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世界里的師門任務分為九階,每一階的難度遞增,玩家可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選擇能夠勝任的師門任務。最簡單的當然是一階師門任務,這個任務獎勵也最少,就1點內力1點名望1點門派貢獻度,還有一定幾率獎勵兵器、防具、陣法、丹藥和功法秘籍,不過這樣的「一定幾率」和買彩票中大獎的概率沒什麼區別。

師門任務每天只能進行一次,機會難得,稍微有點實力的玩家都不會選擇一階任務。那麼,來看看二階獎勵吧,完成二階師門任務可得到2點內力、2點名望、2點門派貢獻度,並且有0。1%的概率得到額外獎勵,這樣的概率已經比買彩票中五百萬要稍微高一點點了。

至於三階師門任務,獎勵就比較豐厚了,完成任務可獲得5點內力、5點名望、5點門派貢獻度,有1%的幾率得到額外獎勵。

以酷哥胖目前的名望,他所能承接的最高級師門任務就是三階。這個任務對公測第一天的玩家來說難度很高,如果失敗,無法獲得任何獎勵,並且一天內失去了再次進行師門任務的資格。

找到專門給俗家弟子發布師門任務的羅漢堂首座,酷哥胖毫不猶豫的接了任務。

三階師門任務——驅趕惡猿:少室山東面,有一群惡猿出沒,屢次侵擾前來本寺上香之善男信女。羅漢堂首座命令你前去驅趕惡猿,少俠,請即刻出發。附註,此任務需單獨完成,不可組隊。

以前封測和技術測試高朝都沒接到過這樣的任務,沒辦法,只能摸著石頭過河了。小心翼翼的到了少室山東面,酷哥胖眼前一花,只覺有團黑影從天而降。

「—100!」

頭上飄出這個慘痛的傷害,總共150點氣血的酷哥胖當場殘血了。

這一刻,酷哥胖的心情就四個字:哎呀,我去!

· 駱益同見林泉此時還不忘譏笑他狡詐,無奈的搖頭苦笑,說道:「守這麼大的家業不容易啊,看看我。」駱益同手指頭頭,「白頭髮又多了兩根。不過呢,我想星湖的眼光不會差,天潤、靜安的樓盤,我看不看也沒多大的意思,反正猜不到星湖的下一步動作,還不如亦步亦趨跟著星湖行動為好。」

顧良宇心情也不錯,在旁邊笑道:「這麼說,駱先生不關心項目的具體情況,這麼看來也就沒有詳細彙報的必要,我們還是回四季酒店開慶功宴吧,我們不要等葉經強了,他一出來,肯定會被媒體圍個水泄不通。」

駱益同抬手看看錶,只是裝個樣子,他的手腕上哪有表?「時間還早,不如先到現場轉一轉,聽林小弟一席言,勝讀十年書,項目倒不必去管他。」

大家笑了起來,沒有等葉經強,分成兩路,林泉、方楠、顧良宇驅車前往碧晴巷,邵兵要留下幫葉經強應付各家媒體,駱情、錢薇返回四季酒店準備慶功宴的事宜。

車從湖南路拐入碧晴巷,巷口聚集滿穿灰色制服的市容執法隊的工作人員,一隊武警整齊的站在碧晴巷的入口內側,葉明選正站在街頭翹首企盼,看見邵兵帶著從車子里鑽出來,忙一邊招手,一邊疾步迎上去:「邵總,邵總,我在這裡,林先生呢?」

