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今天這樣的結果,張青雲也感到非常的意外,他故意示弱,確實有刺激杜慎科的意思。清江有三個碼頭,自己這個碼頭沉了杜慎科兔死狐悲、狗急跳牆也是張青雲意料之中的事情。

但張青雲沒料到杜慎科來得會如此突然,仔細琢磨一下,也可以理解!何茂森作為書記抓住了黨委這一大攤子,將這塊經營得密不透風也就說得過去了,偏偏還想努力的擠壓政府這邊杜慎科的生存空間。

張青雲來清江后,作為副書記。掌控了科技園這樣的大項目本就讓杜慎科顯得有些壓抑了,現在何茂森竟然連管工業的常委副市長都要安插自己的人。這本來沒什麼,如果是張青雲挺起來,三個,人互相制衡,杜慎科說不定還能忍受。

但就在這個時候,張青雲似乎已經完全被何茂森掌控了,杜慎科的反擊也是逼不得已!

「青雲,你先回去吧!我沒事!」何茂森鐵青著臉道,一點都不像沒事的樣子。張青雲點點頭退了出來,網出門,就聽屋子裡面嘩啦啦的幾聲巨響,張青雲心顫動,書記茶几上放的可是上好的骨瓷茶具啊。就這樣全糟蹋了,可惜啊!

回到自己辦公室,在秘書席便看到了王丹東和奚梅玉兩人,兩人見到張青雲,幾乎是同時叫了一聲:「張書記!」

聲音都很激動,有那和斷奶的孩子遇見娘的感覺,張青雲含笑朝他們點點頭道:「辛苦你們了,最近工作壓力很大吧?」

王丹東和奚梅玉兩人對望一眼。都沒做聲,不過他們臉上的神色卻映射了他們的心情。他們早就聽到風聲了,知道張青雲這次進京把項目的事情做砸了,還遷出了非法征地的問題。現在中央國務院三令五申的強調要保護耕地,清江是否撞在了槍口上了都不一定。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張青雲在京城遇到的一個小小的結坎兒,這一傳到清江就變成了捅破天的大事,張青雲也似乎因為這件事情大受影響。很多人都在傳估計張書記要失勢了。

王丹東和奚梅玉兩人本就因為科技園區的問題彈壓不住,又聽說頂頭上司張書記可能要失勢,不管是真假,這心裡總七上八下、忐忑不安的。所以一聽說張青雲回清江了,兩人當然是馬不停蹄直奔市委,好似只有見到了張青雲,這心裡才能踏實得了。

張青雲招呼兩人進辦公室,段鵬飛很客氣的給兩人上茶,一般領導的狀態秘書是晴雨表,今天段鵬飛和平日沒有什麼兩樣,依舊是滿臉的笑容,恭敬客氣中滿是矜持和自信。

外面再怎麼謠言滿天飛,段鵬飛全當是無稽之談,也當那些傳謠言的全是無知之人。以前他沒有跟張青雲進京城。自是不知道張書記有多大的能量。

可是這一連兩次陪張青雲在京城轉了幾圈,他視野開闊了,也看清張書記絕對不是清江這個小地方能困住的。人家那就是一條龍,清江這個小池子很可能就是個化龍池而已。即使是化龍不成,也沒聽過龍種還會嗆死在這小池子中的。

所以,外面的這些種種說法。對段鵬飛是全無影響,這讓秘書科很多想找他開涮的秘書都不好開口。擔心段秘書是不是受到的刺激太過了。咋就不悲反喜呢?

