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不是在帝都而是在邊境長大。(待定,因為無從考據,不過情報部門沒有查到此人在帝都一個月之前的情報,算是過關一半。)

第四,我說了算,所以要找比我小的。(合格,將軍都說贏了就那個少年說了算,看將軍的態度,輸了自然還是將軍說了算,而且年齡的確比將軍小,所以···)

第五,最好是有著純潔笑容的人。(這個···emmm,都說了是最好,沒有的話也是可以將就的。

白露:你丫說誰不純潔呢?)

威爾等人對比完畢,發現白露各方各面都符合自家將軍的要求啊,而且將軍看起來非常滿意的樣子!

就在這時,整個帝都忽然一陣劇烈的晃動,所有人都本能向帝都最關鍵最重要的位置,也是位於帝都最中心最高點的皇宮望去。

只見一道無比巨大的身影正在從皇宮中緩緩站起來,那是一個頭戴皇冠,身披斗篷的身影,太陽的光輝都被它所遮擋,整座帝都,乃至帝都附近的所有城市、村莊、山河全部都在它的目光注視之下!

威爾仰望那個巨大的身影,駭然失聲道:

「那是什麼!?」

Dr·時尚博士神情激動的顫聲解釋道:

「傳說中最初也是最強的帝具,只有皇室血脈才能駕馭的帝具,護國機神·至高王座!」 「那個人本座也知道,華瀾和龍偉都已經聯繫我了,那個人已經發現了諸天之外的那些勢力的馬腳,他正在監控著。」

「所以這個人我們暫時不能去動!」

「但他發現那個來自於諸天之外的勢力之後在做商議!」

「你應該知道來自於諸天之外的勢力代表著什麼。」

「代表著那一些勢力又有一些不安分了,雖然我們與諸天萬界裡面的大部分勢力不和,但是這是我們諸天萬界內部的事情,還輪不到那一些來自於諸天之外的人來插手。」

「而且,正好本座這一段時間之內有一些資源短缺,正想著找那一些諸天之外的勢力的麻煩,沒有什麼,他們居然送上門來了。」

帶著銀白色詭異面具的男子彷彿是自言自語,也像是對著自己的屬下在解釋。

「所以你應該也知道孰輕孰重,現在那一個人可不是我們一家在盯著他,大部分的諸天萬界的聖人之上強者都在盯著他,就是在等著他發現那個來自於諸天之外的勢力到底是哪一個?」

「這一段時間之內萬萬不可以去動,你,明白嗎?」

這一位戴著詭異面具的男子的聲音有一些沙啞,彷彿有一些警告之意。

」可是主上,那一個人身上的氣息我實在感覺到無比的熟悉,可是就是怎麼想都想不起來,我可以肯定這個人絕對和我們之間有什麼淵源。」

聽到主上如此說了,程希帆還是有一些不甘心。

畢竟,他現在內心當中想著一件事情,就是要把那個傢伙的一切都給調查的清楚,看看自己到底為什麼會對他產生那一種熟悉的情緒。

「主上可還記得羅磊,我懷疑,羅磊的死就和這個人有關!」

「不知道為什麼,自從見到林牧之後,一個消失在自己腦海當中無數年的老對手的面容出現在了自己的腦海當中。」

「羅磊這個傢伙,當初和自己可是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老對手,甚至兩人沒少在主上面前動手。」

「但是,在萬年前,羅磊去完成主上交代的一次任務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在其中,自己也去了他那個是完成任務的世界去走了一遭。」

不過,等到自己回來不久,就傳出了那個傢伙一句隕落的消息,不過他也並沒有泰國在甚至在內心當中還有一些竊喜,自己的這個老對手終於死了在視力當中再也沒有人和自己作對了。