林泉由方楠扶著下了車,對葉選名說:「這邊早準備好了,你就不怕星湖失手?」

「怎麼可能,」葉選明笑著說,「想都沒想過。」看到駱益同也隨後鑽出車廂,葉選明多少有些意外,他可不領會不了林泉與劉青山沉默之間傳遞的默契。

「怎麼了。葉主任看到我怎麼一付吃驚的樣子?」駱益同伸手過來,「碧晴巷改造是利民利市的大好事,和黃怎麼著也得貢獻一分力。」

「對,對,」葉選明一邊跟駱益同握手,一邊去看林泉的臉色,見無異常,笑著說。「和黃的盛情,歡迎還歡迎不來呢。」

駱益同心裡想:這小子暗裡得我不少好處,心還是向著林泉呢。想想也釋然,這小子在市政府辦鬱郁不得志有十年,要不是林泉給他地機會,可能臨退休都混不到正處這一級。

駱益同看了看巷口地架式。知道林泉要藉助政府的力量清楚長期盤踞此地的流浪漢幫派,他在車裡就知道聯投已經收購天潤與靜安兩棟大廈之間的舊宅院房產的事情,這才暗嘆林泉布局之縝密。也暗感僥倖。在進入拍賣會場之前,他心裡未嘗不想獨自包下這兩棟樓,思慮再三,也折服於林泉在檀山項目上的天才表現,這才甘願與星湖合作開發。這時候才發現林泉對天潤、靜安大廈志在必得,和黃要強行參與進去,即使不撕破臉皮,產生的隔閡與縫隙也絕不是其他什麼東西可以彌補的。 逆天九小姐:帝尊,別跑! 星湖手裡有跟金閣簽署地諒解協議,又在碧晴巷東側舊宅的處理領先他人一大步,和黃雖然說資源上占些優勢,但是優勢遠遠沒有大到可以忽視星湖前期做的準備工作。

葉選名有意在林泉面前賣弄,招手喚市容執法隊的張隊長與武警支隊的梁指導員過來,有些討好的讓林泉宣布聯合執法行動地開始。

顧良宇在底層社會掙扎過,盤踞在爛尾樓的流浪漢確實有相當一部分人是無家可歸、無處可去,見聯合執法隊里沒有市救助站的工作人員,說道:「幫派勢力要堅決打擊,不過確實有一些無家可歸地流浪漢,需要妥善位置,不然會帶來負面的影響,救助站的同志怎麼沒到場?」

樹立正面的社會形象,對於公司來說是至關重要的,但是整個社會的救助體系並無完備,將那些無家可歸的流浪漢送去救助站,大概不需要多少時間就會重新流浪街頭。甚至有些城市,為了應付上級的衛生檢查,在檢查期間動用大量的人力將城市裡的流浪漢運出城區隨意拋棄,以致出現流浪漢是荒蕪人煙的地方餓死等惡**件。

林泉想起姥爺陳然說的話:「沒有十分的必要,不要試圖去違背規則。」

林泉眯著眼睛,看著外圍地圍觀市民,說道:「今天不是掃黃打非聯合行動嗎?」扭頭對駱益同說,「市裡的同志相當地熱情,看來今天是無法進入現場了。」

駱益同點點頭,見林泉的準備工作已經做到這一步,心裡十分滿意。

林泉返身鑽進車裡,按下車窗,才對跟著走到車邊的葉選明說:「老葉,市裡的同志,你幫忙打招呼,我把顧良宇留下來配合你,真將碧晴巷的遺留問題解決掉,很多人會記住你的,當然,也包括那一位。」林泉手指頭朝上捅了捅,意指顧憲章。

拍賣行那邊剛槌音落定,這邊就要搞聯合執法,有心人都能猜測到怎麼回事?沒辦法,時間緊迫,只是跟那些敏感的媒體打交道也真讓人頭疼,幸好這事有邵兵來煩。林泉與駱益同坐車離開碧晴巷,拐入未名湖畔的水泥甬道。未名湖的綿延數公里的岸線在碧晴巷東南拐了一個角,車行水泥路上,遠望去皆是浩淼水波,水煙蒸騰,湖對岸是青黛色的玉峰山,低伏綿延。

「未名湖大概不用幾年就會成為城中只湖吧?」林泉頗有感慨的說。

「哦?」駱益同感興趣的問,「你認為未名湖男岸將成為這座城市下一步開發的重點?」

「北京路能供給出的土地太少,熱點無法持久,星湖從去年就重點接未名湖北岸的樓盤,碧晴巷改造之後,未名湖北岸的湖景概念將徹底展示出來,但是北岸供給的土地也相當有限,南岸自然將吸引眾人的目光,特別在湖底隧道建成通車之後,省城的樓市格局將逐漸形成未名湖南岸板塊,和黃資本厚實,不防到南岸點囤些地,大概只要等上三四年就會有可觀的收益。」

