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慕璃月直接離開了房間,將這裡留給了被慾望支配的兩人…… 慕璃月沒有原路返回,因為之前帶路的那個宮女還在外面,她出了房間之後,選了一個方向翻牆離開。

她剛從院牆上落下地,就看見墨絕正緊緊盯著她,她莫名有點心虛,「墨絕,你怎麼來這裡了?」不會看見什麼了吧?

墨絕嘴角含笑:「你的丹藥夠厲害的啊。」

天知道他剛剛發現慕璃月半天沒回來,心裡有多著急,皇宮本就是個複雜骯髒的地方,雖然慕璃月現在的修為只要不是遇到真正的強敵都能自保,但他還是擔心慕璃月會不小心中了別人的詭計。

他用神識覆蓋了大半個皇宮,找到了她,發現她暈倒在地上,他就立刻趕了過來,沒想到卻看了一出好戲。

慕璃月身體一怔,「呃……這個,其實那個丹藥就是聽起來厲害,只是用玄力逼不出來而已,泡泡涼水就能解了,我是故意嚇他們的。」

墨絕:「……」

東方凝和雲清要是知道真相,估計會被氣死吧。

墨絕嘴角的笑意漸漸加深:「是嗎?璃兒怎麼會隨身帶***呢?」

他湊近慕璃月的耳朵,輕輕呢喃:「難道是想給誰用嗎?」

溫熱的呼吸吹在她的耳畔,慕璃月的耳朵漸漸紅了起來,「不是,我就是以備不時之需嘛。」

話一出口,慕璃月就反應過來有歧義,果然,墨絕聲音含笑,故意曲解道:「原來璃兒一直想著跟我做點什麼嗎?你可以直接說,不需要用……***的。」

他故意在「***」三個字上加了重音,慕璃月一囧:「不是,我沒有……」

墨絕打斷,手指挑起了慕璃月的下巴,慢慢湊近,聲音充滿誘惑:「璃兒,你是不是低估了你對我的吸引力?」

最後一個「力」字消失在了唇齒之間,墨絕輕輕含住了慕璃月柔軟的唇瓣,慕璃月因為驚訝小口微張,墨絕的舌頭趁機探了進去,勾起她的舌尖起舞。

不知道過了多久,慕璃月只覺得渾身酥軟,差點站不穩,整個人靠在墨絕的身上。

看著慕璃月臉頰通紅,眼神迷離的模樣,還有微腫的紅唇,墨絕眼底一片灼熱,他發現自己越來越難克制自己了,心裡叫囂的都是想要她的衝動。

慕璃月自以為很兇的瞪了墨絕一眼,但看在墨絕眼裡更像是嬌嗔,他又重新覆上慕璃月的嘴唇,這次的吻比剛剛要霸道的多,似是要將她吞吃入腹一般……

「不好了,不好了,有刺客!」

宮女驚慌的聲音瞬間驚動了宴會裡的世家公子小姐們,現場頓時亂成一團,他們在侍衛的保護下快速向其他地方跑去。

如果慕璃月在此處,就會發現這些侍衛帶領那些公子小姐逃跑的方向正是那個偏僻的宮殿。

房間內傳來男人低喘和女人嬌吟的聲音,跟隨來此的公子小姐都頓住了腳步,站在門外面面相覷,一時忘記了刺客的事情。

「咦,慕姑娘不是在裡面換衣服嗎?」領著慕璃月來這個地方的宮女疑惑出聲。

聽到宮女的話,眾人看向房門的目光充滿了鄙夷,畢竟他們聽到那種聲音,不用想也知道房間里人正在做什麼事情。

「墨世子也不在,該不會是他們在裡面……」有個世家公子曖昧地說道。

在場的人看了看周圍,確實沒有發現墨絕的身影,這下很多小姐的目光都死死地盯著房門,或嫉妒,或羨慕。

有些公子哥想起之前見到的紅衣美人,再想到這樣的美人自己無法擁有,對墨絕也不由地產生了羨慕嫉妒恨的心理。

就在這時,慕璃月和墨絕攜手走進了宮殿,她看著前面的眾人,故作疑惑道:「你們這是在幹什麼?」

