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他從皇都分行中獲得了信息,所以才來到這兵劍坊。

「長劍?少俠稍等片刻,我得去詢問一下。咱們兵劍坊的刀劍多為普通尺寸,長劍不宜鍛造,而且好的長劍極少,少俠先在店中隨便看看……」

那男子面露難色,凡劍三尺,意思是劍一般來說大致三尺於長,最長不過四尺。

而六尺長劍是極為稀罕,雖然罕見,可兵劍坊倒是的確有一把,不過卻有點兒特殊。

「嗯!」

七夜點了點頭,隨意走走,觀看了一番,這兵劍坊的店面里擺放的武器大多為凡器,也就幾百金幣不到的劣質武器,如果真讓武者用這些武器來對敵,或是獵殺玄獸,恐怕武器砍斷也不見得能夠起到多大用。

唯一幾把自己看的上的武器也不適合自己使用,七夜唯一心儀的只有長劍。

不過一會兒,一位穿著短遏的老鐵匠從內屋中走了出來,這鐵匠手中拿著火紅的鐵鎚,額頭汗水密布,看樣子似乎正在鍛造兵器。

「這位少俠,是你想要長劍?」

那老鐵匠快步走到七夜身旁,直接問道。

「正是在下。」

七夜回答道。

這老鐵匠微微沉默,仔細的打量了七夜一番,看七夜並非一般紈絝子弟,而且器宇軒昂,隱隱有凌雲劍氣。

老漢鑄造兵器半百歲月,也有著幾分觀人之相,「我兒,去,把我鑄造的那把紫雲長劍取出來!」

「七少俠指名購買長劍,是為送人?還是自用?」

老鐵匠問道。

「外出歷練,沒有趁手的兵刃,以前長劍用慣了,所以想購買一把。」

七夜答到。

「原來如此。少俠也算好運,這熊頭城中能夠真正拿去用的長劍,恐怕也只有老漢我傾盡三年時間鍛造的紫雲劍了!只是想要購買這把長劍可要過得去老漢的法眼才成,我那長劍不賣庸人。」

說道長劍,那老鐵匠無比自豪的道,可是說道要購買自己那寶劍,老漢卻想要審視一番。

「果如大師之言,那更是七夜的幸運了,在下不才,不過對於長劍還自認為有幾分眼力,也有能力去掌控!」

七夜也是頗為驚訝,看老漢的神情,恐怕那紫雲劍必定不凡,只是七夜有點兒擔心自己買不起,到不擔心自己能不能獲得這老漢的認可。

「大師不敢當!老漢名為鑄器,這名字是我特意改的。老漢我修鍊天賦一般,也註定了成就有限,這輩子別無他求,只求打造一把好的武器。」

「早年走遍整個龍天帝國,收集了一批好的礦石材料,奈何沒有名師指點,打造的兵器也是普普通通,嘔盡心血,也只能用好點的材料,堆造出一把玄器,說來也是可笑……」

這一席話說的讓人不忍唏噓,最底層的武者,最大的心愿是打造一把玄器。

而玄器,對於七夜來說也就隨便用用,可是哪知道一把玄器或許是一個鐵匠或是普通鑄造師的一生心血。

這其中的故事何止是情動無言啊!

……

……

不過片刻,老漢的兒子便環抱著一個長度誇張的錦盒,出現在七夜眼前。

擁有冥夜之瞳的緣故,七夜能夠直接看穿錦盒,見慣了好的武器,看到這紫雲劍也只是無奈,誰能想到在老漢眼裡的心血,在七夜眼中只能算是普通武器?

「少俠,且看老漢鑄造的這把紫雲劍如何?」

老漢雙手持劍送於七夜手中。

「劍總長五尺六寸,劍柄四寸,刃寬半分。八面長劍,紋若流雲,這劍少說千錘百鍊。單是堅韌程度就達到了中品玄器的程度,算是中品玄器之中的上品了!」

七夜只是看了一眼,就隨口說出了這劍的大致,而接下來的開口更是讓老漢震驚無比!

「紫紋雲鐵,墨靈輕靈石,精銳風石……」

七夜輕撫劍身,單指一彈,一口氣說出了這紫雲劍的鑄造所用材料。

「這些材料看似繁雜,卻結合完美,爐火淬鍊,功力極深。如果,如果鑄老的實力在強上一些,能夠催生更純粹的火焰,恐怕這把紫雲劍的品階,定不會是普通玄器這麼簡單,只是略有些可惜了……」

一襲話語言畢,老漢沉默,卻又是嘆息。

「小友是個懂劍之人……」

老漢的話語裡帶著感慨與無奈。

「鑄老,這劍賣嗎?」

七夜問。

「賣,如果錯過了小友,恐怕再也找不到一個人,能夠比你懂劍的了!」

老漢堅定的道。

「不知道鑄老要多少價錢出售此劍?」

七夜問。

武器,普通凡器若是沒有繪製銘文,也就幾萬兩黃金,可若是玄器,價格就要高出百倍,千倍。

長劍的煉製極為繁瑣困難,這老者以微弱的實力,煉製出一把中品玄器,倒是一個奇迹!