「星湖沒這打算?」駱益同內心認同林泉的分析。

「拿眼下這個項目,星湖都有些面前,南港新城那邊的進度,我也不能不關注,何況我是一個沒什麼耐心的人。」林泉輕描淡寫的回應駱益同的問題。

駱益同說道:「星湖三年三大步,這個項目肯定會超十億,許多開發商都給星湖拉在後面,你再說這些沒耐心的話,鬼才信你。星湖是不是想根據這個項目的實際情況,再考慮布局的問題?」

林泉嘿嘿一笑,駱益同人精似的傢伙,哪那麼好糊弄,說道:「星湖的營銷模式,加上和黃的開發經驗,到南岸布局確實慢了一些,但是我心裡的一些想法,還沒有考慮成熟,暫時就不拿出來獻醜,財富的盛宴,一個都不落下就是了。」

林泉說有想法,卻不肯說出來,讓駱益同恨不得拿把殺豬刀,給林泉來個掏心挖肺,看一看那個不成熟想法到底是什麼樣的。

車回四季酒店,林泉坐在車裡就看見耿天霜與楊瑩剛從省委的車裡下來,耿天霜這時也看見林泉他們,站在大門口笑盈盈的等著,等林泉下車,就過來挽扶他。

林泉擠著眉頭說:「我的腳恢復挺利索的,你們再這樣子,以後我不會走路,找誰負責?」

耿天霜笑著推了他一把,見林泉也沒跌倒,看來真是恢復了。

林泉笑著問:「耿哥怎麼有空過來,我沒記得通知你啊。」

「我們那邊的消息還是很靈通的,不單我,顧清正好也在省城,正給人纏住,等會兒也會趕過來。」耿天霜說,「顧書記還有會要開,特意給我放了假,接下來就要期待星湖的表現了。」

顧清是顧憲章的二公子,纏他的人太多。

顧憲章親自過來,落在有心人的眼裡,就太露痕迹了。林泉頷首微笑,與駱益同、耿天霜並步走進酒店的大廳。說是慶祝會,原也只計劃星湖的高層,如今和黃參與進來,準備工作倒有些手忙腳亂。星湖與和黃兩家公司在檀山項目合作得相當愉快,雖然許多人倉促間得知兩家公司會就天潤、靜安爛尾樓項目繼續合作的消息都感到相當的驚訝,但這畢竟是好事,大家都興高采烈的走進四季大酒店。

誠如林泉所說,兩家公司各具優勢,星湖的營銷模式,和黃在樓盤開發建設上的經驗與人力資源,確實是強大不可或缺的組合,耿天霜跟林泉接觸較多,曉得兩家公司熬到最後關頭才走到一起,更多的是林泉與駱益同兩人之間的角力。

既然無形的角力化於馨言笑語之中,確實也沒有必要再提及,畢竟林泉與駱益同都是曉得拿捏尺寸的人。 猿猴歷來以靈敏著稱,用腳趾頭都能猜到少室山東面這群惡猿速度奇快。來此之前,高朝已經非常小心了,還是棋差一招。據他目測,剛才突襲他的這隻惡猿身法起碼在100以上,就酷哥胖這30點身法,根本不夠看啊。

他和惡猿的速度差距,相當於手扶拖拉機和法拉利的差距。

而惡猿的攻擊力,更是高得令人髮指。三階師門任務,果然有難度,區區一頭不起眼的黑猿,攻擊力就高達100點,直接廢掉了酷哥胖三分之二的氣血。

再被惡猿摸一下,酷哥胖就得躺下,意味著任務失敗,今天再也不能進行師門任務。換了一般人遇到這種情況,估計繳械投降的心都有了,但酷哥胖不是一般人,他有著一顆勇者的心,越是危險的時候他越興奮。

在關鍵的時刻,他做出了關鍵的動作。

武俠世界里的怪物有著很明顯的武俠特色,那就是人形怪物一般都會技能,而動物類怪獸一般只會物理攻擊。畢竟,這只是武俠世界,不是仙俠世界,很少出現那種動不動就噴出內丹遠程作戰的變態怪獸。

大多數動物類怪獸只會物理攻擊,潛台詞是什麼呢?潛台詞就是眼前這頭惡猿不會技能攻擊,不會技能,就意味著無法鎖定攻擊。只要不是鎖定目標的技能,都可以躲避,如果你走位夠風騷的話。

