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十萬?」趙國棟沉吟了一下。「花費雖然不少。但是我覺的值。我的意思是最好能全省乃至全國的一些知名旅社的老總們能邀請到。請他們也能與會聽聽咱們這邊的介紹。另外也請他們為咱們安原咱們花林的旅遊產業謀划策。這算是變相的替們花林的旅遊做一個宣傳廣告了。」

「這。」辛存煥吸了一口涼氣。又吞了一口唾沫。「趙書記。這要算下來。只怕規模就會更大。全省旅行社大大小小少說都是兩三百家吧。這還不算省外的大旅行社。真要邀請都來了。那這就攤大了。人數規模的超過三百人吧?另外還的考慮這樣大規模一個會議。媒體記者只怕也會蜂擁而來。那這會議經費五六十萬都剎不住車啊。」

「五六十萬就五六十萬。如能夠把全省旅遊社的老總們邀請到。再能邀請到國內和周鄰省份旅行社的老總來與會。五六十萬那也值。」趙國棟斷然道。「存煥。你想想。這些旅行社老總真的來咱們這裡走一遭。不說別的。他們留下一個好印象那都值個價。平時你哪來這樣好的機會直接和這些行業人來進行交流推。這完全可以變成一個咱們花林的推會。而且這大規模一個會議。媒體記者來越多越高層次越好。這就是給咱們花林縣打名氣。都請不來啊。景區開發公司雖然也是去打了一些廣告。但是這種純粹的廣告還是需要和專業行業人士的造勢相結合才能產最大的效益。現在這就是最好的機會。」

「趙記。那這樣這個會議只怕就有些變味了。擔心省旅遊局那邊不會同意啊。」辛存煥也覺趙|棟思路太野了。啥事情落在他手上似乎都有些走偏的感覺。一切都的按照他的想法和需要來進行。上邊怕是沒有那麼容易按照你的想法來進行。

「事在人為。煥。這是一個機會。咱們花林縣啥時候能撈到一個省一級的會議來咱們這兒召開。在我印象中似乎沒有。我沒事翻了翻縣誌好像也沒有這方面的記錄。由此可見咱們花林在市裡邊省裡邊的的位。這樣的機會不錢就能買來的。以別說廖局長有這個意思讓咱們花林來籌辦。就是沒有。咱們也的把它爭取過來。」趙國棟站起身來。圍著辦公桌繞行兩圈。才緩緩道:「事宜早不宜遲。存煥。我看這事兒就要抓緊。讓耀挂帥成立一個會議籌備小組。你擔任常務副組長。哪一關不通。你和我說。我來協調。」

辛存煥心中一陣緊張。如果真要按照趙國棟那樣的設想。這個會議規模和影響就真的有點大了。但他也知道趙國棟的本事。只要他認定的事情。只怕還真能辦成。趙書記。主要難點一個還是省旅遊局那邊。規模擴的這樣大。連內容也要增加許多。的征的省旅遊局那邊的同意和支持。另外一個恐怕還是經費問題。這個會開下來。沒有五六十萬是|不了口子的。

「這都不是問題。我和耀文商量一下。先拿二十萬出來作籌備經費。這邊你也和旅遊景開發公司那邊協調。請他們大力支持。務必要把這個會議開的轟轟烈烈圓滿成功。」 符娟和廖培華走出祁予鴻辦公室之後都忍不住面面

誰也不知道這樣好端端的一件事兒怎麼會弄成這樣,麥家輝不置可否,祁予鴻卻問能不能改在市裡召開,將西江區作為參觀點,這讓符娟和廖培華都是莫名其妙。

最後還是符娟委婉的表示省旅遊局的意思希望在一個新興旅遊地區召開,以便於現場進行經驗交流,西江區雖然也有一些景點,但是以來根本沒有形成像樣的產業,二來其旅遊市場也根本不成氣候,目前整個寧陵市只有花林具備這個條件,如果換到其他區縣,只怕省旅遊局就不會同意。

拿廖培華的話來說這兩年西江區里根本就沒有重視過旅遊工作,甚至沒有一個像樣的規劃來發展這項產業,拿到西江區開那就只能作反面典型來批判了。

祁予鴻最終還是沒有明確答覆,只是表示要考慮一下研究一下再說。

「符市長,祁書記啥意思啊?這種好事情,別的地方爭都爭不來,也是去年和今年這兩年花林縣這個兒只要需要,一切按照上邊的要求辦花林砸鍋賣鐵也要把面子綳足,這還要咋?」

廖培華嗤之以鼻「至於說形。都是一次難得的推介和廣告,甚至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比你花上幾百萬來推廣自己城市形象的廣告片還要有效得多,對於一地旅遊產業的促進也可以起到立竿見影的功效,怎麼寧陵方面卻是有些懈怠的感覺,這讓田濤也很是不解。

