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不,我可沒準備認輸,認輸太漲對方的氣焰。」龍辰拿過幽兒背後的黑晶斬劍,伸出右手食指勇者般的走了出去,「這局我來搞定。」

這局我來搞定。

我來搞定。

搞定。

不只是青色巨猿和青光飛翼獸,還是看台之上所有圍觀的妖獸都驚呆了,那人類龍辰居然走了上來。他不過是武王初階,就算是佼佼者能夠靠著那天品靈器與五等妖獸一戰,但是他現在的對手是強大的地邪殭屍。

他的勝率無限接近於零。 龍辰對上地邪殭屍基本沒有贏的可能,特別是肉身強悍妖獸,哪怕是投機取巧也毫無作用,當然黑晶斬劍能夠對地邪殭屍產生威脅,不過不大。

就好比普通人拿著一柄匕首去對戰一頭巨熊,你說巨熊會怕你那柄匕首嗎?

龍辰走格鬥台,那是有恃無恐,淡定輕鬆。

舒展身體畢竟有須彌妖皇要幫他,彷彿感覺到身體之中有一股力量,今天小爺要把你這個地邪殭屍——屎都打出來。

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龍辰冥冥之中感覺劇本已經寫好,畢竟須彌妖皇在墟境之中還需要他,不可能在這裡騙他才對,所以龍辰高枕無憂。

在看台上妖獸和邪靈都驚訝了,而最震驚的乃是羅睺黑翼與擎裘妖王,兩者內心都在咆哮「你這是上去送死啊」。擎裘妖王對著羅睺黑翼使眼色,羅睺黑翼才是沒有辦法。

在場的高等妖獸眾多,要是敢插手,以後這場子還怎麼開?

格鬥台上地邪殭屍也是愣了一秒,「都說人類聰明,沒想到你是個白痴上來送死。」

「送死?」龍辰手中揮舞黑晶斬劍,暗道力量怎麼還沒來呢?繼續說道,「告訴你,龍辰是人類之中萬中無一的存在,我發起狂來,我自己都控制不住我自己你知道嗎?強大,可怕!」

「噗!」

「噗!」

「噗!」

不管是妖獸還是邪靈現在都已經笑噴了。

萬中無一的霸氣潛力者已經算是非常厲害,不過一來龍辰根本沒到可以展開霸氣的層次,二來就算擁有霸氣也無法與地邪殭屍一戰。

未必你還能戰吹牛說,你是霸氣者中萬中無一的什麼冥氣?聖氣?

高等妖獸也是聰明的,見多識廣的,龍辰這吹牛吹大了。

「那我就送你下地獄。」地邪殭屍爆躍,就像是個飛彈射了過來。

龍辰有點慌,怎麼力量還不來?氣息展開武王初階堪比武王高階的氣,距離算遠龍辰腳下踏風勉強躲過強勢衝擊,他根本不敢分神去看須彌妖皇,轉瞬之間地邪殭屍就消失。

「主人後面。」

幾乎是不給反應的時間,龍辰畢竟只有武王。

地邪殭屍直接撞在龍辰的身體上。

「龍辰!」

「龍辰!」

青色巨猿和青光飛翼獸大吼,龍辰被撞去,就像是個炮彈飛出去三四百米才停下在地面上在滾百米,整個人感覺都要散架,噴口血,再噴口血。

一招之下就沒有招架之力,每一層每一道實力,都是修鍊而上。

層次的差距就像是鴻溝。

地邪殭屍大笑的從旁邊鑽出來,再來一掌。

嘭——龍辰再被轟飛出去兩百多米砸在地面上。

「這個人類怎麼白痴了。」

「傻了吧,還想武王初階對抗地邪殭屍。」

「瘋了,這局送了。」

「啊呀,我還以為這人類要裝什麼呢。」

無數嘲諷的聲音傳來,羅睺黑翼已經捂住了臉根本不敢看了,幽兒想要衝上去救龍辰可是被青色巨猿拉住,要上衝上去她破壞規則就是必須死。

龍辰趴在地上,全身都是鮮血,看著嘲笑的地邪殭屍一秒,兩秒,三秒趴在地上沒有了知覺。

「哈哈哈哈,人類去死吧。」地邪殭屍爆躍而起,對著龍辰趴著的地方就要怒踏而去,這一腳下去龍辰必死無疑。

七彩珠鏈在須彌妖皇的手中停了。

在這一刻,紫色的光在龍辰的身體之中竄動。

地邪殭屍塌下來的剎那,那勢大力沉的下踏——咚,單手!

