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她們已經肌膚相親了,但那都是在藥力作用之下的被動行為,這般主動的感覺,比不上那種感覺,但更加動人,更加緊張刺激。

這種動人的感覺不僅僅只有宮嫣然自己有,蕭寒這個已經不是情場初哥的人也不禁回憶起自己在大學里跟初戀女友第一次牽手的感覺,那感覺正如現在一樣,有那麼一絲激動,又有那麼一絲灼熱,希望腳下的路永遠這麼長

從宮府到住處也就幾千米的路程,步行,十來分鐘就到了,蕭寒與宮嫣然手牽著手踏入院子個女人都出來。

蔚姿婷、修紫衣、白牡丹還有白青霞都在,還有菊忍和竹瑛姑都在。

六個女人十二隻眼珠看到二人,都驚訝的張大嘴巴。

「宮嫣然,你們?」白青霞最為吃驚,上前一步指著二人問道。

「此事說來話長,我們進去再說」蕭寒不願意在院子里說話,被人看到了,流言蜚語更多。

返回正堂,蕭寒將自己在宮府的遭遇說了出來,而竹瑛姑也做了證明,一切並非蕭寒虛言

大家都相信蕭寒說的話,因為他本就不願意去赴約,而是蔚姿婷要他去的,而且去的是宮家也是她替蕭寒選擇的。

這麼一說,倒是她也參與這件陰謀中去似的,可實際上她會愚蠢的這麼幹嗎?

「不止是宮家,修家也有這個意思,這一次移花宮五大家族,除了矮人族之外,另外四家都對咱們爺用上了美人計,白家不需多說,宮家也差不多成功了,修家也有意讓修鳳跟著咱們出去歷練,其目的已經昭然若揭了」修紫衣道。

「蔚家也是如此,蔚青虹,蔚家最傑出的貴女,這一次也是要跟著一起出去,我本有心拒絕,但蔚家給了我一個心動的條件,所以我答應了下來」蔚姿婷道。

「什麼條件?」

「神獸火鳳一滴心血」蔚姿婷道。

「一滴心血,蔚家可真捨得,這至少可以讓婷姐你的潛力增加一個層次」修紫衣驚呼一聲

「得到這滴心血,我晉陞神王的幾率就會增加一層,所以我沒辦法拒絕」蔚姿婷道。

「你呢,紫衣,別說修家沒給你好處?」蔚姿婷問道。

「我的可比婷姐你差遠了,修家拿出一段神獸白虎的脊骨給我,助我修鍊白虎真解」修紫衣道。

「白虎的脊骨,那可是不亞於白虎心血的東西,將這頓脊骨融入自身,你晉陞一級主神的速度怕是要比我還要快三分」蔚姿婷羨慕道。

「紫衣,你答應了?」

「我實在禁受不住誘惑,答應了」修紫衣小聲說道。

「夫君,既然她們都沖你來的,要不然把她們都收了吧」白青霞沒心沒肺的說道。

「荒唐」蕭寒連連搖頭,這算什麼?擺明了認定自己是好色之徒嘛,都把各家最美的女人派到自己身邊來,那不是要自己犯錯誤嘛

安排好宮嫣然住下。

次日一早,白青霞親自來請,元靈丹的拍賣會就定在移花宮的正氣閣

由於元靈丹的特殊作用,消息一經散播出去,就吸引了魔獸七大聖地的諸多高手前來,尤其是卡在侍神界頂峰的魔獸,那是蜂擁而至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理想空間內侍神界巔峰級別的魔獸居然超過百位,那侍神階內的魔獸至少要在這個基數上放大十倍

如此強大的力量放到蒼茫大陸,實力堪比東海的龍族,何況上面還有主神級別的神獸。

二十一顆元靈丹,用去了三顆,給白家六顆做聘禮,給宮正一顆,還剩下十一顆,這十一顆元靈丹就意味著是一名二級主神級別的高手,不管是移花宮和魔獸七聖地一方都不會輕易放過,必將是一場激烈的爭奪。