不過段鵬飛的這種表現看在王丹東和奚梅玉的眼中卻是最好的鎮定劑。兩人品著段鵬飛奉上的香茗。受他的微笑感染,神色也好了很多。

「丹東、奚副主任,怎麼了?看你們氣色不好啊?我想聽你們的工作彙報可能都有難度哦!」張青雲含笑道。

王丹東和奚梅玉同時站起身來,最後奚梅玉訕訕的坐下。王丹東清了清嗓子開始說工作情況。張青雲壓壓手道:「別站著了。坐下說!做下說!」

王丹東應了一聲,不過身子卻沒動,就那樣站著,手上也沒拿東西,開始將近段時間科技園管委會遇到的各類問題一一向張青雲彙報。

科技園的整個項目是分階段進行的。這種操作方式是為了規避風險。可是科技園畢竟不是樓盤,科技園的主要作用是集中技術、人才、優秀企業等等各種資源與一起,方便形成規模效應和優勢

企業入駐了科技園,政府方面給予企業的相關承諾就得慢慢兌現。同時科技園開工建設的時候就會有總體規劃,規劃好了就得全線準備招標、尤其是基礎建設,都需要上馬動工。

所以,項目第一階段完工的時候。其實政府財政就已經透支很多了。現在第二期審批遇到困境,國家財政的資金不能到位,引發恐慌是必然的。

王丹東反映的就是這些問題。儘管管委會已經苦口婆心的給相關工程企業做了擔保,跟入駐園區等著政府扶持資金的企業也做了承諾。但是事兒依舊很多,天天都有各種謠言在清江傳播。搞得科技園現在的招商項目處在了停滯的狀態。張青雲聽著王丹東的彙報,開始還比較冷靜,漸漸的他臉色越來越

沉。

「嘩啦啦!」張青雲手一動,茶几旁勘勺一個木質地球儀便被掀翻到地上發出巨大的聲響,王丹東的彙報嘎然而止,奚梅玉更是驚恐的站起身來,兩人同時後退耷拉著腦袋不敢抬頭。

「亂彈琴!是誰在造謠?扇陰風、點鬼火,沒有的事兒也能被他們說出花兒來!」張青雲怒聲喝道,他心裡是真生氣了,他本來對科技園整個項目單位的人心浮動有心裡準備,可沒想到局勢竟然到了這種程度,連招商都處在了停滯的狀態。那豈不是等於說清江科技園現在對高新科技企業沒有吸引力?

這不僅意味著清江投資環境的惡化,更讓清江科技園的形象受到極大的打擊,說得嚴重點,對整個江南都有消極的影響。

「你們都是吃乾飯的嗎?清江科技園的項目是國家立項的,整個江南省的重點建設項目!有了這兩塊牌子,你們就連局面都控制不住?搞得整個清江謠言四起,清江的城市形象、投資環境因此大受影響,你們」你們就是清江的罪人!」張青雲怒聲喝道,樣子駭然到了極點。

他越說越氣,心裡越失望。同時也越憤怒,事情的始作俑者是誰他心裡清楚,這種造謠生事的本事也就只有郭家人能幹出來,他們就是要以此來向地方政府施壓。

這都不可氣,郭系的人本就不是什麼好鳥,大家道不同,被他們陰一把也正常。最可氣的是何茂森。他作為堂堂的市委書記,竟然沒有意識到這種謠言的危害,以一己私利就讓這股謠言誰其自然的傳播。

搞得金市烏煙癢氣,整個科技園的項目由形勢一片大好,變得形勢極其不明朗。先前費九牛二虎之力塑造的形象毀於一旦,整個清江黨委政府的公信力也因此要受到影響。這就是真正的亂彈琴,不作為!

「你們都出去,回去好好的做檢查!」張青雲哼了一聲道,他用手指著王丹東和奚梅玉兩人,渾身氣的發抖,「你看看你們兩個,六神無主!外面那些人以訛傳訛,你們身為領導也會去相信那些無稽之談?回去馬上給我穩定局勢,還有誰鬧事,還有誰造謠,都給我上報公安局,要嚴肅查處!」

王丹東兩人被罵得狗血淋頭,一聽這句話如蒙大赦,紛紛退出門去。出門以後兩人都是滿臉通紅。像醉了酒似的,又不敢在市委久留。渾渾噩噩的下樓直奔管委會而去。

送走王丹東兩人,張青雲還是不解氣,又有砸東西的衝動。不過他心下卻已經有了決斷,本率在清江。他只是副書記,應當充分尊重何茂森這個班長。

而他一直也是這樣做的,盡量不和書記唱對台戲,盡量的配合書記工作。可是這一次。何茂森分寸太過了,想打壓自己逼自己就範可以理解。官場上就是人與人斗,只要不傷大局。張青雲甚至認為可以將鬥爭理解為競爭。

可是何茂森卻不是這樣乾的,他對郭系伸的狗爪子視而不見,反而還與其狼狽為奸來壓制自己。就算只是這樣,也可以接受,最不能接受的是他置清江利益與不顧。將清江搞得烏煙瘴氣,他以為自己真就沒有反抗餘力?