如果按正常情況來看,這劍,七夜還有點兒買不起。

說道價格,老漢的兒子可就著急了,如果價格低了那不是虧死了,看到自己的老爹和那小子相談甚歡的感覺,男子就知道這價格不會太高。

「我這紫雲劍,如果拿去拍賣,少說黃金千萬!不過小友並非常人,這劍,老漢只要一百萬兩黃金!」

老漢比作了一個一指之數,隨後有些促狹:「老漢乃一介世俗之人,靠著這手藝維持生計,這一百萬兩還得購買礦石鍛造武器,為了我這不成器的孩兒,還望小友見諒……」

這價格報出來的時候,老漢身旁的男子可是著急的都要哭了,這哪兒是賣劍啊,簡直是送啊!

這樣的玄器,如果拿到拍賣會場去拍賣,少說炒到千萬兩黃金以上,要知道玄器對於普通武者來說也算是神兵利器啊!可是自己的父親竟然出如此低價……

「鑄老客氣了,這一百萬兩黃金的價格已經很低了,只是在下身上只有四十多萬兩,不知能不能用一些丹藥勻價支付?」

七夜也是有些無奈,奈何自己身上也只有這麼點兒錢啊,其他的錢都被自己換了符篆。

雖然價格只要黃金百萬兩,可是窮的就差砸鍋賣鐵的七夜哪兒付得起。

就在老漢準備答應的時候,一個不協調的聲音,帶著譏諷嘲笑,讓人臉色微變。

「哪兒來的窮逼?一百萬兩黃金都拿不出來,還買劍?我看你這廢物窮逼是來犯賤的吧!哈哈哈哈……

一人鬨笑,一群人跟著鬨笑,這樣的嘲笑讓七夜眉頭微皺,走到哪裡都有這種讓人預想不到的厭煩之事。

進入店中的人是一位青年男子,金縷綢衣,裝扮極盡華美,恐怕皇室之人也少有這般奢華的打扮,這人在一群護衛的簇擁之下進入了兵劍坊里。

太子妃天天挖坑埋人 「鑄老漢,我花七百萬黃金定製的那把青靈寶劍做好了嗎?我還等著送給柳青小姐呢!」

張口七百萬黃金,這故作傲氣的表情也夠顯擺的。

這男子剛說完話,立刻湊到一名青衣女子旁大獻殷勤,眾人這時才看到一位貌美女子的存在。

柳青,衣著真如一株脆嫩細柳,淡青色的束胸長裙如若青柳,可這薄薄的束胸長裙怎麼也遮不住胸前春光。

束胸衣帶被一圈雪白漲開了些,更露出了幾分魅力。因為身子窈窕纖穠,風韻傲人,這束胸裙子倒也凸顯了她的體形之美。

明眸皓齒,嬌俏柔嫩的面容更是絕美。

嫩芽般的肌膚,還有那高聳的峰巒,倒是讓人極想細細把玩,從這身姿容貌看來,這柳青倒也算的是難得一見的美人,只是身邊有這麼一個紈絝子弟,倒是有點兒讓失色。

「柳青姑娘定製的青靈寶劍早已完好,我還請了城裡的銘文大師繪製了高階銘文,裝飾也無比精美,定會讓柳青姑娘滿意,我兒,去把青靈寶劍取出來!」

老漢見到來人,絲毫不敢怠慢,不敢怠慢那是因為……

「潘美少城主,老漢怠慢了,請稍等片刻!」

老漢對著男子恭敬的說道。

「快點快點,別讓我等久了,你這破地方也不是人待的,看著就不舒服。如果讓柳青小姐累著了,你們兵劍坊也不用在這熊頭城開了!」

這位少城主架子倒是十足。

「是是是,犬子這就去取寶劍來,片刻就來,就來……」

老漢只是個普通鐵匠,沒有靈師天賦,就連鑄造師也算不上,這身份自然也談不上高,哪裡惹的起這位熊頭城的少城主。

「七夜小兄弟,我這紫雲劍就四十萬兩黃金賣給你了,你拿著劍快走吧!」

老漢悄聲道,生怕引起那位少城主的注意。

「鑄老,剩下的六十萬兩黃金我會想辦法給您補上的!」

長劍輕握,拱手致謝。

七夜這人向來光明磊落,無論說話還是行事都不會因為誰而偷偷摸摸,這一句氣勢十足的話自然讓某些人覺得異常刺耳。

「哼,一個廢物窮逼還想著裝闊少爺,我看這小子拿著劍就不會給錢了。我說,鑄老頭,你也不怕被騙?這樣吧,本少城主就好心照顧你生意,這劍我花兩百萬兩黃金買了,如何?就當拿回去裝飾房子……」