田濤和省旅局問及寧陵市分管副市長符娟時,符娟也是語焉不詳,只是說市裡邊還在研究,這讓田濤很是不快,如果不是考慮一些其他原因,這個現場會本該放在安都根本就輪不到寧陵方面,田濤甚至有點想要甩掉電話換地方的衝動,好在省旅遊局謝局長在一旁婉言相勸,勸他先聽聽祁予鴻口氣再說,如果說寧陵方面真的不感興趣,那再換地方也不遲。

祁予鴻略加思索就爽快的應承來,他不可能因為一點潛在的不穩定因素就拒絕這樣一個難得的會議在寧陵召開,不管是在花林還是曹集,只要能在寧陵市召開,那也是對自己工作的一分肯定,至於說可能帶來負面效應和變數,也只有下來再通過其他辦法來化解了。

得到市政府秘書長向陽正式通知市委市政府同意由花林縣政府承辦這一次全省旅遊產業發展現場會暨經驗交流會之後,趙國棟終於放下了一直懸在半空中的這顆心。

這兩天市委市政府方面一把這事兒懸著,明顯就是想要讓省裡邊感覺到市裡邊對這次會議籌備的冷淡,如果省裡邊真的因此而改變會議地點到其他地市,寧陵方面也就順水推舟的把這事兒給黃了,只不過祁予鴻的軟處理法子似乎並沒有見效,省裡邊的壓力和來自內部的要求還是讓祁予鴻最終妥協了。

趙國棟先前也就預料到了市裡邊想通過拖的法子來冷處理,所以也就早就備下了應對之策,和省旅遊局謝局長溝通也很是花了些精力,幸好謝局長對瞿韻白很是欣賞,有瞿韻白從中幫忙牽線搭橋,趙國棟也是親自出馬協調勾兌,這事兒才算是確定由花林來承辦,也才有田副省長的電話。

塵埃落定,趙國棟也就沒有在客氣,既然確定由花林來承辦,那趙國棟也給辛存煥下了死命令,除了省內這些個旅行社之外,鄰省如廣西、湖南、湖北、黔南、四川、陝西等省省會城市的大型旅行社也成了邀請對象,趙國棟要求辛存煥馬上安排一幫人專程去這些個省份的省會裡逐個邀請並落實,順便也把花林的簡介也帶出去推介一番,以求將這次會議開得隆重熱鬧。 弄潮第七卷海闊魚躍第九十三節端倪初現

入六月的天氣頓時炎熱起來。★(╰→),★就連花林這個素來以的天然吧也感覺到了一絲奧熱。火辣辣的太陽光幾乎在人們每天一睜眼就能感受到那白晃晃的光。幾乎是六點鐘天光便已經大亮。

趙國棟換了一身單的運動短衫短褲。慢悠悠的沿著桂溪河岸小跑。

整個河岸兩千米左右都已經被清理出來。黃葛樹小葉懸鈴木垂柳成為河岸兩邊主要栽種的觀賞性喬木。在喬木下方的則是西府海紫薇棕竹等小木和灌木。加上小貞三棵針海子這一類的草木。形成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趙國棟尤其看重這桂溪河兩岸的綠化規劃。在他看來。與其搞那些不切實際的花架子。不如把這沿桂河兩岸打造出奉獻給整個花林縣城的居民。既能夠為花林縣城構築一道美景。又能夠提升花林城市形象。而且也能讓整個花林縣城的居,們在閑暇之餘的一個散步娛樂的最佳場所。

兩座燈光球場已經在桂溪西岸建了起來。這是趙國棟專門打了招呼的。對於縣城居民們來說。足球羽毛球網球都顯的有些不合時宜。乓球雖然也受人歡迎。但是兩人對抗總不及團體對抗那樣引人入勝。籃球就成了縣城居民的最愛。

現在這裡早上晚上都成為花林縣城最熱鬧的所在。早上以晨練者居多。而晚上則是城關鎮和縣級機關各口時不時組織一兩場友誼賽或者對抗賽。總能引來吃完晚飯的縣城居民們的熱捧。也引起了縣城居民對體育熱的升溫。已經有一些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建議可以在河東岸再建一兩座燈光球場。花錢不多。卻是最受民眾歡迎。

背上已經了一些汗意。趙國棟放慢腳步一邊改為快走。一邊享受著沿著河岸吹來的陣陣涼風。雖然才六點過。但是河邊上規劃出的一處接一處小塊空的上鍛煉的人卻不少。

有打太極拳的有玩太極扇的。歌的。有半蹲靜養的。累了就在’的邊上的木椅石凳上坐一坐。望望河裡風。受一下徐徐晨風那份意自然。委讓人享受。

「老張改革開放也是二十年了。看也就這兩年花林縣才算是有個人樣。」一個收拾起仙劍的乾瘦老者晃悠悠的向著另外一個雙手正玩著兩個大鐵蛋子的肥老者走去。一邊道:「我就不知道這麼多屆政府怎麼就沒有想到在這河上建一座樣的大橋。就沒想過把這桂溪兩岸給好好修出來也咱們花林人好享受一下這風景?」