眾人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紛紛轉身看向身後。

「慕璃月,你怎麼會在這裡?」一個世家小姐開口道。

「我為什麼不能在這?」慕璃月反問道。

「慕姑娘,你不是在房間里換衣服嗎?」帶慕璃月來換衣服的宮女臉色蒼白,不安地問道。

「我換好衣服,你還沒回來,我就自己回去了,但是在宴會大殿只看見了墨絕,聽人說有刺客,你們來了這邊,我和墨絕就過來了。」慕璃月解釋道。

眾人的目光又移向了房間,「那房間裡面的是誰?」

慕璃月似是剛聽到房間里令人臉紅心跳的聲音一樣,她臉色沉了沉,「所以你們剛剛是以為房間里的人是我?」

眾人面上都有些尷尬,畢竟他們剛剛確實是那樣認為的。

慕璃月一邊朝房間走去,一邊生氣地說道:「我倒要看看是誰這麼大膽子,青天白日的在皇宮裡做出這種事情,還害得我差點被誤會。」

她直接踹開了門,世家公子和小姐也好奇青天白日的,誰會在三公主生辰宴上做出這種事情,所以就跟在慕璃月進了門。

卻沒想到,房間里的情況,讓他們都傻眼了,頓時在心裡暗罵自己為什麼要因為一時好奇而進來。 只見房間的地上,雲清正趴在一個女子身上不斷進出,眼睛布滿了紅血絲,那個女子雙腿纏繞在雲清的腰上,口中**聲不斷。

剛好女子的臉是偏向房門這邊,讓眾人一眼就看清了那個人就是東方凝。

他們旁邊的地上是被撕爛的衣服,眾人不禁咽了咽口水,我的天,這是有多激烈啊。

「啊!」

察覺到有人進來,東方凝大叫一聲,直接推開了身上的雲清,雲清一時沒有防備,被推倒在地。

眾人這才回過神來,連忙退出房間,女子面龐羞紅,男子想到剛剛看見的東方凝白皙的身體,面上都有些不自然。

唯一面不改色的就是慕璃月和墨絕了,慕璃月雖然是第一個進去的,但是其實她什麼都沒看見,她在推開門之後,就抬頭望天,沒有看東方凝和雲清那邊。

當然,她絕對不會承認是因為在進來之前,墨絕就威脅她不準看別的男人身體,想到墨絕跟她說的偷看的懲罰,慕璃月臉上泛起一絲紅暈……

「皇上駕到,皇後娘娘駕到!」 相愛恨晚,重生之最佳男友 殿外傳來太監尖細的聲音。

「這裡發生了何事?」東方真威嚴的目光掃向在場的所有人。

在場的世家千金和公子見皇上和皇后都來了,立刻跪下行禮,這下就直接將還站著的慕璃月和墨絕暴露在東方真的面前。

見墨絕和一個他不認識的女子站在一起,東方真心中莫名有種不安的感覺。

房間外面有人在和東方真說明剛剛發生的事情,屋內的東方凝臉上灰白一片。

本來這些人是她故意讓侍衛引來抓姦的,結果現在沒有抓住慕璃月,反而毀了自己的清白。

想起剛剛她在別的男人身下的樣子被那麼多人看見了,很快這件事就會被傳出去,到時墨絕更不可能會娶她了。

她徹底毀了!

雲清穿好衣服,見東方凝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坐在床上,他眼底閃過一絲憤恨。

在東方凝的眼裡,他就那麼比不上墨絕嗎?

雖然他對東方凝談不上有多喜歡,但她的相貌和身份都不錯,曾經他也想過求娶,不過,後來她一直追著墨絕後面跑,他可不想給自己帶綠帽子,就不再想這件事了。

沒想到今天發生了這種事,東方凝的身子被那麼多男人看見了,這讓他如何忍受?

