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老子是傻子?」刀皇撇了撇嘴。

額,林天無語,想想也是,自己的師傅雖然外表大大咧咧的,但是卻是精明得很,否則也不可能達到玄神大成的境界。

「沒找到?」林天問道。

「廢話,我要是找到了,我現在早就是玄神大成外加靈神大成境界了,哪裡還要受他這老傢伙的氣。」刀皇伸手指著劍聖說道。

林天愕然看到劍聖一臉的無奈。

「你們進去吧,在裡面要小心。」劍聖大手一揮,一股輕柔的大力將眾人緩緩地托起,向著樹冠升去。

林天驚訝的看到原本自己昨晚呆在的地方竟然出現了一道翠綠色的門,玄奧苦澀神秘的銘文包含其中。

還沒等林天發出感嘆,眼前一黑,林天「砰」的一聲落在了地上,跌了個嘴啃泥。

「哼,廢物。」一聲冷傲而清脆的聲音傳來。

林天不用想也就知道是誰在說自己了,林天抬起頭來便看到一襲白衣的傲雪正站著冷冷的低著頭冷傲的看著自己。

林天又看了看左右,只有自己跌在了地上,陸浩微笑著看著自己,而晨烈則撇了撇嘴,一臉鄙視的瞧了自己一眼,變抬頭向前看去,而另外的那幾個人則是面無表情的看著前方。

林天灑笑的站了起來,若無其事的拍了拍身上的塵土,笑道「多謝傲雪姐關懷,我們這就在了秘境裡面了?」

「那個女孩怎麼沒有進來?」林天掃視了一下周圍問道。

「你是說你的老婆?她實力不夠進來只有死的份。」晨烈冷聲說道。

「那不是我的老婆,我只不過是路過救了她而已。」林天雖然很高興自己的老婆越多越好,但是卻不喜歡自己還沒有上呢,就變成了自己的老婆。

自己的老婆可不是隨便就能夠當滴。

晨烈撇了撇嘴不再說話,傲雪則是拿著眼睛盯著林天看了一會,想要確定一下林天到底是不是在說實話。

「這裡就是秘境裡面了,裡面有很多地下生物在這裡,而且還有亡靈,一定要小心。」陸浩溫聲說道,替林天解除了尷尬。

林天點了點頭「恩,多謝大哥了,我是第一次進來,而且修為低微,就要多虧陸浩大哥,晨烈大哥,傲雪姐的照顧了。」

林天說著說著就是一頂大帽子蓋了過去。

陸浩原本微笑著的臉變了幾變,最後微笑道「那是當然,你既然是韓叔叔的弟子那就和我們是兄弟。」

傲雪則是冷哼一聲,扭過身子不去管林天。

晨烈則是厭惡的撇了撇嘴,臉色都紅潤了不少。

林天心裡暗笑,自己不這樣說,不先打聲招呼,自己待會死了也不知道怎麼死的,或許這樣說一下不會讓他們真的幫自己,但是說了總比不說好,只要他們不在背後捅自己一刀就好了,要知道的是,自己可是在他們眼中只是一個弱小的存在,自己將本身的實力隱藏,在他們眼中看來只不過是一個玄將級別的人而已。

既然別人這麼認為自己了,那麼自己也樂得扮豬吃老虎,在必要的時候出手,想想裡面可是擁有秘寶級別的裝備,林天就心裡得意地笑。

ps:一會還有一更。 ()林天答應做刀皇的徒弟,第一就是因為刀皇是邪靈殿的人,而且位置一定不會低。第二,也是因為林天確實想要學刀皇的紫雷刀氣。

林天看到陸浩答應了,便放鬆了許多,這才抬頭仔細的看了看前方,這裡就像是一個溶洞一般,昏暗的綠光充盈在裡面,林天感到精神倍爽,深吸一口氣大叫道「翡翠秘境,我來了。」

「哼。」傲雪冷哼一聲。

晨烈冷冷的看了看林天,輕蔑的笑了笑。

微笑著向前走的陸浩眼神閃了幾閃,但很快的恢復了明亮,慢悠悠的向前走去。

林天看了看繼續向前走的陸浩,眼中閃過一陣謹慎,如果陸浩和他們的反應一樣,說明陸浩是一個心機不重,還是一個可以交往的人,但是現在林天卻深深地對他有了戒備之心。

越向前走,溶洞就慢慢的變得空曠,而且越來越暗,越來越黑,而且出現了許多的屍骨,應該是很多前人來到這裡卻死在了這裡。

林天不由的嘆息一聲,何必呢?