很不巧,昆神恰好是曾經被譽為這個星球上走位最風騷的男人。

由於自身巨大的速度劣勢,酷哥胖果斷放棄了風箏惡猿,反而貼了上去,掏出又長又粗的大棍猛敲惡猿。惡猿的攻擊手法非常單一,只會一招跳躍起來的前爪撲擊,這也算一招鮮吃遍天了,憑藉著壓倒性的身法優勢,這樣的凌空撲擊很容易撲中速度不夠的玩家。但對了解惡猿攻擊套路的昆神而言,這樣的撲擊完全失去了威懾力。

每當惡猿準備跳起來撲擊的時候,酷哥胖總會精準無比的一棍子將跳到半空的惡猿硬生生給敲落下來,打得惡猿慘叫連連。

「—10!」

「—10!」

「—10!」

和惡猿華麗的傷害相比,酷哥胖的攻擊力低得不好意思見人。

三階師門任務的怪物,不僅攻擊力高,防禦力也高,很明顯這頭惡猿的防禦高達21點,目前內力榜排名前20的酷哥胖只能對它造成10點傷害。更無恥的是,這頭惡猿血厚得可怕,足足有1000點氣血,小胖兄得連敲100棍子才能敲死它。

一般玩家看到惡猿如此變態的屬性,估計都已經悲催得哭了,但昆神再次不一般,他笑了。這一次,可以說是無心插柳柳成蔭,他有了意外收穫。

如何提升羅漢棍法的熟練度,這正是他目前急需考慮的問題。一萬點熟練度對眾多玩家來說都不是三五天能搞定的事情,普通的小怪獸經不起他摧殘,提升熟練度並不快。沒想到瞌睡了就有猴送來了枕頭,眼前這頭打半天打不死的惡猿幫了他的大忙。

高朝很快摸索出一個規律,羅漢棍法擊中惡猿身體,可增加1點熟練度。如果擊中惡猿頭部,則增加2點熟練度。頭部也分前腦後腦,如果剛好擊中天靈蓋,則增加3點熟練度。如果再擊中天靈蓋的時候還觸發了特效【當頭棒喝】,則可以華麗的增加5點熟練度!

這個發現讓高朝有種爽歪歪的感覺,每過5秒他就卡著技能cd猛敲惡猿的腦門兒,觸發【當頭棒喝】的幾率高達30%左右,那熟練度增長得嘩嘩地。2分鐘的時間,他一共對惡猿施展了24次羅漢棍法,每次提升熟練度在3-5點之間,羅漢棍法的熟練度直接變成了90/10000。

理論上說,如果有足夠的惡猿讓他練手,那麼他每分鐘提升的熟練度在40點以上,一小時便可達到2400。如此一來,一萬點熟練度也不是那麼遙不可及了,只需四五個鐘頭的時間,輕鬆搞定。

所謂的「理論上說」,意思就是實際情況和理論上總有點出入。

比如現在,惡猿挨了24個技能外加幾十個走砍,殘血的它果斷轉身開溜了。

酷哥胖沒有去追,一來他的身法太慢,根本追不上來去如風的惡猿。二來他只有30點內力值,施展一次羅漢棍法需要消耗1點內力,此刻他只剩下6點內力。武俠世界中的玩家內力耗盡的後果相當嚴重,會陷入一種脫力的虛弱狀態,任人宰割。

他找了個安全的地方打坐調息,恢復了內力之後,再次殺去了老地方。

這一次,出現在他眼前的惡猿不止一頭,多出了一頭更加強壯的老猿。

看著那頭老猿,昆神莫名的想起了紅孩兒那句賣萌的名言:你是猴子搬來的救兵嗎?

面對來勢洶洶的兩頭惡猿,高朝選擇了最簡單粗暴的一種方法:就是干!