張青雲冷笑一聲,他其實早就潛藏有後手,只是他一直謹記占書記的叮囑,要盡量的搞好班子團結。為了從大局考慮,張青雲盡量是忍耐。希望等看清楚了再動手。

可是現在事情發展到這種地步。他是忍無可忍,他決定動了!

他做這個決定的時間很短,決定做出來了他才發覺這個時機非常恰當。

常委會網上演了一出鬧劇,無論是何茂森還是杜慎科都要花時間去反省和重新定位。官場上最忌諱的就是撕破臉皮,今天的常委會算是真正的撕破臉皮了,這種情況下。要讓班子重新凝聚起來需要時間。而這個時間的空隙,已經足夠讓張青雲大幹一場了,,

求月票,月票啊!召喚月票!又是一萬字更新,兄弟們,票子砸的再猛一點吧!努力渴求票子啊!( 捷爾任斯基看著手裡這張名單——總理兼內務部長李沃夫公爵、外交部長米留可夫、陸軍和海軍部長古契科夫、運輸部長涅克拉索夫、貿易和工業部長科諾瓦洛夫、司法部長克倫斯基、財政部長捷列先科、教育部長馬努依洛夫、農業部長申加廖夫、東正教聖議會檢察長弗拉基米爾.李沃夫。

好吧,這就是臨時政府的全部閣員。看了這份名單,哪怕是對臨時政府再抱有希望的革命群眾,也不能不承認,除了一個克倫斯基勉強能算是革命政黨中的人物(社會革命黨的極右派),其他的幾乎沒有一個好鳥。十個閣員有五個立憲民主黨,一個十月黨,尤其是米留可夫和古契科夫,這兩位極力鼓吹戰爭,身上拉的仇恨不是一星半點,在士兵階層中這兩人的形象是非常糟糕的。

總而言之,李沃夫公爵的這個臨時政府完全談不上一點什麼革命氣息,幾乎可以說,這幫人與剛剛被工人和士兵丟進彼得保羅監獄中的原沙俄高官顯貴一模一樣。

捷爾任斯基皺起了眉頭,他心裡也很想說這界政府成員很操蛋,但是既然彼得格勒蘇維埃執行委員會決定信任這個政府,那他認為就算有意見,那也只能看看再說。

倒是**直截了當的嘲諷道:「這就是我們的新的政府?哼哼!工人和士兵流血流汗就是為了讓這麼一幫遺老遺少上台?這簡直是對革命的背叛,彼得格勒蘇維埃執行委員會是一群豬嗎?竟然會同意跟這幫混蛋合作!」

莫洛托夫翻了翻白眼,心道也就是你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什麼都敢說。那啥,你不知道捷爾任斯基也是蘇維埃代表嗎?你這有點指桑罵槐的意思啊!

捷爾任斯基倒是不以為意,耐心的解釋道:「彼得格勒蘇維埃執行委員會的多數意見認為,如今的蘇維埃的主要任務是監督這個政府,只要這個政府按照人民的意願行事,我們就擁護他!」

**卻不依不饒的挖苦道:「我看不出這屆政府和人民有多大關係,老貴族、舊官僚、大地主、大資本家、偽善的律師,嗯嗯,這樣的組合還真是很親民!」

捷爾任斯基也很無語,對這幫人他也是一點都不看好,屁股決定腦袋,看光這幫人屁股坐在哪一邊,就知道持什麼立場。但是這個結果畢竟是蘇維埃執行委員會的決定,在執行委員會裡布爾什維克又是少數中的少數,就算不同意也無濟於事。誰讓那裡是社會革命黨右派和孟什維克的天下。以此看來,前天黨內決定不提倡參加蘇維埃還真是個錯誤!