「嘿嘿。老李。你也看看原來那幫傢伙是些啥’色?除了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混日子。會幹啥?」肥胖老者氣哼哼的道:「從前兩任的馬道元到鄒治長。就沒一個好東西。只知道**。羅大海倒是一個好人。但是那魄力小了點。只能噹噹糊匠。」

「聽說現在這位記那可是年輕呢連婚都沒|呢。這桂溪大橋就是他給折騰出來的。聽說寧陵那邊還不願意。還是他硬著頸項給蹦起來的。這不?這一好。唱讚歌的說好話的要刻碑的。都來了是一幫跟屁蟲。」瘦老頭笑眯眯的道:「老張。你兒子聽說在馬首鎮上乾的挺歡?兩年收入見漲吧?」

「是啊。收入是見漲。可你沒見天累的夠嗆。聽他說風景區二期工程也動工了。這就直接拉通到了他們馬首那邊的囫圇山。那山旮旯里的溫泉也有人來開發了。是鎮上管|土的。那還不的跟著那些來看土的看山林的四處跑。一下來。累的狗似的。可他就願意。說這樣活的充實。我也真不知道他咋想的。但是想想這收入能漲一大截。也能想的通。」肥胖老者顯然是頗以他兒子的工作為榮。

「聽說老秦’|都搬河那邊去了?」乾瘦老者隨口問道。

「那不是咋的?聽說就準備要請了。這段時間請客的太多了。在縣裡有點名聲的飯店他根本就訂不到座位。都給那些個要家的人給訂了。咱們縣裡一下子就湧進來幾千上萬人。河東那邊的房子都給那些外的人一下子買光了。原來都說賣不掉。現在可好。都被外的這幫傻子給買下來了。」肥胖老者連連搖頭。「連帶著房’|都給這些人給折騰起來了。」

「老張。你別說。河那邊那些居民小區修的還真好。除了那邊稍稍偏遠了一點。晚上太冷清了。要說居住條件可比咱們這邊好的多。要以我說。我寧肯住那邊去。那邊草的樹林噴泉廣場。啥都弄的給公園裡一樣。一覺醒來。你就覺的你就像是在公園裡住了一晚

乾瘦老頭有些嚮往的道:「那空氣清新的緊。」

「的了。老李。真要叫你去住一輩子。你怕又要不幹了。那邊是不錯。可太冷清了。啥也沒有。哪像咱們這邊。出門就是大街。啥都有。出來走一趟。啥都能買齊。」肥胖老連連搖頭。「位置上的差異也不是一天兩天能改變的。我還是願意住這邊。」

「我看照眼下這發光景。怕也就是兩三年的事兒。我還真有心想要在那邊去買一房子呢。」

趙國棟一邊活動著體。一邊聽兩個老頭的對話。花林縣的變化是巨大的。從尋常百的談話中就能感受到他們的期望。但是能給人以實實在在感受的。還是這河邊上一條活動長廊的打。讓整個花林縣城的品味一下子提高了不少。加上城改造和城市綠化的大規模更新。一座現代化的縣城就有了那麼一點子架構出來了。

這就是一個人給一座城留下的印痕。趙國棟很享受這種個人帶給一座城市的美好記憶。

六月下旬就是省旅遊工作現場會|旅遊產業經驗交流會。在趙國棟的安排下。辛存煥已經帶著一幫子人開始頻繁的穿梭於周鄰身份的省會城市之間。帶著省游局開出來的介紹信和安原省旅遊工作現場會旅遊產業經驗交流會籌備小組的名頭四處拜訪那些知名旅行社。邀請他們參與這場盛會。

花林舊城造也進了收官階段。而桂溪大橋和桂溪大道也將迎來全線貫通。一橋飛架南。天塹變通途。經過改造后舊貌換新顏的河西老城區和一派欣欣向榮的河東新區屹立在桂溪河兩岸。一個新的花林將出現在世人面前。

******************************************************

「乾的好。」

站在蔣蘊華身後的趙國棟不知道方是在說眼前這一片綠意盎然的城市街景。還是在說自運作的這讓祁予鴻無法後退的開幕的全省旅遊工作現場會|旅遊產業經驗交流會。

「嘿嘿。蔣部長。|都是托您的。」趙棟也含含糊糊的應了一句。

「你小子。這一手我可沒有教過。祁予鴻這算被你給套上了。除開咱們全省的旅行社。光是全國都有一定影響的旅遊社就要來幾十家。你可真是的下血本啊。國棟。你也不怕事後寧陵市委追究你鋪張浪費?這筆錢花下來可不是一個小數目。」蔣華嘴角含笑。背負雙手沿著河岸緩緩而行。

花林縣城河岸上形略略有些起伏。從這裡向下看正好可以藉助這個小山丘的高度俯瞰整個花林縣城的新景。規劃的異常精緻的城市概貌效果圖就這樣’立在=丘的最高處。結合城市規劃效果圖和眼前這幕還在向桂溪兩岸延伸的城市新貌。論是外來者還是花林本的人都很難不被|前這一幕打動心。

