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轟!

一連串的爆炸聲響起,兩個半步君王都在沒有武裝的情況下重重的碰撞在一起。

金黃色的能量宣洩,大地顫抖,天空出現一條條裂紋。如果不是兩人控制自己的力量,整個軍營甚至是整個星球都有可能被剛才的碰撞打爆了。

「你有些本事。」金光之中的方玉兒頗為有些驚訝。他還是第一次遇到半步君王在沒有武裝的情況下跟自己的身體硬抗的。

「呵呵,是你太弱小了。本教主推演出了活出第二世的法門,又研究出了活出第三世的手段,你說,本教主的實力能弱小了?」

「你給了我兩個選擇,現在,我也同樣給你兩個選擇:要麼成為我截教中的一員,要麼讓我解剖你一次,看是否可以推演出第四世的法門。」

「哈哈,有意思,東方家族什麼時候找到了半步君王的靠山?走,咱們到星空之中試試?這裡放不開手腳,我怕殺了你的時候,會打爆這個星球。」金光之下的方玉兒眼中閃現出一抹寒意,卻是對通天已經動了殺心。

「你太小看我了。」

方玉兒惱怒了,他轉身蹬空,很快就出現在了星空之中。

站在星空之中,這人一身衣衫無風自動,手中卻是有兩團金色的火焰騰空燃燒起來。

「我有三足金烏的血脈,你有什麼?我白手起家,創造了煙雨閣出來。我從無到有,在短短兩百多年時間裡凝聚了三足金烏血脈,你有什麼?」

「我有什麼?我有殺戮,我有我自己就可以了。」通天笑了,他足踏星空,伸手去抓不遠處的一塊隕石到手中。

抓了這隕石,狂暴的能量灌輸到隕石當中,然後猛地朝對方丟了過去。

砰!

一團金色的火焰化作火舌從方玉兒的手中跳了出來,然後直接跟通天的石頭碰撞。

火焰燃燒,散落在星空之中好像是點亮了無盡的燭火。

「真是一個讓人感到寂寞的世界。」

「想要找一個對手,可惜,這麼多年了,我從來沒有遇到過像樣的對手。」

「是嗎?當年在垃圾星球上,有一尊百萬丈高的武裝,那時候你沒有踏足到那個武裝當中,所以你沒有遇到對手。」通天笑了,他感受到了這個方玉兒無盡的傲氣,可惜,在他面前,所有的傲氣者全都要打壓下去。

不為別的,因為他是通天。

「垃圾星?百萬丈高的武裝?看來咱們真的見過面。我說為什麼你身上有我熟悉的氣息?原來我們曾經在一個地方相遇過?」

「既然你知道那個武裝的事情,那麼,你更應該知道我的強大。」

「你是從那個武裝中走出來的生靈?呵呵,數十萬年前的生靈?你已經落伍了,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這麼多年了,你仍然沒有成為君王,這大把的時間,讓你白白的活在狗身上了。」

方玉兒說話一點也不客氣,他冷笑著,手中的兩團火焰不斷的幻化,好像是化作了一個武裝的結構出來。 但這個口,並不好開。

她不想讓吻擎軒離開,亦或者是擔心吻擎軒離開后便不會在回來。

吻擎軒覺得愧疚,覺得對不起,所以他連這些都不曾對茉兒提起過。為的,就是不想讓她為難。他想陪在她身邊,等到孩子出世的那一天。

茉兒明白,所以更加覺得對自己厭惡。

吻擎軒是責任感超強的男人,即便在人在這裡,他的心還是留在阿狸奇的。他擔心國王,擔心阿狸奇,擔心吻斯澈,擔心所有人。

但卻不能開口對她說。

茉兒閉了閉眼睛,深呼吸。『你走吧』這三個字那麼簡單容易,可是為什麼就像是三塊大石梗在喉結,磨得她發疼?

溫暖的大手握住她纖細的手腕,茉兒睜開眼睛,對上吻擎軒深邃漂亮的灰眸。

「你有心事?」他問。

不,是你有心事。

你的心事,變成了我的心事。

茉兒點了點頭,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吻擎軒看到茉兒眼中閃過的澀然,眼底劃過一絲恍悟。他抿抿唇,輕嘆一聲,似有些無奈。

「翌晨剛剛打電話給我,吻斯澈手裡掌握的證據足以讓吻凌月坐牢,但是國王似乎有意壓著這件事。王后那裡也在動用人脈,但是她身上背著挪用公家財產的包袱,暫時不會有太大的動作。」他主動將自己知道的事告訴給茉兒。

茉兒點點頭,只是沉默的看著吻擎軒的眼睛。

「你怕我離開?」他一語中的。

看到茉兒此刻幾乎掩藏不住心事的黑眸,他立刻明白她到底在擔心什麼。

吻擎軒無奈的搖頭,既有些生氣,又有些莫可奈何的揉亂茉兒的長發:「傻瓜,我的愛人和孩子都在這裡,我怎麼會離開你們?」

他看著她紅了眼眶,委屈的咬著唇瓣,心也有些絞痛。

剛想伸出手將茉兒攬在懷裡安慰,誰知她比他還要快,主動鑽進他的胸膛。

「吻擎軒,你回阿狸奇吧。」終於,她開了口。

吻擎軒的身體一僵,眉宇攏了起來。

茉兒沒有去看他的臉,生怕會忍不住開口挽留他。

他有他的責任,他有他的義務。多少人將希望寄予在他身上,她怎麼能這麼自私的挽留他守在自己身旁?