捷爾任斯基無語,莫洛托夫倒是來了興趣,他問道:「安德烈同志,對此您有什麼意見?」

「我的意見是一如既往的,俄國的革命絕對不能相信資產階級,應該堅決抵制這個狗屁的臨時政府,應該發動工人和士兵將它趕下台,然後將一切權利收歸蘇維埃!」

捷爾任斯基當即搖頭反對:「如今形勢還沒有到這一步,而且你的提議在蘇維埃里也根本通不過!」

「當然通不過!」**氣鼓鼓的說道,「如今的蘇維埃根本就不是代表了人民意願的蘇維埃,完全被一群打著革命旗號,骨子裡卻是反革命的社會革命黨右派和孟什維克佔領了。我們應該馬上加強黨在工人、士兵中的影響力,將這群偽善的傢伙驅逐出蘇維埃!」

捷爾任斯基愈發的覺得頭疼了,這小傢伙還真是什麼都敢說,如今蘇維埃的代表們威望正高,群眾們對他們報以了極大的信任,你這個搞法簡直就是自尋死路,說不定會被暴怒的群眾直接拖出去切小**。

捷爾任斯基正想勸兩句,**這二貨倒是順杆子往上爬了:「實際上我認為,如今我黨的主要工作應該分為三個方面,首先就是幫助流亡國外的同志儘早回國;其次,立刻著手發動群眾,揭露臨時政府的實質和社會革命黨還有孟什維克的真面目,號召全民抵制這個政府;最後,馬上著手成立一支黨所領導的軍隊,做好武裝奪權的準備!」

咳咳!咳咳!

捷爾任斯基差點沒被嗆死,你小子也太膽大了吧,你還沒入黨呢!就我黨我黨的掛在嘴邊,還說什麼建立軍隊!我擦,你是真傻還是假傻?

他終於忍不住了,訓斥道:「安德烈同志,你的意見中的第一條我完全贊成,而且我們正在努力實現;第二條我部分贊同,但是我不同意立刻抵制這個臨時政府,我們還需要走一走看一看,如果他們真的持有反動立場,我們再行動不遲;至於第三條,這個意見太荒謬了,簡直不值得一提!不說這麼做是公然挑釁蘇維埃和政府的權力,就論我黨的現狀,也沒有能力成立什麼軍隊!」

莫洛托夫倒是插嘴道:「我認為安德烈同志的第三條意見可以修正,應該當加強我黨在士兵中的影響力,引導士兵接受我們的主張!」

捷爾任斯基沉思了一陣,莫洛托夫的意見倒是可以接受,蘇維埃代表的比例,士兵是每五人中選一個,大大高於工人的選舉比例,拉攏士兵絕對是有必要的。

他表示道:「這倒是可以,也很有必要!叫同志們來開會,共同討論這個建議!形成決議后再發下去!」

好吧,三條意見被接受了一條半,按說**也該滿意了,但是這三條中他最在意的就是最後一條了,後世的太祖可是說了,槍杆子里出政權,沒有槍杆子還混個毛線啊!他自然覺得有些意興闌珊,連捷爾任斯基和莫洛托夫討論的細節問題都沒心思聽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被會議折騰得昏昏欲睡的時候,捷爾任斯基的辦公室里又進了新人。本來某人對於辦公室里進進出出的人流沒有多少興趣,除了對極個別後世他聽過的大人物加以關注之外,其他的人這廝一概無視了。

但是眼前這個人的相貌卻引起了他的注意,這是一個東方人,確切的說是一個中國人!是的,哪怕只是看臉,**也能確定這人百分之百是他的同胞,對於一個真正的中國人來說,只要是一眼就能分出與日本人和棒子的卻別,那種大中華的氣質是猥瑣的島民和自卑的棒子完全不具備的。

