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吧,尚謙,我想你應該可以感知到那個傢伙的具體方位。」

從二人身後走出來的尚謙點了點頭。自信的說到:「我可以感應得到,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就見面了。來自東瀛的忍者!」

尚謙說完,真元力當即在其說上凝聚成一隻機械手臂來。然後直接就是一拳打在了屋頂上,真元力順著這一拳的力道傳遞到了這屋頂的某一處地方。

「夢想捕手。看我怎麼拆穿你的把戲!」

「嘭!」

一聲巨響,突然的從房樑上面掉落下來了一個人。

這個人的裝扮正是不久前在解救賈姑娘的戰鬥中遇見過的東瀛忍者岡本布行。

沒想到會是這個傢伙。他居然沒有回去東瀛老家,還在應天府這邊生活著。

教主大人看到了岡本布行這個東瀛忍者暴露了,臉上一下子就出現了驚慌之色來。

而台下的夢幻教教員們也發現到了高台上出現了一個奇裝異服的人,一個個也感到很奇怪,完全不明白在搞什麼飛機。

岡本布行發現自己居然又遇到了施恩這一伙人,有點冤家路窄想要跟對方繼續大幹一場的意思,不過現在他是一個人單獨出來接任務,於是乎只好直接跟夢幻教的教主遞上了辭職信,然後就這麼當著所有人的面遁逃了。

反正他在這裡已經賺了不少的銀子,接下來大半年的生活費都有了,這個什麼夢幻教很明顯已經不行了,此時不逃更待何時。

台下的夢幻教教員們還一個個都在發懵,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教主會跟一個奇裝怪服的傢伙有關係。

施恩和朱小嫦這個時候也從屋頂上面下來,他直接從後面拿出了一隻大聲公來,對著大聲公說道:「你們難道還沒有發覺嗎?那個剛剛遁逃的東瀛忍者就是這個所謂的『夢想捕手』的真面目。」

「你們自己回想一下吧,之前那些被實現的夢想都是些具體的東西,這個肥豬只不過是在你們入教之前就已經打聽到了你們的夢想,然後再從裡面挑選一些可以買得到的來實現。」

「所謂神技,就是讓那個東瀛忍者躲在房樑上面,以肉眼不可察覺的速度將其放在你們身上,這就是『夢想捕手』的真正面目,現在,你們這些蠢貨可以醒醒了!」

說完,施恩直接就將從教主保險柜裡面拿出來的銀子,放在了高台上面,繼續說道:「這些錢,是你們的,待會會有錦衣衛過來接手,按照你們之前的供奉如數歸還你們,至於以後你們要怎麼過,就得看你們自己的能力了。」 最後,受到施恩通知的錦衣衛來到了夢幻教總部,以詐騙和私下用刑以及危害皇親國戚罪逮捕送入詔獄。

而從保險柜裡面拿到的銀子也悉數還給了夢幻教的每一位教員。

當然了,這裡面部分資金早就被用掉了,所以自然不可能全部歸還。

小花這邊之前花出去的一共三十兩銀子,也只要回了十五兩。

不過,這十五兩可以暫時先還給之前酒館的老闆了。

小花看著被錦衣衛逮捕的夢幻教教主,發出了一聲感慨:「其實,那個男人也跟我們一樣。沉浸在夢想中被蒙蔽了雙眼,真是悲哀。」

她這句話似乎是在說夢幻教教主,其實也是在說她自己。

舒小小這個時候。也來到了小花身邊,開口說道:「是啊,不過你和他唯一不同大概就是,你在追逐夢想並被蒙蔽雙眼的時候,身邊有人過來拉你一把。」

是啊,如果沒有舒小小還有其他人。恐怕這一次她早就已經屍沉河底了。

「所以,如果哪天你要是在哈根達斯裡面迷失了方向,身為夥伴的我也會過來拉你一把的。」

施恩不知何時來到了舒小小的身邊。還深情的說出了這麼一番話來。

舒小小卻是表面曉之以鼻,心底還是挺溫暖的。

好吧,這一次的夢幻教事件才正式結束。

後來,小花也繼續在煙花會所生活,跟著那裡面的藝伎小姐姐們學習舞技,雖然依舊還是笨手笨腳的,但怎麼說呢,生活中多了很多歡聲笑語,而且也在舞蹈家這條夢想之路繼續前進著。