龍辰背身單手直接撐住了那重力的一擊。

「哼。」深淵般的冷哼。

全身透明的氣息怒震,地邪殭屍被震感覺到巨大無比的力量,直接被震飛出去兩百米的距離,雙腳踏在格鬥台上還滑行了五十米才停下。

「怎麼回事?」地邪殭屍自己都不知道發什麼了,

「嗯?」羅睺黑翼遮住臉的巴掌漏出個縫。

「嗯?」

「嗯?」

「這?」

「喂喂喂,什麼情況?」

龍辰他娘的站起來了,龍辰扛了地邪殭屍兩下沒死也就算了,現在這是信了什麼哥?直接站起來了,只有仔細看才能發現他肉體之中一道紫色的光在竄動,在右胸的位置旋轉。

「這人類哪來的力量將地邪殭屍震開?」

「不會?不會?他說的是真的吧?他是萬中無一的某種怪物?」已經有高等妖獸在考慮了。

「不可能,剛才是迴光返照。」

對呀,迴光返照。

尼瑪,也不對啊,迴光返照有這麼厲害的?

龍辰看著自己的手,沙啞的聲音說道,「武王?是弱了點,還不是適應。」在那自言自語。

在看前方,地邪殭屍怒視而來。

「垃圾。」龍辰就兩個字。

地邪殭屍憤怒,全身邪氣大盛讓自己的力量再度提升,這股力量堪比七等妖獸,「去死。」地面龜裂地邪殭屍就要踏出去動作,幾乎所有視線都在跟上那個速度。

可是——

他們都沒看到衝出去的地邪殭屍。

只見地邪殭屍全身顫抖的在起跳那個動作,下蹲著,用力的樣子,可是全身無法動彈,而它周圍的空氣像是有些真氣般褶皺,整個身體就像是頭上頂了個沖不開的蓋子。

禁錮——

看龍辰那邊,只見龍辰站立著伸出右手對著地邪殭屍的方向,右手成虎爪般對著地面,面無表情,那個動作就像是把一直貓咪抓在下面。

「吼!」地邪殭屍咆哮,全身狂暴般用力。

但是——龍辰手再向下壓半分。

地面碎裂的聲音,地邪殭屍跪在了地上,就像是千倍的重力壓在它的身上。

不眠之夜 「吼啊?」低沉的聲音。

龍辰就像是個君王,再向下一壓,那片地面凹陷半米,地邪殭屍被壓著完全無法動彈,現在已經七竅流血。

奔跑,龍辰右手就這麼壓著的動作,奔跑之下速度比武宗都快毫無任何氣息的色彩,但是看他身上彷彿有氣息在流動。黑晶斬劍去拿在手中,左手對著地邪殭屍的方向。

裂痕——

黑晶斬劍彈手而出,噹——就聽到一聲脆響,黑晶斬劍已經插在八百米外的護牆的岩石之上,再看地邪殭屍腦袋落在地上,整個身體化為黑血散在檯面上。 鴉雀無聲,整個格鬥場有著上千高等妖獸浮石上還有上百,嘈雜吼叫的現場變得寂靜。當地邪殭屍被洞穿的剎那,多少高等邪靈感覺自己也被洞穿般的恐懼。

並不是快的可怕,高等的妖獸邪靈其實都能看到龍辰的動作,地邪殭屍是可能躲不開,但是那速度他們能躲開,可是看著卻讓他們感覺到害怕。

就像是對龍辰散發出來的氣所震懾。

對了!那人類不是說了嗎?他有著萬中無一的……發起狂來自己都害怕,強大!

龍辰一波牛逼吹上天,但現在卻成為了這些高等妖邪能想明白的存在。渡海長魔宣布龍辰獲勝,而龍辰看著自己的身體,捏著右胸的位置自言自語著「適應與轉換」的怪異語言,還未走出幾步——咚,突然倒在了地上,體內那暗淡的紫色光芒彷彿鑽入了深淵。

