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很啰嗦啊!」

霧島董香怎會不懂霧島絢都的意思,有些惱火的喊了一聲,給霧島絢都巴扎傷口的手指都不禁用力了些,無視了霧島絢都齜牙咧嘴的表情,低頭輕聲呢喃道:

「就是朋友啦···」

萬丈數一和納基面面相覷,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比較好,但是不管怎麼說,他們都活下來了,而且聽那個狩獵者的意思,十一區的喰種要倒霉,很可能就是針對[青銅樹]去的,他們不回去也算是逃過一劫。

——————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白露在跳下樓的時候,也看到了兩個熟人。

白露看著準備上樓進入咖啡廳的真戶吳緒和亞門鋼太郎,上前詢問道: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真戶吳緒看到白露,露出一個不怎麼好看,能嚇壞小朋友的笑容道:

「是白露啊,雖然不是第一次見面,但又的確是第一次見面呢。」

白露眉梢一挑,淡淡的道:

「看來十一區沒有丸手齋說的那麼嚴重。」

真戶吳緒聽出白露指責自己廢話的意思,淡淡一笑,沒有在意,反而抬頭看了一眼二樓爛掉的玻璃,淡笑道:

「不,我們是追著一群垃圾過來的,不過好像沒有必要了。」

說完頓了一頓,又發出邀請道:

「要一起去嗎?」

「我有事要做。」

白露拒絕了真戶吳緒的邀請,徑直離開,並不是敷衍,而是要在會議開始之前和丸手齋商量好報酬問題,赫子他已經準備好了。

說起來,如果不是十一區的[青銅樹]鬧得動靜太大,丸手齋未必會找他,他的目的也難以達成···要不要放放水?

白露玩味的想著,等會兒丸手齋的報酬不讓他滿意的話,他就放水。

亞門鋼太郎沒想到白露一點也不給面子,不禁將目光投向了真戶吳緒。

「真戶先生。」

真戶吳緒淡然一笑,向著十一區走去,頭也不回的道:

「我們也走吧,距離開會的時間不遠了。」

亞門鋼太郎抬頭看了一眼咖啡廳,遲疑的道:

「不上去看看嗎?」

「沒必要。」

真戶吳緒腳步不停,雖然他的直覺告訴他上去一定會有重大收穫,但直覺也告訴他上去之後的結果恐怕不太美妙。

真戶吳緒很相信自己的直覺,因此離開了。

實際上他的直覺真的很准,如果上去的話,等待他的將是兩隻S級喰種和數只A級喰種,實力懸殊太大,必死之局。

這也是白露沒有一點在意就離開的真正原因,至於真戶吳緒和亞門鋼太郎···葯醫不死病,佛渡有緣人,搜查官自己找死,和白露沒關係啊。

——————

又是十一區邊緣靠近山林的荒廢工廠,嬌小的繃帶身影坐在樓頂邊緣晃蕩著小腿,多多良走到嬌小身影的身後,嬌小身影聽到腳步聲就知道是誰來了,頭也不回的道:

「都準備好了嗎?」

多多良帶著面具悶聲沉穩的道:

「嗯,狩獵者和CCG敢來的話,會給他們一個難忘的教訓。」

嬌小身影遙望遠方燈火通明的城市,嘻嘻嬌笑道:

「今晚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和同類呢···」

說著話音一轉道:

「霧島和納基還沒有回來嗎?」

曾幾何時,S級的喰種在她眼裡排不上號,不過前幾天的打擊著實讓[青銅樹]元氣大傷,她不得不在意。

多多良沉聲回答道:

「沒有回來。」

嬌小身影聞言有些疑惑的道:

「被利世幹掉了嗎?」

她有這種想法不奇怪,神代利世是接近SS級的喰種,隨時都有可能進入SS級,而SS級和S級之間的差距很大,二對一、三對一都難以取勝。

多多良如實的道:

「不知道。」 「看來我還是沒有徹徹底底的了解諸天萬界。」

「這浩瀚的諸天萬界,神秘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

「系統,你剛才說這葬天之地甚至葬著上一個時代的諸天萬界大宇宙意志,你親自見到過嗎?」

林牡想起了系統所說的那一件最恐怖的事情。

這葬天之地,不止葬著是各個世界的天道意志,竟然還埋藏著一位來自於上一個時代的諸天萬界大宇宙意志。

諸天萬界大宇宙意志還能換代的?