但是,以東方凝的身份,這件事傳出去,他怕是一定要娶她了。

想到這裡,他眼底的憤恨消失不見,換上一副溫柔的樣子,「三公主,我會對你負責的,待會我就會去向皇上求娶你。」

東方凝抬起頭,盯著雲清的眼神滿是恨意:「就憑你也想娶我?你哪點比得上絕哥哥?」

雲清嘲諷一笑:「是啊,我比不上墨絕,那你去找他啊。」他用手指捏住東方凝的下巴,湊近她的臉龐:「哦,我忘了,即使你去找他,人家也不願意搭理你。」

「你……」東方凝憤怒的目光瞪向他。

這時他們聽見了外面皇上和皇后駕到的聲音,東方凝心裡更慌了,如果被父皇知道了今天的事情,那自己想要嫁給墨絕就更不可能了。

她花了那麼長的時間接近了墨絕,迫於無奈將墨絕和九重宗的關係告訴了父皇,本來是想讓父皇幫她的,但現在發生這種事情,父皇肯定不會再幫她了。

她了解她的父皇,如果她成為了一顆棄子,那以後所有的寵愛都不會再有,他也一定會想盡辦法讓其他公主嫁給墨絕。

該怎麼辦?東方凝臉上充滿了絕望。

房間外,東方真聽說了事情的始末之後,他就知道這一切都是東方凝設計出來的,只是她棋差一招,反而被獵物反咬了一口。

他深邃的目光看向墨絕身邊的紅衣少女,確實容貌姿色比東方凝還要更勝一籌,難怪墨絕會喜歡上她。

「你就是慕璃月?」既然東方凝已經是顆棄子了,那他就不會像之前一樣寵愛她了,反倒是現在,他對墨絕喜歡的這個女人更感興趣。

慕璃月點了點頭,臉上沒有一絲見到一國皇帝的緊張或者惶恐:「是。」

東方真看著墨絕和慕璃月牽在一起的手,眼裡閃過意味不明的光,沒有再開口和慕璃月說什麼,只是警告所有人不要將今天的事情外傳,就讓眾人離開了。

慕璃月和墨絕也一起回去了墨王府。

第二天,墨臨告訴兩人,皇上給東方凝和雲清賜了婚,十天後成親,邀請他們參加婚禮。

因為東方凝要出嫁,墨絕和慕璃月只能晚點再回學院,不過離靈夢秘境開啟的時間還有兩個月,時間上也不會著急。 十天時間轉瞬即逝,東方凝成親當天,慕璃月和墨絕隨著墨臨一起去了公主府,東方真在給東方凝賜了婚之後,還賜了單獨的公主府作為她和雲清的府邸。

進入公主府後,墨臨去了大臣聚集的地方,墨絕和慕璃月找了個位置偏僻的地方休息,等會兒雲清來接親之後,他們還要赴雲府的宴。

「墨世子,慕姑娘。」公主府的一個婢女向兩人行禮,「慕姑娘,公主有請。」

東方凝這個時候找她做什麼?

