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託,我們傭兵團只出七個人,幫你們公會頂著上千人的壓力去搶鑰匙,才給這麼點?」曉風殘月討價還價道。

「您是大神啊!」落夜不軟不硬地頂了一句道,悄悄地拍了下曉風殘月的馬屁。

「大神為你保駕護航,才給三萬金,打發叫花子呢?」曉風殘月完全不吃這套,不聲不響地將包袱送了回去。

「只是為了一個活動資格,真心不能再多了!」落夜敲了敲桌子,提示曉風殘月他們這次拿的只不過是十二塊令牌碎片中的一塊而已。

「嘁,當年來找我要簽名的時候你可不是這個樣子的。」曉風殘月打起了感情牌。

「當初給我簽名的大神可是沒找我收費的。」落夜照樣軟硬不吃,「三萬金,真心不能多了!」

「那就一萬金吧!」曉風殘月口風似乎鬆了下來,「不過加一個條件。」

「這個不行!」落夜看著曉風殘月的霸王條款,想都沒想又推了回去。

最終,圍繞著這個霸王條款討價還價了半天,全能傭兵團最終還是和正和公會簽訂了雇傭契約。

乙方因特殊需要臨時加入甲方的公會,在完成七月後,將自動退出甲方公會。

按照契約要求,乙方有義務保證甲方在活動中二十三名隊員的安全,並為甲方創造奪取魔幻夢境鑰匙的機會。

當整個活動順利完結后,甲方有義務按照乙方在活動的擊殺數額外付給乙方100乘以擊殺數單位個金幣。

當甲方的隊員因為乙方的掩護不周而陣亡的時候,甲方有權利在支付乙方的金額中扣除2000乘以被擊殺數單位個金幣。

若甲方成功地在乙方的掩護下奪得此次活動的獎勵,則視為本次任務圓滿完成。

任務完成後,甲方需支付乙方5000金幣的雇傭金,並按條款的設定額外支付或減少支付一定量的金幣。

甲方:正和公會會長落夜

乙方:全能傭兵團團長曉風殘月

按照落夜的計劃,為了避免曉風殘月率領的傭兵團一心只想撈外快將自己的隊伍安全拋之腦後,在答應了曉風殘月的霸王條款之後,特意加上了第二個對自己這邊有利的條款。

如果曉風殘月真的財迷心竅將正和公會拋到一邊,

那麼集體陣亡的二十三人將有權從曉風殘月處索討高達4萬6千金幣的賠償。如此一來,即使所有參加活動的玩家都被全能傭兵團所親手擊殺,毅然拋棄了正和公會的全能傭兵團在合約的計算中,也很難仗著合約的霸王條款撈到多少報酬。

這一點,充分地削減了全能傭兵團殺人賺外快的心情。

不過當落夜在被炎威公會偷襲前翻閱各隊伍的擊殺數時,全能傭兵團所在的三隊以214個人頭的擊殺數徹底亮瞎了他的眼睛。.. 這才是大神的實力嗎?落夜心中浮現出一個又一個疑惑。

還是說,一開始讓曉風殘月幾人來負責擊殺兩隻守護獸才是最物美價廉的方法?

考慮到成功擊殺掉兩隻守護獸時會對尚且存活在活動中的團隊成員進行一次三頻飄紅的公告,落夜的心中也並不太想讓曉風殘月幾人出這個風頭。

說起來出風頭還是小的,關鍵是一旦曉風殘月等幾位大神的名字出現在公告之中,正和請人幫忙的事情就會立刻被大眾所知曉,雖然有著主力隊員要進行聯賽的理由,但靠著傭兵團幫自己的忙才拿下兩隻守護獸,落夜可並不認為這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因此,那張關於全能傭兵幹掉守護獸搶先一步奪取魔法夢境鑰匙處理辦法的契約,被他暫時給藏了起來。

若不是炎威公會的突然偷襲,打亂了正和公會的進攻部署,陣型被打亂的情況下被兩隻放出70級禁咒的守護獸強秒了不少隊員,落夜才不會在臨死之前狠下心將這份契約塞到雪域藍天的手中。