「不能夠肯定,本系統也只不過是聽到一些古老的存在說過而已,本系統也沒有親自去見過。」

「畢竟本系統也沒有經歷過諸天萬界的上一個時代,而且經歷過諸天萬界上一個時代的那一些傢伙不是已經徹底的死亡,就是側底隱藏不出,根本無人找得到。」

「上一次本系統來到這個地方的時候,也只不過是因為巧合,而且還沒有探索完,就直接被排出了這個地方。」

系統的聲音有一些不甘,彷彿對於上次直接被排斥出了此地耿耿於懷。

「不過,距離本系統上一次來這裡的經歷,可以把此地分為三個區域。」

「第一個區域也是最為安全的區域,對宿主你來說並沒有什麼危險,這一片區域埋葬的就是那一些最低等級世界的天道意志,比如一些低等科技世界,低等修真冊世界的天道意,這一些世界意志弱小而不堪,沒有任何的靈智,只能按照最基本的本能來做事。」

「而第二個區域是較為危險的區域,這樣的區域埋葬的就是那一些來自於中等世界的天道意志了,他們雖然同樣沒有自己的靈智,但是可以憑藉著自己的本能來判斷一個人到底對自己有沒有惡意?而且他們大多可以使用一些強大的力量。」

「而第三個區就是埋葬的那一些高等世界的天道意志,同時也是最小的,這樣的區域對於宿主現在來說是極為危險的,甚至稍不注意就有可能隕落在此!」

「而最深處,便是本系統沒有探索過的地方,就是那一些古老的存在,說過埋葬上一個時代諸天萬界大宇宙意志的地方。」

「雖然不確定這樣的傳言到底是不是真實,但是不管怎麼說,對於現在的速度來說無疑是一個致命的地方,甚至只要你過去就沒有活著出來的可能性。」

系統為林牡介紹這裡面的一些基本情況。

不過,林牡也有一些敏銳的發現了一個問題。

「系統,你不是說這裡是葬天之地嗎?按理來說那一些天道意志應該都是已經死了呀。」

林牡有一些疑惑。

「沒錯,它們的確是死了,但是他們畢竟是天啊,天的偉力不是爾等能夠想象得了的,就算它們現在已經死了,它們也擁有著強大的力量。」

「與其說他們是死了,不如說他們只是被死亡的力量所控制。」

「所以才把它們定義為死了的天道意志。」

「宿主沒有面對過它們是不會理解他們現在的狀況的,如果宿主想去了解,可以進去查看。」

…… 「這……」

林牡聽到系統的話之後有一些猶豫。

他的確被系統的話有一些嚇到了。

畢竟,這個地方實在是太詭異,太神秘太危險了。

葬天之地,而且鬼知道那一些已經「死亡」的天道意志到底有沒有徹底的死去。

根據系統所說,這些在表面上可以用「死亡」來概括天道意志,其實並沒有死去。

它們只不過死亡的力量所污染而已。

「系統,你和我說的這一次的機緣在這裡面的哪一個區域?」

最終,林牡猶豫了一會兒之後還是對著系統問道。

在這諸天萬界當中,哪有想要得到卻不付出的道理。

既然他想獲得這一次的機遇,那麼必要的危險還是需要去冒的。

「在第二個區域內,第二個區域的中層範圍,裡面存在的大部分都是一些來自於中等世界的天道意志,大部分的實力都和宿主處在同一級別。」

系統沒有廢話,直接對著林牡說道。

系統對林牡很有信心,它相信自己選中的這一位宿主會進去的。

「嗯,第二個區域嗎?」

林牡思索了一會兒之後。

總統閣下誘嬌妻 「好,那就進去闖一闖,看看這傳說當中的葬天之地到底有什麼不同的地方。」

林牡眼神突然一凝,已經在內心當中做出了決定。

既然他想獲得這一次的機緣,那必須的危險是必須要的。