「大千世界,浮屠遷華,亦萬物之深,吾等了之解,並非萬千,新之認知,霸之上耀為更上。」突然須彌妖皇的聲音在空中回蕩。

有須彌妖皇這句話,不少浮石之上的高等妖獸都如醍醐灌頂般點頭,這畫龍點睛之筆十分奧妙,正好解釋現場。

下面有些妖獸不解,「那位大人的話說的什麼意思啊,老哥解解惑啊。」

畢竟有些七等妖獸是莽夫型。

「笨蛋,那位大人說,世界是無限大的,認知是有限的,任何東西都有無窮的潛力,人也是萬物之中一種,所以說霸氣之上可能存在一種強大的氣息叫耀。」

從此,在邪妖之中刷新了一個新的認知,人類的氣分為鍊氣、鬥氣、霸氣和耀聖氣。此傳說出於第三城市,更古數萬萬年少有人或妖能理解到此層,因為……根本就是須彌妖皇編的。

「龍辰!」

「快把他抱過來。」青色巨猿立刻跳到龍辰倒下的位置,兩根指頭攆小雞般提出來。幽兒立刻也鑽過來,嗚嗚的抱著龍辰。

「沒事他還活著,先給他吃止血的靈藥。」青光飛翼獸是有帶的,立刻拿出三等靈藥地心三脈草,龍辰全身失血,受傷不輕怕是要調理不少時間。

龍辰失血嚴重已經算是重傷,不過他身體還算強橫,服下止血靈藥后無性命之憂。倒是對面,身為地邪殭屍一方的人有些慌亂,自己的首領都已經被殺掉,群邪無首。

當然那裡還有三尊邪靈,算是地邪殭屍的左膀右臂,首領倒下了自然有新的上台,而這個時候就是其表現的機會。

「該我們上人了?我去嗎?」青光飛翼獸問青色巨猿。

作為三位白雪狐王左膀右臂,青色巨猿是有一定領導權利的,而且猿猴嘛……都比較聰明。

看著後面,青色巨猿說道,「你沒注意已經有人上了嗎?」

看格鬥台上幽兒已經落在了上面,黑晶斬劍已經拿在手中,幽兒非常依賴龍辰,看到龍辰那般樣子,幽兒很生氣後果很嚴重,她捏著黑晶斬劍的右手已經露出青筋,憤怒的樣子看著對面。

「我來!」兵戾炎邪第二次走上格鬥台,它犀利的身法和招式第一場算是展現了自己的強悍。

正對幽兒雙方相隔六百米,看台上一片歡呼和咆哮。

「又可以看到那力量恐怖半妖少女。」

「我記得是一個月之前,她力量的確不錯,但是她遇上了迅猛犀利的兵戾炎邪,應該勝算極低。」另外頭高等邪靈說道。

「哼,粗糙也有粗糙的厲害。」高等妖獸不爽。

「兵戾炎邪給我斬了只會力量的怪物。」

「那半人半妖的小丫頭,給我砍了那臭邪靈。」

看台上妖獸和邪靈就爭吵起來。

兵戾炎邪聽在耳中,「我知道了,你就是他們說那力量恐怖的半人半妖的人類少女,粗糙無比的招式,只會使用野蠻的力量,根本不足為懼。」

幽兒根本聽不怎麼懂對方在說什麼,她斬劍之鋒斜向下身體半蹲。

嘭——爆沖向兵戾炎邪。

「野獸而已。」

相隔有六百米,兵戾炎邪有的是準備時間,雙手從背後衝出兩柄黑色的暗煙的長刀,抬頭,目光之中的幽兒就在距離它還有一百米的位置。

驟然間人影消失了。

「殺氣。」兵戾炎邪低沉的聲音,轉身左側對著雙刀格擋。

噹——幽兒出現在它左側,單手一斬重劈,正好被兵戾炎邪給擋住,強大的力量推著對方向後但是兵戾炎邪是完全擋下來。

「利用速度的瞬間爆發,讓自己提升兩倍的速度,讓自己彷彿在視野之中消失?對我沒用。」兵戾炎邪雙刀一震,將幽兒震退,雙手刀光飛舞,「這找叫作流月邪光刀法。」

唰唰唰唰……黑煙刀光彷彿斬破空氣,精髓的刀法左刀橫砍時,右刀就逼迫對方位置,腳下猛然跟上,左右攻擊能變化三十二種不同的攻擊形式。

壓迫力量十足,配合著它的速度。

唰唰唰唰出現在左側狂砍,唰唰唰唰出現在右側狂砍,就像是三頭兵戾炎邪對著敵人一人在狂攻。兵戾炎邪在單打單方面的確是非常厲害的邪靈,並且它擁有較強的思考。

但是——

狂風暴雨般的攻擊,就聽到一聲聲金屬碰撞的聲音,所有的攻擊連續的三十二次變化,總共六百四十次攻擊,全部都被幽兒給擋了襲來。

「白痴,你真當這一個月幽兒沒有提升?她可是跟我們一百二十頭妖獸練過,每天都要面對五頭妖獸的同時攻擊訓練,你這根本不算什麼。」青色巨猿十分得意的說道,雙手交叉在胸前,還有句話它沒說。

龍辰用各種個樣的招式教幽兒,後者學習很快,雖然使用不來但是就是教她怎麼擋,你這招才三十二般變化,龍辰的招式最少都是七十六種。

躲避有紅尾靈兔教她,力量有它青色巨猿,甚至三位白雪狐王都教她東西。而讓幽兒學習更簡單,只要用吃的誘惑,她一點都不疲倦的練習。

「什麼?」兵戾炎邪看著自己的雙刀已經全是缺口,立刻再拔出兩柄,突然前面的幽兒不在了。

「在上面!」兵戾炎邪抬頭看,一柄黑晶斬劍就要落下來。

它立刻架起雙刀防禦,可是那僅僅只是黑晶斬劍,幽兒學會一點那就是將殺氣附在武器上,她人已經出現在兵戾炎邪的背後。 天空之上那黑晶斬劍完全吸引了兵戾炎邪的注意,它是高手,但太看不起幽兒,在幽兒以她超敏銳感知配合著極度協調的身體完全擋下兵戾炎邪連串攻擊后,後者惱怒大意了。

在訓練時,幽兒為了吃到龍辰手中拿著的肉,可是絞盡腦汁各種躲藏和襲擊。

幽兒出現在身後,咔咔咔咔咔咔咔那纖細的手臂爆發出驚濤駭浪的力量,如果不是震力鐲的壓制,此處會有轟炸般的聲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