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格,你這樣的肯定不合格!」

最終,林允兒氣喘吁吁的回到座位上,把頭瞥向窗外方向,羞憤難當。

「和政治資金一樣,潛規則這東西也是先付的,你不認賬我也沒辦法,只能當自己是遇人不淑,不過記住這次教訓后,下次估計能好上不少。」

林蔚然瞥了林允兒一眼,她果然回頭:「記住這次教訓,下次能好一點?」

她眯著眼睛,做威脅的腔調。因為長相就不適合惡角,那恐嚇的模樣倒有幾分可愛的味道。

「只是說說。如果你不要我,我當然要另謀高就……但你要相信我,我一定會通過一次和二次面試,然後成功到你面前,等著你對我進行最終審核!」

聽了這話,林允兒點了點頭,但表情上卻沒有絲毫鬆懈,和這男人相處久了。互相之間不說了解的十分透徹,一些小習慣也會知道,他一旦油嘴滑舌起來的確讓人高興,但或許是性格使然,林會長的每一次油嘴滑舌背後都帶著明確的目的性。

暫且不提上當之後做的那些羞人事,單說今天林蔚然就顯得很不正常。

他是緊張了。

林允兒知道,但卻喜歡享受他的緊張。這男人有太多時候都是一副沉默寡言卻又厚重如山的模樣,所以林允兒喜歡享受他的每一次『異常』。

「我有個計劃,不如我們嘗試一次解決怎麼樣?」

果然來了。

林允兒老神在在的不說話,表情上也讓人看不出什麼心思來。

林蔚然打量她一眼,知道女人有什麼主意也不戳破,只是說:「中秋快到了。等那天我想去你家登門拜訪,帶著禮物也更正式一些,不是像今天這樣只有兩個小時的時間出來,只能倉促見面,而且還容易引起你姐姐的惡感。」

林允兒慢慢點頭。還是吊著男人的胃口,而和以往相比。今天的林蔚然格外沒有耐性。

「你說怎麼樣?」

「挺好。」

「那我們這就掉頭回去?跟你姐姐就說你突然有緊急日程。」

「為什麼是我有緊急日程?」

「你是她妹妹,她能很容易的原諒你,如果是我的問題,估計這一次審核我就過不了了。」

『撲哧』,林允兒還是輕笑出來,剛轉頭便看到林蔚然躲避她的目光,想安慰幾句的念頭頃刻間消失不見:「你以為我姐姐不知道你們男人的這點小伎倆?到時候討好我爸爸就行,一次審核什麼的過不過也就無所謂了。」

林允兒湊上來,就在林蔚然的耳畔:「林會長,你的這些招數我都知道。」

呼吸輕輕拂過耳畔,林蔚然的耳朵當即一熱,偏著脖子躲開林允兒的『挑逗』是因為接下來的約會,如果是在平時,估計這女人也不敢這麼去做。

林允兒回到座位上因為此次勝利而笑的合不攏嘴,林蔚然只得繼續專心開車,待他再次因為信號停車,距離目的地也剩下兩個街口,他在心底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再不做任何退縮的打算。

反正只是非正式的會面。

就算是因為時間緊迫而被這位『姐姐』誤會,相信允兒也可以解決。

林蔚然知道,他早就通過了所謂最終審核,而這樣的會面更像是一種責任,至於林允兒毫不在乎的表現,則完全是情趣的表現。

或許以後再單獨相處的時候他應該多笑一些。

兩個路口轉瞬即逝,沒什麼時間給林蔚然胡思亂想,等他從自己一側下了車,另一邊的林允兒剛好關上車門,帽子、墨鏡、大口罩,藝人出行標準的三件套此時已經裝備完成,注意到墨鏡后的目光的集中過來,林蔚然還是看不清林允兒的表情,他只是把鑰匙交給待客停車的侍者,然後便站在林允兒面前。

「我要去面試了。」

「是,你一定會成功的,我之前跟姐姐說了你好多好話。」

「真沒有什麼注意的?」

「沒有,把你平常的一面展示出來就好,我姐姐很好相處,但對你肯定會冷臉,最重要的一點,如果她突然嚴肅下來要你做什麼,你一定要照做,我姐姐不會刁難你,但她很記仇。」

說完,林允兒伸出手整理了林蔚然的領帶,這男人萬年西服的著裝讓她學會了這個,就打領帶來說,認識的女人里還沒誰比她的手藝更加精湛。

整理完成,林允兒放下手,隔著墨鏡審視一遍,最終點了點頭。

「fighting!」 「警察先生,我想這中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唐洛柔看著準備帶走楚歌的警察說道。