而且他內心當中也十分好奇,這個傳說當中的天之地,到底有什麼特殊的地方,竟然能夠成為諸天萬界當中眾多世界的天道意志的墳墓。

甚至還成為了上一個諸天萬界大宇宙意志的墳墓。

你要說這裡面有什麼秘密,林牡是完全不相信的。

但是,他也知道以他現在的實力還是沒有那個資格去探索這樣的神秘之地。最多也只能探查出一點皮毛而已。

或許只是探查一點皮毛,都要費盡心思。

已經決定要進去看一看之後,林牡也沒有猶豫,直接的身形一動,頓時的就出現在了黑洞的最前面,然後直接飛了進去。

……

「這是……」

「好純粹的死亡的氣息。」

「甚至比中等世界的輪迴之地的死亡,氣息還要純粹。」

林牡一進到這個神秘之地眉頭緊皺。

因為他發現自己只不過剛剛進入到這個神秘之地,一股強大而又精緻的死亡之力,就像他撲滅攻擊而來。

這樣的死亡之力是無比精髓,是那一些普通的中等世界的輪迴之所的死亡之力,完全沒有資格來比擬。

甚至林牡懷疑,一些實力沒有達到一定高度的人來到此地,只要那麼一瞬間就會被死亡之力同化,成為一個死亡的人。

在此,林牡為程皓一行人鬆了一口氣。

他們的選擇果然是正確的,幸好他們沒有選擇和自己一起來到這個神秘之地,要是他們真的來到了這個神秘之旅的話,估計就算有自己的保護,他們也難逃一死。

畢竟,這才是最外層的死亡之力,自己就需要用真氣來抵抗了,更別說那幾個區的大羅金仙了。

他們完全沒有那個資格來承受這裡的龐大的死亡的氣息。

…… 「白露!!!」

白露在走進CCG總部一樓大廳的時候就聽到了一聲呼喊,轉頭望去是鈴屋什造在休閑區擺著手招呼自己過去,在鈴屋什造旁邊的位置坐著筱原幸紀。

鈴屋什造看到白露的到來顯然是比較高興的,一方面是白露對他從未有過異樣的眼光,另一方面他覺得白露能讓他玩好久···或者說玩他好久?

總之,這兩種原因,讓一向難以與人有區別對待的鈴屋什造對白露前所未有的熱情。

「你來的好早呀,明明不是搜查官的說。」

鈴屋什造說著伸手去摸白露的口袋。

白露坐在沙發上,把玩著鈴屋什造的庫因克小刀,輕笑道:

「嘛,準備先和丸手特等談一下報酬問題。」

「哎哎哎,又輸了呢。」

鈴屋什造見狀有些無奈,不服氣的嘆了一口氣,伸出一半的手收了回去,上次還好歹成功得手了,這次手都沒摸到人家口袋就被人家悄悄摸走了自己的武器。

白露微微一笑,小刀在手指尖翻轉,如蝴蝶起舞般靈巧,突發奇想,查克拉是人體能量,赫子做成的生物兵器實際上也是喰種的一部分,而喰種和人類大體上又沒有區別,不知道查克拉能不能灌入到赫子當中?

念及此,白露玩刀的手指一頓,將查克拉集中外放,然後去觸碰小刀,過程出乎預料的順利,頓時白露就與小刀產生了一種奇妙的感覺,好像身體的一部分一樣,而小刀的刀身上肉眼可見的出現了一層淡藍色的查克拉能量,並且向外擴散,呈現放大十幾倍的模樣,好似一柄不倫不類的砍刀。

筱原幸紀和鈴屋什造見狀驚訝的道:

「這是?」

白露若有所思,沒有立刻回答,嘗試著控制進入小刀內的查克拉,接著查克拉形成的砍刀逐漸收縮變形。

寬度收縮變窄,而長度卻在增加,最後形成了一柄接近一米長、兩指寬、刀尖近乎平頭,造型奇怪的藍色能量長刀。

不是不想繼續增加長度,而是增加長度就需要衝入更多的查克拉,白露有預感,在增加查克拉,這柄小刀就會因為承受力不足而毀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