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桃猛地身軀抖動,然後站了起來,抬起頭時臉上的失魂落魄清晰可見。

看著起身的蕭桃,李克注視了一會開口說道:「雖然你不能跟著我,但是我想有一本功法適合你,就是不知道你願不願意修鍊了。」

迷濁的眼睛有了一絲亮光,看著李克問道:「什麼功法,只要能提升修為,我都能堅持。」

李克拿出了《天魔煉體術》和《青龍煉體訣》放在了蕭桃的眼前。

「這是兩門煉體術,你可以選擇其中一門。」李克對著蕭桃說道。

隨後李克便將兩本功法的性質告訴了蕭桃,蕭桃認真聽完以後便做出了選擇。

「我就選這門天魔煉體術了」蕭桃的語氣中帶著決然。

「既然如此,那就祝你好運,我該走了。」李克說完沒有停留。

「謝謝,謝謝,我蕭桃發過的誓一定會實現的」看著離開的的李克,蕭桃自言自語。

和蕭桃分別以後李克就把小英召喚了出來,坐在馬上,任由馬兒向西邊奔跑。

幾日之後,李克和小英越過了一座座山峰,漸漸地也遇見了一些行人。

幾番詢問之後,李克了解到,他們都是去東波府的。

在清風國,除了國都,還有四郡九府,李克所在的地方就是清風國東郡的東波府的管轄範圍。

李克算了一下,估計還要五天左右的時間才能到達這東波府所在的城池。

一路上遇見的人來自不同的鎮子,雖然沒見過面但是卻並不影響他們在一起聊天。

今日就在李克獨自一人在路上前行的時候,後面的一聲小哥將李克喊了下來。

李克停下,回頭望去,發現一輛馬車在三頭白色駿馬的牽引下飛速馳來。喊他的人,正是馬車邊上一位看起來豪邁的劍客。

看樣子,應該是護送馬車裡面的人。

神識探查后,這名劍客竟然有著金丹境六重的修為。

「不知道喊我有何事?」李克對劍客問道。

「小哥,我叫呂原,是一名劍修,想問一下到那東波府還有幾日路程?」呂原一臉熱情。

「在下也是頭一次前往東波府,前幾日我問過行人,從咱們這裡到東波府估計還要三天時間。」李克也笑臉說道。

「還有三日時間啊,哈哈,時間還來得及,既然遇見了,不如我們一路前行如何,順道路上還有個聊天的。」呂原聽見時間充足,便對李克發出邀請。

「好啊,那我們就一起去東波府吧,呂大哥,在下李克。」

二人還有一輛馬車就這麼一起往西面走著,二人沒有問來自哪裡,去東波府幹什麼,一路上只是聊一些這片大陸上的奇聞異事,聊了聊一些宗門,有時候呂原還說一些葷段子刺激李克,誰知道李克不但面不改色還能夠對答如流。偶爾惹得馬車裡面的人嬌笑。