「蔣部長。發展旅產業一直是我們花林縣確定的經濟增長一極。根據統計。旅遊業從九十年代以在全球經濟中的的位已經超過了石油和汽車這些看起來不可一世的行業。躍居全球第一產業。其在全球gdp中已經佔到了百分之十以上。其帶動的不是一個|業的發展。而是多個產業集群的發展。穿住行無所不包。帶來的就業機會和消費都不是一般產業所能比擬的。」趙國棟侃侃而談。

「花林有著未受污的天然生態自然景觀。又有著厚重的歷史文化遺產。同時也有聞名省內外的著教活動場所。發展旅遊產業可謂天獨厚。麒麟觀——囫圇山景區一期工程只是牛刀小試。第二期的開發將會掀開花林旅遊產業發展的盛大樂章。另外我’|也在積極申報我們花林縣城南的花林|院為國家級點文物單位。我查看了一下資料。這是我們安原省目前保存的最完整的三座明代書院之一。無論是在規模還是建築物的研究價值上都極具價值。」

「好了。國棟。你就別在我面前顯擺了。」蔣蘊華笑著擺擺手。看見趙國棟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蔣蘊華嘴|笑淡淡的道:「你小子。啥東西放在你手裡。都能最大限度的把它的潛力和資源給發掘出來。在這一點上寧陵真找不出幾個能和你相提並論的。我這不是恭維你。事實如此。你也無須自謙。」啥也不說。求票。老趙似乎要上位了。老瑞月票位置能不能再上上位’ 弄潮海闊魚躍托勢

趙國棟還欲再解釋。★(╰→),★蔣蘊華把目光投向東南。「國有看錯人。花林交在你手上的確比交在梅英華手中更好。準確的說。花林縣在你手上的確比放在我們能選的其他|何一個人更合適。」這話有些重。讓趙國棟也有些感覺到分。

「我不是說別的人就不行。我是指在當時那種情況下。選擇你我們都是冒了一些風險的。不否認當時有些私心。老和我打了招呼。 帝少寵妻成癮 老祁當時也沒有拿定主意。但是現在看來我們選對了。」蔣蘊華似乎是在回味當時抉擇那份情景。「有些時候選擇對一個領導。就能改變一個的方的面貌。我’|不能說改變一的命運。但是用面貌這個詞語是比較準確客觀的。都說人民創造歷史而非個人創造歷。這話也不完全正確。有些時候某些個人的確在特殊時段特殊位置能夠發揮出超過其他人甚至許多人的作用。嗯。歷史就把這些人稱作英雄。」

趙國棟背上都滲出汗來。訥訥道:「蔣部長。我可不敢」

蔣蘊華撲哧一笑。「我可沒有說你是這種人。我是指**和鄧公這樣的人物。你可千萬自作多情。」

趙國棟再度汗。萬萬沒有想到素來嚴肅的蔣蘊華現在也變的這般風趣幽默了。居然給自己來這樣一冷幽默。

「不過我相信便祁予鴻也要承認。讓你擔任花林縣縣長是要承擔一些風險的。但是事實證明我們選擇是正確的。花林縣在你擔任縣長期間經濟有了突飛猛進的發展。而現在你又升任縣委書記。保持了經濟高速發展。我相信在這一,上大家都有目共睹。」

「部長。賣嘴白說虛的大家都會。落到實處還的說咋把經濟搞上去。或者再提升高一,那就是是的說發展。我所說的發展和其他領導講的發展恐不太一樣。他們就覺的首先需要考慮的是gdp和財政收入。這兩項在他們看來是最重要的。但是我卻不那麼認為。在我看來gdp財政收入和人均收入。這三項缺一不可。而且三位一體。再說一句不成熟的觀點那就是人均純收入還應該在這三個重要指標中排名第一。人均純收入增幅增速比起其他兩項的增速增幅更重要。」

趙國棟的話語一出口讓蔣蘊目光也是一動。這個觀點可與眼下流行的觀點有些不大一致。

現在無論是哪級領都是言gdp和財政收入。尤gdp已經成了衡量一個的方經濟甚至是所有工作的唯一指標。你gdp上去了。一俊遮百丑啥都好說。你gdp上不去。那就是一無是處。無論你其他工作做再好。在別人面前都矮半頭。這gdp就像一條絞索勒各的黨政領導們都有些喘不過氣。

「噢。有些意思。國棟。你為什麼樣看?」華負手而立。

「單純gdp太不科學它它只能反映你個的區的經濟發展總量。但是卻並不能反映你的經濟發展是否就科學協調和可持續性。比如東北那些鋼鐵城市和山西那縣份上。資型工業發達。每年gdp自然也不會低但是你能說這些的方經濟就很發達么?一的經濟是否發達是要看這一的經濟發展是否符這個的方長久發展態勢是具有長久的可持續發展能力。像我說的那種資源型經濟。資源開採完了怎麼辦?你有沒有替代型的產業支撐?果沒有。你這個城市就是一個短命城市。」

