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左邊!

一腳踩在地上,廢墟所提供的好處就是可以很好的靠著凹凸不平的地面加速!

原本打算用來攻擊caster的武裝隨著夏目的東西而擊打出去。

砰!

被擋住了,不過靠著結實的觸感,停下腳步的夏目雙手放在刀柄上,輸出!

小型的切割式攻擊從刀刃處被散發出出去。

刺啦!有什麼東西被割碎,再度前進的夏目給武裝加大力道,擋不住的敵人瞬間撤離格擋的武器。整個人逃離開去。

往前激突的夏目看到了漂浮在空中的黑色殘片,在落到手中之前就化作粒子消失。

是英靈。

剛這麼想到。後方穿來了三個人快速跑動的氣息。

灰塵被他們的運動干擾,分別往兩側散去。

這次看到了!

敵人從灰塵中沖了出來。

三個身穿純黑色外裝,帶著面具的英靈疾馳而來。

右邊的一個人的左臂已經被切掉,斷截面上方的衣物也碎了一些,夏目剛才看到的就是來自於他身上的吧。

assassin,哈桑.薩巴赫。

與歷代的「哈桑.薩巴赫不同,他完全沒有對自己的**動手腳,也可以說沒有那個必要。那是因為他的**雖然平凡無奇,但是他卻可以依照狀況自由改變控制**的精神。

在他的**中有著一群獨立的靈魂,他利用居住在自己體內的同居人的各種知識與能力,用各種手段蠱惑敵人,突破保護網,以任何人都意想不到的方法獵殺目標。

因此,他是一個在任何狀況下都能自由變換諸多才能知識,發揮能力完成任務的萬能暗殺者。

夏目沒有一點大意,哪怕是三個人都全神貫注準備戰鬥。

在前方,他們分開了。

分別是左、右和正前方。

右手持刃擺在左側,這是作為防禦和攻擊的一個雙向動作。

在他們靠近自己的一瞬間,夏目也開始了行動。

不過!

雙腳突然被抓住!

早已埋伏在土堆之中的assassin死死抓住了夏目的雙腳。

夏目跑動卻被限制,他不得不用大罪武裝砍向那兩隻手所伸出來的根部。

就在揮斬下去的一瞬間,兩隻手全部縮了回去,而三個方向的攻擊也都在此刻來臨!

身子半蹲起來,夏目借著往下揮斬的動作讓自己往右側移動,靠著著移動來將武裝往上提起,進行二次斬擊。

速度不夠!

三個人的行動比起被拖延了時間的夏目要快了不少!

尋找能夠突破的方法,側移這是左手輔助刀刃運動,兩隻手極力的拉扯大罪武裝企圖加快速度。

唔!

左腳隨之傳來疼痛的感覺,原本沉下廢墟的另一個assassin將匕首插入了夏目的左腳上方,錯開了腿骨直接刺穿。

劇烈的疼痛讓夏目發出喊叫。

要被幹掉了!

「固有時間制御——兩倍速」

在夏目準備喊出這句話之前,三顆子彈飛過天空,每一發都完美的擊穿了assassin的腦袋,巨大的力道直接讓他們身體像是破風箏般往旁側摔去。

在河對岸,大口大口喘著粗氣的久宇舞彌用手捂住傷口的同時對夏目點頭示意。

夏目在地上坐下,下方的assassin也以離去,他用手處理左腳傷口,用空出來的右手拿出了懷中的手機。

「抱歉,我來晚了。」

傳來了久宇舞彌的道歉聲。

「都是我的錯,是我的失職,讓你一個人……」

「別說了。」

夏目苦笑著回應道

「這一次,是我謝謝你才對。」

無論何時都會面對死亡的自己在此刻第一次感覺到支撐自己的人的分量。

那麼,還會有人死去嗎?

在今後的戰鬥中,在不堪的未來當中。(未完待續。。) 重生之二代富商第三百章被炸的原因

詐美國大使館可不是什麼小事情。首井占件事需要絕對保心,在場的都不是外人,保密這一點暫時是沒有問題,其次就是炸美國哪個大使館。

美國在非州的四十九斤小國家都建有大使館,是非州設立大使館最多的國家,選中哪個大使館也非常的重要,必須選中一個可以給吳庸帶來最好的聲譽和利益的大使館。

在志明說出這些條什之後,除了吳昇平,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地圖的一個位置,肯亞。

美國駐肯亞大使館是美國在非洲第三大大使館,僅次於埃及和南非,同時那裡也是美國控制東非的中心。現在美國對非洲的影響力少了許多,不過對肯亞等國家的影響力還是存在的。

另外,肯亞現在正好處於大選期間,吳庸和納爾遜支持的人成績一直不是太理想,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美國人在作祟,炸了他們的大使館。也可以給予肯亞反對方一個沉重的打擊,更好的扶植他們的人上位。