施恩的生活也重新回到了正規,不過張大炮依舊還是沒有要回來的意思,被他帶走的訟訣等人也完全沒有出場的機會。

女『外魔人』奧森艾瑪也和克里斯丁以及小豬出去探親了,跟施恩平日里也有通電話,好像是那邊的親戚遇到了一點小問題,要過些時日才能回來『不幹所』,讓施恩不要太過為她們擔心。

施恩也沒怎麼擔心,畢竟有克里斯丁和小豬在,萬一真的遇到什麼不可處理的問題,那麼施恩也會快馬加鞭過去擺平一切的。

生活還是照樣繼續。十三公主,任曉棗和外出執行『七殺』雇傭武者團任務的吳莉最近都沒有來『不幹所』,似乎是還在因為上次鬧出來的私生子事件的事情而在計劃著某些不為人知的計劃。

施恩似乎是有所預感,於是乎搶在她們計劃未實施之前,帶著朱小嫦和尚謙,還有舒小小一起來到了六合區的一處天然池塘那裡釣魚了。

其實吧,施恩之所以帶他們出來釣魚,而不是去干別的事情是有原因的。

因為他沒有銀子,一切得花費一兩銀子的活動他都無法參加。

所以。只好在『不幹所』裡面搬出來了幾套釣魚的工具,然後領著三人來到了六合區這裡進行自給自足且免費的釣魚活動了。

「欸,有了有了,這一次一定是個大傢伙!」

尚謙的魚竿有了動靜,他趕緊抓住魚竿使勁的拽,不過因為有過幾次魚線因為強扯被扯斷,然後眼巴巴的看著魚兒跑掉的事情發生,所以這一次,尚謙有了經驗。他不在利用蠻力了,而是有節奏的拉扯著魚線,並一點點的拉進自己和魚兒的距離。

而另一邊,朱小嫦也操起了大網準備來撈魚了。

結果,朱小嫦就這麼將漁網往河塘下面一撈,撈起來了一條石九公。

「個子還不錯,肉足夠一個人吃。」

朱小嫦打量著漁網裡面的石九公,點點頭說道:「好了,我的伙食已經有了,接下來尚謙你要繼續努力,想中午能吃得上飯就要再釣上一條大魚來。」

這一下子就將尚謙好不容易釣上來的魚給順走了,這才是朱小嫦一貫的作風。

施恩那邊就有點不順利了。他的魚餌已經快用光了,結果就只釣上來幾條小魚,唯一釣上來的一條大魚還是一條準備產卵的母魚。

這他的老和尚師傅有交代,凡是抓到有崽的,或者要生產的獵物絕對要放生,當做是給自己積陰德。

我在異界造詭秘 沒有辦法,施恩只好將那條大魚放生。

原本是想積陰德的,結果他的運氣就一直沒好過。

不是魚餌被魚兒吃掉了還不知道,就是直接連魚鉤都被咬掉了。

要不就是釣上來的都是一些垃圾和破銅爛鐵,搞的他心煩氣躁的,都想直接脫掉上衣下去摸魚了。

而另一邊,舒小小似乎是第一次釣魚的樣子,施恩他們教了老半天才終於學會怎麼釣魚。

可是,她的運氣也跟施恩一樣不是很好,從剛開始到現在就沒有釣上一條魚。

不過慶幸的是她的魚餌都還剩下很多。多的就好像完全沒有動過的樣子。

「……」

「那個,小小,你是不是忘記放魚餌了?」

經過施恩的提問,舒小小才發現自己好像真的忘記了這一道工序。

怪不得半天都沒有一條魚上鉤,敢情這舒小小是準備空手套白狼啊!

重新給自己的魚鉤放上魚餌后,舒小小又一次將魚線拋至河塘裡面。

這一次。非常快的魚竿就有了動靜。

太幸運了吧,這麼快就有魚上鉤了?

