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勁的吸力讓他們的船很難擺脫這旋轉的軌跡,雖然雲權很想保住船支,但,他並沒有這個實力,這可是巨形的海漩渦。

不知不覺此刻已經快到了中心地帶,雲權也曾在船的路線上製造出幾個漩渦用來改變客船的軌跡,讓它能夠擺脫這道巨大的海漩渦。

奈何自己的水屬性並不能製造多強的海漩渦,最多不過使船停滯幾秒,根本就起不到什麼關鍵性的

作用,正所謂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也有人陸陸續續的做著一些嘗試,不過最終卻根本於事無補。

於是很多的人便選擇了跳船逃生,否則他們所面臨的只有船毀人亡。

雲權也沒有什麼辦法,最後只能背著小婕,然後以最快的速度將墨染姑娘抱了起來。

也許這個動作有些唐突,不過墨染姑娘卻定沒有太大的反應,不過是將頭低了下來,不敢看雲權而已。

一夜蜜婚:神秘老公寵入懷 等逃離這道巨形海漩渦以後,雲權便召喚出了左臂的極樂,剩下的路就有極樂帶著他們回去吧!

畢竟一天的趕路時間對於一個武者來說也是夠嗆的。

為了節省體力,他只能讓極樂帶著他們。

眾人剛到空中還沒有反應過來,雲權他們便化成一道閃電離開了這裡。

雲權之所以不帶著他們乃是因為剛才他們可是爭先恐後的逃跑,根本沒有一個人在意身邊人的性命,對於這種自私自利的人云權根本不會在意他們的死活。

「滾蛋,你打算抱著人家姑娘家到什麼時候。」芸溪看著雲權一臉色狼作案的嫌疑,低吼道。

聽到芸溪話以後墨染姑娘的臉你下子便紅了起來。

其實墨染並沒有太大的抗拒,不過芸溪那丫頭似乎十分的不悅,雲權心中詫異,我就不是抱著你,你激動個什麼勁,人家當事人還沒有反應,這到好,你先激動起來了。

雲權在空氣中嗅到了濃濃的醋酸味,此刻他嚴重懷疑那口子是吃不了。

雲權感到墨染的身體有些發燙,急忙放下了她,她的小臉通紅通紅的,煞是惹人喜愛。

一旁的李默到好,裝作什麼都沒有看見。

雲權將墨染放下以後,小婕也蔥放開了摟著雲權脖子的一雙小手。

娃娃則有芸小姐抱著,為了緩解此時的尷尬,雲權急忙轉移話題。

「那個,今天的天氣真不錯啊!」

「不錯個屁,這麼大的霧你嚇嗎?」

雲權突然有種想要撕碎芸大小姐的衝動,不就是吻了一下你嗎,這丫頭怎麼這麼不給自己留情面,處處拆自己的抬。

真是氣煞我也,看來以後真要好好的調教一番。

儘管有極樂帶著他們,不過還是在天空中飛了差不多半天的時間。

到達九州大陸以後,雲權首先留距離自己最近的那處神秘的地方,去看一看靈兒,誰知道到達那裡以後蛙祖竟然告訴自己一天前靈兒便離開了這裡,她說要去找我。

沒辦法,雲權便向暗部走了一趟,以暗部的情報網應該能夠得到一些關於靈兒的消息。

雲權來到青龍宗以後,便率先找到了敏兒。

「敏兒參見公子!」

雲權點了點頭,開口道:「敏兒真是越來越有女人味了,身材棒極了!」

敏兒聽后小臉一紅,「多謝公子誇獎。」

雖然敏兒的資質比墨染以及芸溪稍差點,不過同樣是百里無一的女孩。

芸溪聽后心中有些意外,這丫的明顯在調戲她,她怎麼還如此的榮幸,看來他的身份不簡單啊!

