啟:外面的打鬥好精彩啊!雖然這一章連我這個男主的白字都沒出現!

大漠三萬里(白眼):所以為了你這個廢物的存在感,不是給你在書外話里做主角嗎?我這個作者爸爸為了你容易嗎?

白魅啟(超級鄙視眼):書外話的主角是你這個臭不要臉的作者好吧!每一章都有你,我呸! 宮恩恩沒有敲門,而是輕手輕腳的悄悄推門進了去。

辦公室里很安靜,可以聽見厲宸翻閱文件時發出的紙張的「嘩嘩」聲。

此刻,男人正在埋頭聚精會神的辦公,並沒有注意到有人走了進來。

宮恩恩小手捂著嘴,害怕自己笑出聲來被其發現。

女人一步一步繞到男人身後。

厲宸突然感覺后脖梗子有些發涼,而且很癢。

男人並沒有在意,只是隨手摸了一下。

反覆兩次,厲宸察覺到異常,只聽後腦勺上方傳來「咯咯」的笑聲。

厲宸猛然回頭髮現自己的寶貝媳婦正惡作劇的站在自己身後用嘴巴給自己吹涼風。

「呵呵呵!」

被厲宸發現,宮恩恩笑的更厲害了。

「什麼時候進來的?」

男人放下手裡的筆,轉動椅子,長臂一攬,把女人攬進懷裡。

「就剛才。」

宮恩恩順勢摟住男人的脖子,坐進男人懷裡。

「現在可是上班時間,我們一向公私分明的厲太太怎麼突然有時間跑上來了?」

男人伸手輕輕在女人白皙的臉蛋上捏了一下。

「我高興,今天破例不行嗎?」

「當然行了!我巴不得厲太太天天都破例呢!」

厲宸用力又把女人往懷裡圈了圈。

「哼!想得美!」

女人嘟著嘴白了厲宸一眼。

「說說吧,有什麼高興事?讓我也高興高興!」

其實紀曉鴻中午來找宮恩恩厲宸是知道的。

自己親媽來公司,他這個總裁怎會不知道。

只是紀曉鴻來公司沒上來找自己,反而找宮恩恩,厲宸一下就明白自己親媽的意圖,這明擺著是妥協了,要跟宮恩恩和解了。

所以紀曉鴻把宮恩恩從公司接走,厲宸也就沒擔心什麼。

現在看來一切正如自己所料,而且結果還算不錯,至少自己媳婦是很滿意。

「你媽中午來找我了!」

宮恩恩神秘兮兮的說道。

「哦?」

男人配合著假裝很驚訝,很擔心的樣子,「是不是又為難你了?」

「沒有。她請我吃飯了,而且她……接受我了!」

說出這句話時宮恩恩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那她有沒有為之前的事情給你道歉?」

厲宸一臉認真的問宮恩恩。

在厲宸看來給宮恩恩道歉遠要比接受宮恩恩更重要。

他厲宸不允許任何人侮辱他的女人,親媽也不可以。

「算是……道歉了吧!」

宮恩恩慢吞吞的說道。

「什麼叫算是道歉了吧?」

道歉就是道歉,沒道歉就是沒道歉!算是道歉是怎麼回事!

「就是……你媽也承認自己之前的言行不對,又說我們現在已經是一家人,讓我不要放在心上!」

宮恩恩看著厲宸的臉漸漸晴轉多雲,說話聲也越來越小。

「她沒對你說對不起?」

「沒,沒有。」

宮恩恩覺得厲宸的要求有些苛刻。

「哎呀!你媽都承認自己錯了,也接受我了就可以了嘛?」你還要怎樣?