「三萬金幣?」曉風殘月從腰間拿起了葫蘆往嘴中關了兩口酒,「這是要減掉那些陣亡的賠償金的吧?」對自己辛辛苦苦帶著手下人拿下了214個人頭還要賠錢給正和公會這件事情,曉風殘月一直耿耿於懷。

「如果您願意,之前的第一份合約我們可以放棄掉。」雪域藍天眨了眨眼睛,看著曉風殘月開口道。

「到頭來白忙活一場也還是三萬金幣啊!」曉風殘月鬱悶地搓了搓手,接過了這張契約。

「進入狂暴狀態的守護獸的會在脫戰狀態下緩慢回血,但狂暴狀態要一隻持續到他們狀態回滿才會消失。」曉風殘月搖了搖葫蘆里的酒,若有所思的計算道。

「活動時間還只剩下一個小時,按照之前得到的零星情報來看,如果活動時間結束后沒有任何一支小隊奪得這個令牌碎片,那麼在活動時間的最後倒數五分鐘內,整個主島將被魔法陣引起的巨浪所吞沒,所有玩家都將會損失一級的經驗值。」作為傭兵團情報負責人的風輕雲淡站了起身,解析著現在的局面。

「主島被吞沒?掉級?這不是一個公會活動嗎?」雪域藍天有些詫異地摸了摸腦袋,疑惑的問道。

公會活動中陣亡一般不會有損失,這種觀念在一年以來的公會活動中已經深深植入了每個玩家的心理,就像那殺的無比慘烈的城邦戰爭,即使在活動死的再慘,除了給裝備交上一筆修理費外,倒也沒有多少懲罰。

雪域藍天需要一個解釋。

「要解釋,我可以給你講一個史詩般的故事序章,但現在的當務之急是組織足夠多的人手趕在活動失敗之前擊殺掉守護獸,並拿到魔法夢境鑰匙。」風輕雲淡沒好氣地打斷了雪域藍天的疑問,「你們正和還有多少人?」

雪域藍天伸出了食指指了指自己。

「看來只能和其他幾家公會進行協商了。」風輕雲淡無奈地嘆了口氣,8個人就想要擊殺兩隻狂暴的75級守護獸,即使是大神也沒有多少辦法。

就算情況再壞,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把這塊碎片讓給其他公會也不是不可以的。

只要自己這邊不會被巨浪吞沒掉級。

風輕雲淡回憶起了當初實行這個冒險地升級方法的代價,對掉級這個詞的擔憂之情又多了幾分。

「在協商之前,總還是有些事情要做的。」在黑傷無絕心痛地眼神注視下,曉風殘月用一塊手絹蘸著葫蘆里的酒,小心翼翼地擦拭著自己的單手錘。

「天威公會的那幾個小雜種,還有筆賬需要先算算的!」

借著飛行術漂浮在天空的炎威稍稍轉了轉頭,玩味地向曉風殘月的方向投來一絲關注。

「喂,你現在玩的是騎士,不是你他娘一區的獵人號。」黑傷無絕拍了拍擺出一副射箭姿態的曉風殘月,對這位史詩大神居然從背包中掏出的一把長弓準備狙射炎威的表現表示無語。

雖然史詩並不像其他的網游一般限定了每種職業只能使用固定的武器,但考慮各個職業的武器專精加成以及特定技能需要專門類型的武器才能釋放,因此各個職業的玩家所使用的武器類型還是較為固定的。

而沒有獵人的技能瞄準校定協助,其他職業使用弓弩火槍等遠程武器的時候,都將比獵人職業更為困難。更何況,曉風殘月在三區的職業還是全能騎士。

全能騎士,雖然名字叫全能,但也沒有全能到掌握其他職業的天賦技能這一地步。

更何況,在大部分玩家眼裡,全能騎士,恰恰是全不能的代表。

能奶能坦能輸出還能使用聖光系的法術進行遠程打擊,聽起來雖然十分美好,但作為一款遊戲而言,在大眾玩家都存在技能習得上限的情況下,在選擇職業的時候有針對性地對一點進行強化是十分必要的。