這位少城主的話讓老漢臉色一變,最讓老漢擔心的就是這個結果,可是哪知道這個結果竟然真的發生了……

「潘美少城主,這劍我已經賣給這位客人了,如果少城主喜歡,我去現打一把更好的!」

老漢連忙道。

「不用了,既然你賣了我也不找你麻煩,不過這劍我要定了,這事兒也不關你兵劍坊的!」

潘美擲地有聲的冷聲道,今天這麻煩,他是找定了! 第一百二十三章熟悉又陌生的劍

潘美,熊頭城少城主,年過二十,實力也就武士八階。

這種實力在一個擁有一城資源的少城主身上出現,也只能說明這潘美的的確確是個廢物。

而且廢物的只能靠著少城主的身份耀武揚威。

若不是其父親是熊頭城的郡守,而且還獨霸了這熊頭城,成為一城之主,恐怕他什麼也不是!

「手中的劍留下,然後給我滾著出城,否則,死!」

潘美的臉扭曲了一下,嘴裡放出了狠話。

之所以這麼狠,那是因為他看不慣七夜。

因為自從他進入兵劍坊內,這七夜竟然不屑正眼看他一眼,甚至絲毫沒有將自己放在眼裡!

而且七夜身上表現出的氣勢更讓他不爽,因為那是一股讓他心虛的傲然之氣。

那股氣勢也只有在武府高手,宗門強者,甚至皇室成員身上才會存在。

七夜的傲然之氣,搶盡了他的風頭,尤其是在自己心儀的女人面前。

在自己的女人面前,被一個窮逼給比了下去!

而這個女人還是自己的禁臠,絕不會讓別人染指的禁臠!

這種事情自然讓他憤怒!

一想到一個突然出現的男人竟然在自己女人面前搶風頭。

而且還真的讓自己的女人吸引了注意力。

面對這樣顏面盡失的事情,他一個大男人,唯一能做的自然是讓這個傢伙出醜,甚至將之抹除,讓之消失。

七夜面無神色,眼神沉著不動,手指緊握紫雲長劍,寬大的衣袖遮住握劍的手。

他的動作很輕,不像是在握劍,就像是在握著女子的芊芊玉手。

深垂而下的深衣更是讓七夜看起來溫文爾雅,潘美身邊的女子柳青,她很難想象,這樣一個文質彬彬的男子為何有著如此傲然的自信。

看到七夜那份臨危不懼的神色,美眸之中更是流露出了驚訝。

七夜冷眼掃過叫囂的潘美,不以為然的微微皺眉。

劍眉如星月,表現出的是自信與傲然。

而冥夜之瞳賦予七夜的,不僅有特殊的能力,還有奪魄攝魂的勾人魅力。

那一雙充滿魅力而又漠然的眸子,就如同深邃的黑潭,彷彿要將一切吸進去一般,僅僅是偶然一瞥,便讓一旁的女子心跳不停。

看到七夜的輕佻舉動,甚至還在偷偷窺視和挑逗自己的禁臠,一旁的潘美更是勃然大怒!

「上,給我往死里打!打死這個廢物窮逼!」

激怒的言語,身為侍衛也只有服從命令,在他們眼裡,這七夜也不過是個小屁孩兒,裝模作樣,學著一番高人風度而已。

三五個大漢挽起臂膀,露出誇張的肌肉,他們並沒有直接用武器,只是當平日里欺負普通百姓那樣,想著仗勢欺人而已。

「小子,得罪了我們少城主,算你倒霉!」

其中一個大漢冷聲一橫,渾身勁氣猛沉,照著七夜的面門,一拳轟了過去。

這群護衛的實力皆是是武士八九階的實力,最強的一個不過是武師一階,本身的玄力並不算太高,可是面對這麼多武者,七夜也得認真對待!

拳頭迎面而至,而七夜依舊是風輕雲淡的緩緩走著。

拳至面門,停步,偏頭,空餘的左手輕輕的拍在了大漢的腋下,整個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看似輕飄飄的一掌似乎豪無力道,可是觸碰到那大漢的瞬間,肋骨斷裂的聲音清晰的響徹了整個兵劍坊。

而且這肋骨斷裂的聲音竟然是成片響起的,剎那間,那大漢瞬間撞飛了出去!

七夜腳步輕移,面色如常,雙眸如水,不顧眾人的震驚之色,而是如若無人之境的走出了兵劍坊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