「好,就炸這裡,朱奇你立即給我去做準備,雇傭兵軍團聯合網果。坦尚尼亞一直進行聯合軍演。宣揚我雇傭兵的氣勢,把導彈給我定好坐標,這次絕對不準有任何失誤!」

經過詳細的分析之後,吳庸終於做了決定,用手指指著肯亞的位置大聲的說道。

「是,朱奇保證完成任務,沒有完成任務朱奇提著腦袋來見您!」

朱奇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別樣的光彩。老闆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炸美國大使館,世界上恐怕其他國家連想都不敢拜

月口號,華夏全國掀起了大規模的示威遊行,俄羅斯,古巴,巴基斯坦等國也趁機強烈指責北約和美國的暴力行為,要求他們立即從南聯盟撤兵。

世界各地的華僑華民也都特別的再關注著這件事,美國更是連續出現華人大遊行示威,抗議美國政府的侵略行為。

上午,華夏國家副主席發表了電視講話,嚴厲指責美國轟炸華夏大使館的暴力行為,要求美國必須儘快通報事件結果,並且向華夏人民

打手,點,非州索馬利亞港口靜靜的停靠了幾艘法國貨輪,一隊隊荷槍實彈的雇傭兵快速登上了這幾艘貨輪,隨即把躲藏在暗室的高齊幾人小心的請了出來。

看著這些皮膚黑黑,身穿嶄新軍裝的大兵高齊的心猛然一沉,從上船之後他就感覺越來越不對,他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一定要從非洲轉道,這樣至少會耽擱三到四天的行程,而且非洲還是個戰亂的地方。

高齊他們一共五個人,他們的臉色都很難看,特別是高齊。看著那些大兵小心的把他們守護的東西搬出去的時候差點就沒衝上去,他們辛苦了這麼久。最後卻為別人做了嫁衣。

「你就是高齊!」

突然,一個不到三十的黃皮膚人出現在了高齊的面前,看著眼前這個華夏人肩上的肩章,高齊的眼睛猛然一緊。

身為軍人,高齊對各國的軍悄都非常的了解,眼前這今年輕人的軍銜和其他國家都略有不同,但卻是實實在在的將官軍銜。

「哼!」高齊冷哼了一聲,對對方的年齡就能帶上將官軍銜他很意外。耳不代表他會說些什麼。

「你的任務現在由我接手,我會安排人送你們回去,當然,假如你們願意和我們一起的話也可以!」年輕人突然伸出了手,高齊獃獃的看著他,不明白他說這話的意思。

看著高齊並沒有和他握手,年輕人自嘲的笑了笑:「自我介紹一下,非洲聯盟直屬維和雇傭兵軍團第十七軍中將軍長李二!」

非洲聯盟直屬維和雇傭兵軍團。是非洲雇傭兵軍團的新稱呼,高齊雖然不了解非洲的真正的政治格局。但是對這個雇傭兵軍團還是非常清楚的,高齊曾經還很是佩服華夏人朱奇能在非洲打下這麼一片天地。

「你是華夏人?」高齊不確定的問了一下,其實對方那濃厚的華夏口音他這話問著都是多餘。

「以前是,現在只能稱為華人了!」李二搖了搖頭。他們的國籍只能選擇了一個,不過李二並不後悔自己的選擇,不是華夏人了,並不代表不能為華夏做事,就像這次的任務一樣。

「對不起,您剛才所說的接下我的任務是什麼意思?」

高齊小心試探的問了一句,和剛才心沉到了最底處不一樣,現在事情突然出現了轉機,高齊心底也升起了新的希望。

「這些東西由你們五個運送太危險。我會派一個師的兵力隨著華夏康師傅集團航運公司的貨輪一起運輸。等到香港之後自然會有

李二笑了笑,這次的任務可是吳庸親自交給他的,前幾天李二還不太明白,現在則已經非常的清楚了。美國為了這些東西連華夏的大使館都敢炸,足以看出這些東西的重要性了。

「啊,是,華夏空軍參謀處上校高級參謀高齊見過,見過首長!」

高齊猛然筆挺的站直了身子,虛驚一場啊,怪不得潘亞林一定要他轉道非洲,由一個師來護送這些東西還有一個龐大的貨輪船隊那安全性自然增加了許多。

「這裡是非洲,你我屬於不同的陣營,你不用叫我首長,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了!」

李二微笑搖了搖頭,這個任務他親自負責,和高齊解釋清楚之後他們馬上還要上新的貨輪,一起到華夏去。

下午兩點,一隊康師傅集團的六十艘貨輪經過了索馬利亞港,裝上一些索馬利亞出產的原礦之後立即起程前往華夏,這些和平日都沒什麼兩樣。只是船上多出了一批人。

「太可惡了,太可惡了,他們這是挑釁,他們這是要挑起戰爭!」

艘船上不算寬的會議室內。高齊憤怒的大吼著,原來一直在船上。他還不知道華夏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一事,等他知道后先是驚了一頭的冷汗,按照他原來設想的天亮再走的話,他現在還有沒有命都不知道

