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心中再怎麼想,還不如拿實物來看看。

這樣才能去辨別九兒的話到底是不是真的?

不過當司弧拿起本子的那一瞬間,異變突然發生。

…… 「又來一個!」

「難不成我在這個世界的任務就快結束了,可這才區區一年的時間。」

正在天到空間當中一直觀察著自己徒弟等人的情況的林牡不由得摸了摸腦袋。

因為他現在已經看到如果這一次順利的話,司弧也可以恢復前世的記憶,恢復到全盛的實力。

而且曾經在第九棟宿舍樓裡面那個被自己抽了一頓的傢伙也在這個遺迹裡面。

而且看起來目標還是自己的徒弟。

難不成就一次罪的徒弟前世的記憶也要恢復。

「算了,順其自然吧,如果只用了區區這麼一點時間就完成了這個任務,也是挺不錯的,反正還能給我提升數百年的時間來達到聖人的境界。」

林牡看到當初被自己抽的那一個傢伙也向著自己徒弟接近了,估計也是要往自己的徒弟恢復到前世記憶。

不過他也懶得去管了。

如果他們三個真的為自己解決了那個幕後黑手,那也省得自己的麻煩。

而且等到以後李洛星繼承天道的時間,又縮短了一點。

李若新巔峰時期的實力是大羅初期後期的樣子,差一點就可以踏入大羅金仙的中期,不過要繼承這個事件,天道的位置起碼要大羅金仙,後期或者是半隻腳踏入准聖的境界。

這樣才能完美地繼承這片世界的天地。

所以就算他恢復到了前世全盛時期的實力,也還是要修鍊數十年的時間的。

哪怕是自己把全世界所有的資源都向他傾斜。

「大尊,我到要看看你這也是怎麼應對呢?」

林牡再一次冷眼的觀察著大尊的一舉一動。

主要是想看看有沒有機會能夠察覺的大尊和他自己組織聯繫的時候。

看看有沒有機會摸清楚天組織的虛實。

不過他也明白自己現在還沒有那個資格去觸碰那個天組織。

按照系統的提示,天組織裡面不乏有縱橫諸天萬界的聖人大能。

而且有可能還有比聖人更強大的存在。

他現在還只是一個連聖人境界都沒有踏入的人還沒有資格去接觸這樣強大的勢力。

所以他現在也只想著有機會摸清一下兒沒有打算去硬碰硬。

……

司弧所屬的那一片小空間當中。

司弧碰到那一張本子的一瞬間,那個本子便徹底的融入到她的腦海當中。

「啊……」

頓時,司弧發出一聲痛苦的怒吼。

她彷彿感覺到自己的腦海被數千萬隻噬屍在撕咬,一點一點把自己腦海當中的物質給撕碎。

這讓她無比的痛苦,要不是他以強韌的堅定力堅持了過去,說不定就會立刻暈了過去。

但是她現在也好不到那去,時時刻刻都處在暈過去的時候。

看著旁邊的九兒的臉上露出一絲不忍而又憐惜之色。

「小姐啊!你可不要怪我。」

這種九兒還是看不下去了,有一些無奈的對著司弧說道。

然後直接一個手刀打入到了司弧的脖子上。

司弧頓時雙眼一白,徹底的暈了過去。

而手機眼快的九兒也順勢接過了司弧的身體。

把司弧的放在自己的腿上,一邊輕輕的給似乎揉捏著太陽穴,彷彿想要緩解她的痛苦。

同時呢喃自語道:「小姐啊,忍忍吧,馬上就要過去了,你也可以拿回屬於你自己的記憶。」 「好久不見!」

「你終於來了。」

當許安和司弧一前一後相繼莫名其妙消失以後,李洛星就不斷的警惕著四周的環境。

生怕從四周蹦出來一個什麼東西,然後把自己也帶走。

「誰!」

突然之間有一道好像有些似曾相識的聲音傳入到他的耳中,

她好像在什麼地方聽到過這樣的聲音,但是一時之間又想不到是在哪裡聽到過了。

「李洛星!我們又見面了。」

突兀,一道全身都隱藏在黑霧之下,讓人看不清體型,約摸是人形生物存在,突然的出現了他的眼前。

而且李洛星再一次感覺這道聲音是真的熟悉。

可是他就是有一些想不起他到底在哪裡聽到過這個聲音一樣。

「第九棟宿舍樓。」

那個全身隱藏在黑霧之下的存在,好像看到李若馨臉上那是疑惑之色,不由得出聲提醒道。

「對了,就是你。」

李洛星經過他的提醒之後立刻的就想起了這道聲音自己到底在哪裡聽到過。

那是還是自己踏入修鍊一途,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自己的師父派自己出去進行一次考核任務。

然後走在校園當中聽到兩個學生在八卦,所以才來到了那個神秘的第九棟宿舍樓當中。

然後第九棟宿舍樓最頂層的一間房間當中,這位存在就在那裡。

如果因為自己當時的實力還是十分的菜,所以自己還沒有那個膽子敢查探,只是回去告訴了林牡,然後自己就再也沒有管那裡的事情。

但是為什麼這個存在會突然的出現在這個遺迹當中?