魔獸七大聖都到齊了,移花宮這邊,也出來了三位閉關的老祖宗,都是二級主神巔峰的修為,雖然整體實力比不上魔獸一方,可這裡是移花宮,出來的只是主持拍賣會的,而不是鎮場子的,鎮場子的不需要露面,就足夠震懾這些蠢蠢欲動的魔獸了

十一顆元靈丹,每一顆都價值連城,而且指明了只是以物易物,誰出得寶物價值高,誰就能得到丹藥

而且這元靈丹是按組拍賣的,一組兩顆,一共分成六組,第一組是一顆,競拍得到者可以當場服藥突破,若是不能夠突破晉級,剩下的五組十顆就不必拍賣了

這樣的規則可謂是十分公平,因此就算是魔獸七聖也都難以壓制住心中的誘惑,親自趕過來了,他們不需要,可他們的後輩卻需要,一顆元靈丹可以省去多少年的苦修,這樣的丹藥,豈能輕易的錯過,何況有當場檢驗藥力的實驗,沒效果可以不買,不由你不信

至於賣假藥,那是不可能的,移花宮白家也丟不起這臉,魔獸七聖地也不是吃素的。.。 午後是屬於上班的時候。

蘇沐當然是不會因為自己有事就耽誤掉工作,工作還是最為重要的,而在這個工作的時候,蘇沐接到杜品尚的電話,說的是晚上一起吃飯。在吃飯的時候,杜品尚還要給蘇沐介紹個人認識。這個人是在吳越省這邊有著一個集團的,是和巨人集團有著生意上的合作。

按照輩分算的話,這個人應該是杜品尚的叔父輩。當然晚上這頓飯除卻是和這個叔父吃外,更為重要的是杜品尚是要和這位叔父的兒子一起玩耍。杜品尚知道蘇沐前來這邊后就是一直工作,是沒有多少時間出來放鬆的。

所以說杜品尚就想要讓蘇沐出來玩玩。

換做是其餘人的話,蘇沐都未必會答應,不過想到是杜品尚的事情,自己就算是為杜品尚撐場面都要過來不是。

午後四點鐘。

蘇沐沒有什麼意外的收到有人要前來拜訪的消息,這個人就是第三醫院的院長焦驚聚,當然他不是獨自過來的,確切的說焦驚聚應該算是跟班,因為謝挽也前來拜訪。這原本就是風馬牛不相及的系統,蘇沐就算是再厲害,都是沒有可能和謝挽這種人扯上關係的。想都不用想,謝挽他們是為什麼而來的。

前倨後恭嗎?

早知道是這樣的話,你們會前來拜訪嗎?如今出事了你們就是擺出這麼一副姿態出來,我要是對你們稍微有點冷淡的話。你們就會說我蘇沐是如何如何的不近人情是吧?其實你們還真的是想錯了,我蘇沐最不怕的就是別人的議論。你們願意怎麼說就怎麼說,我要是會在乎你們的言論,哪裡能夠走到現在?

「不見。」蘇沐平靜道。

「是。」郭輔轉身出去。

謝挽其實在過來之前就已經是想到會是這種場面,真的認為省發改委是誰想要前來就能前來的嗎?真的認為蘇沐是誰想要見到就能見到的嗎?沒有聽到人家郭輔給出的理由是什麼嗎?那就是蘇沐如今是有事的。人家蘇沐是前去處理別的事情,是壓根就沒有在這裡,你們就算是有著滿腹委屈也是必須硬咽下去。

「老謝,咱們現在怎麼辦?」焦驚聚滿臉驚恐神情問道。

「前去安康醫院。」謝挽搖頭嘆息道。

「好。」焦驚聚如今是只能夠將希望寄托在謝挽身上,要是說謝挽真的不管他,他就再沒有任何辦法。

但謝挽是怎麼想的?