警察看著唐洛柔笑了笑,「唐小姐,其實並沒有什麼事情,您專心開演唱會吧!」

不等唐洛柔開口說話,那警察便繼續說道:「打擾了,收隊!」

說完,就帶著楚歌離開了會場的後台。

看著離去的幾人,唐洛柔心裡焦急的不得了,這個楚歌該不會真的為了一個女人,把宋子軒給殺了吧?

她只是一個明星,並沒有什麼影響力,所以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找王青山。

「王叔,我是洛柔,楚歌被警察抓起來了!」

……

「姓名?」

「楚歌。」

「年齡?」

「23歲。」

「性別?」

「警官難道我長得,已經帥到像娘炮的地步了么?」楚歌看著警察玩味的說道。

「哼!少啰嗦,我問什麼你就答什麼!」板著臉說道。

「男!」楚歌乾笑著回答道。

看到楚歌服軟,警察繼續問道:「昨天晚上八點左右,你在哪裡?」

「和大小姐在落陽山飆車。」楚歌老實的說道。

這些人果然是為了宋子軒死的事情來找自己的,不過自己有著足夠的不在場證據,看你們拿我怎麼辦!

楚歌一點也不擔心,警察來找他,也是早就預料到的。

所以昨天,楚歌故意留在了別墅訓練,晚上又付出巨大的犧牲,去和楊小溪一起飆車。

審問的警察皺了一下眉頭,上面的人已經交代過了,無論如何,也要讓他認罪,如果這事兒辦不好,飯碗丟了也說不定。

「我勸你最好說實話,不然……」警察說著,故意拖了一下。

楚歌冷笑一聲,挑起眉頭,「怎麼,如果我不說的話,你們就要用特殊手段了么么?」

聽到這句話,警察的臉色一下子就黑了下來……

「王兄弟,這麼晚了,打電話過來,有什麼事情么?」市警察局的局長,有些疑惑的問道。

他實在想不明白,王青山為什麼會在這個點給他打電話。

「李局長,其實我也不想這個時候打擾你,只是我的一個手下被扣在了你那裡,還希望你能放出來他,我王青山以人格擔保,他一定是被冤枉的。」

「你的人?叫什麼名字?」李局長疑惑的問道。

「楚歌!」

「好,我幫你打聽一下,你稍等。」

過了一會兒,李局長再次拿起電話,說道:「對不起,王兄弟,我這裡的人,並沒有抓過你的朋友。」

「什麼?難道你們沒有接手,有關宋子軒被殺的案子?」王青山的語氣有些驚訝的說道。

李局長聽到王青山的話,臉色一變,「如果你的人和宋子軒的案子有關係的話,那我就真的幫不到你了。」

「這話怎麼說?」王青山有些不解的問道。

李局長嘆了口氣,說道:「這件案子已經移交到省局管了!」

「你說什麼?!」王青山的語氣里充滿了驚訝。

蕭幫的勢力是大,但是還沒大道能去省局要人,這麼牛b。

掛掉電話之後,王青山的臉色有些疲憊,「看來宋於明這次是狠了心了……現在唯一能幫楚歌的,估計也只有她了……」

「哼!小子,我告訴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不然待會兒來人了,有你好受的!」警察看著楚歌狠聲說道。

楚歌不屑的笑道:「哦?待會兒還要來人么,不過不知道是他們先到,還是我的人先到。」

「你什麼意思?」一直沒有開口的警察,看著楚歌說道。

楚歌笑了笑,「沒什麼意思,不是要強行逼供么?現在可以開始了!」

看著楚歌一臉淡然的樣子,兩個警察反而有點不知所措了。

「哼!我們是人民的公僕,你說的什麼逼供,根本就不可能發生。」警察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你還是老實交代,你那晚到底做了些什麼吧!」

「我已經說了,當時我在和大小姐飆車,對了,我只是坐在裡面,並沒有開,這不會也犯法吧?」楚歌疑惑的問道。

「開門!讓我進去!」就在這個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吵雜的聲音。

門開了之後,一個中年婦人走了進來,身材偏胖,打扮高貴,不過臉上的表情,卻讓她失去了所謂的氣質。

「是誰殺的我兒子!」婦人的聲音冰冷中帶著憤怒。

跟在他身後的宋於明指著,楚歌說道:「就是他!」

「還都愣著幹嘛,殺人不用判刑的么!還是說你們這些人全都不想幹了!」

這話,如果平時被人聽到,一定會覺得可笑,但是現在,所有人沒有一個人敢這麼想。

他們可以不把江明宋家放在眼裡,但是他們卻不能不將京城楚家拋出眼外!