「我釣到魚了,而且分量還很足。一定是條了不起的魚!」

「大家快點過來幫忙啊!」

「我掉了一條好大好大的魚!」

在舒小小的高聲呼叫下,所有人都放下了自己的手頭工作和工具趕過來。

然後,他們來不及伸手去幫忙把釣到的魚兒抓起來。河塘裡面就出現了一個大黑影。

目測舒小小釣到的還真的是一條超級大魚,足足有一個人那麼大小。

這下發了,施恩都可以不用釣了。直接蹭舒小小的就行了。

然而,當他們齊心合力將釣到的魚兒拽上岸來的時候,卻是猛地發現他們釣到的好像不是魚兒。而是一頭長得跟猴子很是相似的怪物。

等會兒,外型很像猴子,生活在水中,不僅水性很好,力氣也很大…這不就是傳說中的水猴子嗎?

我的個乖乖,他們居然把水猴子都給釣上來了。 被舒小小和施恩他們齊心協力從河塘裡面釣上來的水猴子並沒有死掉,還活蹦亂跳的在大喊著:「疼疼疼…好痛痛痛…我的嘴巴被鉤住了,好像快要流血了,你們還在幹嘛,快點把魚鉤從我的嘴巴上面弄開啊!!」

「這個東西好像不能吃啊?」

朱小嫦看著水猴子,居然說出了這麼一句傻話來。

最要命的是。舒小小也是露出了嫌棄之色,說:「還真的也。會說話的猴子,還長了一身的毛,吃起了肯定很麻煩,還要特地煮水來脫毛。我頓時就沒有食慾了。」

而施恩和尚謙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都看得出來對方眼中的驚恐。

這水猴子可是他們童年的恐怖故事主角之一啊!

如今看到了真猴了。怎麼不讓他們感到驚恐呢?

於是乎,施恩直接就衝過去一腳踢在了水猴子的肚子上,力氣之大差點沒把水猴子踢出個好歹,不過也將水猴子和魚鉤給踢得脫離了,而水猴子也一下子被踢飛回去了河塘裡面去。

「你幹嘛啊施恩,那可是我好不容易才釣到的猴子,雖然不能吃但是也可以抓回去養在我們的魚缸裡面啊!」

舒小小看著好不容易才釣到的東西,結果被施恩一腳又給踢回了河塘裡面,氣得差點兒就要擼起袖子打人。

朱小嫦也附和道:「對呀對呀,我們『不幹所』之前不是有一隻猴子了,正好再抓一隻猴子回去湊一對啊。」

這朱小嫦不說,施恩都忘記了之前他們『不幹所』的確養了一頭小猴子。不過這頭小猴子也跟著小豬一塊陪著奧森艾瑪探親去了。

不是,重點不是這個,重點是她們兩人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意識到剛才釣到的是一頭水猴子。

那可是水猴子啊!

難道她們兩個沒有聽過關於水猴子的恐怖傳說么?

尚謙有點心急,只聽他這麼說道:「難道你們都不知道那個是什麼東西嗎?」

朱小嫦和舒小小異口同聲說:「不就是猴子嗎?」

施恩見到尚謙還想說什麼,便是當即打斷說:「不管剛才釣到的是什麼東西,忘記你們剛才看到的一切。聽到沒有?」

既然她們兩人都不知道,那就讓她們一直活在未知的幸福之中吧。

尚謙還是有點擔心,他覺得有必要告訴二人這水猴子是有多麼的恐怖,不然以後遇到了這種怪物還傻乎乎的誤以為是普通猴子就糟糕了。

傳說中這水猴子可是力大無窮啊!