宮恩恩真擔心好不容易換來的局面再讓厲宸鑽牛角尖給鑽沒了。

「這不行!她既然知道自己做的不對,就必須向你道歉!」

「厲宸,我們不要這樣嘛!」

宮恩恩用力圈住男人的脖子,現在這樣的局面,宮恩恩已經很知足了。

雖然宮恩恩也覺得紀曉鴻應該對自己再真誠些,但宮恩恩更不想因為自己讓厲宸和紀曉鴻鬧得更僵。

今天跟紀曉鴻見面很明顯紀曉鴻已經做了最大讓步了,憑紀曉鴻那骨子心高氣傲勁,如果厲宸再提要求,紀曉鴻恐怕是會翻臉的。

那樣的話,今天中午這頓飯豈不是白吃了。

「既然你媽已經讓步了,那你就也讓一小步嘛,別再較真了好嘛?」

宮恩恩摟著男人的脖子,撒嬌的搖來搖去。

「我只是不想委屈你,如果我媽她就是不願意,我也沒逼著她接納你,更不需要你委曲求全去迎合她。」

「厲宸,你要是真心為我好,那就不要再計較了,現在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你媽讓我們周末回老宅吃飯,還要約見我父母商量婚禮的事情,你也知道我爸媽也一直急著想和你父母見面,如果你再不依不饒,那他們這面就見不成了,到時候我爸媽肯定會知道我不被你媽接受的事情,那樣的話事情會變得更糟!」

宮恩恩說的懇切,也是事實。

雖然宮恩恩不受紀曉鴻待見,但在宮長安和何兮兩口子眼裡宮恩恩可是掌上明珠,寶貝的很。

若是知道自己女兒被這樣嫌棄,肯定是要鬧得不可開交,說不定二人這婚禮還沒等辦,婚就先離了。

厲宸看著宮恩恩急得都快哭了,心疼,終究是妥協了。

仔細想一下,自己媳婦說的也有道理,自己肯退讓一步,換一個皆大歡喜的局面。

只是這樣委屈了自己媳婦。

「對不起!恩恩!」

沒能換回紀曉鴻一聲道歉,厲宸終究還是愧疚。

「哎呀!不要這樣啦!本來挺高興的,都被你攪和的心情不好了!」

「好好,不說了,都依你!」

男人伸手寵溺的颳了一下女人的鼻頭。

「哦,對了,今晚你帶我出去吃吧?」

宮恩恩這個吃貨突然想起了一件大事。

「中午你媽帶我去吃的那家私房菜實在是太好吃了,可是我都沒吃飽!」

想想中午那頓飯吃的,宮恩恩就覺得遺憾,一桌子好菜,自己愣是沒敢動幾口。

厲宸眼睛一瞪,「怎麼?我媽她不讓你吃?」

「不是啦!」怎麼會不讓吃!

「是我自己沒太敢發揮,怕真吃起來把你老娘嚇到!」

宮恩恩中午可是努力維持一個大家閨秀的形象,生怕給紀曉鴻留下什麼不好的印象。

「哈哈哈!」

厲宸被逗笑了。

說的也是,別看自己媳婦瘦瘦的,但飯量可不小,屬於那種干吃不胖型。

要是真放開肚皮吃,還真能把自己親媽給嚇到。

「好!我們就出去吃,告訴我哪家菜館?」

「就是全濱洲最有名的江城私房菜!聽說他們家的位置特別不好訂!」

宮恩恩有些擔心,怕萬一定不到位置。

「放心!有老公在,包你晚上吃得到!」

一個私房菜而已,還能難得倒自己!

「歐耶!老公萬歲!」

宮恩恩興奮的在男人一側臉頰上親了一口。

「那我回去上班啦!」

宮恩恩的目的都已達成,也該下樓上班了。

「這就想走?」

男人壞笑著不肯撒手。

「你,你要幹嘛?」

宮恩恩感到一絲危險,這個男人就喜歡趁人之危。

「就干這個!」

說著厲宸便封住女人的唇。

半個鐘頭后,只見宮恩恩捂著臉,衝出總裁辦公室,連電梯都沒坐,一路小跑著從步梯下了樓。

美彤幾人看著一愣一愣的,之後又互相瞅瞅,會心一笑。

而辦公室里的某人一臉滿足的整理好衣服,繼續精神飽滿的工作起來。 原本以為是衝天一躍卻又落在自己的身後,以及被這死癩蛤蟆的長舌頭纏繞住了身體,公娘子當然是恍然大悟了。

