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裡到底想怎樣?我手上錢也不夠,付不起一晚的住院費。我打電話給朋友送錢也不行嗎?。

這冷血鬼要將自己扔在醫院過一晚?郭雪芳臉色一變,立馬道:「我,我其實傷不重,在家包紮一下就,」

「家!哪裡來的家?我家在十八樓,你重愕像一塊鐵,能把你弄上去嗎?」張青雲怒聲說道。

郭雪芳臉色又是一青,不過權衡利弊,終究還是忍了下來,期期艾艾的道:「其實,,我自己還是能走一點的。

「把電話給我!」張青雲懶得跟她羅嗦,心中才不想將這個危險的女人帶回家呢!這女人神經兮兮的,真要弄出什麼事來,那自己就玩完了。

張青雲邊說邊想趁著她不注意搶手機,這女人一急,手就往衣服內面伸,張青雲猛然將她的手扯出來,手機卻沒跟著出來。

真是個。狠角色,張青雲狠狠的瞪了她胸脯一眼,胸部的毛衫凸起一塊,剛好印成手機的形狀。

兩人僵持了一會兒,張青雲抬手看看錶,這一通折騰下來九點了,這鬼女人失蹤,黃姚她們早急壞了吧!一念及此,他長吐了一口氣開車直奔雍景園。

郭雪芳沒有撒謊,確實能走一點路,不過還是要人扶,高跟鞋害死人,張青雲又一種衝動將她一雙鞋子扔垃圾筒去,不過本著穩定是第一責任的思想他終究還是忍了。

半抱半扶將她弄上樓,張青雲額上儘是汗,一點也沒有揩油后的興奮,這女人身材是不賴,但是沉的跟石磙一般,累得夠嗆了。

家裡有個簡易的家用小藥箱,內面有點紗布和消炎粉,將郭雪芳扔到了沙發上他進洗手間洗了一把臉,然後又偷偷去卧室用座機給黃姚打了一個電話。

他本以為黃姚急得不行了。誰知這丫頭一點也不知情,反而說芳姐經常出去酒吧,晚上不回來是常事。

張青雲跟她說了一下情況。這丫頭才有些不情願的說呆會兒過來接人。回到客廳,張青雲拿出小藥箱,當了一會醫生。

抱扎完畢,張青雲倒了一杯水喝了兩口,郭雪芳期期艾艾的說她也渴,張青雲才意識到屋裡原來還有一個人。

坐在泌發上,張青雲打開電視。正在放中韓大戰,看到國足在場上的那副蔫樣,只覺得索然無味。

「看」看星空音樂台!」郭雪芳冷不丁的來了一句,張青雲抬頭瞪了她一眼,她連忙眼神飄忽的躲開,弱弱道:「星空台有凌雪飛的新歌,你聽過她的歌嗎?。

張青雲一皺眉,隨手將遙控器扔了過去,郭雪芳一手接住,迫不及待的開始調台。

星空音樂,是凌雪飛,張青雲坐在沙發上眯著眼睛看著,這個女人素顏就已經美得讓人不敢逼視了。再上的影像,更加傾倒眾生,讓人為之瘋狂。

「蒼翠插園,速遁阿哥在林間,縈繞心中我的夢,期期艾艾不敢言」。

張青雲微微一笑,這首歌是燈草花兒黃改編的,凌雪飛用慵懶纏綿的唱腔演繹得很到位,既保留了民歌的韻味,又多了流行歌曲的味道,讓人聽來確實回味悠長,別有一番味道。

不自然張青雲跟著旋律哼了一聲。心一動,這首歌的原版不是富家女向窮小子的示愛歌嗎?又是雍平的民歌,一念及此,回想起自己和凌雪飛一起的種種,張青雲心頭一盪。

再看影像,張青雲竟然從中品出了幽怨、無奈的味道,他渾身一激靈,這個妖孽女人,真是勾人心魄啊!