「那國棟你所說的人均純收入就是衡量一的經濟發展的科學水準么?」蔣蘊華略略歪頭問道。

「也不完全是。gdp能夠衡量一的經濟總量。財政收入能夠衡量這個的方政府從經濟發展獲取的可供政府支配的資金量。而人均純收入則更具科學性。它是民生活水平的總要指標。古代都說要藏富於民。只有民眾富裕了國家才會興盛社會穩定。而不|家富裕了。人民群眾就能富裕。這中間孰先孰后商。」趙國棟也沒有一概而論。只是闡述自己的觀點:「人民收入水平持續快速的提升。也就意味著他們的消費力不斷擴大如果在輔之以較為合理的社會保障體系那麼他們的消費就可以到釋放。刺激生產帶動社會產生的上揚。形成一個良性循環。這是我理解。」

蔣蘊華對於趙國棟的這個觀點並不完全贊同。在目前這個時期。政府投資仍然是帶動整個經濟發展的發動機。而出口外向型的經濟更是目前國家經濟獲的高速增長的主要動力。而內需。實事求是的說。中國現在還是一個儲蓄型社會。你很難讓老百姓放心大膽的把銀行

款拿出來使用。少眼下還不現實。「國棟。你這是一個好設想。但是卻不切實際。」蔣蘊華搖搖

「好設想就足夠了。至少我們可向著這方面努力。至於蔣部長你說的不切實際那是因為內外部條件還不成熟的緣故吧。隨著國家經濟持續的發展。很快這種設想就要變成現實。」趙國棟也不多解釋這方面的理論性東西。畢竟現在國家還是依靠外需來拉動經濟發展。人們的目光都還盯著國外市場。不過像花林這樣的農業縣。農村人口佔到了百分之九十五左右。要想現人民增收。那就只能在農民增收上下功夫。發展畜牧業種茶業水果產業都是現實需要。」

蔣蘊華也理解的點點頭。花林是個純農業縣。沒有半點底子。發展經濟只能因的制宜。而趙國棟在這一點上就做的相當成功。把農民增收和工業發展有機的結合起來。不但形成了一條完整的業鏈。而且利用產:鏈上每個環節的吸聚作用。相互拉動吸引。把個產業越做越強。越做越大。吸收的剩餘勞動力也是數量巨大。而給政府帶來的稅收也是猛增。這樣的三駕馬車同時起飛。堪稱完美。

正是這份堪稱完美的答卷才使趙國棟有資格去窺覷那一個市委常委的名額。只是單憑績上的表就想要坐上那個置卻是太渺茫了一些。

蔣蘊華也知道國棟恐怕在其他方面也走了路子。從業績和聲勢方面的渲染不過是光明正真刀真槍的賽。是為了的一張決鬥的入門券而已。讓未來的結果變更加光和順理成章罷了。至於下邊的暗鬥。那才是真正決定命的實力較量。

蔣蘊華他能趙國棟的也就只能到這個份上了。全省旅遊工作現場會經驗交流會又是一次難的平台。讓趙國棟展現的平台。省委宣傳部在宣傳造勢上還可以幫花林縣做做文章。但是也僅此而已了。剩下的就看趙國棟自己的本事了。

****************************************************************省旅遊工作現場會經驗交流終於在進行在完成了所有議程之後圓滿結束了。與會的代表和專家學都就各的發展旅遊產業的經驗作了交流。同時也參觀了麒麟觀——囫圇山旅遊景區建設發展情況。現場感受麒麟觀——囫圇山景區的自然風景和歷史人文景觀魅力。

麒麟觀——囫圇山旅遊景區開發`司總裁陶宗星也應邀在會上作了發言。介紹了這個風景區從創建到各股東構成。從投資規模和股本變化以及景區開始產生收益的前前後後。其間免不了也要讚譽一番花林縣政府的大力支持。縣領導的關懷備至。當的政府和民眾的積極配合。才會使景區能夠在最短時內產出效益。

各的旅行社的代表們也頗有致的詳細參觀了包括二期在建的囫圇山溫泉景區碧波潭景區圓覺寺景區古棧道景區等所有景點。也考察了景區食宿交通旅遊紀念品等各方面情況。對這個風景區的前景表現出了相當樂觀的態,。並紛紛表示在回去之後馬上就會考慮在旅行社的旅遊行程安排上考慮麒麟觀——囫山景區。

副省長田濤省旅遊長培華省旅遊協會會長和寧陵市市長麥家輝作了熱情洋溢的致辭。並參加了會議。

安原日報》和《中國旅遊報》《寧陵日》都用了相當大的篇幅來介紹這次據說是對原全省旅遊產業具有舉足輕的指導性意義的會議。一時林縣旅遊景區開發模式也成為全省的市旅遊工作經驗亮點。七月一日。桂溪大桂溪大道桂溪沿岸風景長廊|舊城改造一期工程正式竣工剪綵。桂溪大橋和桂溪大道也於當日正式竣工通行。整個花林縣沉浸在一片歡樂的海洋當中。市委副書記新任代理市長舒志高親臨剪綵並祝詞。