全面均衡的發展必然意味著平庸,只有專攻一點才能獲得成功。

這是當初以四敏一力加點的曉月大神在獲得第一屆史詩聯賽華夏區單挑王獎項的時候的發言。

但就算是打死黑傷無絕他也不信曉風殘月在這全能騎士號進行的專攻會放在本屬於獵人才需要考慮的遠程狙擊中。

「你懂個屁!」曉風殘月毫無壓力地朝著一千碼外的炎威射了一箭。

黑色鋼羽箭矢在空中疾馳而過,帶出一條長長的白色尾巴,轉瞬之間,竟已從劍舞無雙和田菲之間的上空飛掠而過,像一隻突然暴起的毒蛇,向炎威露出了它致命的毒牙。

「萬里雲煙?」子若惜的步伐稍稍滯緩了一下,雖然現在離戰場還有些遠,但那個一身紅袍浮在空中的法師實在是過於搶眼了,加上這四周的樹木似乎在之前就被地圖炮給轟了個遍,失去了樹林的遮擋,再加上某個法師頂著個炎盾的光芒,想要看不到那個id顯示為【炎威】的法師還真是個難事。

身為林家的掌上明珠,子若惜對這些牛逼哄哄地角色自然是不怎麼感冒,但那道疾馳的白光,在迫使某位裝逼的法師開啟閃現術躲避的同時也再次抓住了她的注意力。

【萬里雲煙】(指向技能):唯一技能,玩家對視野範圍內的任意目標進行1.5秒的瞄準校定后,將藉助疾風的勁力發動一次強力而高速的穿透射擊,對目標及所有經過的敵人造成1500+10倍敏捷屬性的傷害。(可切換彈道射擊)

冷卻時間:5分鐘

消耗:150點魔法值

【萬里雲煙】(彈道技能):唯一技能,玩家藉助疾風的勁力發動一次強力而高速的穿透射擊,對一條直線上的敵人造成1500+10倍敏捷屬性的傷害。

重生之寵你不 施法距離:三千碼

彈道距離:三千五百碼

冷卻時間:5分鐘

消耗:150點魔法值

萬里雲煙是史詩級長弓【萬里起雲煙】附帶的專屬技能,同時,也是被譽為技能等階頂端的唯一技能。

唯一技能,雖然單次使用的威力比不過一些法師的高階禁咒,卻勝在冷卻時間較短。尤其當玩家能夠正確地掌握唯一技能的使用精髓的時候,唯一技能,往往就成為了這些玩家無往不破無堅不摧的殺手鐧。

當年的曉風殘月,正是利用這個【萬里雲煙】技能的超遠程狙擊能力,採取了肉寵紫晶猛獁四處探路開闊視野,自己尋位隱藏,藉助人寵視野共享的獵人天賦,伺機對對手進行狙殺。

雖然在正面的交火中,萬里雲煙的1.5秒準備時間讓它發揮不了太大的效果,但允許切換彈道射擊的方式和極快的彈道速度卻讓曉風殘月在聯賽的團戰中常常可以憑藉自己出色的意識狙殺被隱身術等技能保護起來的殘血對手。

高額的傷害以及與敏捷相關的高成長,更是讓以4敏1力暴力加點的曉風殘月如魚得水。

正是因為這個技能曾在史詩聯賽中多次大放異彩,林家在進軍史詩的準備工作中才專門提到了這個技能和他的使用者。

白色的彈道軌跡,極快的彈道,再加上之前從寒霜月的情報中得知了曉風殘月本人也在主島上的事實,讓子若惜將這個技能的名字脫口而出。

身處一旁的李軒卻搖了搖腦袋,雖然他們此時的視角並不能太好的觀察到全場,雖然這一支疾馳的箭矢的飛行距離明顯超出了一般弓箭的射程,但它絕對不是曉風殘月的成名技能【萬里雲煙】。