領著這個中國人進來的工作人員介紹道:「捷爾任斯基同志,這位是從中國來的任輔臣同志……任輔臣同志是1908年入黨的老布爾什維克了,如今他正帶領著三千華工在煤礦工作(注:此時任輔臣應該在烏拉爾山附近的彼爾姆省的阿拉巴耶夫斯克礦區工作,並不在彼得格勒)……聽到革命的消息,他就進城來尋找組織了……」

對於一戰中的赴歐參戰的中國華工,**有些耳聞,從1916年開始,大約有三十萬華工被招募到歐洲參戰,其中大約十五萬人在西線的法國和英國從事體力勞動,而另外十餘萬人則在俄羅斯。不過他還真不知道任輔臣這個人,聽介紹說此人1908年就加入了布爾什維克,那豈不是說他就是中國的第一個布爾什維克了?如果這是真的,那他怎麼會沒聽說過此人呢?真是奇也怪哉!

只能說這廝實在是太孤陋寡聞了,任輔臣的名氣可是很大的,大名鼎鼎的紅鷹團團長,帶領了完全由中國勞工組成的紅鷹團參加了俄國內戰,並取得了驕人的戰績,可惜的是不幸犧牲了。其實,在俄國內戰中,由赴俄華工組成的中**團不在少數,約四到五萬人,湧現了包括任輔臣在內的英雄,比如中**團長張福榮、紅軍營長包青山,甚至還有列寧的衛士組長李富清。中國華工對蘇聯的建立可是做出了極大的貢獻。

當然,這一切某小白男是不會知道的,他倒是對於任輔臣的來意充滿了興趣,頓時這廝一掃剛才的頹廢,豎起了兩隻耳朵傾聽。

任輔臣的俄語還湊合,至少基本的對話是沒有問題的,從他的自述中**得知,任輔臣所在的這個煤礦乃是扎紮實實的黑煤窯,他自己作為翻譯還算好的,只是人生自由受到了限制。而其他的三千多普通華工簡直在死亡線上掙扎。

這幾天因為二月革命的爆發,煤礦就停工了。他從當地俄國人口中得知革命的消息之後,就動了心思,立刻偷偷溜出煤礦進城尋找組織,希望組織能將華工們解救出來。

**呲了呲牙,心道任輔臣你這是找乞丐化緣、跟餓狗搶食,如今彼得格勒的黨中央都處於無米下鍋的狀態,哪有能力支援你?

果然捷爾任斯基也露出為難的神色,任輔臣這三千多華工夫人身份實在太敏感了,若是俄國本地的工人還好說,能向黨組織靠攏捷爾任斯基高興還來不及。但是任輔臣畢竟是外國人,在這麼一個敏感的時刻,他還真沒什麼辦法,三千張嗷嗷待哺的嘴,要知道黨中央如今都是借錢過日子啊!

想到這,捷爾任斯基不由得瞟了一眼坐在邊上的**,實在不行也只能讓這小子再出點血了,讓這小子幫幫華工算了……

可憐的某小白還不知道捷爾任斯基已經將主意打到了他的頭上,此刻這廝想的是,任輔臣那裡有三千多條吃苦耐勞不畏艱苦的漢子,若是能把他們組織起來,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更何況這些人在俄國舉目無親,若是能幫他們渡過難關,那絕對是一條心跟著哥走。

想到這,**的心思頓時活泛起來——嗯!這件事似乎很有搞頭! ;委會是任何級行政單位都最受關注的政治活動。清駐憂女會崩盤的消息雖然嚴格的控制了消息。但是很快整個清江的官場上都知道了這件事。

市委書記和市長在常委會上矛盾公開化,這本身就是個很大的噱頭。況且他們背後都有一大幫爪牙,這一鬧,讓整個清江官場的空氣空前緊張

只要是圈子中的人,都在想著如何趨利避害,最好是能夠趁機得點利。即使得不到利益,也要盡量避免受到牽連,很多人都開始為此絞盡腦汁,並展開了行動。

而這件事的兩個當事人何茂森和杜慎科卻同時選擇了沉默,何茂森當天晚上就去省委開會,而杜慎科也沒有擔負起代書記的職責,整天就只是窩在政府那邊,天天往下面跑。一派勤政的架勢。