而且,在不久之後他就把這個已經徹底死去的人徹底拋在了腦後。

不過,自從上一次見到那一個人的氣息之後,他便再一次的把羅磊的面容想了起來。

因為他有一種預感,自己就是在去往羅磊在完成任務的那個世界感受到這一股熟悉的氣息的。

但是,自己只記得自己去那個世界之後就見了羅磊一面,其他別的什麼就再也想不起來。

或許在以前自己並沒有太過在意,但是這一次自己卻無比的在意起來了。

「夠了,本座說的還難道不夠清楚嗎?」

…… 帶著銀白色詭異面具的男子,冰冷的語氣傳了過來,

甚至還帶著一絲龐大的壓力。

瞬間,程希帆背後的冷汗就流了下來,他想到了一件事,主上最不喜歡做屬下的,違反他的命令。

而自己這一次可是犯了大忌。

「主上恕罪,屬下下次絕不冒犯,還望主上恕罪。」

偏寵:三爺寵妻太操心 程希帆頓時的低下了自己的頭,恭敬的對著這名男子說道。

「哼,下不為例。」

「如果還有下次的話,可不會就這麼簡單。」

「你……退下吧。「

帶著銀白色詭異面具的男子,再一次傳來了一道冰冷的語氣,不過他也並沒有怪罪程希帆,只是揮了揮手,示意他現在可以退下來。

「等這件事情過了之後,想怎麼查就怎麼查,但是現在絕對不是合適的時機。」

在程希帆退下的那一瞬間,他彷彿聽到了主上在自言自語,又或者是在專門解釋給自己聽的一樣。

這不由得讓他眼神當中出現了一絲喜色。

只要等到這一些事情過去了之後,那麼自己的一切疑惑都會解開。

他一定要看看那個時候到底是何方神聖,為何自己對他有那麼熟悉的感覺。

「哼!終於找到你了。」

在程希帆退下來之後,整個大店當中就除了這一個帶著白色面具詭異男子一人。

「哈哈哈……終於讓本座給找到你了。」

「華瀾和龍偉那兩個蠢貨還認為自己隱瞞的挺好,殊不知你們兩人做的一切在本座的眼裡都是漏洞,不過現在還不到對你動手的時候。」

「等著吧,等本座把諸天萬界當中的布局都給完成之後,那個時候就是你的死期!」

「現在的諸天萬界規則已經很完善了,不需要再制定一套新的規則,也不需要凌駕於諸天萬界眾生之上的道主。」

「就算凌駕於諸天萬界之上,也只能由我來凌駕!」

他笑得有一些恐怖,彷彿是找了睡覺之後,終於找到了自己想要弄死的人。

他的眼神當中出現了無比濃郁的殺氣。

彷彿就像要變成了實質一樣。

他緩緩的把自己的手給抬了起來,對著自己的脖子凌空輕輕一劃。

「用不了多久,你的死期就到了。」

「等本座的布局一切完成之後,你最大的依靠也不會在你的身邊,到時候你一直不過是一個區區的半步聖人之上而已,本座想要捏死你,就像捏死一隻螻蟻一樣簡單,到時候,你的一切就是本座的了!」

「本座到時候就是新的道界之主,這諸天萬界當中所有人的主宰,哪怕是在一些所謂的聖人之上,也得乖乖的臣服在本座的面前。」

這一位帶著明白色詭異面具的男子彷彿沉入到了他統治諸天萬界的那一個場景,久久不能自拔。

甚至在這空無一人的大殿當中,露出了一聲聲的恐怖的笑容,讓人聽的無比的顫抖。

「哈哈哈……哈哈哈!」

「你的一切都將是本座的。」

他再也忍不住自己內心當中的喜悅了,自己找尋了這麼多年的人,終於讓自己找到了,而且實力還遠遠不如自己。

…… 艾斯德斯表情沒什麼變化,抬頭看了一眼,語氣平淡的道:

「原來傳說是真的。」

對於她而言,最初、最強都無所謂,強大,並不是依靠一件武器就能夠決定的。

「艾斯德斯將軍請退下!」

護國機神的巨大頭顱忽然轉動,低頭望向白露和艾斯德斯的方向,小皇帝凜然的聲音響徹帝都。

「狂妄之輩,接受制裁吧!」

話音方落,護國機神的嘴巴張開,一道粗壯的紅芒從中激射而出,目標直指白露。

白露嘴角一抽,儘管是死物,他卻能夠感受到那種強烈的壓迫感,而且這個體型比尾獸都要大,為了對付他一個人,至於在帝都動用這種大殺器嗎!?

說這話的時候某人就沒想想自己前不久做了什麼事···上一個對他動手的刺客早就被一群上忍級別的護衛吊打成渣渣了,更何況是偌大帝國的皇帝受到了屈辱!?

吐槽歸吐槽,白露在護國機神張嘴凝聚紅芒的時候就用飛雷神轉移了。

轟!

粗壯的紅色光柱一閃而過,橫跨千餘米的空間,落地發出驚天爆響,一朵蘑菇雲冉冉升起,之前白露與艾斯德斯的戰場瞬間被摧毀,甚至擴大了三倍有餘。

我屮艸芔茻!

白露目瞪口呆,根據攻擊類型判斷,紅色光柱應該屬於貫穿性強的定點打擊,結果卻是落地爆炸,比一般的導彈威力也不差到哪裡去了,而且速度更快,無限接近光速,一旦發射就來不及躲。

如果之前不是白露察覺苗頭不對,根據炮口的指向進行提前閃避,恐怕現在已經重傷了!

小皇帝一擊不中並未失望,經過短暫的蓄能之後又是一發赤紅光柱對著白露噴出,掌心也隨後紅光一閃,纖細許多的光柱急追而上。

三條紅色光柱一前兩后以光速飛向白露,在落地的瞬間居然折射轉向天空,半途再轉,追向剛剛完成飛雷神跳躍的白露。

白露目露驚色,再次進行飛雷神跳躍,紅色光柱緊隨而至。

小皇帝在帝具內部的駕駛空間額頭隱隱冒出冷汗,臉上卻帶著暢快的笑意,高傲的道:

「朕是帝國的皇帝,朕的威嚴不容冒犯!你逃不掉的!」

白露聞言不屑的嗤笑道:

「小鬼凈說大話,等你打的到我再說吧。」

「狂妄!啊!!!」

小皇帝臉色鐵青的怒喝,發出憤怒的吶喊,好像捅了馬蜂窩一樣,皇冠上的寶珠、兩側肩頭、掌心、袖子中同時噴射出了粗細不同的紅色光柱,細細數來足有近百道紅光閃耀。

這個數量!