不等警察動手,跟著那婦人來的兩個黑衣人,就從懷裡掏出了手槍,指向了楚歌。

「警察叔叔,你們看見沒,有人非法持有槍械,難道不把他們抓起來么?」楚歌一點也不緊張,看著屋子裡的警察說道。

「現在把這個簽了,你可能會死的舒服點。」一名警察,將手裡的拿的東西,遞到了楚歌的面前。

楚歌冷笑一聲,「我倒想要看看自己死的方式有多不舒服!」

「小子,你別給臉不要臉!」現在那婦人和宋於明都站在這裡,身為副局長的他,如果再不做出點什麼,恐怕真的要得罪他們了。

副局長說著,一把扣住楚歌的手,就準備強行讓楚歌認罪。

可是無論他怎麼用力,楚歌的都紋絲不動。

「廢物!」婦人罵了一聲,那副局長的臉上出滿了汗珠。

「要不要我幫幫你呢?」楚歌看著那副局長玩味的說道。

副局長一愣,還沒來得及反應,楚歌便猛然用力,直接將手銬用體內的真氣震斷!

「不是想要我認罪么?得看你們有沒有那個實力!」楚歌臉色冰冷的看著那婦人。

婦人雖然生於貴族,但是畢竟是女人。

看到楚歌那要殺人的眼神,一下子慌了,「殺了他!快殺了他!他是古武者,小軒一定是他殺的!」

聽到古武者三個字,宋於明臉色大變。

古武者他曾經聽自己的老婆說過,那是這個世界上變態一般的存在。

楚家之所以在京城屹立,就是因為有古武者的存在。

他怎麼也沒想到,楚歌會是傳說中的古武者。

婦人報仇心切,可是宋於明考慮的卻有很多。

如果楚歌真的是古武者,那麼他身後站著的,可就不止是一個蕭幫了!

楚歌若是現在被他們殺死,那麼楚歌背後更強大的勢力若來報復,他們宋家將會面臨滅族的危險。

不是他想多了,而是他親身經歷過一個不小的家族,因為得罪了楚家,而一夜消亡。

那時候他的妻子便告訴他,那是楚家古武做的事情。

一旁的楚歌聽到古武者三個字,也很是疑惑。

他知道口訣有妙用,現在看來,體內擁有氣這種的存在的,不止他一個,很可能是一個小群體。

雖然婦人的地位很高,但她現在畢竟已經嫁出去了。

讓他們警察在警察局裡殺人,那也是辦不到的。

「慧芳你別著急,我們再看看,有沒有更好的解決辦法。」宋於明連忙對著楚慧芳開口說道。

楚慧芳搖了搖頭,「不!他是古武者,小軒一定是他殺的!」說著,楚慧芳便下令,「開……」

「我道是誰敢動我劉回春的人,原來是楚家的三姑娘啊!」劉回春冰冷的語氣傳了過來。

緊接著便是沈道明開口,「我說怎麼這麼熱鬧,三姑娘勢力不小么!」

「劉老?!沈老?!」宋於明看著進來的兩個人,臉色差點沒被給嚇白了。

這兩個老傢伙怎麼來了,而且看樣子還是為了楚歌。

剛才還很囂張的楚慧芳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劉老……沈老……」

「原來三姑娘還認識我們兩個老不死的,我還以為您是貴人多忘事呢!」沈道明看著楚慧芳諷刺道。

就算沈道明這麼說,楚慧芳也不敢說什麼,只能開口說道:「這個人殺了我們兒子,所以我才……」

「你說我師父殺了你的兒子?先不說有沒有沒證據,看現在這個情況是想要屈打成招啊?」劉回春看著楚慧芳冷哼了一聲。

「劉、劉老,你說……這個人是你師父?!」宋於明語氣有些結巴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