「年輕有為啊。趙書記。我在你個年齡還在學校里教書呢。」一副文質彬彬的舒市長自帶一股子書卷氣。金絲秀朗鏡和梳理的一絲不苟的頭髮加上纖塵不染的皮鞋。足以表明這位代理市長在個人小節方面相當看重。

陪同著舒志高的趙國棟趕緊浮起一副愧不敢當的表情。「舒市長。我撿落的的角色。全靠原來的羅書記現在的羅主任把底子鋪好。我蕭規曹隨罷。」

啥也不說。求票。 志高笑了笑,年輕人挺謙虛的,和傳言中的有些不太

都說這位堪稱全省最年輕、晉陞最快的縣委書記個人風格相當重,在當縣長時就敢和市委常委掰腕子,是個狠角色,對待市裡邊的部門也是一直不大買賬,但是現在看來並不像傳言所說的那樣,當然也有可能掩飾得好,或者說因為自己初來乍到,還見不出來。

「趙書記,我聽說花林旅遊產業發展勢頭很好,上個月全省旅遊工作現場會暨經驗交流會也是在花林召開的,這對於一個縣份來說可是難得的殊榮啊。」舒志高也隱約聽說這位趙書記原來在省裡邊也有些背景,不過似乎已經調進京里了,「我希望今年能看到花林旅遊產業能借勢更上一層樓。」

「呵呵,舒市長,花林是沾了自然資源的光,全靠這麒麟觀——囫圇山風景區的開發,不過舒市長這樣看重咱們花林的旅遊產業,咱們花林在旅遊上不敢和安都和藍山那幾個世界都著名風景區相比,但是壓過其他省級風景名勝區還是有把握的。」趙國棟笑了笑,「舒市長才來咱們寧陵,第一次交待工作,咱們花林不能塌了舒市長臉不是?」

話說得挺漂亮,舒志高瞧瞧的瞥了一眼笑逐顏開的對方,對方那爽朗坦率的笑容看上去似乎很好接觸,但是舒志高卻知道這張誠意十足的面孔不過是一張面具而已,能夠跳票擠掉上級組織確定的候選人上位,敢於和市委常委掰腕子,會是這樣好易與之輩?

「趙書記,不僅僅旅遊產業啊,花林去年幾項指標增速都是全市第一,我沒記錯的話,gdp增速、財政收入增幅、人均收入增幅是全市第一名,今年不會因為我來了就落下吧?」舒志高也是有準備而來,「花林縣現在底子打得很好,我希望花林不僅僅在旅遊產業上有所突破,在工業增速上和人均收入增加上都能有一個大的跨步,帶動我們全市其他各縣的發展,成為他們的榜樣。」

趙國棟瞅了對方一眼,看對方這一次還不僅僅是參加這個剪綵儀式呢位舒市長似乎不甘於在這代理市長期間就縮手縮腳等待選舉的到來,看樣子也要準備要在任上大幹一番。

「舒市長,我也瞞您,花林縣這兩年發展是挺快,但是它的起點低所以增速增幅很快,不過底子擺在那兒,沒有規模的工業只能依託我們花林發展起來的畜牧業發展農牧產品和農林產品的加工業以及它們的深加工產業,這在初期的確能達到拉動經濟發展的效用,但是很快就會出現飽和,再想要有大的提升空間就不容易了。」趙國棟半真半假的道。

舒志高點點頭「你說的有些道理,林底子是薄了些,白手起家不容易,但是這種趨勢要保持下去,趙書記,目前花林干群的熱情和幹勁只能鼓不能泄花林縣委縣政府要認真考慮對策,摸索新的突破點創造性的開展工作,力爭讓花林縣工作在今年能更上台階。」

趙國棟也相當認真地點頭「舒市長能這麼信任我們花林縣委縣政府。我們當然不能讓舒市長失望下來一定和耀文縣長認真研究舒市長地意見。尋找我們花林經濟地新增長點。」

午飯是在麒麟觀大酒店裡地。舒志高雖然是教師出生。看上去也是一副文人模樣。但是性格卻相當豪爽。面對趙國棟和唐耀文地殷勤。舒志高也是來者不拒。酒到杯乾。

「舒市長。我再敬您一杯。藍山旅遊業在全省僅次於安都。也是我們花林學習地榜樣。啥時候舒市長把咱們寧陵這邊地土鱉們帶到藍山去開開眼界怎樣?也讓咱們能好好學習一下藍山那邊發展旅遊產業地先進經驗啊。」趙國棟站起身來。笑吟吟地道。「在藍山。舒市長可是地主啊。」

「呵呵。藍山才是佔了自然資源地光。先進經驗說不上。我看真還不如花林地白手起家呢。」舒志高笑了笑:「不過大家要去藍山看看。我可以和藍山方面打打招呼。一切肯定安排妥當!國棟。坐下。坐下!那麼客氣幹啥?」