一把手二把手低調,並不真味著張青雲能夠主導市裡的日常事務,恰恰相反,何茂森和杜慎科雖然在走不同的善後路線,但兩人的防備之心被以前更加重了。

何茂森跑到了省城估計是去走上層路線去了。但是清江的一切依然在他的遙控指揮下,而杜慎科則是清者自清,好似不屑於去解釋什麼,也不屑於去在這個時候拍領導的馬屁。他在盡量的擺正位置,一心在替老百姓多做幾件實事。努力在塑造其一心為民的形象。

面對這樣的局面張青雲也只是皺眉頭,清江的政治環境進一步惡劣,也直接導致了清江科技園項目的困難更加加劇。這是很好理解的,科技園項目的很多參與者們本就開始人心浮動了,現在清江政治空氣一緊張,這種人心浮動當然更甚了。張青雲現在主要的精力就是來穩定這一塊,他使用的手段也是很非常的,先是內部必須統一思想。王丹東和奚梅玉以及毛春暉被張青雲是又又罵。終於是讓他們找到了一點狀態,開始在內部進行整風運動,內部謠言很快為之肅清。

在外部環境方面,張青雲動用媒體開始為科技園項目吹暖風,媒體的重心全都下到園區,採訪的都是進入園區展勢頭良好的企業。

平面媒體、電視媒體輪番動作,市級媒體和省級媒體聯動,先把風吹了起來。至少在面子上,公眾對科技園項目的認知在悄悄的變化。

至於和科技園項目利益攸關的工程公司,張青雲專門組織了座談會,用的招數絕對讓人大跌眼鏡,別說那些老總當場被雷暈了,就連毛春暉和奚梅玉等人都傻了眼。

座談會一開始,根本就彈壓不住場面,因為在座的很多公司老總都是帶資在為政府做基礎建設,現在一聽說源頭要斷流了,他們哪能不心浮氣躁?

毛春暉對這個場面是習以為常了,他心下甚至隱隱還有點高興,他這段時間被張青雲罵得太多了,心下不服氣的因子也在作怪,他一直認為不是自己工作能力不行,也不是工作方式不得當,是政府確實能給的承諾太少。

說得難聽點,他心下就是覺得張書記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不過這個,念頭他只能在心裡想想,在嘴上他是絕對不敢說的。他作為堂堂的副市長,其政治素養可不是外面那些造謠的毛頭小子能比的。

外面到處在傳張書記要倒霉,毛春暉在張青雲面前卻是愈的小心謹慎,對張青雲的恭敬比往日更甚。他心下明白,領導在遇到問題的時候比平日更敏感,對身邊人態度的關注也更細微。

所謂患難見真情,領導對這個都很講究,他們往往對這個時候看中或者看輕的人印象最深刻,甚至直接決定了他以後的用人。

現在外面的風聲是對張青雲不利,可是政治上的事兒哪裡能說得准呢?只有那些官場上的愣頭青才會在這個時候心中動搖,殊不知這恰好是一個親近領導最好機會,只要張青雲能挺過這一關,對在危難中不離不棄的下屬能沒印象嗎?

不過毛春暉面上恭敬,並不意味著其暗地裡沒有想退路,一連幾天被張青雲斥多次,他心下隱隱就有些氣惱了!今日他和奚梅玉陪同張青雲接見這些工程公司的大佬,就是想讓張書記自己來體會一把被逼上梁山的感受,省得以後好拿下面的人做出氣筒。

如果事沒擺平,張書記性子又還改不了,在毛春暉的心裡,張青雲基本就可以放棄了。因為那意味著張青雲十有**要出問題,這只是一種感覺,可是這是毛春暉在官場上滾了幾十年才鍛鍊出來的感覺。他對此深信不疑!