要是說可以的話。謝挽真的是不會去管第三醫院的這破事。但現在這不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嗎?誰讓談睿是下達死命令的,是必須將這事處理好的。而現在的關鍵就是安康醫院,只要那邊是能夠穩定下來的話,怎麼都好說。

晚上下班后。

蘇沐是想要前去療養院看望莫沫的。不過接到蕭瀟說是要和莫沫去超市逛逛的簡訊后。他就沒有過去。莫沫現在的身體狀況只是稍微有點虛弱而已。只要是加上靈石的溫養,很快就能夠好起來的。至於說到逛超市的話,莫沫還沒有虛弱到連走路都成問題的地步。真的要是那樣的話。豈不就是說官榜的無能?

蘇沐和杜品尚碰面后兩個人就向訂好的飯店前去。

「到底是誰?至於讓你這麼興師動眾的過來?你可是巨人集團的少爺,你需要給別人顏面嗎?」蘇沐開玩笑道。

「別介啊老師,你說這話簡直是讓我無地自容的很,我這個巨人集團和你相比那又可比性嗎?不過說起來今晚之所以讓你過來陪著我吃飯,為的就是讓你多認識幾個人。你在這吳越省一時半會是沒有可能離開的不是,所以說多拓展下人脈是沒有什麼壞處的。

當然我也知道,依著你的身份,是沒有必要對他們和顏悅色的。但你就當做是給我壯膽吧,我說真的只是以前在江南省的時候見過這個應該叫做叔叔的傢伙,和他的兒子也是有過一面之緣,其餘的絕對不能夠說關係多深厚。」杜品尚笑眯眯道。

「別廢話,趕緊說到底有什麼意圖?」蘇沐懶得聽杜品尚在這裡廢話,直奔主題問道。

「嘿嘿,我就知道什麼事情都是瞞不過老師你的法眼。其實這事說起來是這樣的,我今晚讓你見的這個人叫做肖演砥,是在這邊經營著一家肖氏集團的公司,這個公司主營的就是洗浴用品。在吳越省這邊不能夠算是多麼規模大的一家公司,只能夠算是中等吧。

我們當初之所以找上他合作,便是因為這個肖演砥是通過人介紹給我老爹的。我老爹對他的經營理念感覺還是不錯的,所以說才會答應合作。嚴格說起來,我們家的一個子公司是代理肖氏集團的洗浴用品。

但是誰能夠想到,這個肖演砥竟然是無緣無故的就準備提高我們的代理費用,你說要是一點半點也就算了,他一下就是將代理費提升了一倍,你說有這樣辦事的嗎?我這不是正好前來吳越省嗎?我老爸就讓我過來看看,這個肖演砥到底是怎麼想的,有他這樣做事的嗎?

然後我不是想著,稍後可能會有點火爆場面,我不是擔心壓不住場面,所以說就讓老師你過來給我坐鎮嗎?有老師你在,我的膽氣也會變的強勢起來不是。老師你也挺清楚了吧,我們巨人集團完全就是弱者,這個肖演砥真的是當他們生產這個就能隨意提升價錢嗎?」杜品尚面對蘇沐是不需要有所遮掩的,將事情全都說出來。

這就是杜品尚這次前來吳越省的第二個任務。

第一個任務當然是帶著資金過來入住給甄青春,這個已經是順利完成,現在就是應該順帶著解決掉這個的時候。有著蘇沐在,杜品尚是真的會感覺到無比的安心。

這事已經是巨人集團的公事。

既然是涉及到杜展,蘇沐當然是沒有可能拒絕。再說杜品尚都已經將話說到這種地步,就是讓蘇沐跟隨著前去坐鎮,又不是什麼樣多麼危險的事情,怎麼就是不能夠進行?