「萬里起雲煙是史詩級的裝備而非自製的銀裝,是不允許在各區合併前隨意傳輸到同一賬號的其他角色身上的,而且,剛才那一箭的速度,也明顯沒有那麼快。」

奔跑中的李軒在左手重新裝置上了圓盾,之前因為叢林中蔓藤錯綜複雜,許多時候需要手腳並用才能穿越地形,為此李軒專門將手中的盾牌收了起來,以便自己可以更快地在叢林中穿梭。

現在周遭的樹木已經東倒西歪,反倒方便了他前行。再加上已經逐漸接近戰場,現在被人伏擊的可能性也多了幾分,及時換上盾牌以防萬一倒是情理之中。

「不是萬里雲煙?」子若惜看了李軒一眼,卻並沒有提出質疑,反倒是耐心地等待著他的解釋。

「啊,其實是很簡單的東西,不過要解釋就有點難了。」李軒撓了撓腦袋,指了指自己身前某一棵已經斷成兩截的樹木,「聖光彈。」

雖然不清楚李軒的意思,但出於信任,子若惜還是按照他的要求吟唱出了一隻白色的光球,這光球的速度算不得太快,緩緩地從李軒的身旁掠過。

剎那間,李軒右手一閃而過一道施法的光芒,這隻緩慢的光球,頓時像開啟了火箭推射一般沖了出去,眨眼之間就擊中了那塊早就斷成兩截的樹木。

「疾風祝福。」李軒淡淡地解釋道。

【疾風祝福】:全能騎士呼喚風神的眷顧,為目標臨時提升200%的移動速度2秒。

消耗:30點魔法值

冷卻時間:10秒

疾風祝福,作為一個臨時增益的技能,除了全能系的騎士外,往往很少有人會往這個技能上投資一點技能點。雖然這是一個典型的短cd低消耗的瞬發技能,而且2秒200%的移動速度在關鍵時刻可以起到扭轉乾坤的作用,但對於大部分玩家而言,這個技能也只是在隊友被人集火時才配合守護交出的一個保護技能。

又或者配合己方這邊的近戰衝鋒時為隊友加上這麼一個buff以便讓隊友能更快的接近目標。

這個技能需要玩家原地站住才能施放,因此,由於在坐騎系統開放之前,廣大的騎士玩家們想在跑路或者追殺對手的情況下利用上這麼一個技能,可能往往會坑了自己。

因此,在坐騎系統開放之前,這個技能顯得相當的冷門。

按照李軒印象來說,這個技能真正火起來的時候,反倒是在那場關鍵的奧格瑪要塞爭奪戰中。

在主力部隊已經在上百家公會亂戰中消耗殆盡的時候,殘存的李軒營在自己的指示下打起了游擊戰,雖然靠著無恥的打打跑跑戰術撐到了爭奪戰的末期,但在老對手天威公會的百人法師陣面前,李軒幾乎束手無李軒。

雖然不清楚對方是怎麼將這最精英的百人法師團保存了下來,但自己這邊一向以騎士為主力的打法的的確確在這次爭奪戰中吃了極大的暗虧。

法師作為遠程職業,擁有著幾乎是全職業中最遠的攻擊距離,而這些以法師為核心建立的公會,往往只需要利用地形保護好自己的核心法師團,就能輕鬆地立於不敗之地。

然而對於前世的李軒公會而言,最大的短板,莫過於法師。雖然公會中法師玩家的人數還並不算太少,但相比起其他公會,無論是擁有高階技能的中堅法師數量還是第一法師團的禁咒掌握數量,都實在是有些配不上一流公會的稱號。.. 第四百一十一章戰術設置

說起來也是因為李軒公會的戰術設置的問題,習慣於讓大部隊拖住敵人,利用精英部隊到處遊走偷襲對方的側翼一向都是李軒公會的戰鬥精髓,在這種戰術指導下,普通的法師往往或因為腿短而跟不上部隊奔襲的速度,即使是不停的開著空間魔法保持自己與隊伍的距離,魔法值也很難為法師提供長時間的奔襲續航能力。