膘了一眼郭雪芳,這女人也是如痴如醉,嘴唇和著旋律連連掀動,目光幽怨深邃,放佛是聽出了歌內的味道。

「哎!聽說凌雪飛和你們江南某位官員有染,你知道這事嗎?。郭雪芳突然抬頭道。

張青雲把鞋子扔了過去,沒好氣的道:「穿上吧!」

郭雪芳皺皺眉頭,道:「沒有襪子,不穿了,呆會兒洗過澡,集接休息!」

張青雲只覺的頭髮暈,這女人還真不客氣,把這裡當成自己家了。再說這女人既然是郭雨的姐姐,這兩姐弟咋這麼大的懸殊呢?郭雨老成持重,可這女人怎麼看怎麼還像小孩子,莫非現在就是個老女人裝嫩的世道?

搞定店長大人 燈」丁!」門鈴響起,張青雲如蒙大赦,黃姚那丫頭終於來了,連忙起身開門。

「哎!你小子在家啊?咋不接電話呢?滿世界找你找不到人!準備找你去鬆鬆筋骨呢!」張青雲一開門,就聽到韋強那粗大的嗓門。

「怎麼是你?我暈死!」張青雲皺眉道。

「嘿嘿;那你以為是誰啊?給我爸的禮物在哪兒啊?不是要我來拿嗎?」韋強嘿嘿笑道,大大咧咧的就要進門,張青雲攔也不是,擋也不是,心中苦到了極點。

「啊!好小子」韋強一見郭雪芳一驚,連忙叫道,張青雲上前一把捂住他的嘴;然後才鬆開,那傢伙一臉我明白的神情,看向張青雲的眼神更是曖昧。

青雲這小子不溫不火的,原來也是個悶騷的主兒,先是凌雪飛,接住又是制。傳說跟趙系趙佳瑤還有一眼,這又換了一個,個個都是絕色,真他娘的好白菜都被豬拱了。

「哎!我叫韋強,你是,,啊?你,」你,我咋這麼面熟呢?」韋強坐下來一驚一乍的說道。

張青雲尷尬的從冰箱拿出一瓶水扔給韋強,膘了一眼郭雪芳道:「他叫韋強,韋省長的公驀,一號院丑號樓就是他家。」

「哦!」郭雪芳點點頭,有些奇怪的看了張青雲一眼,這傢伙土不垃圾像巴佬似的,沒想到結交的人倒都還有點料,也不知那副雷公臉,別人是怎麼願意跟他交往的。

張青雲沒有理會她,又扭頭對韋強道:「郭雪芳。京城過來的,也住在省委大院黃書」

他話說一半。發覺韋強眼神有些不對,盯著郭雪芳坐的位置瞅,他掃眼過去,心一下跳到了口腔,郭雪芳雪白的襪子染上點點殷紅,正被她坐住。從這個角度很難分辨那東西究竟是襪子還是其他啥東西。

再看韋強那痴痴獃呆的神情,張青雲知道這小子不知想歪到哪裡去

「咳!咳!」張青雲咳嗽了兩聲,臉上也有些掛不住,韋強恍然驚醒,站忙站起身來道:「哦,那個,,哈哈!嘿嘿,我那個,,先走,先走!不打擾你們,不打擾你們。」

說完就要閃人。從背後給張青雲猛翹大拇指,張青雲一急,忙道:「等一下,把我給你家老人準備的禮物拎過去!」

「在哪呢?在哪呢?」韋強腦袋左晃右轉,裝作找東西的神情,臉上表情古怪到了極點,張青雲趁機從內間提了一個包過來,正準備說話,那小子搶過包道:「我知道,我知道!你別說了!」