水墨居。

肖演砥請客吃飯的地方就是這裡,水墨居在紫州市內也算是一家不錯的酒店,這家酒店主營的是山水水墨風格。在這裡的裝飾,你到處都能夠看到色彩很為純粹的黑白線條。現在這些飯店你要是說沒有點特色的話,也是很難能夠在市場化的潮流下生存的,是會別排擠著垮掉的。所以說水墨居這樣的招數,也算是新穎另類。

酒桌上。

杜品尚倒是沒有如何重點介紹蘇沐,而他沒有介紹,那邊的肖演砥自然是不會多想,在他心中想到的是,蘇沐不過就是類似秘書那類的角色,是不必如何重視的。而說起來今晚這個晚宴,他也就是隨便坐坐,因為就在同樣的酒店中,肖演砥還有著另外一場規格更加高的酒宴等候著,和這場相比,那才是重頭戲。

這就是肖演砥嗎?

蘇沐隨意的坐著,掃視著肖演砥,這個傢伙長的倒是一副精明的典型南方人特徵,身形偏瘦不說,最為刺眼的是那雙眼睛,轉動間會讓你感覺到時時刻刻都在算計著什麼似的。

坐在肖演砥身邊,一個和他容貌有著幾分相似,大約二十五六歲的男人就是肖演砥的兒子,他叫做肖時令。肖時令是已經開始在肖氏集團中工作,現在擔任的是營銷部經理。作為一個長大后要繼承家族產業的人來說,肖時令是不喜歡上學的,他想要做的就是儘快融入到社會中。實際上從小也就沒有如何上學的肖時令,簡直就是在社會中摸爬滾打出來的。

「賢侄,這次你父親讓你過來,真的是來對了。我給你說,咱們吳越省和你們江南省還是有著很多地方不同的,在這裡好好的轉轉。放心賢侄的一切消費,我這個做叔叔的全都包了。你要做的就是給我隨意的旅遊便成,其餘的事情都不要去想。上次前去你們江南省的時候,多虧你父親照顧,這次我怎麼說都要還回來。」肖演砥開懷笑道。

「肖叔叔真的是客氣,我是肯定會遊玩的,不過父親在我過來之前,還是千叮嚀萬囑咐,他希望我能夠儘快將咱們之間的事情給商量好,畢竟遲一天就會有著一天的損失不是。」杜品尚隨意笑道。

這種對答可謂是遊刃有餘。

「其實這事是不用著急的,咱們邊吃邊談就是。」肖演砥微笑道。

「肖叔叔,我很想知道,為什麼你們肖氏集團會突然間加價那?要知道我們給出的代理費已經是不低不說,最重要的是咱們兩家這麼多年的合作,難道說還不值得你們集團給點優惠嗎?當然,我這不是說不能加價,畢竟如今社會發展的是很快,你們也要賺錢盈利不是,但這個價錢是不是稍微能夠控制點那?」杜品尚一針見血道。

真的要是不說出來這個,鬼知道在這裡會磨蹭到什麼時候。

「賢侄,我那邊還有點事情,這事咱們到公司再說。」

誰想肖演砥竟然是在聽杜品尚說到這個后,說出來這種話不說,起身就直接離開,走的是那樣果斷,沒有給杜品尚任何阻攔的機會。而就在杜品尚站起的同時,肖時令卻是坐在他身邊,直接拉住他手臂。

「這事不著急,咱們兩個聊聊就是。」

蘇沐嘴角揚起,神情玩味。(未完待續。。) .拍賣會的規模並不大,一個容納五百人的大廳,只有一半的上座率,移花宮於魔獸聖地分列左右兩邊,涇渭分明。

主持拍賣會的是白家的一位長老,白無忌,二級主神上品修為,白家極品丹師之一

當初白無忌見到元靈丹的時候,這位活了上萬年的老人激動的熱淚盈眶,差點沒哭出聲來

元靈丹的配方,白家並沒有,但是這位老丹師卻從家族典籍中看到過,他也做了一些努力,想要將其丹方推算出來,但最終沒有成功,因為沒有元靈果這味主葯,就算有丹方,他也沒有辦法嘗試煉製,所以當他見到元靈丹實物,塵封多年的記憶重現的時候,怎麼能夠不熱淚盈眶呢?