……………

三日時間轉眼而過,一輛馬車到了東波府所在的城池。

豪門竊愛:鎖心冷傲妻 「謝謝小兄弟了,東波府已到,我們就此別過,以後有緣再見。」呂原肚子和李克說道。

「有緣再見,小子也去東波府逛一逛了。」

二人分別,李克看著馬車進到城裡面后,才催著小英往前走去。

「原叔,和我們一路的那個李克如何?」馬車裡面好像有黃鸝鳴叫。

「那小子倒是挺有靈性,但是修為太低了,可惜啊。哪裡比得上已經是金丹境的小姐」呂原恭敬的對著馬車回答。

「我頭一次遇見能和大叔聊得這麼開心的人呢,不知道還能不能遇見他。」

「小姐,我們還是趕緊去拜訪東波府的侯爺吧,拜訪完以後我們就要去東波宗報道呢。至於那小子以後再說。」呂原心裡怪自己路上聊得太興奮了,竟然讓小姐關心起李克了。

說完以後只聽見馬車的軲轆聲越行越遠。 和那呂原分開以後,李克獨自一人進到了東波城。

身為清風國東郡二府之一的東波府,果然是一派繁華氣息,原以為那厚土城已經夠高大了,但是來到這東波城李克才知道不過是小巫見大巫罷了。

作為一名散修,李克打算要在這東波府住一段時間,好好領略一下這風景如畫。

城池雖然大,但是還是以普通人居多,一路走來多數都是沒有修為的人,各自忙碌卻伴隨著歡聲笑語。

到了一個店鋪裡面李克買了份東波城的地圖和關於城池的介紹書,然後開始仔細看了起來。身為一位散修,必須要清楚這片地方的特色,勢力分佈,城池裡面的劃分布局等。

看完以後李克發現這東波城也分為內城和外城。

這外城基本都是一些普通人,一些修鍊者也可以住在外城,但是有規定修鍊者不得隨意攪亂外城秩序,否則會遭受通緝;而內城自然是修鍊者居住的地方,住在內城每個月需要交稅,在內城不得隨意爭鬥。

和修鍊者有關的丹藥店、商會店、武器店、拍賣行等基本都在內城分佈。

從書中了解到,這東波城的大勢力有以下幾家:

最大的勢力自然是清風國官方勢力:東波府。府主名叫葉肖虎,乃是清風國的一位侯爺。

其次,就是這東波第一宗門,東波宗。招收來自東波府管轄範圍內的所有天才。其宗主叫做肖寒,和東波府的關係十分親密。

除了這兩大勢力以外,還有一宗一門。分別是:霸刀門和寒水宗,這兩個宗門都是東波宗的附屬宗門,聽從東波宗的指揮。

東波城裡還有一個東波城修鍊者協會,與之對立的是一個叫做暗月東波府分部的商會。基本東波城裡這兩家商會獨尊。兩家商會互相競爭。

李克一邊看著書上對東波府主要勢力的介紹一邊在街上逛著。

就在這時,前面一陣騷亂聲傳來。

「滾開,滾開,沒長眼睛么,被撞死了本少可不負責」一股囂張跋扈的氣息在四周傳開。

李克看了過去,一個鮮衣怒馬的男子在大道上肆意叫道,不顧前面有人,坐下的馬毫不減速。後面有幾個僕人打扮的跟著男子。

路上的行人紛紛讓道,一臉驚慌失措的樣子。

很快一行人從李克身邊飛逝而去,直奔那城門口。

來到這異界也有些年頭了,但是李克從未見過如此囂張的少年,那一臉的不在乎讓李克感慨。

「這狗日的葉麒真不是玩意,仗著自己是侯爺的兒子胡作非為」眾人見他走後開始議論起來。

李克見此便走過去問起一位行人,「大叔,我看這少年如此模樣,難道侯爺不管么?」李克比較疑惑。

「噓,小聲。你不知道啊這葉公子小的時候還是很有禮貌的,但是好幾年之前不知為何竟然性情大變,成了如此模樣。侯爺也許是太過於疼愛自己的兒子了,對於葉麒的行為也沒有管教,具體的情況我也不清楚,都是傳聞。」