「可是施恩哥,那個東西不就是…」

施恩當即否認到:「不是的,絕對不是的。是我們眼花看錯了,那只是一頭失足墜落到河塘裡面的猴子,湊巧被我們給釣到了。」

而舒小小這個時候想起了一件事情來,發出了疑問:「對了,剛才那頭猴子是不是說話了?」

對哦,剛才那頭水猴子居然會說話。

記得傳說裡面,好像沒有記載水猴子會說人話。

施恩看到了舒小小的臉色有點變化,「沒有。絕對沒有,一定是我們聽錯的。」

朱小嫦也猛地記起來了,剛才那頭猴子好像真的口吐人言的樣子。

「不對,我也聽到了那頭猴子說人話了,而且還說什麼好疼好疼的,我記得很清楚。」

施恩頓時滿頭大汗,心說這兩丫頭怎麼那麼的不懂事啊!

但是,既然謊言已經撒出去了,他也不介意多撒幾個謊來圓。

只聽他是這麼說的:「啊,我知道了。剛才掉進去的應該不是什麼猴子,而是一個住在河塘裡面的老頭,沒錯,就是一個老頭。只有元壽將近的老頭才會退化成了猴子,是這個樣子的。」

在他身邊的尚謙卻是滿頭黑線。說:「施恩哥,光是住在河塘這一點。就已經徹底暴露了身份了吧。」

「無路賽!」

施恩一時心急,居然還喊出了一句從眼鏡娘忍者木子魚日尾那裡學到的東瀛話來。「我知道了,那一定是個喝醉酒的老頭。在醉醺醺的情況下墜入了河塘裡面去,然後意外被我們的魚鉤給鉤到了,所以他才會說話。」

「至於他身上的毛髮,肯定是因為喝多了酒的緣故,最近不是有個叫做什麼酒精依賴症的么?對對對,應該就是那個。」

沒想到這麼瞎的話自己都能說得出來,施恩真應該為自己的機智鼓掌。

尚謙卻是在一旁嘀咕說:「如果酒精裡面真的有成分令人渾身長毛的話,那以後誰還會去喝酒啊。」

而就在這個時候,尚謙忽然發現自己的腳好像被什麼東西給纏住的的樣子,低頭一看臉色都變青了。

只見剛剛被施恩一腳踢回河塘裡面的水猴子居然游上來了,而且還抓住了他的一隻腳不放。

「你們這群混蛋,居然敢踢飛我,害的我剛剛在河塘下修建的房子都被撞毀了,你們一個也不準走!」

「給我打電話叫你們的家長過來賠禮道歉,還要賠償我的新居,不然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尚謙聽到了這水猴子的話,嚇的整個人身子就是一軟,更是發出了一聲尖銳破空的尖叫聲來:「呀——水猴子出來啦!!」

「施恩哥救…」

他本來想向身邊的施恩求救的,結果卻是發現施恩早就已經沒有了身影。

只有舒小小和朱小嫦還留在原地,看著抱住了尚謙大腿不放的水猴子一臉認真和思考。

「會說話也,看來施恩他說的是真話,真的只是一個喜歡喝老酒還住在河塘這裡的老頭。」

舒小小一本正經地看著水猴子說道,隨即臉上露出了一臉失望。

她本來還準備把這頭會說話的水猴子帶回去『不幹所』的魚缸裡面飼養的說。

朱小嫦也是一臉可惜,說:「本來還想抓回去給小猴子當小弟的,原來是個酒鬼老頭,真是浪費我的時間,然後轉身就準備去料理之前的那條石九公。

尚謙真的是欲哭無淚啊,為什麼到現在這兩人還沒有弄清楚狀況。

好像真的被施恩的謊言給帶偏了,這頭可不是什麼住在河塘里的酒鬼老頭,而是傳說中的水猴子啊! 而就在這時,水猴子發現了剛才踢它腹部的罪魁禍首,也就是施恩居然朝著遠處逃跑了。

「休想逃,給老子報上你們的住址和姓名!!」

當即就長大了嘴巴,然後從嘴巴裡面竄出了一條長長的舌頭來,就好像是青蛙在捕抓『嗡嗡嗡』亂飛的蚊子一樣。

長長的舌頭一下子就來到了正在奔跑的施恩後面,將他的身子一圈就給圈住了,最後水猴子用力往後一扯,就將本來快要逃跑成功的施恩給抓了回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