難道他不應該一直在第九棟宿舍樓裡面嗎?

而且還是突然出現,為的就是和自己見面吶,這位存在到底有什麼樣的目的?

李洛星一時之間有些想不通。

因為他當時的實力還是十分的弱小,而且自從那天事情經過之後,他也再也沒有去了解第九棟宿舍樓當中的事情呢,所以有些把那一天的經歷有一些忘記了。

他忘記當初這位存在說過了一句,你現在還沒有資格接觸這樣的事情,等你有資格的時候,自然就會知道的。

「你忘記當初我和你說的話嗎?」

「你說了什麼話?」

李洛星是真心已經不記得當初在第九棟宿舍樓裡面這位存在到底對自己說了些什麼話。

「你……」

一陣咬牙切齒的聲音傳來。

有種別纏我 這位隱藏在黑霧當中的那個存在有一些惱火,這個小子竟然沒有把自己的話放在心中。

簡直是太不把自己放在眼裡了吧。

不過想想這個小子前世好像真的就沒有把自己放在眼裡過,也從來沒有把自己的話放在心中。

想到如此,他也懶得和這個小子計較了。

然後對著李洛星道:「當初我說你現在還沒有資格知道這一切,等你有資格的時候就自然會知道,既然你現在已經有資格踏入到了這個遺迹當中,就已經證明你現在有資格知道一些事情了!」

「所以我自然就出現了。」

「我來告訴你這個天帝的某一些被隱藏起來的真相。」

…… 「你什麼意思?」

李洛星的眉頭有一些微皺。

不過看起來這個存在好像對自己並沒有什麼惡意。

要不然你這會存在的實力在他出現的一瞬間,自己有可能就被秒殺了,還怎麼可能完好無損的站在這裡和他正常的交談。

不過這位存在的話到底什麼意思?

這個天地被隱瞞的一些真相。

話說這些聽起來就高大上東西被現在的自己知道了真的好嗎?

難道這些不應該和自己那位強大的師父去說嗎?

就算自己知道了也沒有什麼用啊,自己的實力雖然在人世間當中還算是頂尖的,但是在這天地當中也只是一個弱雞。

知道了一些東西也沒有什麼用啊,說不定還會死的更早。

李洛星在內心當中瘋狂的吐槽。

他甚至有一些感覺這個存在或許是會不會是找錯人了。

這麼聽起來就十分高大上的話和現在的自己好像是真的有一些無關啊。

「你知道你前世的身份是什麼嗎?」

隱藏在黑霧之下的這位存在彷彿沒有注意到李洛星臉上那一副像秘便的表情一樣。

勁直的說了下去。

「這我哪知道。」

李洛星有一些懵逼,這又關自己前世什麼事情?

如果他還沒有踏入修鍊一途的時候有人跟他扯前世,那他絕對會一口鹽汽水噴死他。

但是他現在已經踏入到了修鍊一途,自然知道這天地當中還是有地府的存在,而每一個人也有著輪迴的一說。

也就是說他還真的有前世。

不過他的前世關現在的自己有什麼事。

如果自己前世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那也是自己的前世乾的,和自己的這一世絲毫不相干吧。

難不成自己的前世惹怒就會存在,然後這位存在等到自己輪迴之後專門來找自己報仇。

李洛星這個想法一浮現在腦海當中,便是揮之不去。

好像還真的有這個可能。

想到此處,他不由得更加的警惕了下來,萬一這個存在,只是想出現羞辱自己一番,然後再對自己下手的話。

「希望不會如此吧。」

他在自己的內心當中暗自的安慰自己。

「你的前世在這片天地當中可是鼎鼎大名,就算你現在已經輪迴轉世,天地當中還是有許多的頂尖的大能時時刻刻的都在注意著你。」

隱藏在黑霧之下的這個存在。彷彿根本沒有看到李洛星臉上那不斷變化的表情,自顧自的說了下去。

「難怪,原來如此。」

李洛星腦海當中彷彿想通了什麼?

把之前發生的一切和現在這位存在所說的話對照,一切連通了起來。

原本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的時候,就莫名其妙的被一些強大的存在給找上門來。

而且還遇到了幾次的生死危機。

而且最危險的一次就是自己的客廳那一次。

自己的性命就在那一瞬間。

要不是許安突然出現,說不定自己又要輪迴轉世去了。

不過自從自己拜林牡為師之後就再也沒有發生過這樣的情況,也沒有什麼人來找上門來了,所以他也沒有放在心上。

…… 「你前世的所作所為,可在這天地當中掀起了一場血雨腥風。」

隱藏在黑霧當中的那個存在繼續說下去。

「你可知你做了些什麼?」

不過正當說到最關鍵的時候,它竟然停了下來,彷彿是想要賣個關子。

你若心並沒有懷疑這個黑霧當中的存在所說的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