雲權找到青志雲以後,便向他打聽了一下他是否知道靈兒的具體位置。

「回公子,據偵查部弟子的留意,靈兒姑娘應該已經離開了九州大陸。」

因為曾經雲權囑咐過讓暗部多留意一下靈兒那裡,如果靈兒離開哪裡以後自己也能通過暗部知道靈兒的具體位置,同樣暗部也能從暗處保護靈兒的安全。

雲權想了片刻,如果靈兒這麼離開了九州大陸,那麼她最後可能去的一個地方就是神都大陸。

「哎,這丫頭,讓為夫想的好苦。」

因為雲權的聲音很小,芸溪那丫頭並沒有聽清,反倒是墨染聽到了雲權的這聲嘆息,心中出現一抹複雜之色。

不過眾人卻並沒有注意到。

那麼雲權只得先去落櫻山莊去看穎兒那個丫頭。

當到達落櫻山莊以後雲權便見到了穎兒。

穎兒看到雲權的那一刻先是揉了揉眼,遲疑片刻,而後眼睛開始濕潤起來,放下手中的一切,跑向了雲權,一頭扎進了雲權的懷中。

「公子,你以後帶著穎兒好不好,穎兒不想要在離開公子了。」

雲權輕輕撫摸著穎兒的秀髮,開口道:「我也不想要離開穎兒,這才來你就跟著我吧,不管未來多麼兇險我都會用生命來守護你的。」

穎兒聽后心中一暖,點了點頭。

在一旁的芸溪看到這樣一幕心中同樣湧現出一抹複雜之色。

墨染也同樣如此,雲權小心翼翼的抹去穎兒的眼淚,開口道:「來我給你介紹幾位朋友,穎兒對他們紛紛點頭,接著便沒有在鬆開雲權手。」

看著他們十分的甜蜜,李默也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他很清楚自己妹妹的心思,不由的開始心疼起妹妹來了。

墨染與芸溪依舊默不作聲,小婕卻咋咋呼呼的詢問雲哥哥與這位姐姐的關係。

雲權毫不掩飾的開口道:「未婚妻。」

雖然穎兒早就知道自己在公子心中的地位,不過聽聞從公子的口中說出,總歸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本章完) 雲權隨著穎兒去看了一眼自己的老丈人。

「岳父,您還是如此的身強體壯,一看便是有大將風範。」雲權見到穎兒的父親以後,直接便拍了一個響亮的馬屁。

穎兒的父親表現的卻十分的感冒,「好小子,來陪岳父喝一杯?」

「既然岳父盛邀女婿自當奉陪。」

隨後雲權便帶著他的這些朋友,來到飯桌前。

雲權這次並沒有運用化酒術來化解酒力。

「岳父大大人今日我們不醉不歸!」

雲權三萬下肚,直接趴在了餐桌前,「小子你逗我?這才剛開胃你怎麼救倒了,你也太不把我這個岳父當成回事了,給我起來!」

穎兒上前阻攔道:「父親,你就放過公子吧,他的酒量真的不行,上次不過是公子運用特殊的方法化解了酒力,才與你痛飲良久,不過我看公子這次是帶著誠意與您痛飲的,你就別為難公子了。」

「你這丫頭,還沒嫁出去就這麼護著你的男人了。」

「哎,女大不中留啊!」

「等等。」

穎兒的父親蘇莊主剛想要放下酒杯卻意外的聽到了一道聲音。

「怎麼了,芸丫頭?」蘇莊主笑眼相迎。

「前輩,今日晚輩與您好好喝一場。」芸溪端起酒杯,對著蘇莊主開口道。

「好,芸丫頭女中豪傑,咱們就來好好的痛飲一場。」

不過酒過三巡以後他們兩個竟然沒有絲毫的醉意。

「不錯,好酒量!」蘇莊主稱讚道。

「前輩再來!」

「好!」

這倆人可在酒量上較起了勁,一旁的穎兒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只能在一邊照顧公子,無奈的看著他們你一杯我一杯。

其實憑藉著女人的直覺,穎兒也能猜到些什麼,但是,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看著他們對喝,不一旁的墨染姑娘也端起了一杯酒。

李默突然開口道:「妹妹,你很少喝酒,不要勉強自己。」

墨染看著哥哥也並沒有說什麼,直接將一杯酒吞入了腹中。

很快她的臉變通紅了起來,穎兒看了趴在桌子上的公子,更加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最後只得先將公子扶回當中休息。

穎兒將雲權扶回了自己的閨家裡,剛一開門便撲鼻而來一種清香。

雲權有些昏昏沉沉的坐在了床上,穎兒將他請放在床上,褪去她的鞋子以後。

雲權突然一把將穎兒摟在了懷裡,而後二人便吻在了一起。

雲權在穎兒的身上,開始有些躁動了。

穎兒急忙推開雲權開口道:「公子,不要急,我先去

關上門。」

等到穎兒將房門關上以後,便直接將來到了雲權的懷中,任他擺布。

…………

第二天醒來,雲權與穎兒躺在床上,穎兒緊貼著雲權,不忍心將其吵醒,昨天他們經過一場戰鬥以後。

雲權到中午的時候才醒來,看著一件幸福的穎兒,他們如今已經赤裸相見,不用多想也知道他們昨天做了些什麼。

雲權在穎兒的額頭上輕輕一吻,「對不起,我違背了當初的約定。」

穎兒靠在雲權的胸膛上開口道:「是我主動要求的,公子並沒有做錯什麼。」

「我感覺和公子在一起真的很幸福。」

沒過多久他們起床穿好了衣物,各自梳洗好以後便推開了房門,手牽著手走了出去,卻被芸溪迎面撞到,她撇了雲權一眼便扭頭離開了。

雲權看道芸溪的表現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這丫頭這是怎麼了,怎麼一臉像是自己做了對不起她的事一樣。