對於曾經在若干個玩家圍攻下順利逃生的昆神來說,在兩頭不會技能的猿猴攻擊下遊走,根本就是輕而易舉的一件事。他在兩頭猿猴之間遊刃有餘,採取的方式非常簡單,一是不定時的用走砍打落撲擊的惡猿,二是掐著cd增加著熟練度。

每當只剩下10點內力的時候,酷哥胖會邊打邊退,一路退到靠近少林寺的大道上。因為每當接近大道,兩頭猿猴都會出於某種原因不會再追來。這給了高朝打坐調息的時間,恢復內力后,他再次依樣畫葫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兩個鐘頭之後,如果有玩家出現在少室山東面的山間小路上,一定會被眼前的一幕所震驚。只見一個穿著新手布衣的黑胖子在八頭猿猴的圍攻下,踩著一種獨步天下的風騷小碎步閃躲挪騰著,居然一滴血都沒掉。

如果有人把這段打鬥場面錄製成視頻,點擊率絕對有希望一夜之間突破到論壇眾視頻第一位。說不定,這個視頻還有希望入選年度搞笑視頻top10。

眼前的一幕確實有搞笑的元素,只見那個黑胖子在八頭惡猿圍攻之下,不僅動作越來越飄逸,連語言也越來越騷包了。如果你仔細聆聽,可以聽見這位少林弟子正在用慈悲之心感化八頭孽畜,他口中所講赫然是延參法師的名言:「生命是如此的輝煌,生命是如此的精彩……」

這樣做並非單純為了惡搞,而是有原因的。

注意看今天這個三階師門任務的名稱,【驅趕惡猿】,既不是【誅殺惡猿】,也不是【剷除惡猿】,關鍵詞是「驅趕」。看起來這未免過於咬文嚼字,有點雞蛋裡挑骨頭的意思,實則不然。以昆神對華夏遊戲公司開發組的了解,那些個開發組的變態程序員們都喜歡搞一些普通玩家注意不到的小設置。

細節決定成敗,遊戲里一些特殊獎勵,就隱藏在這些看似無關緊要的文字中。

在昆神心目中,最高端的玩家,就是和整個遊戲開發團隊鬥智。

只要摸清楚了開發組的核心思路,很多東西就萬變不離其宗了。

高朝沒猜錯的話,他殺死八頭惡猿,固然能完成任務,由於完成任務的契合度不高,獲得額外獎勵的概率幾乎為零。假如能夠完全按照任務所提示的成功驅趕惡猿,那麼完成任務的契合度非常之高,獲得額外獎勵的概率也會隨之增加。

他為什麼如此在意任務的契合度?原因很簡單,當年千人封測的時候,他有個日月神教的老朋友,以百分之百的契合度完成一個三階師門任務,結果得到了一個額外獎勵……那個額外獎勵是:蓋世神功《吸星**》秘笈!

· 招待的活比較累,大家照顧林泉,就由駱益同、錢薇、駱情承擔下來,林泉邀請耿天霜、楊瑩進休息室說話,沒過多久,方楠將靜怡、小初還有楊明接了過來。

林泉出車禍之後,林家才逐漸知道他創立聯投與星湖的事情。檀山公寓使星湖名動省城,幾乎每一名市民都嚮往在檀山公寓擁有一套住宅。楊明在報社工作,還被臨時派到檀山公寓蹲過點,只是沒抓到什麼有趣的新聞,到頭來,萬萬想不到星湖竟是林泉一手創立,下巴差點都掉了。

當然,最喜劇的還是邵兵與楊明由林泉介紹出次見面的時候。

邵兵交際能力很強,工於言辭,巧於奉承,林泉常說「任何人從邵兵面前離開都會變得神清氣爽」,星湖的外聯事務多由邵兵負責,星湖負責檀山公寓時,邵兵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跟省城的媒體打交道,自然不會落下楊明工作的報社。每個項目,星湖的營銷成本幾乎佔到銷售總額的3%,這在當時的省城也是相當大的手筆,特別去年三處樓盤集體推北京路板塊,流向省城各媒體的費用就高達四千萬,邵兵自然也就成了省城各媒體的座上嘉賓。楊明所在報社的主編看見邵兵點頭哈腰,說有多噁心就有多噁心,順帶連累楊明也做過幾次端茶遞水的活。

邵兵每回遇到楊明都要端茶獻水一番,害得楊明每回見邵兵都躲著走。

楊明跟著林靜怡、小初身後,邁進宴會廳。兩家公司的高層差不多都聚集起來,衣冠鮮楚,個個神采飛揚,談吐不凡,相形之下,楊明內心多少有些失落。

陳家中落時,林靜怡那年十六歲,那段時間經歷的種種,包括林銘達被排擠出市一中,林泉被市一中開除,這些讓她一直到省醫大讀書之前,內心都擺脫不了強烈的挫折感,這也是她畢業堅決不回靜海的原因。此時地她微仰著頭,注視著宴會廳吊頂上的青銅柱燈,柔和的光暈一圈圈的散開,彷彿又抓住久違的感覺。