這一次拍賣元靈丹,他是拼了性命爭取這個機會的,最後老祖宗發話才最終獲得競拍師的資格

「今天拍賣的物品只有一個,那就是元靈丹,元靈丹是什麼,大家可能還不知道,在這裡我向大家解釋一下,元靈丹的一味主葯是元靈果,元靈果又是什麼呢?大家也許沒有人見過,我也沒有見過,這是一種傳說中得靈果,可以說是神果也不為過……」

白無忌的講解雖然枯燥,可大伙兒都聽的津津有味,他們都是來競拍元靈丹的,可別要買的東西是怎麼回事都不知道,那不是太囧了吧?

在座的沒一個傻子,不會不分青紅皂白的,去當冤大頭,花冤枉錢,固然白家不會騙人,可自己也不能不慎重呀

元靈果確實珍貴異常,在白無忌的解釋下,大伙兒才知道這元靈果不但生長環境苛刻,而且一萬年才成熟一次,若是不及時採摘,掉落地上,直接失效,這麼聽起來,元靈丹的價值豈不是更高了

雖然白無忌有些嘮叨,但是他的講解卻無形之中提高了元靈丹的價值,本來一些持懷疑態度的,現在都有些動搖了。

元靈丹只有十一顆,可下面至少有兩百人,誰不希望自己百尺竿頭更進一步,這元靈丹能幫助自己突破晉級,這樣的誘惑誰受得了?

還有移花宮開出了,只要競拍到丹藥,可以在移花宮內服藥突破,移花宮提供護法,這樣一來,那些還擔心購買丹藥后,被人黑吃黑的情況,現在不用擔心了,一旦突破晉級,那就是一方巨頭,誰還怕誰?

不惜一切,就算傾家蕩產也要得到一顆元靈丹,不少卡在侍神階頂峰的魔獸們壓抑不住內心的衝動,就差沒有當場吼叫出來了。

第一顆元靈丹被推上了拍賣席上,白無忌伸手掀開了蓋在上面的紅色絨布,露出下面的真身

只見一顆火紅色的丹藥靜靜的躺在半透明的水晶玉盒中央,燈光照耀之下,發出一層霧蒙蒙的紅光,氤氳的丹氣彷彿活了起來,看上去靈性十足。

果然是極品靈丹,一出場就是那麼不凡,高貴的氣質不同一般。

「這就是元靈丹,本場拍賣會不設低價,大家隨意競價,每一次競拍時間為十五分鐘,十五分鐘內誰的出價最高,丹藥就屬於誰」白無忌宣布競拍規則道,「當然,十五分鐘內沒有人競價,那就繼續競價,五分鐘一次」

「請問,如果最終出價遠遠低于丹葯的價值,這丹藥的歸屬?」

「放心,我白家不會做出食言而肥的事情,只要你出價了,並且是最高的,這丹藥哪怕是價值連城,那也是你的」

其實這樣極端的情況應該不會存在,就算大家都等著最後一秒鐘說出自己的價格,那也沒什麼,只不過一方是人類,一方是魔獸,誰也不會允許這樣的情況出現的,畢竟那元靈丹只有十一顆,而且只有六次機會

白無忌的解釋令所有人都表示滿意

「還有沒有問題了,有問題先說在前面,一旦開始競價,就得按我們之前說的規矩辦,任何人都不得違背,否則就會被取消競拍的資格,而且不僅僅是這一次,接下來的兩次競拍資格將會同時取消,所有損失自負,明白嗎?」白無忌威嚴的一掃全場道,他已經得到秘密訊息了,這樣的拍賣會今後還會不定期的舉行,當然了,拍賣會不會還是元靈丹之類的丹藥就不是他能夠知道的,但是通過這個拍賣會,白家的威望怕是要超過移花宮五大家族之首的宮家了。