突然穎兒跑了過去,「芸溪姑娘我能和你單獨說會話嗎?」

芸溪也不吝嗇的開口道:「好。」

隨即雲權便被冷落在了一邊,不過雲權也絲毫不在意,既然他們女孩子有悄悄話,自己也就別摻和了。

穎兒和芸溪姑娘來到一遍以後,咬了咬貝齒猶豫片刻道:「芸溪姑娘,我看的出來,你應該是對公子有好感對不對?」

「什麼,我能對他有好感,我想穎兒姑娘你是誤會了,我不會與他是朋友而已。」

穎兒搖了搖頭,你騙不了我,「芸溪姑娘我相信我的直覺不會錯,如果你真的喜歡公子,我也沒什麼,畢竟公子真的很優秀,實話告訴你吧,在我之前喜歡公子的還有靈兒靈兒妹妹與靈媗姐姐。」

「他們都很喜歡公子,我也不建議你喜歡公子,只要公子喜歡我們真的沒有什麼意見。」

「我們只希望公子能夠好好的,並且心裏面有我們家這些姐妹就好了。」

芸溪聽后差點一個趔趄,共侍一夫嗎?他到底有什麼樣的魅力,值得她們願意為她做出這樣的讓步。

說實話穎兒的容貌完全不比自己差,升至還有過之,不過在她的眼中雲權只不過是一個稍微優秀的流氓罷了。

「我想你真是誤會了。」芸溪姑娘繼續狡辯道。

穎兒見芸溪姑娘不承認也就不在強求,畢竟女孩子的臉皮薄一些。

不過穎兒卻並沒有絲毫的惡意,因為穎兒的全部表是公子,只要公子開心怎麼樣都好。

這也許就是為了愛可以摒棄所有的傻女人吧。

愛一個男人就應該這樣無私,只有這樣才能做到被一個男

人深愛,雖然聽起來有些荒唐,在事實就是如此。

等到穎兒回到雲權身邊以後,芸溪也並沒了先前的不悅。

不過他再心裡不斷的告誡以及,就算全天只有他這麼一個男人,到時候再考慮。

其實有時候女人的想法真的有些讓人摸不透,愛他們懂得全身心的去愛一個男人。

雲權見到墨染之後也並沒有發現什麼不一樣,也許穎兒也沒有發現墨有什麼不好的情緒,於是很自然的和她們成為了很好的朋友,穎兒是一個十分善解人意的丫頭,對於一些事情來說,她就是這麼的無私的丫頭。

昨夜聽說芸溪的酒量竟然將蘇城主喝倒了,雲權雖然知道她的酒量很好,卻沒有想到竟然到達了如此逆天的程度,蘇莊主的酒力非同一般,由此可見芸溪姑娘的酒量是多麼的變態。

沒有就跑能夠達到這樣一種驚人的地步,也足以見得她的不凡。

看來她的酒量真的恐怖到一種令人髮指的地步,雲權心中在考慮要不要以後在和芸溪喝酒,說不好他將自己喝倒以後做出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到時候自己豈不是虧大了。

當然只有雲權會這樣想,如果要讓芸溪知道雲權的想法以後還不得一口逆血噴出,有種人生觀顛覆的感覺。

自己好歹王者矢地無法實力之人的大小姐,如果自己屈尊看上他那也是他八輩子修來的福分,難不成自己還會對他用強不成嗎?

不得不說雲權沒皮沒臉的轉態一直被刷新,雲權對於一些人來說就是千萬不要挑戰自己的底線,不然自己只會一次次刷新自己的底線。

雲權決定帶著穎兒一同離開,於是就來到蘇莊主的面前辭別,蘇莊主也知道自己女兒小心思,「哎,算了,女大不中留。」

「小子,我還是那句話,如果你敢欺負我閨女,我第一個不願意!」

雲權笑道:「女婿也還是那句話,我會用自己的一生去呵護穎兒,只要有我的地方,穎兒就不會受到委屈,除非我死了。」

「好,你們走吧,好男兒志在四方,不要太在乎兒女情長,也許你的未來真的能達到讓所有人仰望的高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