為了一個虛無縹緲的功法,什麼都沒有得到卻先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傲雪聽到林天的嘆息聲冷笑道「你是不是感覺他們很傻?」

「沒有,我只不過覺得有些可惜。」林天解釋道。

「你知道那個人只是得到了上半的功法嗎?」傲雪冷笑道。

「恩,只是上半功法。」林天說道。

「那你就應該知道這部功法還會有下半部吧。」傲雪冷笑道。

林天深吸一口氣。

「你可知道,上半部功法就讓那個人成為了絕強天下的人物,那麼,下半部呢?下半部會讓修鍊的人達到什麼境界?」傲雪說道。

林天完全震驚了。

看了看七零八落倒在地上的屍骨,好的身上只會有一把刀,更多的則是七零八落的,沒有完整的形狀。

「不過,如果一個人連命都沒有了,還要那部功法有什麼用呢?」林天靜下心來說道。

如果有一部能夠讓你成為神的功法和命在你面前,你會選擇什麼?

那絕對會選擇命。

但是如果一本夠成為神的功法就擺在你的面前,但是卻要讓你和上百人拼殺,最後贏的就會得到,那麼你絕對就會選擇拼殺了吧。」

林天默然。

「修鍊之路慢慢,沒有大毅力,大勇氣,根本不可能達到太高的成就,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傲雪冷哼一聲,轉身向前走去。

林天看著凌亂的屍骨,心中猛地一緊。

他感覺到了一絲威脅的氣息自屍骨上傳來,林天正要大叫,只見原本零散的散落在地上的屍骨竟然快速的組合在了一起,空洞的眼睛閃爍著一閃一滅的紫火。

「嘎嘎,又有人類可以吃了。」聲音好像發自九幽一般,飄渺的響起。

「哼,我不想殺你,你最好也不要激怒我。」走在最前面的陸浩冷冷的說道。

「嘎嘎,渺小的人類,你還要殺我?嘎嘎。」聲音嘎然而止。

林天只見陸浩身形好似晃了一下,聲音就停了。

他可不認為陸浩會是因為那個聲音將他氣得晃了一下身子,驚訝的想到,這是什麼速度?

竟然能夠快達到我的速度了,這是太了不起了。林天心中嘖嘖的說道。

如果陸浩聽到林天心中的話,估計一定會鬱悶死。

「這些只不過是些小角色,是幽獄中的死靈,沒有多少攻擊性,最喜歡污穢陰暗的地方,以吞噬生物的神識生活。」陸浩回頭對著林天笑了笑說道「高級點的死靈就學會了一些控靈術,和亡靈靈氣相似,這隻死靈應該學會了控靈術了。」

林天恍然大悟般的點了點頭,死靈,林天在書上看過,如果人死的時候有太大的怨念,靈魂不會超生,而是會化為一個個的死靈生存在世間,但是人間的陽光會消耗他們的精神,所以他們就只會躲藏在污穢陰暗的地方,等待生物的到來,迷惑對方,然後吞其精力。

「這點小東西就將你嚇成這樣了?」傲雪不屑的說道「真不知道刀皇是如何選中你為弟子的。」

林天撇了撇嘴,沒有答話,只是跟在眾人後面向前走去。

越向里空氣變得越潮濕,而且溫度也慢慢的熱了起來,屍骨也越來越多起來,林天看到那些七零八落的屍骨,暗嘆死的悲慘,高呼死的太悲慘。

暗暗警告自己可千萬不能這樣死,太慘了,這樣死會不會太痛了,恩,絕對不會死得很爽快。

讓林天驚奇的是,眾人走了這麼久的時間了,竟然連一個怪物都沒有遇上,除了才開始的那個死靈,根本就沒有遇上什麼危險。

林天看了看走在前面的傲雪等人,他們的神色都很悠閑,好像遊玩一般。

自己啥都不怕,但是一想到死靈,林天就感覺挺恐怖的。

林天暗暗鄙視了自己一番,自己太緊張了,竟然連汗都流下來了,太丟人了些。

林天跟在後面,知道現在不會有什麼危險,便左看看右轉轉,反正刀皇讓自己進來就是鍛煉一下而已,最後的好東西在別人的眼中根本就不會屬於自己,自己現在應該在這裡尋找一下有沒有什麼好的遺落的東西,這才符合自己現在的角色。