白露眼角一跳,卻是沒有多麼驚慌,這種程度的密集的攻擊一旦打中,就算是他用了百豪之術也會瞬間蒸發掉,但是小皇帝之前的表現看,顯然是不願意對自己的帝都造成過大的破壞。

這樣一來,小皇帝束手束腳,就給了白露很大的操作性。

要說位移速度,就沒有比飛雷神更快的了。

數以百記破壞力堪比導彈的紅色光束在小皇帝的控制下,大體分為三部分,海陸空,呸,是高空俯衝、低空突擊,還有一部分遊離待命,蠻有章法的。

不過對於白露而言就不太管用了,數十條金剛封鎖展開,以鎖鏈代替筆鋒,在地面上刻寫了無數飛雷神標記,也就是說,他可以在這片區域的任何一個位置上瞬移,儘管光束交織,卻傷不到白露一絲一毫。

主要原因還是小皇帝的操控不夠精細,否則的話,只要把光束之間距離控制在十公分以內,白露縱使有天大的本事也躲不了。

小皇帝此時已經是滿頭大汗了,看著閃來閃去的白露,憤怒的喊道:

「該死的老鼠!」

單從破壞力而言已經足以輕易毀滅一座城市,而且這僅僅護國機神是一部分能力而已,如此強大的帝具對於帝具使的負荷要求也是極高的!

更何況小皇帝還不是單純的毀滅,他要防止自己的攻擊對帝都造成嚴重的破壞,避免傷及無辜,更是要投入更多的精力。

艾斯德斯從小皇帝的呼吸變化察覺到了什麼,微微皺眉道:

「陛下,此事交給我來處理吧。」

雖然對於這個國家和小皇帝毫無忠心可言,但畢竟帶給了她不少戰爭、狩獵的樂趣···當然,更重你要的是,白露是她的獵物。

「不,我沒有興趣了。」

白露輕哼一聲,被人這樣追著像老鼠一樣逃竄,讓他也很不爽啊。

雖然會消耗很多的儲備,甚至對眼睛造成前所未有的負荷,帶來一些損傷,但是,他也是有血性的!

白露用飛雷神瞬移進了皇宮,輕輕在眉心的銀色晶體一點,解除封印,封印獨有的繪身展開,給他添了幾分雙手十指交叉相握,拇指重疊結己印,強行發動從未使用過,但絕對是最強的木遁!

仙法·木遁真數千手!

轟隆隆!!!

小皇帝尚未找到白露的身影,忽然感到腳下地面的劇烈震動,下一刻便看到一個體型比護國機神還要大兩圈的龐然大物在眼前升起。

不僅是小皇帝,帝都內所有關注著這場戰鬥的人,布德大將軍、艾斯德斯、雷歐奈、高槻泉、威爾、蘭···以及軍隊、革命軍的偵察兵或著探子全部目瞪口呆的看著那個長著數之不盡手臂的巨大木雕。

然而這並不是結束。

白露的雙眼早已進入血色黑花的萬花筒狀態,殷紅的血液順著眼角流下,配合臉上淡銀色的繪身,有種異樣的俊美之感。

威裝須佐!

白露在心底怒喝,樣式古老的琉璃鎧甲在千手木佛身上浮現,一個呼吸之間由虛轉實,完成武裝,原本面無表情,神態肅穆淡然的佛像身上多了幾分凶氣。

恐怕曾經敵對的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間也想不到,他們用來彼此戰鬥的終極絕學,會有一天在異世界,被身具兩族血脈的後裔結合起來戰鬥!

真數千手與威裝須佐的出現讓所有人都被震撼,艾斯德斯美眸中更是異彩連連。

白露卻沒有表現出來的那麼輕鬆,滿頭大汗的重重喘著氣,儘管他開了掛,兩位鎮壓忍界強者的絕招也不是那麼好用出來的,按照恐怖查克拉和瞳力消耗量,他最多能打五分鐘! 高槻泉因為白露的關係,在千手一族地位不低,雖然不能參與千手的家族事務,但是能夠看、能夠聽的東西卻不少。

沒有戰鬥的時候,高槻泉就會閱讀忍界的各種書籍,而忍界之神作為忍界近百年來最耀眼的存在,她自然是非常關注的。

高槻泉曾經閱覽過千手內部,準確的說是千手扉間對於千手柱間和宇智波斑的終結之戰,關於真數千手和威裝須佐的存在也有所了解。

她曾經一度認為記載有所誇大,畢竟根據她了解的忍術,根本沒有人能夠支撐那種龐大的查克拉量消耗。

事實證明是有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