而作為王牌部隊的李軒營,更是以騎士為核心的近戰部隊,雖然也有一定的遠程部隊配置,但主要的方式還是讓騎士突然發起衝鋒,在攪亂對方陣型的時候砍殺一陣消耗對方的兵力。

近戰的消耗畢竟會比遠程大上許多,尤其是在這種百家公會混戰的混亂局勢下,即使是被譽為華夏三區第一騎士團的李軒騎士團,也只剩下了十幾個以輔助為主的全能騎士。

讓這麼一幫傢伙跟著自己去衝擊對方的法師團,以便掩護江亭夜雨的雨獵團靠近射殺對方?

李軒很懷疑到時候只剩下自己一人衝進對方的法師團還能引起多大的混亂。

搞不好天威公會的法師們心血來潮,給他來一次印象深刻的百人無限羊記錄都有可能。

「幫我加個疾風祝福,能辦到嗎?」江亭從箭袋中抽出一支箭矢,雖然同為遠程職業,但即使是射程最遠的狙殺技能,也要暴露在法師的射程之中進行。

單個的法師在單個的獵人面前幾乎是被碾壓的命,這是公認的事實。.. 一天兩夜轉瞬而過。

早晨的天灰濛濛的,絲絲寒氣吹到臉上感覺凄冷無比。又是倒冬寒,冬天馬上就要過去了,可寒冷還是戀戀不捨,時不時的來一次突襲。

楚歌早早的和齊林、歷勝天、小良在酒吧里做最後的準備。三個人每人身上別了一把匕首,楚歌看了一眼沒有說什麼。然後選出10個人作為跟從。最後為了以防萬一,楚歌還是把心思縝密性格溫和的小良留了下來作為留守大本營的看家人。

落微一思考,小良知道自己的任務頗重,於是點頭應了下來。帶著剩下的人員在酒吧里嚴陣以待。

楚歌帶著十二人走出了酒吧,齊林開車,楚歌坐在後座,歷勝天坐在副駕駛,剩下的十人自己打車跟著。

緊張的齊林擰開鑰匙,點燃了火。抖著手握著方向盤,腳下的油門猛的踩的有點過,車子像飛了一樣竄了出去,差點撞上了路邊的路燈柱。

「你丫的多久沒開車了?想讓我們死啊!」歷勝天沒有防備留意,一頭撞上了擋風玻璃,坐正了身子用手揉了揉被撞的額角,側頭罵著齊林。

「要不你來開吧!」齊林白了他一眼,滿不在乎的說。

歷勝天收保護費還可以,開車還真沒試過。聽齊林這麼說,被堵了回去,偏過頭不看他,生著氣。

楚歌穩如泰山的坐在後面,閉著眼睛,連動也不動一下。

又經歷了一次差點撞樹和一輛前行的車差點追尾后,齊林才適應過來,找到了曾經擁有的感覺。

北方大夏是聯合會的會址所在,每次會議都會在這裡舉行。沒有北方大廈的時候這裡是一座三層的高級木製建築的會所,由開始始聯合會的會議都在這裡舉行。舊城改造的時候在原址上修建了這座偉大的標誌性地標建築,建成后聯合會的會議依舊沿襲了初建時候的開會地點。

現在的這座大廈的主人是東城南城呼風喚雨的梁坤。十幾年前,也就是梁坤入住聯合會的第二次會議的時候,他聯合自己一系的勢力以強硬的手段沒有花費一分一毫就將此作地標建築收入囊中。

自從接手北方大廈的管理權之後,每一次的大會他們的利益集團都會利用地利優勢,以主人的姿態巧取各種好處,而大家也只能心中怒怒罷了,誰也不敢多言。

如果上一任會主在的時候,哪裡容得下他們囂張,絕對會輕而易舉的將之列罪百條,然後逐出聯合會。這些也只有那些被梁坤為首的利益集團壓迫的業內龍頭和幫會老大在心中默默想想罷了,畢竟老會主已經消失了將近二十多年。即使建在的話,誰也不認識,每次會議的時候他總是蒙著淡淡的面紗,如一層薄霧無人能看透後面的人到底什麼樣子。