說完一溜煙朝外跑,邊跑邊道:「別送了!別送了,在家好好乾……正事要緊!」

「嘭!」一聲關上門,張青雲感覺一肚子不爽。一軟就坐在了沙發上。

「這韋公子咋」有問題吧?神神叨叨的」郭雪芳道。

張青雲白了她一眼,道:「你有點好衛生習慣好不好,你看你的臟襪子,」他說一半立馬住口,頭扭到一邊抽煙去了。

「啊!」張青雲扭頭,郭雪芳手上拿著襪子,正一臉通紅的獃獃坐在那兒。想來她回想起韋強剛才古怪的舉動也明白是怎麼回事了。良久,她一手把襪子扔在地上準備發飆,卻迎上了張青雲陰冷的眼神,一句話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嚨中,臉到是漲得更紅了。

張青雲只覺得今天遇到這個女人自己簡直就成了地獄倒霉鬼,這黃姚也是的。這麼時候了還不來接人,真想要這女人在自己家過夜啊!

張青雲不做聲。郭雪芳也不吭聲,兩人就這樣冷冷的坐在,就電視里凌雪飛不識趣。今天可能播放的是她的專輯,歌一首接一首的唱,好像她本人就在電視那頭盯在這裡,用歌聲在嘲笑張青雲的霉運。

一直枯坐到口點,電話響了,張青雲如蒙大赦,連忙跑去房間接電話。

「張主任。我黃姚,芳姐現在休息了嗎?」黃姚的聲音。

「你現在在什麼位置?」

「不」不是」我跟雨哥逛街網好碰到了一個朋友,要不」她反正腳不方便。你就直接送她到維也納吧!辛苦你了啊!」

張青雲啪一聲掛了電話,迎頭便到在了床上,自己真要送她去維也納?這麼晚了還送給鬼啊!反正已經被人家庭會了。就住這兒唄,她一女人都不怕,我還怕? 報告師座,我前鋒;團只經連續突破虎田等地,對撫微弱」。

「報告師座,我左翼之3團,與小股日軍進行交火,戰鬥持續進行20分鐘,擊斃日軍2口。人,俘虜280人

「驅散俘虜,驅散俘虜」。坐在吉普車上的蕭遠大聲說道:「命令各部以最快速度全速前進!遇到日軍抵抗,立即驅散!不許耽誤一分一秒,目標,東京!」

「報告,最高指揮部來電,問我師已經行進到了哪裡!」

「我部已經通過長野,正在向東京進發,正在向東京進發!」

「報告師座,大總統來電。我團正在已經完成空降準備,目前天氣惡劣,空降被迫延遲,大總統親自命令,我師必須克服一切困難,以最短的時間到達東京!」

蕭遠抬頭看了一下陰沉的天氣,大雨很快就要來了一直到現在,蕭遠還沒有明白為什麼總指揮部會命令自己的師,不惜一切代價,快速向東京推進,而不等大部隊的到來。

為此,總指揮特意把裝甲師的兩個團調撥給了自己,指揮這兩個團的團長也都是老熟人了,馬城和楊飛渡!