…………

又和行人聊了幾句以後,李克就離開了,一路上在想著這個叫葉麒的人。

身為散修就要有時刻想辦法掙錢的決心,這葉麒身為東波府的少爺,一定有好東西,找到機會,悶他一棍子。

走著走著就到了東波府內城,進去以後人少了許多,周圍的建築也都變得更加高大起來。

一路隨意逛著卻看見了東波城修鍊者協會,想著在燕雲鎮里買到過一棵龍血草,便打算進去看看。

從外面看去一片黑色的建築裡面卻是別有不同,光是這個裝飾就讓人眼前一亮。

李克沒有過多觀察,而是開始一圈一圈的轉了起來。

一樓都是一些煉體境用的丹藥和兵器,李克看不上便上了二樓。好歹咱也是打得過金丹境的人。

到了二樓轉了一圈,發現還是煉體境使用的物品,甚至還看見了一些功法在這裡明碼標價。隨後又上了三樓看了一圈依舊是一些平平淡淡的東西,沒有遺漏的好東西。

打算再去四樓的時候,卻被人告知非金丹境不得上四樓。

李克只感覺一陣無趣,短短片刻就從樓裡面出來了。

走了一會看見了住宿的地方,李克就進去問了一下價格,得知一天三塊白色靈石。隨手掏出來九十塊靈石租了一個月的房間。

上去找到自己的房間以後便打算找一家酒樓吃點東西。

左轉右轉之下,一家名叫東波大酒樓映入臉前。酒樓用的純香顫木打造,看起來就有一種古典雅緻的感覺,那酒樓裡面飄出來的飯香更是讓人感覺到酒樓的緊緻。

「小二,可有什麼招牌菜,來一份。」李克找好位置以後對小二喊著。

經過一番詢問以後李克要了幾樣菜和一道名叫「東波寶熏魚」的招牌菜。

稍許片刻,酒菜齊至。

據小二介紹,這「四全寶熏魚」選料以東波湖中特產的活鰱魚、黑魚、寒魚、三香魚,通過腌、蔭、蒸、炒工藝,再配以東波府獨有的金砂糖、東波茶葉、葦葉等佐料,用溫火熏烤。

果然這魚呈上來以後色澤金紅相間,未曾吃到口中,便已經滿口清香,李克用筷子將一口魚肉放入口中,細細品嘗一番發現,那魚肉細嫩而不鬆散,骨刺全脫不傷喉,吃到肚中,一股能量在不斷的溫暖著腸胃,令人讚不絕口。

配合著這道魚,吃著其他的菜,喝著酒,不一會就吃的一乾二淨。

吃完以後李克打算便結賬走人。

「小二,結賬。」李克笑著說道。

「公子,你一共消費了五十顆綠色靈石」小二聽見以後立馬跑了過來。

聽見五十顆綠色靈石后,李克的嘴角開始變直,僵硬的笑著。

痛心的掏出五千顆白色靈石以後,李克走出了酒樓。

在外面走著李嘀咕著什麼宗門弟子有錢,什麼葉麒之類的。

不遊玩了,哪也不去了,掙錢來這吃飯。恰逢後天東波宗招生,先去看看這東波宗裡面的弟子修為如何,李克如是想到。

李克一路回到旅館,待在屋子裡面,開始打坐修鍊,靜等後天到來……….. 兩天時間在修鍊中眨眼而過。

李克看見又是幾顆青色靈石沒了,心痛不已。算算時間今日正是那東波府還有他的附屬宗門霸刀門和寒水宗招生的日子。

朝著東波城的南面走去,一路上無數的馬車絡繹不絕。過了一會李克就發現前面人頭攢動。

遠遠地看著前面的人在那裡等待,年輕的修士多數都在煉體五重左右,有的甚至到了金丹境一重。

咦了一聲,李克發現那呂原站在一位女子的身旁,他倆身邊三匹白色駿馬低著頭顱。

果然,這呂原護送的小姐也是來東波宗修鍊的。

神識探測之下,發現一些年紀大的護衛基本都是金丹境修為。

他們忽然感覺到有人在探測,左右望去卻沒有發現,於是一個個都沉默不語。

就在李克打算前去和呂原聊幾句時,天空中有人飛翔而來。

看上去雖然平平無常,但是李克卻感覺到他們身上的危險感。

「小姐,看見中間的那位女子沒,她便是東波宗的三花境高人朱月柔,若是能夠拜在她的門下,小姐在東波宗裡面就算是站穩了跟腳。」

「知道了,呂叔,我一定會努力成為她的弟子的」

很快空中的三人飛了下來。

「安靜,東波宗、霸刀門和寒水宗今日招納新生弟子,時間持續五天。我希望來的諸位全力以赴,你們必須要知道三大宗門不收廢物。畢竟只有天才才值得重點培養。」聲音清晰的傳到四周。