林天看到遠處一個屍骨上有一把不錯的大刀,跑過去看了看,全身黝黑,刀刃黑亮,一看就是一個寶刀,嘿嘿的將它扛在了肩膀上。

又走了一段時間,發現一個角落裡有一個東西閃閃發光,林天又跑了過去,一看是一身鎧甲,鋥光瓦亮的,林天向著屍骨拜了拜,然後毫不客氣的將鎧甲取了下來。

「嘩啦」

屍骨全部零散。

林天急忙又拜了幾拜,然後笑容滿面的將鎧甲穿在了自己身上。

現在林天要做的就是找到好東西,然後盡全力先保住自己的小命,不顧旁人鄙夷的目光,林天興高采烈的穿著。

「噼啪,噼啪。」

「你走路的時候能不能不讓你身上的鎧甲發出聲音啊。」傲雪終於忍不住了,大吼道。

林天正笑容滿面的欣賞自己身上的裝備,被傲雪一聲大吼,渾身打了一個哆嗦,抬起眼來問道「為什麼?」

「聽得煩。」

「煩什麼?」

「聲音煩。」

「為什麼?」

傲雪不說話了。

林天暗笑兩聲,想要鬥嘴?你還差遠了。

一行人又走了半個時辰的路程,最後來到了一個巨大的溶洞里。

林天看到裡面的情景渾身一個哆嗦,指著裡面說到「狼王,狼王,草,這麼多的狼王。」

林天看到的正是黑夜魔狼狼王,而且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渾身都是破裂的傷口,看上去就像是被縫起來的一樣。

一股惡臭飄來,林天忍不住乾嘔起來,嘔了一會卻只發現自己在乾嘔。

「你,你們難道沒有聞到臭味嗎?」林天艱難的說道,每說一個字都像是經歷了艱苦的拼搏。

陸浩等人都扭過頭來,林天發現他們早就用東西夾住了鼻子,就自己傻不拉幾的呼吸。

傲雪得意的看著林天乾嘔的模樣,心裡說不出的快感。

林天艱難的站了起來,靠,這些人玩我,陸浩等人現在不能得罪,剩下的幾個人得罪一下沒事吧。

林天兇悍的走到一個人身邊,眼神向著陸浩瞟了瞟,然後伸手就將鼻夾拿了下來,夾在了自己的鼻子上。

那人怎能不知道林天在威脅他?就算他知道陸浩等人根本瞧不起林天,但是人家刀皇可是吩咐過的,要林天跟著陸浩三人,被拿掉鼻夾的人,憤怒的看著林天,卻就是沒有動手,林天好像根本沒有看到那會吃人的目光一般,得意的夾在自己的鼻子上,愜意的看著那人乾嘔。

且,想玩我?

陸浩三人呆了呆,但隨即就都轉過神來,傲雪,晨烈一臉鄙視的看著林天,然後不屑的轉身向前走去,陸浩則是無奈的笑了笑,說道「這些都是死去的黑夜魔狼狼王,被人設了禁止在這裡守護,它們是不會死的,死了身體還會重新進行組裝,而狼王的精神卻也被封印在了裡面,一次一次的死掉,身心的痛苦讓他們變得異常的殘忍,所以你要小心啊。」

林天點了點頭,他可是知道黑夜魔狼狼王的威力的。聽著陸浩的意思,這些黑夜魔狼狼王已經死去,永生不滅,身體破碎之後還能夠重組,簡直要比活著的黑夜魔狼狼王強悍百倍。

雖然自己如果不掩飾自己的真實實力可以輕易地度過這個關口,但是想想自己現在的角色,還是低調一些好。

想到這裡,一臉恐慌的躲在傲雪身後,一步也不向前走了。

而且他可不認為陸浩等人會真的好好照顧自己,不在背地裡給自己使暗刀就算是不錯了,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得到,這幾個弟子都在暗地裡較勁,就像刀皇和劍聖一樣,都在無時不刻的不想殺掉對方。

現在在一起也不過時短暫的合作關係而已。

林天想的沒有錯,刀皇劍聖碧雪紅袍,哪個不想超越對方,成為最強的呢?