「回阿狸奇吧。把那些事都處理好,不要再讓你的心有負擔。」他的背上有一雙翅膀,留在她身邊也只不過是暫時收起羽翼。有朝一日天空需要他的時候,他還是註定會展翅飛翔,遨遊在天際的。

他這樣的男人,註定不會留在一個有限的空間里失去自我。

他該飛翔,該在屬於他廣闊的天空中盡情展現。

是誰曾經說過,如果你愛那個男人,就不要束縛他的自由。若是他的心在你這裡,即便千山萬水,總有一天,他會飛回到你的身邊。若是他的心不屬於任何人,即便強留,也不過是苦了兩個人而已。

而她相信,他的心在她這裡,總有一天,他會跋涉萬水千山,回到她的身邊。

「吻擎軒,我等你回來娶我。」

…………………………………………………………………………………………………………………………………………………………….

自從國王得知自己的大兒子並沒有死時,那種心情是極為複雜的,又慶幸又氣憤。王后在那之後被軟禁起來了,而吻凌月則是面臨多項指控。

吻擎軒回答阿狸奇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去國王的寢宮。

他的父親老了很多,剛剛略有起色的身體又因為這件事垮了下去。兩鬢霜白,讓人不由得感嘆時間的可怕和殘忍。

吃完葯,躺在床上,國王和吻擎軒說了很多。大概意思不外乎於自己有心無力,阿狸奇也該交給年輕人了。

吻擎軒自然聽得懂國王話中的含義,卻回答含糊莫測難懂。吻翌晨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觀察吻擎軒的表情,但顯然的,他並不能從吻擎軒波瀾不驚的臉上瞧出絲毫端倪。

若是放在幾年前,國王交出大權,吻擎軒肯定不會像今天這般默不作聲。

吻翌晨明白,很多事變了,連吻擎軒一直追求的理想也變了。

隨後,吻擎軒在內閣開了一個緊急會議。時隔半年,但眾大臣們仍舊對吻擎軒馬首是瞻。

幾天下來,吻擎軒微微消瘦,但態度異忽尋常堅定,指點江山的魄力不減,仍舊是那個可以被信賴著的三王子阿狸奇之蓮。

………………………………………………………………………..

【晚些還有一章更新。】 「我不是從哪裡出來的,你或許是忘記我了,但是,我還記得你。」

「當年在礦洞中,你想要找到我,可惜的是,你沒有做到。」

「後來我進入到了那個武裝當中,在裡面我成為了半步君王。」

「那個時候,我想要殺你,實在是易如反掌。」

「但是,我沒有那樣做,因為,因為感覺那樣是對你一種羞辱。」

「我一直想要看看,你到底那什麼來跟我爭鬥。」

「現在,你也是半步君王了,咱們站在一樣的平台上對轟,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麼的強大。」通天笑了,他根本不在意對方的力量,他在意的是戰鬥中的感覺,是戰鬥中的那種瘋狂的衝殺的感覺。

「那麼,那就殺好了。」通天大吼一聲,張嘴吞吐了一口煙雲出來,這煙雲好像是流水一樣,直接席捲到下面的大地上。

數十頭異族被這煙雲纏繞了,然後,這些煙雲倒卷回來,在通天面前化作了一頭巨狼出來。

巨狼咆哮怒吼,通天一步上去融入到了巨狼的身體當中。下半身完全融入到了巨狼身體中,而巨狼的腦袋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則是通天的半截身子。

「殺!」沒有任何的交流,通天足踏星空,手中再一次抓了隕石朝對方衝殺過去。

轟!轟!轟!

「黃金瞳!」方玉兒雙手託付火焰,火焰鑽到他的雙目當中轉動。

每轉動一下,就有一道道扭曲的星光跟隨了火焰鑽到他的雙目當中。剎那間。他的雙目當中出現了一個旋轉的法論。

法輪轉動。 廢后無寵:邪皇輕點愛 切割了空間。直接出現在通天面前。

「狼煙!」

巨狼的利爪踏足在星空當中,整個星空好像都顫抖了一下。無盡的黑煙從巨狼的足下衝天而起,這黑岩騰空,好像是千百觸手一樣,纏繞了旋轉的黃金輪,一點點的把它給徹底的吞噬了。