「一切按照規矩辦事,別讓人類笑話我們魔獸是沒腦子的野蠻種族」魔獸七大聖之首,犀角牛魔王嗡嗡的說道,整個大廳都充滿了他那威嚴的聲音,嚇得一干魔獸小輩們一個個噤若寒蟬,不敢吱聲,就連人類這邊也都一個個臉色變得很難看,一級主神的威勢果然非同凡響,老祖宗們都沒來,反倒讓魔獸這邊威勢佔據了上風。

「老牛,你來就是欺負我移花宮的小輩嗎?」一股春風和煦的般的聲音滌盪整個大廳,所有人心頭的壓力為之一輕,舒服多了。

是宮家老祖宗,宮家的人臉上都露出喜悅之色。

「嘿嘿,我老牛說話向來對事不對人,老鱉孫,你這縮頭烏龜躲著不敢見人嗎?」

「老牛,你是皮癢了嗎,要不要我給你鬆鬆筋骨?」公孫勝微怒的聲音傳來。

「來呀,誰怕誰呀」牛魔王天不怕,地不怕的渾人物,最喜歡的就是打架了,這些年修為深了,找不到對手,身子早就上銹了,這一次他來參加拍賣會是假的,其實想找人打架來著。

「等拍賣會結束了,到東面小島上等我」公孫勝豈會懼怕,當即沉聲應了下來,這麼多年了,他也向試探一下魔獸七聖的實力如何

「沒問題」牛魔王一口答應下來,戰意盎然,整個大廳都感覺到他澎湃的氣勢。

兩位大人物的交鋒暫時告一段落,不過大家都知道這並沒有結束,接下來將會是一場驚心動魄的對決,大家心裡都感覺,此行真是不虛

就連被邀請坐在前面競拍席上的蕭寒也心裡起了一絲波瀾,能夠近距離觀看兩位一級主神的對戰,那對自己來說也是有極大的好處的。

「現在驚怕第一顆元靈丹開始,大家可以出價了」白無忌宣佈道,「不得惡意打斷別人的競價,還有沒人每組出價不得超過十次,請諸位想好了再出價」

「這是什麼規矩,之前怎麼沒有說」

「這規矩不是沒有說,而是早就寫在印發給你們的競拍規則上了,你難道沒看嗎?」白無忌冷冷的一瞪問道。

「什麼競拍規則,我當是廢紙呢」

「哼」白無忌冷哼一聲,這事兒他在理,當讓理氣足了,何況他也不需要對什麼人解釋。

「好,計時開始」隨著白無忌一聲令下,大廳正中央偌大的計時牌上鮮紅的數字開始不斷的跳動著,這是地精時代的產物,至今存在已經不多了。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整整五分鐘,居然沒有一個人出價,倒不是沒有人想買,而是這元靈丹沒有底價,誰也不知道出個什麼價錢合適。

「我來拋磚引玉吧,元靈丹的功效不言而喻,可以令一個卡在侍神階頂峰的人突破晉級,其價值連城都不過分,但是任何物品總有一個價格,我宮正願意出十鈞隕鐵加一鈞星辰沙」宮正舉牌道。

十鈞隕鐵、一鈞星塵沙,這個價格算是不低了,但是相較於元靈丹的價值來說還算低了。

因為是以物易物,所以蕭寒為這次拍賣會列舉了一些他需要的物品,這些物品種類很多,只要是上屬物品都可以出價,隕鐵和星辰沙都是他迫切需要的。

宮正算是托兒吧,他已經為兒子*南欠了蕭寒一個天大的人情,這個人情可不是那麼好還的,所以只有犧牲一下,給蕭寒當托兒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