陸浩示意了一下,只見傲雪雙手結印放在身前,嘴中發出玄奧的聲音,好像來自遠古的聲音。

林天知道傲雪是要發動靈氣了,而且動靜一定不會太小,對於一個靈皇來說,召喚自己的護體靈獸根本就不用默念,林天疑惑的看了看周圍的人。只見

幾人都圍繞在傲雪身邊,圍成了一個圈,雖然那些狼王走進溶洞就不會發動進攻,但也要防止別的地方會有東西襲擊。

就在林天憋得有些要暈過去的時候,傲雪清喝一聲,雙手結印,向上揚起,只見一個白色的雲霧席捲向黑夜魔狼狼王,當雲霧漸漸散去的時候,林天目瞪口呆的看著一個個的冰雕,說不出話來。

如果是自己在裡面?如果這個小妞對著自己使用了這個靈氣?

林天不敢再想下去。

傲雪釋放完靈氣,陸浩晨烈說道「恭喜傲雪,你釋放『冰清玉潔』的速度比以前又有很大的進步,而且威力更是大了不少。」

傲雪在口袋裡掏了顆藥丸出來,拋在嘴裡,咽了下去。

林天知道那是什麼,那可是千金難買的高級回靈丹,這可價值白金啊,沒想到傲雪竟然吃著喝完一樣。

林天心裡大叫道「這個敗家娘們,早晚我要做了她。」

傲雪像是感覺到了林天想的話,冷傲的瞟了林天一眼,林天咕咚咽了一口唾沫,又看了看變成冰雕的狼王,心裡暗嘆「敗家娘們確實有點敗家,可又不是敗自己的家,自己還是別管了。」

傲雪聽到陸浩和晨烈的話,笑道「我怎麼能夠趕得上二位,晨烈大哥已經可以發出『火雲連天』了,而陸浩大哥更是達到了玄皇的境界,而我只不過是發出了一下小技能而已,這不是折損我嗎?」

「不敢不敢。」

陸浩,晨烈慌忙搖頭說道。

「那我們還是向前走吧,這個靈氣一天就要解凍了。」傲雪笑道。

「恩,我們向前走。」陸浩大笑道。

林天獨自哼哼唧唧的看著陸浩和晨烈,這兩個人明擺著想要爭先博得傲雪的好感嗎,這個敗家娘們就真的這麼有吸引力?

不過林天心中疑惑地想到,難道傲雪不需要召喚出來自己的護體靈獸,憑藉自己本身的靈力就能夠發動攻擊?

這和玄氣修鍊者還有什麼區別么?

林天感覺邪靈殿帶給自己的興趣越來越多了???

現在林天要做的就是要多多了解陸浩和傲雪等人的戰鬥方法,為自己以後和邪靈殿的戰鬥多多的積累經驗,邪靈殿既然能夠將靈獸快速的孵化,快速的讓靈獸生長,那麼邪靈殿運用靈力的方法必定會有別人不知道的特別之處。

現在林天正好和傲雪,晨烈在一起,而這兩個人都是屬於修鍊靈力修鍊者,而且師父都是邪靈殿中的位居高位者,實力不可小覷,而兩人很明顯的是他們最得意的弟子,所學的東西一定都是他們最拿手的技能。

從這些技能中,林天應該就能夠從中了解一些邪靈殿靈力修鍊者的戰鬥方式。 秦青是眼珠子瞪得渾圓,嘴巴張的可以塞進一個鴨蛋,雙手忍不住狠狠揉搓著面頰,確定自己沒有看錯后,還是覺得不放心的從兜中拿出一張照片,然後放到面前進行比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