此時全機械化,配備了大量戰車、突擊戰車的的,「項羽。摩步師和兩個裝甲團。正浩浩蕩蕩的向東京迅猛推進。

「前面怎麼回事?」蕭遠忽然指著前面停滯下來的隊伍問道。

「報告,道路難行,一輛戰車拋錨,堵塞在了路上!」

蕭遠顯得有些惱火:「推掉。推掉!一切無法行駛的車輛,全部放棄!命令全師加速,暴雨很快就要來到,今夜必須到達富網!」

?點,「項羽」摩步師前鋒2團到達富網,遭到日軍部隊抵抗。

在中國戰車強大的攻擊之下。日軍部隊迅速遭到瓦解,上百名日軍倒在了中國戰車的滾滾車輪之下小超過2。名日軍成為俘虜。

項羽師已經沒有空再來搭理這些俘虜了,一些軍官開始下達直接射殺俘虜的命令。

機槍聲「突突」響了起來。大量的日軍俘虜倒在了血泊之中,而此時一個全身被捆綁的嚴嚴實實的日軍大佐,卻正在那冷眼看著自己的部下被屠殺,而臉上毫無反應。

一個槍托砸在了大佐背後,大佐踉蹌了一下,隨即站穩了身子邊上傳來了中國士兵的譏笑:「娘的,要不是看在你是大佐,還能套出點情報,你早就和你的同伴一樣的下場了

大佐居然笑了一下,此時一隊荷槍實彈的中國士兵,正護衛著一個佩帶著少將軍銜的年輕高級軍官朝這走來。

「蕭遠,不,師座,大雨要來了,娘的。這對我們戰車有很大影響,我已經派人去探路了,今夜看來只能在這過夜了。」馬城和楊飛渡迎了上去,有些不太甘心地說道。

蕭遠皺了一下眉頭:「必須命令偵察部隊,在明天天亮前找到一條適合我們通過的道路,總指揮部對我們下達的命令只有一條,那就是快速,快速,再快速」。

小蕭遠!」

忽然,不遠處傳來了一聲大叫,緊接著一聲慘呼響起。

蕭遠和幾名軍官的視線朝那投了過去,見是一名日本軍官在那大聲呼喚著自己的名字。接著就遭到了中國士兵槍托的招呼。

「把他帶過來!」蕭遠朝那指了一下。

此時,傾盆大雨終於落了下來,蕭遠和幾名軍官匆匆走進了臨時指揮部里。

很快,那名日軍軍官被帶了進來,眼眶烏黑,渾身被大雨澆的濕漉漉的。一進屋子,蕭遠正和幾個軍官在那看著地圖,頭也不回:「姓名,職務

「鈴野次郎,大佐!」

「找我做什麼?。蕭遠眼睛始終都注視在面前的地圖上。

那個大佐的聲音非常平靜:「你是中華民國大總統蕭天的兒子,項羽摩步師的師長?」

「是的蕭遠依舊沒有回頭。

「革文軍!」忽然,日軍大佐平靜地說道。

蕭遠的身子一下變得僵硬起來,他和自己的同伴緩緩的回過了頭,死死盯著面前這個自稱「鈴野次郎」的日軍軍官,過了會,揮了揮手,讓警衛們先行下去。指揮部里,只留下了蕭遠、馬城、楊飛渡和鈴野次郎。

革文軍這個名字,對屋子裡的三個中**隊來說,實在是太熟悉了。曾幾何時,這個人是他們最尊敬的伯父,是中**隊的驕傲,但隨後,等他們漸漸長大之後。才知道這個曾經被人尊敬的伯父,卻成為

「他的代號,是伏羲。」鈴野次郎的聲音依舊那麼平靜。

三名中**官的身子同時顫抖了一下,只這一句話,已經讓他們明白了所有的事情。

。你呢?」蕭遠的語氣緩和了不少。

」天朱蕭遠喃喃地念了一遍。

很少有人知道「天使」究竟是個什麼樣的組織,就連蕭遠,也只是隱隱知道曾經有這

:且織的存在。但卻不是自只父親建立蕭遠不知道這個日本軍官說的話是真是假,但是憑著直覺,他覺得自己應該信任這個人。

「我已經是第二次落在你們手裡了。」鈴野次郎笑了:。上一次,我也見到了你們的高級長官。那次是在朝鮮,我記得那個中**官的名字叫界翩。

。馬上給界司令長官發密電。

。蕭遠沒有任何遲疑地說道:「只發四個字,鈴野次郎!」

屋子裡死一般的沉寂。所有人都站在那裡,互相注視著。蕭遠發現,鈴野次郎的眼光,平靜、柔和,甚至帶著一種回家的喜悅

「報告,界司令長官來電!」

蕭遠接過了電話。讓參謀先行出去,看了一眼電報,默默的交給了馬城和楊飛渡,然後默默的朝鈴野次郎走了過去。

電報上只有兩個字:「英雄!」

所有的謎團和疑惑都不復存在,蕭遠默默的走到鈴野次郎身邊,默默的解開了鈴野次郎身上的繩索,然後一個立正:

「全體都有,敬禮。

「刷」的一下。三名中**官一齊舉起了自己的右拳,重重的落在

鈴野次郎舉起了自己的手,想要回禮,可忽然想到自己再也不是日本軍官了,而是一個中國人,但當他想學著中國式的軍禮,卻發現自己的動作是如此的僵硬笨拙,」

「前輩!」蕭遠身子站的筆直,大聲說道:「中華民國警衛隊項羽摩步師少將師長蕭遠,向前輩致敬,並冒昧詢問前輩真實姓名!」

「我的真實姓名,我的真實姓名」鈴野次郎喃喃說著:「我以前被日本人派到自己的祖國潛伏,我給自己取的化名是林野,其實,其實日本人永遠也都不會知道。林野,林野,這個名字就是我的真實姓

蕭遠凝視著林野,這個不知道在日本究竟潛伏了多少個年頭的國家忠臣。老了,真的老了,已經是滿鬢白髮。可是,回家了,終於回

「林前輩為了國家,忍辱負重,皆是我等國人楷模,林前輩請坐!」蕭遠大聲說道。

此時馬城和楊飛渡的目光。就如蕭遠一樣。看著鈴野次郎,不,

林野喝了口遞上來的熱茶。喘息了幾聲后說道:

「我被調到前線擔任軍官之前,和革文軍,以及另一名潛伏人員青連木泰見了最後一面,他們決定在中**隊即將到達東京之前發動兵變,控制日本裕仁天皇」。

三名中**官瞬間動容不已。這是一個何等的計劃?一旦真的被兵變成功,裕仁被成功控制的話,那麼對於中國佔領乃至於征服整個日本,都將起著無可替代的作用!

「小我知道為什麼總指揮部命令我部不惜一切代價在最短的時間內抵達東京了!」蕭遠很快說道:

「大總統一定已經把整個計劃告知了總指揮部,所以我師才會有了這道命令,但為了保密,總指揮部暫時沒有把計劃告訴我們,只要我們抵達東京,一切計發「的核心內容我想很快就會傳到這裡的。」

馬城和楊飛渡同時點了點頭,鈴野介面說道:

「按照計劃我想革文軍一定已經知道了前線狀況,如果我猜測的不錯,就這兩三天內革文軍就會動手!他手下的人實在是太少了,即便控制住了皇宮,能夠堅持多少時候,也未可知。蕭師長,無論如何,都要儘快趕到東京」。

蕭遠和三人一齊站了起來,林野指著地圖上說道:「眼下大雨天氣,對全機械化的我們來說,行動極為困難。但是我知道如果我們能轉道木葉,雖然比從這裡推進要繞上一天圈子,但是從木葉一直到東京的江東,道路非常寬敞易走,雨天影響不大!不過我聽說日本人正在准

「馬城!」

「到!」

蕭遠停頓了下:「命令你的裝甲團,明日凌晨3時出發!轉向木葉,排除一切阻礙,務必搶在日軍之前,控制公路,確保我大部跟進!」

「是,搶在日軍之前,控制公路!」

「楊飛渡,裝甲2團3時3。分出發,緊隨團身後,隨時提供支援!同時,我全師各突擊部隊,6時整出發,目標,東京!」

正在這時參謀又匆匆走了進來,把一份電報送到了蕭遠面前,蕭遠略略一看,對著林野「叭」的一個敬禮:「中華民國國防部並大總統電,投予我國家忠誠衛士林野,警衛隊中將軍銜,項羽摩步師參謀長。此電!中華民國大總統蕭天,中華民國國防部部長蔡楞!」

接過了電報,林野的手微微有些顫抖。中華民國中將?從現在開始,從這一分鐘開始,自己就真正成為一

「來人,為參謀長找一套軍服來!」

隨著蕭遠的命令,不多時一套乾淨整潔的軍服送了過來,只是全師都找不到中將軍銜,只能勉強撕去了原先的軍銜。蕭遠有些為難:「參謀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