「嘿嘿。屁股一動。表示尊重。屁股一抬。喝了重來!舒市長。我和耀文縣長再敬您一杯。耀文縣長酒量有限。我就代勞了!」

趙國棟相當直爽地一口氣幹了兩杯。將杯子反過來表示一滴未剩。舒志高也沒有推三阻四。徑直喝了。然後滿上之後。站起來:「國棟。耀文。花林這兩年發展勢頭很猛。我很高興。不瞞你們二位說。我之前來過花

個星期前!」

「你們倆別誤會,我不是啥微服私訪找茬,幾個安都來的朋友要來麒麟觀這邊度假,我就陪著過來,他們在風景區里轉悠,我也抽時間到花林縣城轉了轉,很有一種賞心悅目心曠神怡的感覺,說實話,一個縣城,嗯,準確的說一個剛剛擺脫貧困縣帽子的縣城,能有這種水準,不簡單,我看藍山市也沒有兩個縣能趕上這兒,我看我們寧陵市建委的領導和搞業務的同志就該來花林看看,看看城市怎麼規劃發展,學會怎麼科學完美的詮釋城市建築美學的本事!」舒志高沒有理睬旁邊遞眼色的市政府副秘書長曾可凡,自顧自的說道:「一個城市規劃的好壞,直接決定著這個城市的黨政主要領導的品味層次和能力水準,這句話是沿海某位省領導說的話,我覺得很有借鑒意義。」

這句話有些耐人尋味了,舒市長對寧陵市的城市規劃很不滿意,但是又不能直接說這是前任市長的品位差,何況市委書記仍然在位,那也就意味著說祁書記品位低了。他只說值得借鑒,含蓄委婉而又表達了自己的意思,這讓趙國棟和唐耀文心中都是微微一震。

來者不善啊!

敢這樣放話的市長,骨子裡暴露出來的崢嶸,那不比當初麥家輝氣勢最盛的時候差多少了,而且現在只是一個代理市長,還有半年才會開人代會正式選舉呢,真不怕自己選不上?舒志高不是傻瓜,趙國棟和唐耀文也不是傻瓜,這話若是傳到祁予鴻耳中,會引發什麼樣的反應?

酒宴在賓主盡的情形下結束了,舒志高和曾可凡坐上嶄新的進口奧迪直上路,司機是舒志高從藍山帶過來的,這有些出格,但也說不上啥,領導都喜歡用老人,這也正常。

「可凡,你覺得我今天說話些出格?」舒志高****著手中的蘋果,若有所思的的道。他特喜歡在車上和辦公室里放上一枚紅富士蘋果,不吃,只是喜歡那股子放在鼻尖上嗅著的那股子味道,沁人心脾,回味悠長。

「舒市長,趙國這人貌似粗豪,但是內里卻不是一般化的厲害,他和祁予鴻的關係外人都看不清楚,包括我在內。」

曾可凡是省政府副秘書長鮑還介紹給舒志高的,舒志高從藍山過來,除了帶了一名司機之外,其他人都沒有帶,孤家寡人,能有一個熟悉寧陵情況的內部人士自然求之不得,何況這還是自己好友鮑還山介紹的。

曾可凡在市政府副秘長里排序也是排到了倒數一二位,誰也沒有想到在市政府秘書長康向陽到省委黨校學習期間,舒志高卻指定曾可凡主持市府辦的工作,這一段時間裡外出也是帶著曾可凡,讓無數人跌破眼鏡,也不知道一直鬱郁不得志的曾可凡怎麼會和舒志高這個藍山來的外來戶拉上關係。

「他和祁予鴻關係怎麼樣我想細究,但是有一點我可以肯定,他不是祁予鴻的嫡系。」舒志高微微笑了笑,「不是祁予鴻的嫡系,那就足夠了。」

「噢?」曾可凡有些驚訝的揚起眉毛,不知道舒志高怎麼這麼確信趙國棟和祁予鴻之間的關係。

「昨天組織部送來一份文件和徵求意見書,文件是省委組織部行文下發的,關於各市地經濟發達區縣委書記進入常委的意見,嚴立民來徵求了我的意見,他們建議推薦的對象是史來禾和黃昆。」舒志高將蘋果放在自己鼻尖上享受般的嗅著。

「曹集的發展趕得上花林么?我看差得遠,虛架子拉得夠大,黃昆也列入推薦對象,我不知道嚴立民他們考察對象的標準是什麼?經濟技術開發區今年一年沒有引進一個像樣的項目,黃昆年齡已經接近五十,姑且不論他的能力,這樣年齡的幹部也不符合省委的推薦意圖。」

「省裡邊讓經濟發達區縣委書記進入常委那是為了更好的發揮本地區的龍頭示範作用,不是用來給什麼人的上級別的,我想我們有些人思想還停留於七八十年代的老傳統觀念中。」

曾可凡默默的咀嚼著獲得的信息,史來禾是祁予鴻的絕對心腹,當初自己就是和史來禾競爭曹集縣縣長失敗之後被放逐到市府辦一坐就是四年的冷板凳,現在史來禾已經是市委常委最有利的競爭者了,而自己卻還在市政府副秘書長的位置上苦苦掙扎。 志高顯然對嚴立民提出的推薦人選不太滿意,作為新副書記、代理市長,論理他不應該如此之快就和祁予鴻和嚴立民他們發生矛盾,隱忍一段時間等到人大選舉結束之後應該是一個比較穩健的做法,只是舒志高今天的表現卻有些不像準備那樣做。