「公主找我有什麼事情嗎?」慕璃月問道。

「公主說因為之前和慕姑娘之間有點誤會,她想在成親之前和您當面道個歉,所以才派奴婢來請慕姑娘。」

慕璃月和墨絕對視一眼,她可不相信東方凝會真的要和她道歉,畢竟她們之間的事情可不是什麼簡單的誤會。

「我和你一起去。」墨絕開口道。

「墨世子,皇上有請。」皇上身邊的太監剛好過來說道。

慕璃月見狀,只能說:「既然皇上找你,那我自己去吧。」

墨絕:「那你小心。」

東方凝的房間里,一群夫人小姐圍在她的身邊,口若懸河地誇讚著她的著裝。

「公主,您今天可真是太美了。」

「是啊,公主,我見過那麼多新娘子,您是最漂亮的。」

東方凝聽著這些誇讚,只覺得胸口悶的很,但面上還得保持微笑。

「公主,慕姑娘來了。」

東方凝轉過臉看向房門,可能是因為今天參加婚禮,慕璃月沒有再穿紅裙,而是換了一件白裙,站在那裡,一身清冷高貴的氣質。

「慕師妹,你來了。」東方凝臉上的笑深了深,她起身朝慕璃月走去,臉上浮現感動的神色:「慕師妹,我很開心你能來參加我的成親典禮。」

慕璃月笑了笑,沒有說話,她在想東方凝這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

見慕璃月不說話,東方凝也無所謂,她一臉真誠地說道:「慕師妹,之前因為一些事情導致我們之間有些誤會,我現在向你道歉,你能原諒我嗎?」

「公主言重了。」慕璃月敷衍道。

她和東方凝之間根本不存在什麼誤會,而且東方凝雖然在向她道歉,但眼底深處的恨意還是被一直盯著她的慕璃月看的一清二楚。

「慕師妹,你這是原諒我了嗎?」東方凝似是很激動,伸手抓住了慕璃月的右手,一個小黑點飛進了慕璃月的袖子里。

慕璃月突然覺得胳膊像是被什麼東西扎了一下,不過疼了一下就沒感覺了,所以她也沒太在意。

慕璃月從東方凝的房間里出來的時候,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她以為東方凝叫她過來是想搞事情呢,結果什麼都沒發生。

難道她真的只是突然頓悟想道個歉?

雖然慕璃月有些不相信,但也沒發現異常的情況,就不再多想,直接去剛剛的地方找墨絕了。

慕璃月回到之前的地方時,墨絕已經在那裡了,剛剛東方真派人找他過去,結果沒說幾句就讓他回來了。

「沒事吧?」墨絕拉住慕璃月,仔細打量了一下,沒發現受傷什麼的才放手。

慕璃月搖了搖頭,將剛剛發生的事情簡單地和墨絕說了一遍。

從雲府參加完宴會之後,慕璃月、墨絕就跟著墨臨回了墨王府,除了東方凝向她道歉一事之外,沒有出現任何其他的情況。

「墨絕,現在東方真覬覦九重宗,這次沒能讓你和東方凝聯姻,他會不會暗地裡對付墨王府?」慕璃月擔憂地問道。

墨絕搖頭:「暫時不會,東方真不會蠢到撕破臉皮,畢竟九重宗和墨王府如果聯手對抗,對於東方帝國來說百害而無一利。」

慕璃月想了想:「也是,既然沒事,我就放心了。」

墨絕見慕璃月為墨王府和九重宗擔心,心裡十分開心,笑著揉了揉慕璃月的發頂:「璃兒,我喜歡你為我的事情操心的樣子。」

慕璃月一怔,她操心了嗎?

好像是啊,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她就把墨王府當成了自己的家,九重宗是墨絕一手建立的,她也會不自覺地當成自己的家。

原來她也是有家的人了嗎?

她抬眼看著墨絕,突然想矯情一次,她踮起腳,輕輕地在他的嘴唇上點了一下,剛想後退,就被墨絕按住後腦勺吻了上來。

「嗯……」慕璃月輕輕**了一聲。

墨絕聽到聲音,感覺身體里像是有團火在燒,吻的更用力了。

慕璃月突然皺了皺眉頭,胸口好像被針扎一樣疼痛。 「唔……」慕璃月忍不住痛呼了一聲。

墨絕發現不對勁,趕緊放開慕璃月,著急地問道:「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

慕璃月額頭布滿了冷汗,胸口疼痛難忍:「我胸口好痛,好像被針扎一樣。」

墨絕眼底浮起了濃濃的擔憂之色,他身形一閃消失在房間內,轉眼過後出現,手中還抓著一個人。

「你快給璃兒看看。」墨絕聲音沙啞,眼睛緊盯著慕璃月。

被他抓來的人,也就是墨王府的府醫,從地上好不容易爬起來,面上的驚恐之色還未消失。

剛剛他正準備睡覺,突然一個黑影出現在他房間里,二話不說就直接將他拎起就走。

真的是拎,他摸摸自己的脖子,覺得自己還沒斷氣已經算是命不該絕了。

但是沒想到抓他的是世子爺,他看到床邊坐著的慕璃月,心想,原來是因為慕姑娘出了事,難怪世子這麼緊張。

他走到慕璃月身邊,恭敬地說道:「慕姑娘,你把手伸出來,我給你把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