印壁破碎的聲音,激射而來的鐵蛋子擊中了公娘子的后胸,公娘子甩響了手中的蛟影,但後繼而來的猛烈火柱還是轟在了他的背上,拳頭大的燃燒鐵球從公娘子胸前穿過,但這鐵蛋子並沒有飛射太遠,又回射從公娘子的胸前穿過,雖然公娘子已經成了個火人,可還是又給公娘子的身體開了一個拳頭大的圓洞,然後這鐵蛋子順著火柱回到魔蟾真身的體內。

戲稱的鐵蛋子可要比蛋大得多了,而且這次雖然是魔蟾真身激射而出的武器,可它到底是火魔蟾影雙體同生的其中一方,所以又有意識地給公娘子來了一個回穿。

公娘子之所認為《九州異志》里所書的,關於食下火魔蟾影的萬年精魄可以幻生神體,理解為可以將他和他的所謂的玉姐分開成男女兩個身體,也許就是因為火魔蟾影是這樣個雙體同生的形態,即可分離又可合體,也許這種雙體同生的形態才是公娘子這個變態老瘋子的終極嚮往吧!

公娘子自從被魔蟾真身那猛烈無比的火柱擊中,瞬間就成了一個火人,居然連自動防禦的印壁都沒有出現一下,雖然並不起作用,可是這就代表先前一步的鐵蛋子把公娘子貫穿而死了。但不管怎樣,公娘子已經這個慘樣了,顯然是死得透透的,馬上也會和錢威,不,是和那群畜生的馬兒一樣,身為一堆灰燼。

如此大號落得這樣一個結局確實令人唏噓不已!也是為之惋惜!當然如此感慨的是客棧內的白魅啟等人。

黑蛟刺影

魔蟾真身背後豎起一道漆黑的水柱,隨之發生變化,變成一個漆黑的蛟龍人。之所以如此稱呼,是因為既有著蛟龍的模樣又有著直立的人類形象。這蛟龍人雖然也是漆黑一片,可不像先前轟擊的漆黑蛟龍那般只有大體輪廓,各處形態可是十分細緻。

地面仍然一片漆黑說明蛟潭禁地仍在,那公娘子自然沒有死,雖然看來他那燒成火人的屍體都快在空中化為了灰燼,這也說明那不是他的真身所在。

公娘子被魔蟾真身的火舌纏住腰身,也確實不再容易閃避,而且上面的火毒也迅速的浸入體內。劇痛、麻痹感以至於迅速引起全身痙攣,而後就是內部開始焚燒,當然這樣迅速的火毒癥狀只是針對於實力低下的神裔來說。

不提公娘子各方面身體屬性的驚人,以及體內澎湃的印壓,他身上可是有著八階的蚩字神印裝——黑蛟鱗甲。魔蟾真身那束縛的火舌想在瞬間就制服公娘子顯然是不可能的,公娘子之所以不去掙脫閃避,是因為他有著更好的選擇。

激射的鐵蛋子雖然是瞬碎八階印壁,可是黑蛟鱗甲要比八階印壁的防禦強大的多,印壁之所以防禦有些令人失望,就是因為這是自動消耗的技能,神裔不能自控的選擇印壓消耗來增加防禦的強度。

公娘子在被鐵蛋子擊中他后胸之時,其實鐵蛋子沒能將他的胸部貫穿而過,可是即便如此因激射而來造成的巨大衝擊力,還是給公娘子造成了內部輕傷。他的更好選擇就是蚩字神印的八階印內技——黑沼人蛟,他甩響手中蛟影的這一下就是施展了此技能。

黑沼人蛟就是漆黑蛟龍人的形象,公娘子變身成黑沼人蛟,全身就如沼澤一般,也就是身體液化狀態。一般情況下來說他就是無法傷害到的怪物,而且身體還可以如沼澤一般將人吞噬。當然萬事無絕對,要是田聖人田弘道還在世,與公娘子這個黑沼人蛟形態一戰,那就不存在什麼無法傷害一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