倒是小初從小沒經歷過奢華的場面,新奇貪鮮。看見換上晚禮服的錢薇,心裡羨慕得緊,再看錢薇旁邊的兩位盛裝美女,豐乳肥臀,小初低頭瞄了一眼自己單薄的身材,都有些自卑了。

今天兩家公司的青年才俊雲集,錢薇自然不忘記將她地兩位美女同學耿麗麗、張玲拉過來釣金龜婿。錢薇看見林靜怡、小初、楊明她們進來,忙拉站在一邊跟美女神侃的男朋友,挽著他的手臂走過來,這時駱益同從另外一個方向走過來。

「還以為你們會晚一些才到呢,林泉在休息間,跟耿秘書在一起。」錢薇笑著臉,將男朋友介紹給楊明、林靜怡、小初認識。

「我進去將他們叫出來,人都來差不多了。」方楠沒有話晚禮裙,一身職業套裙不減她的一分風情,小初心裡有些忤,挽著方楠地手臂說:「我陪你叫小仨去。」

推開休息室的門,從玄關里就聽見林泉正與耿天霜談論未名湖北岸板塊的前景。小初看見楊瑩穿的也是晚禮裙,羨慕的說:「你們今天都好漂亮啊,我穿得跟村姑似的。」

「那得問問你今天去了哪裡?」林泉坐在那裡沒好氣地說,小初當時帶著小思雨一起來省城,從此就樂不思蜀。把小思雨送回靜海快一個星期了,她還賴在省城到處瘋玩,白皙細膩的皮膚都晒成小麥色。

楊瑩站起來,推著小初的肩膀說:「還有大半小時,我陪你逛一下金陵。你可是林家的公主,灰頭土臉的可不好。」

小初探頭看了看林泉,擠了擠眼睛,攤開手要錢。

楊瑩笑著說道:「我以後給你哥打工,挑一套衣服算我討好你。」

「啊,」小初驚訝的問,「楊瑩姐要去靜海嗎,那耿哥怎麼辦?」

「不離開省城,就在星湖上班。」

靜海、省城,林泉有時會分身乏術,楊瑩進入星湖,出任政策調研部高級顧問,主要協助邵兵負責與省市政府高層地勾通,特別是與高層背後的家屬勾通,楊瑩有著其他人無法相比的優勢。星湖進行檀山公寓項目時,林泉最重要的一項工作就是給某一些人投資樓市提供充分的諮詢與指導,藉此拉近與某些人的關係,而這部分工作將由楊瑩代理。這些事務雖然沒有在法律上留下致命的弱點,一旦宣揚出去,將產生極惡劣的社會影響,一定要交給足夠信任的人去做才行。

軍婚也纏綿 等楊瑩領著小初出去,林泉才跟耿天霜繼續剛才的話題:「星湖物業旗下地近百家分店已經悄悄部署,或許不用等到明年,未名湖北岸板塊將會崛起,樓價漲幅將遠遠超過其他地區,耿哥要有投資意向的話,可以在九月之前進入,等到明年開春就可以脫手了。」

耿天霜笑道:「我的經濟帳還沒有楊瑩算得好,家裡地經濟大權由她來掌,只要餓不死我就行。倒是天潤、靜安兩棟大廈一定要解決得漂漂亮亮才行,顧憲章不便明著表態,今天可是問了我三回,一聽到星湖順利拍下產權,就給我放假。」

「這是自然,不提顧書記的關係,我也是無利不起早地人,天潤、靜安兩棟爛尾樓,我會再次讓這座城市刮目相看的。」林泉說話的語調不高,沉靜平緩,但是言語間的自信卻讓他有著奇特的魄力。這會兒休息間的電話響起,方楠接過,才知道顧憲章的二公子顧清過來了,葉經強與邵兵也同時趕了過來。