在離北方大廈還有兩條街的地方,警方已經設立了臨時檢查崗哨。這樣的會議一個不合就可能引起一次大規模的衝突,破壞力絕對可以比擬一次小型戰爭。為了保險起見,任何攜有危險物品的車將要嚴格檢查,進去會議地點的車輛包括名貴豪車也沒有例外。

楚歌的桑塔納3000一個急剎停在了檢查人員的旁邊,把幾個檢查的警察嚇的外兩邊一閃,在車子停下的時候,五六個警察拿著槍指著裡面的人。

看架勢絕對把他們當成了一號恐怖分子,這幸好攔下的及時,要是真的衝到了裡面那就麻煩了。上面怪罪下來事小,怕就怕僅此一次自個兒就得回家抱著老婆的腳丫子望眼欲穿的哭吧。.. 李哲還假裝睡著了,他並不擔心別人,即使別人發現他不存在也找不到,但是胖了,李哲相信他一定會找他,有時候人和別人相處是緣分,不是在楊的時間裡。

一個小時后,李哲稍微站起來,打呼嚕,睡著了。

過了一會兒,巨石上碰巧有一條溝。李哲早就發現人們躺在裡面,從巨石下面看不見。

月亮已經高高掛起,李哲很快就躺了下來,只能撐著身子。在前兩次經歷中,李哲很快平靜下來,排除了干擾,並把尹玉培和楊玉培提升到了月球上。李哲沒有想到任何事情,內心深處是安靜的,沒有慾望,對周圍環境有客觀的反應。李哲不知道,如果黃先生看到他這樣,他就不能相信他是一個零級人才,他也不相信殺了他。

慢慢地,巨石升起了一個越來越厚的薄霧塊,倒進了溝槽里。李哲看著即將到來的光環。他很驚訝。他太笨了,從來沒聽說過。然後,他感覺到了正確的身體,就像一根針,疼痛是無與倫比的。事實上,他不知道,由楊合沒有實踐的方法,經絡沒有打開,只是造成。這是外部光環強行進入的結果。

李哲有著同樣的面孔,鬥志昂揚,但內心充滿了美麗,誰敢說他是浪費,我必須向他證明。突然頭暈目眩的感覺又來了,這一次李哲提前做好了準備,立刻全神貫注地抱著元守一,試著保持頭腦空虛。稍等一下,李哲就撐不住了,那力量太強了,如果不是前兩次演習,李哲很久以前就害怕暈倒了。「我睡不著。」我心中有一絲痴迷的痕迹,我從不放棄。慢慢地,李哲感覺不到一切,彷彿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彷彿在一眨眼之間。

「嗡嗡」李哲出現在另一個地方。

李哲抬頭一看,大吃一驚。太糟糕了。這是哪裡?我死了嗎?李哲站在虛空中,太陽高高地掛在左邊,金色的燈光閃爍不定,充滿了起起落落的感覺,右邊的月亮懸挂著,銀色的光芒怒氣沖沖,充滿了濃濃和吞沒的感覺,兩邊無限延伸,一片白色,一片黑色。李哲正站在邊界線上,左半身在太陽的一側,右邊的身體在月亮的一側,腳下充滿了空曠的空間。奇怪?我不敢相信我不能摔倒,所以我站在空中。

其他人早就被嚇暈了,誰見過這個場景啊,身體那種沒有落地的感覺,廣大的空虛只有自己,誰不怕,最怕的是未知的恐怖。

李哲擺脫了最初的恐懼之後,他安慰自己:「當他來的時候,他會為和平而戰。」「有人在嗎?」對那半個聲音沒有反應。

接下來怎麼辦,周圍什麼都沒有,場面還是那麼奇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