面對下面亂鬨哄的場面,張青雲皺皺眉頭,掃了一眼毛春暉和奚梅玉。兩人根本不敢和他對視他不由得嘴角彎成了一個弧度,道:「諸位。靜一下吧!這是座談會,吵吵嚷嚷解決得了問題嗎?」

「張書記,不是我們吵吵嚷嚷,只是政府也要理解我們的難處,我們背著一身的銀行貸款來做項目。現在資金沒有著落,工程又要讓我們繼續坐下去,這不是強人所難嗎?」下面一大胖子咧著嘴道,一看就是包工頭出

他這一說話。立馬引起了大家的響應,抱怨的內容都是大同小異,雖核心的問題就集中在了資金的問題上,他們需要政府方面提供資金擔保。

張青雲面帶笑容,指了指大門,門口的奚梅玉愣了一下,將門打開。進來兩個五大三粗的警服漢子,他們一進門便扯著嗓子吆喝道:「怎麼了?造反呢?就安靜不下來嗎?」

這兩人人放聲一喝,場面立玄安靜了下來,兩名警察一左一右站在張青雲的旁邊,張青雲這才上前兩步道:「諸位,得罪了!逼不得已出此下策。就是提醒大家稍微要有點禮貌!一個個起鬨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下面眾人你望望我,毒望望你,竟然誰都沒敢做產,最後大家的眼神都落在了張青雲的身上,等著他下面的話。張青雲咳嗽了一下,面罩寒霜,聲色俱厲的道:「我現在強調兩點,第一點,任何人不得再以資金危機為借口到政府相關部門鬧事,清江大小是個幾百萬人口的市,總得要點體面。你們明白?

第二點,工程不能停下,要嚴格按照合同完工,不能出現甩期的情況。否則到時候完工誰違反合同,誰要承擔責任,你們聽明白了嗎?」

張青雲這個高腔起得太突然,而且直接說出了兩個條件,既不能鬧事,又不能停工,資金的問題卻沒有一句承諾,這哪裡是座談會解決的問題?分明就是以勢壓人、蠻橫無禮嘛!

下面眾人開始嘰嘰喳喳,眼看這又要鬧翻了,張青雲皺皺眉頭,兩名警察同志又開始履行職責維持治安了!這次動作大一點,直接到人群中一個個的對付,今天來的工程公司,說穿了文化素質都不高,平常也是直來直去的,張青雲找來的兩人也沒跟他們客氣,直言告訴他們。都給我安分點。這一招還真用對了人,這一要來硬的,下面漸漸安靜了下來。

等人群再次安靜了,張青雲語氣才緩和開始講整個科技園項目目前的進展,其中重點提到的就是上面的撥款問題,稱項目不是擱淺了,而是在確定土地規」張青雲還專門拿了兩幅地圖過來,煞有介事的來說明土地規小的爭議。全部都是在胡說八道,所要表達的中心思想就是項目沒有問題,撥款也沒有問題。

只要把土地規小的問題最終敲定了,相關的款項馬上就會下來,而先下來的肯定是基建款項,讓大家不要聽信謠言,造謠的人是盯上了沙鷗州附近的那塊地,,

張青雲講了很多。基本等於是編了一個很完美的故事,大家聽得都很入神,場面終於緩和了。毛春輝和奚梅玉兩人都鬆了一口氣,奚梅玉到底是女流之輩,過度緊張后臉色有些白,自顧先去衛生間調節情緒去了。

而毛春暉則不住的打量張青雲,心中感嘆莫名,今天這一齣戲。張青雲先是一通亂棒,蠻橫無比,鎮住了大家,再開始用說服的辦法。

自古以來都有商不與官斗這一條,張青雲等於是先提醒了這幫人這一點,等他們清醒了,擺正了自己的位置他再和顏悅色和大家坐下來談。這個時候大家才會用心的去聽,你在說服他的時候,他自己也存說服自己,在這種雙重說服下,事兒也就不知不覺暫時被彈壓了。

在商場上混的人哪個不是人精?他們心中也是有算盤的,千算萬算,人家堂堂的書記真火了,那是不能太不給面子的,所以等張青雲講話完畢的時候已經是掌聲雷動了,領導給臉就得自重,不要等領導撕破了臉皮,那樣大家都沒面子不是?