都市少年醫生 林泉站起來,與耿天霜往外走。方楠跟在林泉的後面,掩門時順口說道:「我要離開一些時間,回老家看看。」

「哦,」林泉停下來,回頭看著方楠,「你三年沒回去了吧,怎麼想著這時候回去?」

「說來也巧,坐季師傅的車去接小初她們,遇到家鄉的一個同學,說是月底中專同學在我們那個小城聚會,我才想起已經三年沒回老家看看,我媽媽也嘮叨著想回去看看。」

「啊,」林泉盯著方楠的眼睛看了一會兒,見沒有異常,說道,「思雨不帶回去吧?」

「怎麼了,你怕我不回來了?」方楠推了林泉一把,突然又覺得語氣過於曖昧,紅著臉不再說什麼。

林泉嘿嘿一笑,覺得方楠此時的模樣最動人,笑道:「坐車不方便,到時我讓老季送你們回去。」

方楠點點頭,跟著林泉走向宴會廳。

兩棟大廈的產權轉移沒有遇到任何障礙,七月二十八日完全交割完畢,星湖與和黃合資組建鵬潤家園地產開發公司,,以3:1的比例注入高達4.5億的資金。原天潤、靜安大廈更名為鵬潤家園a、b樓。靜海大廈的續建、基礎裝潢已經結束,營銷的事情都委託給靜海分部,葉經強將經歷主要投到鵬潤家園裡,出任開發公司的總經理,由和黃實業派遣一名副總經理與財務副總監,應駱益同的要求,也是給駱情加膽子,駱情也兼任鵬潤家園開發公司的副總經理。

項目公司最初的工作就是拿總面積為7.6萬平方米的a樓產權為低壓,繼續向省建行審請3.7億的貸款,用與鵬潤家園的續建工程。

駱益同一直好奇林泉在鵬潤家園上會有怎麼樣的神來之筆,林泉就是不告訴他,讓好奇心折磨死他。

八月六日,市政府發布通告,將推進碧晴巷舊城改造的進程,投入一個億,用於拆除碧晴巷西側的所有商業建築與低矮民宅,在未名湖畔建造佔地六十畝的大型休閑綠地,並休整拓寬碧晴巷的路面。

鵬潤家園隨後發出公告,為配合市政府的舊城改造工程,將收購鵬潤家園a樓與b樓之間的土地,用於修建一座大型城市廣場,徹底改造碧晴巷的舊貌。

經過聯合執法隊長達半月的清除與駐守,將碧晴巷治安不穩定的因素徹底清除出去,駱益同與林泉親自到施工現場視察,路西側的拆遷是市政工程項目,一排排商鋪都用寫著大大的話圈「拆」字。路左側拆遷由鵬潤家園負責,十五畝的土地,土地轉讓金與拆遷費用高達三千六百萬,這裡破落歸破落,卻是位於緊挨著中山南路的中心城區。

駱益同相當奇怪,問林泉:「這座城市休閑廣場,也可以歸到市政工程裡面,鵬潤何必為此多花遇三四千萬的錢?畢竟我們是與市政府一起徹底改造碧晴巷的面貌。」

林泉笑道:「城市休閑廣場,可不是市民休閑廣場,等這條路修建好,只要在路邊緣築一道半人高的塑景風格圍欄,廣場可就是獨屬於鵬潤家園業主的廣場,隔著一道半人高的圍牆,心裡優越享受,就足以讓他們為此多掏一筆錢。」

駱益同大笑:「營銷的事情,我沒你精通,和黃惟有在開發上多出點力氣。」 從晚上七點半到十點半,三個鐘頭的時間,酷哥胖始終在和那群惡猿作戰。通過三個鐘頭的奮鬥,成果是喜人的,羅漢棍法的熟練度已經提升到了6988/10000,距離大成境界不遠了。

高朝生怕不小心把惡猿給打死了,連強力夥伴歐陽克都沒捨得召喚出來,就一直算著惡猿的血量刷熟練度,整個過程非常的嗨皮。

照這樣下去,最多再過80分鐘,羅漢棍法就能大成。無奈計劃趕不上變化,那群惡猿比較通靈,高朝是虐它們虐爽了,但被虐的它們肯定是不爽了。八頭殘血的惡猿改變了策略,在帶頭那隻老猿的怪叫聲中,無恥地選擇了跑路。 豪門總裁的灰姑娘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