「美國人會為他們的猖狂付出代價的,大使館被毀就是你運送的東西,這些東西的重要性你應該比我明白!」

李二微微搖頭,回頭望了望非洲的方向,這幾天老闆就要有新的行動了,只可惜他還有任務,不能參與這次老闆的行動之中去。

「我明白,說起來這次真的還要感謝你們!」高齊點點頭,看著李二。忍不住又問道:「李將軍,冒昧的問一句,這次你們為什麼幫助我們?」

高齊其實更想問的是他們是不是華夏政府秘密支持在非州建立勢力的,可這話他不敢問出口,高齊明白一旦這麼問了他的結果是什麼。

「等你級別達到和我一樣的時候就能知道了,現在知道的多了對你沒好處!」

李二直直的看了高齊半分鐘,才微微的笑道,高齊臉色微微一紅。急忙轉過了頭,等他到中將的時候。還不知道是猴年馬月了。

明舊號,華夏遊行示威在一次加大,美國駐華夏大使館幾乎天天被堵著,各地的領事館也遭到了一定的破壞,還有一些在華的美國人也因此倒了大霉,有些人躲在家裡不敢出來。

上午十點,華夏外交部長對美國駐華大使提出了嚴正要求:

、聳開,正式向華夏政府,華夏人民道歉。

二、對北約導彈襲擊華夏駐南使館進行全面徹底的調查。

三、迅速公布調查的樣細結果。

四、嚴懲肇事者。

外交部長對美國大使的要求迅速在整個國內傳遍,遊行再一次升級。全國掀起了一股反美浪潮。

北京時間下午三點,非洲一個不出名的電視台播報了這樣一條新聞:新成立的非洲聯盟維和雇傭兵軍團將和坦尚尼亞共和國,測果民主共和國舉行一場為期七天的聯合軍演。目的是消除兩國之間的戰爭芥蒂。重新回歸一個大家庭中去。

這一則不起眼的新聞並沒有引起人們的關注,非州各國都沒有理會這點小動作,該幹嘛還是幹嗎。聯合軍演一共有出動三萬人,更何況雇傭兵軍團的理由也很充分,有了這樣個聯合軍演確實能讓網坦之間緊張的局勢有所緩和。

萬雇傭兵,一萬坦尚尼亞國防軍。一萬網果(金)的聯合部隊很快聚集在了坦尚尼亞,對這個聯合軍演坦尚尼亞其實一點都不感冒,只是他們不敢拒絕,現在坦尚尼亞經濟。軍事幾乎都在人家的控制之中。他們也沒有資格拒絕。

萬雇傭兵,只有五千普通士兵,剩餘的五千都是炮兵,雇傭兵軍團各種高級導彈都拉過來幾枚,這種動作在其他人的眼裡更像是威懾,威懾坦尚尼亞和網果(金)兩個國家,讓他們不敢在輕起戰端。

吳庸的別墅內,一身勁裝的朱奇進入到了吳庸的書房內。

「老闆,一切都準備好了,只等您的命令了!」

朱奇筆直的站在無用的密前。三枚遠程導彈的坐標已經定死在了肯亞美國大使館的位置,執行任務的也是雇傭兵軍團中最好的炮手。當然,只有那一炮是他們打的,其他時間都是新手,也好對外界做出鞘釋。) 要說『意外相遇』這件事情到底證明什麼,得到的回答或許是來自於腦海中的嗤笑吧。

畢竟很多人都會覺得,世界上根本不存在『意外』著兩個字。

一切的一切,所以經歷的一切都是事先預定好的,都是必然而非偶然。

我們的故事被『神明』用筆書寫在了一張早已殘破不堪的紙上,破爛的部分會讓書寫的文字發生變化,而與文字一同變化的還有處於那段文字上的人的一聲。

所以人才會嘗試著反抗,在那坑坑窪窪的道路上不斷摸索著前進,以求從那文字上演繹出新的人生。

可是現在,夏目或許覺得『意外』也是存在的。

當然了,『神明』也能心生憐憫,用手中的筆連接了他們的故事吧。

牽著櫻的手,目光放在前方,坐在一張椅子上咳嗽的人是名為間桐雁夜的男人。

他佝僂著腰,帶著帽子的頭部被用雙手遮了起來。

大聲的咳嗽,不斷的咳嗽,身子放佛遭受電擊般顫抖起來。

這是和櫻出去買早餐看到的景象,夏目緊緊拉住櫻的手,邁開步子的她被迫停下。

要去看看他嗎?讓他和櫻見一面。

但是間桐雁夜曾經說過,他的這個樣子已經無法和櫻見面了。

相貌醜陋,動作僵硬,臉上的表情如同來自地獄的惡魔一樣。

吶,夏目開口問道

「櫻想要見見雁夜叔叔嗎?」

「恩,因為這個髮夾就是雁夜叔叔送給我的哦。想要。見見。」

該說是天真無邪還是不懂世道。已經稍稍好轉的櫻終究是個孩子。

抬起頭,夏目右手放在櫻的頭髮上輕輕揉了揉,左手在空中甩動。

「間桐雁夜!」

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