座談會結束以後,張青雲又單獨的跟其中的一些重要的人物交流,在單獨交流的過程中,張青雲才做承諾,說的當然都是保證不拖欠資金公公。這樣一來,先前本來有疑慮的一幫人,疑慮漸漸也消除了。說穿了這就是個簡單的心理學問題,張青雲這樣做,就是讓人家感覺張書記是個。不輕易做承諾的人,這話再進一步說,就很自然的成為了張書記的承諾是要算數的。這是一個心理的暗示。這個時候,這種暗示往往最管用。

「還是要書記親自出馬才能鎮住場面啊!我們分量太輕了」。送走最後一個工程老總,毛春暉上前涎著臉恭維道。

張青雲皺皺眉頭,道:「不是分量輕,而是不用腦子,不想辦法!對黨委政府沒有信心!」

毛春暉臉一紅,不好再說什麼,拍馬屁拍到了馬腿上讓他很尷尬。一旁的奚梅玉抿嘴忍不住好笑,又不敢笑出聲,時而用眼睛膘張青雲。

這件事如此被彈壓下去,奚梅玉在覺得不可思議的同時對張青雲是徹底服了,張青雲用的招兒雖然生猛怪異,但是其目標性相聳的強,而且對整個項目的大局是絕對的有信心,不然他貴為市委書記,是不會去使用那些上不得檯面的方法處理事情的。

「老毛,你先回去吧!我再跟奚主任談一下管委會的事情!」張青雲道,對毛春暉張青雲有些失」。只安京城后。毛春輝是科技園項目的掌舵用

事實證明這人言過其實,說話一套一套的,可是個玩的全是胸口碎大石能力確實不行。他堂堂的副市長,副廳級高官,連幾個鬧事的人都擺不平,不去養老,還留著他幹什麼,自己需要的是有能力幹事的人啊!

毛春暉離開的時候有些黯然,張青雲的暗示已經很明顯了,和奚梅玉既然談管委會的事情,卻又支開自己。那不明擺著就是暗示自己可以靠邊站了嗎?

當然,他黯然的最主要的理由是他已經判斷出來,外面種種針對張青雲的謠傳是不可信的,張青雲從京城回來后並沒有任何的異常。相反還強勢了很多,如果是真要砸了鍋,他怎麼可能行事還如此強勢?早就該安排後路、低調做縮頭烏龜了吧!

出於禮貌,張青雲還是親自將毛春暉送到了樓下,奚梅玉就跟在他後面。她當然也看出了這中間的道道。

到底是女流之輩,一時奚梅玉還免不了有些感慨。毛春暉也是堂堂的副市長,可張書記一句話就將其打進了冷宮,雖然原因是毛春暉的不作為,算是罪有應得,但是官場的殘酷也由此可見一斑了!

「奚主任,不用多愁善感了!準備做事吧」良久,張青雲緩緩開口道。

奚梅玉一驚,忙道:「做事?做什麼事啊?」

張青雲沒說話。臉色漸漸變得陰沉嚴肅,似乎瞬間變成了一團冰。讓一旁的奚梅玉忍不住退後了一步,靜靜的等著他的指示。

「準備開新聞布會,向外界澄清這次科技園第二期項目沒能如期上馬的真正原因!」張青雲突然開口說道,聲音低沉陰冷,讓聽者不自然的會感覺到一陣寒意。

「新聞布會?澄清項目擱淺的原因?。奚梅玉臉色霎變,她再傻也知道了張青雲的意思,結合外面的種種謠傳,奚梅玉瞬間想明白了。張書記手上有大牌要出,清江可能要因此變天了。

一念及此,她猛然抬頭,道:「是!我馬上去安排,必將邀請省內省外知名的記者出席這次布會,您放心!」奚梅玉腦子裡面的想法挺單純的,她擺得正位置,也只對科技園這個項目感興趣。

張青雲要做什麼,幹什麼他不知道,她只知道張書記做的是對科技園的長遠展是有好處的,僅此一點就足夠了,還沒等張青雲叮囑,她便先開口道:

「放心吧,張書記!我會注意保密的,事並絕對保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