「這一次,寒水宗只要煉體三重以上的弟子,修為不到的勿擾」在朱月柔左邊的那位說道。

「我霸刀門這次只收男子,並且試煉十分危險,死亡很正常,想好了再去。」右邊一位身材魁梧的漢子聲音如雷。

「這次東波宗只要煉體四重以上的新生,而且還會進行試煉,試煉合格方可入我東波宗。」最後朱月柔對著周圍看著她的講到。

說完后三人就讓在這等待的人做好選擇后,朝著前面的試煉區去。

李克在後面看見那前面左邊路口寫著寒水宗,右邊寫著霸刀門,中間寫著東波宗試煉區。

又有一些人問了些問題后,就見三人飛天而去,離開了此處。

待三人走後,一群人討論了起來。

「完了,今年東波宗竟然提高了條件,我不到煉體四重沒戲了」一位新生哭道。

「你還算好的,人家想去霸刀門見識一番,誰知道今年霸刀門只要男子」一位女子哭著,心裡想著我的小哥哥沒了。

有人在討論,有人默默地離開,也有人徑直往前面試煉區走去。

不一會眾人就做好了選擇。

五天時間轉眼而過,這場新生入宗活動就此結束。本來李克打算晚上偷偷的潛行進去,敲一筆試煉的人,但是想了想這個時候都是些窮人,必須忍住。

經過一番打聽,李克知道了這東波宗弟子間的區別,若是修為達到金丹境三重可以直接進入內門。至於親傳弟子需要金丹境七重以上的修為才有資格報名挑戰。

另外還了解到,過幾日,三個宗門會有一場弟子大比,分為外門弟子場,內門弟子場。李克聽見這個消息就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必須要想辦法進去,狠狠地敲打教育他們一番,順道劫富濟貧。

有了好心情李克沒有再在這裡蹲著,而是回到了東波城。走著走著忽然想起吃的魚所在的那個東波湖的地方,於是便往湖那裡溜達。

到了東波湖,才發現這湖不愧是這東波府的一大景色,湖水清澈無比,偶爾有風拂過水麵,留下了一陣漣漪。湖泊的邊上一棵棵柳樹翠綠挺拔。遠處的東波城在湖泊裡面的倒影更是讓李克感覺到美不勝收。若是能夠在這湖面上乘一艘小船遊玩,必定是極致的享受。

李克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自己可是修鍊者,怎麼光想著乘船了,有那個靈石么,趕緊想想怎麼敲葉麒的頭。

正在李克想著葉麟時,葉麟就到了。

只看見葉麟一人帶著倆金丹境的護衛在這東波湖出現了。葉麒走著走著看見前面兩位女子長得異常標誌,不禁歡喜,急忙走了過去。

最近一段時間葉肖虎不準葉麟近女色,惹得葉麟渾身難受,平常還能剋制一二,但最近葉肖虎有事要離開一段時間東波城,葉麟哪裡還忍得住,抓緊帶著兩個護衛來這東波湖瞧一瞧。

「本公子就說今日天色為何如此美好,原來是為了讓在下遇見二位美女。」說完葉麟便走進一位女子身邊想要動手。

「哪裡來的浪蕩之人,惹人生厭,我倆不願與你計較,速速離開。」其中那位皺著眉頭對葉麟喝道。

「姐姐,這一看就是沒有修為之人,估計是這東波城裡的富裕人家,今日該給他一個教訓。」另外一位女子看見葉麒動手動腳的就對著葉麒打去。

奈何剛要動手,葉麒後面的兩位金丹境護衛爆發了修為,一下子擒住了動手的女子。

「你們是何人,我倆可是寒水宗弟子,趕緊放了我妹妹,要不然宗門饒不了你們。」

「哼,你倆是外來的吧,寒水宗又如何,就算你倆是東波宗的我也不怕,今天二位和我共度春宵如何?」葉麒毫無畏懼的說道。

「我們家少爺是東波府少爺,別掙扎了。」旁邊那位護衛說了一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