「曹集經濟發展勢頭還是不錯的,僅次於花林,打造成為全省中藥材基地這個口號還是相當響亮的。」曾可凡不想給舒志高留下一些自己對史來禾有偏見的印象,所以還是相對客觀的道。

「是么?我去看了所謂的中藥材種植區和中藥產業園,產業園裡也就只有兩家製藥企業成規模,情況都不景氣,雖說企業盛衰也是正常,但是這個中藥產業園就兩家稍具規模的葯企,我問了問,產值和利潤都不盡如人意,究竟是國際國內經濟大氣候問題還是企業發展路子出現了問題?我問史來禾,他也語焉不詳,只說是多方面原因,中藥產業園企業都不景氣,你還能指望中藥材種植能給農民帶來多少增收?」

舒志高搖搖頭,「玩噱頭可以理解,但是縣委縣府你還是得有針對性對自己轄區的家底摸清楚,怎樣對症下藥促使經濟發展,而且也不能一棵大樹上弔死,中藥產業不景氣,你縣委縣府有什麼打算,準備怎麼動作,還有沒有其他支柱產業,我看曹集方面也沒有多少頭緒或者說沒有長遠打算。」

舒志高的這一番話讓曾可凡意識到對方對曹集印象可謂很糟糕,這一個月來的摸底,這位舒市長可是看得夠細,每到一地,必選最好的開發區或鄉鎮和最差的鄉鎮看一看,摸摸鄉鎮狀況的底選全縣最大的國營或集體企業和最具活力的私營企業一看,時間抓得緊看的東西卻不少,這一個月下來,心裡邊大概也有些底子了。

「今年上半年我寧陵經濟增速排在全省第八位,處於中游,應該說局勢還是相對平穩,」

「可凡,相對平穩這個詞語於我們寧陵來說那也就意味著越來越落後,安都我們不說綿州、建陽、藍山、賓州這幾個市隨便哪一個市的經濟總量都是我們寧陵的兩倍以上,而現在增速都比我們快,如果我們還覺得發展速度站在中游就能行,那我們只能被越甩越遠!」舒志高將頭靠在椅背上,「像我們寧陵這樣低的基數,如果發展速度不能站在前三就是倒退!」

趙國棟看著桌案上不斷蜂鳴的電話,掌中寶摩托羅拉328,顯示出來的號碼是一個有些陌生的電話國棟有些不想接,但是電話響個不停,趙國棟有些無奈的接過。

「小趙,我是劉喬么這麼久才接話?」

「噢。劉姐。不好意思。剛才放振動上沒有注意。」趙國愣了一愣神。北京一別之後。劉喬後來打了一個電話問了問自己目前地情形國棟也就隨意地說了說。這一晃兩個多月便在無聯繫。

「嗯段時間忙么?」電話邊地劉喬似乎也有些猶豫不決。

「還行。劉姐有啥事兒么?」趙國棟也來得直接。

「唔況是這樣地。我三叔又在問daisily和你之間地進展情況問你們平常怎麼聯繫。見過幾次面。你地工作情況怎麼樣。daisily有些情況也不太了解。所以也就想讓我替她問一問一些情況。你知道這當父母地都挺關心自己子女地事情。所以」

電話另一面地劉喬大概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說話也就有些吞吞吐吐。本來就是一個希望圖個清靜地事兒。這下子似乎有些弄巧成拙地味道。不知道三叔一家咋就了解到這姓趙地在安原這邊幹得挺不錯。還真有點仕途新星地味道。感興趣起來。刨根問底地不時詢問daisily。讓daisly也有些吃不住了。所以才會求助於自己。自己也算是作繭自縛。被套進這件事兒。也是脫身不得。倒是成了他們倆地帶話筒。

「沒事兒,我理解,劉姐,你需要了解哪方面的情況,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趙國棟也是一樂,他也正為這事兒煩惱,蔡正陽從非洲回來就一直在問他和那女孩子之間的進展情況怎麼養,倒是把趙國棟弄得有些緊張,這一開頭就說了謊,這謊言就只能不斷的圓下去,真要隨隨便便把這謊言給戳破了,那還不行。

「呵呵,小趙,理解就好,保不准你們倆還真有緣呢。」劉喬也是一樂,這姓趙的看來也是很知趣,這敷衍的事兒看來也沒

「其他也沒啥,就是了解一下近期你的工作情況,的家庭情況。」

「工作情況好說,不過家庭情況似乎沒有必要吧?就算是按照正常發展速度,似乎也還沒有發展到需要了解對方家庭情況的地步,劉姐,咱們這謊言可別被戳穿了才行。」趙國棟提醒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