「武裝來!」

方玉兒眼球猛地收縮了起來。

「沒有武裝,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他的血氣強大無比,手中的秘法也詭異的很。」

「想要戰勝他。我必須動用我的武裝。」

「因為我的武裝會給我更大的加持,這種夾持,根本不是其他武裝能夠相提並論的。」

「再說了,這星空之中爭鬥,身體的強度再厲害,也不如武裝強大。跟他用身體爭鬥,這純粹是用我的短處跟他的長處碰撞,不失敗沒有天理了。」

「做人,必須要認清楚自己的長處。」

一個小世界出現在方玉兒的頭頂上,這小世界轉動。一道世界之光散落下來,把方玉兒徹底的包裹在其中。

世界光芒不斷的蠕動。有武裝水晶從他額頭中飛出來。

這武裝水晶沒有跟普通人的武裝水晶那樣崩裂開來釋放出武裝,而是在世界之光的照耀下,開始一點點的融化,然後依附在他身上的每一個角落。

一尊黃金武裝出現在星空當中。

這黃金武裝足足有一百多米高,整個武裝通體金黃,在肢體的每一個角落上,都有各種花紋和圖案。

那些花紋和圖案要比其他武裝的都要複雜數倍。

武裝修長,雙足和手肘部位有月牙般的利刃,在腰間,有數十個猙獰的巨龍纏繞在一起,龍頭猙獰,眼中凶光閃爍,好像是活物一樣。

武裝的腦袋很奇怪,上面的花紋稀少無比,只有一個火焰的花紋遍布在面甲上。而他的面甲上有數十個合頁一樣的縫隙,一道道火焰從其中噴洒出來。

那些從面甲上噴洒下來的火焰好像是毒蛇一樣在他身上遊走,不一會時間,這些毒蛇就化作了一頭頭火龍盤踞在他身上。

那些火龍們以他腰間的金屬巨龍相互連接在一起,龐大的能量身軀在空中不斷的盤旋轉動,巨大的龍翼張開,好像是要籠罩整個星空一樣。

在這黃金武裝的手中,有一個燃燒的銅壺和一根長矛。

銅壺造型別緻,是雙柄的,上面有飛鳳纏繞盤旋,壺嘴完全是一個鳳頭。

這個銅壺托在他的手中,不斷的從其中傾灑出一些青色的光芒。而每傾灑出一些青光,那些能量巨龍就瘋狂的搶奪這些光芒。它們每吞食一點青色光芒,整個龐大的身子就會閃爍一下,然後變得更加的凝實。

而他手中的長矛,看起來就完全是數十頭被扭曲的巨龍組合而成的。這長矛差不多二百米長,拎在他手中,不斷的釋放出各種光芒出來。光芒照耀,無盡的星辰力量全都被強行吸引到了武裝上。

這些星光在武裝身後形成一個旋轉的六芒星,六芒星轉動,裡面好像是有一個個虛幻不定的圓球出現。

「想要動用武裝嗎?本教主第二世和第三世都沒有鑄造武裝,但是,本教主卻可以召喚第一世的武裝出來。」

「呵呵,想要欺負本教主?你打錯算盤了。」

「不過我仍然要鄙視你。」通天嘎嘎的怪笑起來。

「尼瑪!都混到這種地步了,怎麼會沒有武裝?你特么的說第二世沒有武裝,第三世沒有武裝是神馬意思?第一世的武裝還可以召喚出來?你特么的腦子有病吧!」方玉兒無力吐槽。

小世界同樣浮現在通天的頭頂上,只不過他額頭中沒有出現武裝水晶,相反的,在他額頭中出現了一道智慧之光出來。

這智慧之光貫穿到了小世界當中,他頭頂上數十米方圓的小世界開始顫抖起來。

隨著小世界的顫抖,一陣陣好像是悶雷一樣的轟鳴聲在小世界當中釋放出來。

有雷電炸裂,席捲四周圍的星空。數千米範圍的星空。全都被無窮的雷電給纏繞了。

雷電之中。小世界釋放的世界之光越發的濃烈了。

「吼!」

野獸般的怒吼聲在小世界中傳遞出來,隨著這怒吼聲,一尊巨大的黃金武裝從小世界中浮現出來。

「尼瑪,你這才是羞辱我吧!你這武裝上為什麼生鏽了?黃金武裝怎麼會生鏽呢?」

「還有,那個面甲上的不敗是什麼意思?沒有失敗過?」

「次奧,胸膛上的不敗是做什麼呢?想要讓人征服你?」

「你特么的不是在走時裝秀,你轉身做什麼?轉身就是為了讓我看看你後背上的『勝』字嗎?」

「尼瑪,錯了。你怎麼有三個面甲?後腦勺去哪裡了?你特么的前胸是後背,後背是前胸?」

「在這裡裝逼?裝逼犯都是該死的。」

「為什麼你的武裝這麼破舊,是在垃圾星上撿到的嗎?」方玉兒吐槽的已經徹底的絕望了。

「怎麼樣?本教主的武裝看起來很有一種歲月的滄桑感吧!這是本教主用秘法埋藏在小世界中才能夠產生的滄桑感。這種滄桑感,一般人想要還得不到呢。」

「你想要嗎?我可以把這種秘法傳授給你的。恩,我已經上傳星際網路了。」

通天的身體進入到了武裝當中,多年沒有進入到武裝,此時,他是再一次進入到武裝當中,竟然有一種不適應的感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